第四章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节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董延明说:“那肯定不是了,我从前待的研究所就是人越多,越一盘散沙,生产力越低下,人少了反而好干活。为啥?就是因为没有你呀!”
董大侠真没有对QA起色心,他和QA在一起聊天真的是坐而论道,讲得最多就是V7开发流程的不足。QA稍讲工作以外的话题,董大侠也会马上非常自觉地岔回到工作上——他怕QA说起学校的情况拆穿了他。
QA问:“你的意思是人重要,人多了项目就对了?”
董延明讪讪地说是,催促高守再给出几条评审意见,高守却不看文档了,斜了一眼董延明,依旧淡淡地说:“你这个玩意到底差几条啊?”
黄大仙一通指桑骂槐,把QA的小脸整红了。董大侠会都不敢开了,一溜小跑找人REVIEW去了。找到高守的时候,高守似乎有点心情不好,他皱着眉头,淡淡地说:“我就说质量部这次不把V7当大项目,这他妈就叫不拿豆包当干粮!派这个李娜美来不行,根本镇不住老黄。这要是金吉还管事,她更不好使了,搞不好能让人给卖山沟里去。QA和PM、PL就是互相制约的,你要是制约不了PM那肯定开发流程要走样。本来嘛,PM人家最关心的就是保证时间交付,你QA就要保证符合开发流程,大家互相牵制。QA要没有这个力度,CMM流程就是废纸,就是糊弄人的傻×倒灶的玩意。这QA啊,就得有跟开发代表拍桌子的勇气啊,要不就是个摆设嘛,要不是个什么!”
董大侠赶紧示意大家小声,嘱咐大家别把这事说出去,让大家回自己的床垫子睡觉了。小成走的时候还念叨:“你们说中兴会来华为挖人吗?我……我……我……”
这是在V7的项目阶段会议上QA提出来的,黄大仙当即冲着董延明吼:“小董,你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再找专家评审,你看QA一发火,整个V7、整个BAR产品全都停滞了,将来影响了产品GA,你负责啊!影响了整个部门的年效益,你负责啊九-九-藏-书-网!几百口子人因为你产生损失,你负责啊!”
董延明回去就拉着方志久一起改STC意见汇总单里面的缺陷严重程度,结果发现把那种有关逗号还是分号的提示性问题都改成严重问题仍旧是不够。不过这可难不倒董大侠,董大侠那可是踢一脚跳几跳、最擅长举一反三的人,他随手就捏造了几个严重问题添进了问题汇总单,然后着急忙荒地合入VSS配置库,一刻不停地发NOTES通知黄大仙和QA来检验。
董延明一下子明白了,心想:“高,真高。你看CMM流程牛×吧,连一篇文档要发现多少错误都规定了,以为这样能保证产品质量,结果我们中国人民的智慧才是伟大的。你有张良计,我有上房梯。WHO怕WHO,WHO糊弄不了WHO啊!嗯?到底WHO糊弄WHO?”
QA说:“说的倒有那么一丁点道理,那么就剩下一个问题了,你怎么判断自己是大侠还是伙夫?”
董延明一脸无奈地奉承宋江说:“宋大侠才是真大侠,我哪有那个小计呀,你赶紧痛快告诉我吧,说阴谋诡计魑魅魍魉,你绝对是我的千次方、万世祖啊。”
董延明说:“要求的文档缺陷密度下限是十一个点,我STC文档有快两百条CASE,也就是说要有二十二个错误才达标,我还差十来个。老大,你就赶紧给我几条意见吧,现在这时候我上哪找人评审去,老黄说了,这QA一闹V7就停了,老黄他……他还不杀了我啊。”
董延明看高守的表情阴晴不定,只好满肚子的莫名其妙去问宋江,宋江说:“这他妈能难倒董大侠么,没道理呀,董大侠是WHO啊,略施小计不就摆平了那个小女人了!”
俩人热络起来了,中午还顺便一起吃了个饭,吃饭的时候小成、小蔡几个人故意坐到了俩人背后的桌子上,耳朵竖得杵到了顶棚——没办法,这是个苍蝇并行都会引人围观的地方。
“必须地!总共才两万人的学校能没见过嘛!”董九九藏书网大侠顺杆爬,“我听你这名字也耳熟,真的,真好像在哪里听过!娜美娜美在哪里听过呢!”
董延明说:“呵呵,差不多,差不多。我想说,很多时候我们被客观条件制约,力不从心。理想状态下,流程是个好东西,CMM可以那么准确地度量、控制和改善软件开发过程,然后又在各个阶段不断地通过反馈、总结等手段来进行缺陷预防、过程变更管理,谁说不好、谁说不会提升软件质量我跟谁急!非理想状态下呢?你制定的目标是说一个正常的员工,可是实际操作是一个刚入职的员工呢?或者开发部门的领导对于人员有自己的想法呢?有制度保证流程,却没有制度保证员工,那你这个制度也真的只能权宜行事了。”
一个正常的项目流程是这样的:第一步是规格写作,然后根据规格写出SRS,之后根据SRS写出STC,然后写LLD,然后是根据LLD写UTC,之后才是普罗大众想象中的程序员的工作——写代码。
V7每次开项目会议的时候,那个叫QA的小女人总是如期而至,一开始董延明以为她的名字叫QA,后来才知道QA是QUALITY ASSURANCE的缩写。从董延明的视角看,这小女人年纪轻轻却似乎很有能量,黄大仙对她也礼让三分。具体体现在,这女人一反对什么事情黄大仙就只能满脸无奈地苦笑。这还不算,连老巩对这个小女人都算礼遇有加,还说过“这个版本的质量就靠她”这种话,董延明一干人摸不透这女人的底细还以为她是上级领导派来的代表。
董延明真没明白,疑惑地看着宋江,一边小成伸头说:“你真实在,你把缺陷严重程度都改成严重就好了,严重级别是‘提示’的缺陷不算进缺陷密度,对不对,宋师傅?”
董延明觉得她说得特别可笑,她的描述让董大侠想起了杜月笙评价黑社会:“政府当我们是夜壶啊,想用就从床底下拿出来,不想用就嫌脏嫌臭,一脚踢开。”
董延九九藏书网明说:“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我本身来讲呢,我觉得这东西也真不错,是个1+1=3的东西,就跟行军作战的阵法一样,让那么多团队、那么多开发任务都进退得法张弛有度,让开发经理控制那么庞大的团队、那么多特性都如臂使指了然于胸。要是没有这东西,还不得累死项目管理者?”
QA说:“不用忽悠,就说没有一个好流程制度就行了。”
眼下QA要求STC这里就停滞项目,后续的几个阶段也都将无法进行,所以后果很严重。
后来又开了几次会,大家发现这小女人其实还是很好说话,等过的时间再长一些,男人们愣是在这女人身上看到了漂亮——要知道,刚进公司的时候董延明和小成视她如洪水猛兽,这中间的差别可以体现环境对一个人的审美乃至人生观的影响了。
她问董延明从心里怎么看CMM流程,是不是就跟他们工作中对待CMM的态度一样——庙中泥胎,空受香火,恨无灵验。领导检查的时候就赶紧拿来作挡箭牌,日常工作却避之唯恐不及。
QA就说,但是为什么好的流程总没有理想的效果呢?大家都应该有这个觉悟——流程是第一位的,是必须保证的。
董延明说:“也不用这么绝对啦,我觉得CMM真的好像阵法一样,好用,可是需要操练,只有大家阵法娴熟、武功娴熟了才会发挥出效果,缺一不可,否则就会出现伙夫拿着兵器站在队伍里的场景,队伍整齐划一却因为伙夫的不称职丧失战斗力,或者大侠站在队伍里却不知道怎么行动,队伍运转起来,他空有一身武艺却不知走路,结果只能绊倒了同伴。”
董延明觉得QA的口气很怨妇,仿佛CMM是被始乱终弃了一样,他不知道怎么说,就胡乱搪塞:“娜美呀,你知道,角度不同看到的问题也不相同。就你们QA看来,流程是死的,参数是固定的,但是对我们研发人员来说,那都是活的。你懂我意思吗?因为人是活的,人是有差别的。我从九-九-藏-书-网前做V7的时候,到了时间点总是完不成任务,保证不了质量。我按照了流程啊,严格遵守了啊!为什么?因为估算任务的时候,老黄是按照全人力估算的,可是实际上呢,却只有一半人力投入。我知道你会说这是因为老黄没有投入足够的人力,可是就算老黄投入了足够的人力,也不代表人的能力上没有差别。所以,你们面对的是冷冰冰的数字和日期有量化的标准,但是实际上,我们这些实际操作的人,我们的个人因素就会出现偏差,这些偏差是你们的数字上不会体现出来的。”
QA看过很多流程方面的书,单位组织的有关CMM的培训更是不计其数,自诩CMM达人,她感叹最多的就是公司里CMM理论的完善和流程推行的残缺。
不过他也顺道问了问薪酬,结果被打击得外焦里嫩十八个褶。QA是工作一年的硕士,刚刚从友商中兴跳过来了,或者说挖过来的,QA一个月10K以上工资,被挖的时候配了几万股票,同时公司又保证了每年都会涨一定工资。这份情报虽然落实到细节都是些“以上”、“几万”、“一定”的虚数,但是已经可以确定QA那小小的身体的身价了——如果把她剁零碎了论斤算的话,一斤每年也有几千的收入。
后来董延明离开华为后,QA还跟他保持联系,俩人聊天大多都会探讨些有关流程方面的理解——没办法,一招错满盘输,董大侠就怕QA问起学校的时候,所以俩人的话题永远是那么官方、那么阳光、那么向上、那么积极。
QA笑得满面桃花开,她真以为遇到了校友,哪知道董延明听过这个名字是在《海贼王》里面。
董延明见不得女生受委屈就跟她套瓷,几句话说起来发现俩人居然是小同乡。QA听说董延明是跟她同一个城市上学,马上就抓着董延明的手臂说:“原来我们是校友啊,我也是××大的!”这所学校是跟董延明大学名字很相近的那所全国重点,董延明很郁闷,碍于面子又不好承认说“我是那藏书网个名字跟你们相近,实力却差了个档次的学校”,便含糊地点头。
QA说:“权宜?你就直接说糊弄好了吧。”
高守“切”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切董延明还是切老黄,他点点头表示明白,说:“哦,那也还好,没有老黄吹的那么夸张,你也别太着急,V7不会停。老黄肯定偷偷让大家继续写LLD文档,肯定继续流程,他不继续老巩就能斩了他,我太知道咱们部门了。你这个缺陷率现在找人也难,谁有空给你评啊。这样吧,你……去问问宋江怎么办,他最擅长了。”
中午董延明回座位要就寝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座位有几个人——当初一拨进公司的几个人渣流着口水等他,这种热烈的氛围让他想起大学时代的宿舍夜谈,而他就好像是那个被人嫉妒的、拐跑了校花的傻小子一样。他不等大家发问就摇摇头说:“我们俩是校友,瞧你们一个个瓜嘻嘻的。”他跟小刘学了不少四川方言,觉得瓜嘻嘻真是形容一帮荷尔蒙上脑的男人的最佳写照。
后来V7在STC结束的环节被这个女人给卡住了,她说董延明的特性STC文档缺陷率不够,项目要暂停一下,不能继续进行到下一个阶段,除非缺陷率达到项目计划中的要求。
QA明显受了黄大仙那番指桑骂槐的抢白影响,面对这么明显的造假也没有多说,满脸阴云的挥手放行了。
一众人头碰头嘀咕了阵子,显然都被董大侠的信息雷到了。他们都是当年毕业的硕士,因此不约而同想到:我工作一年后能值那么多的钱吗?他们互相看了看,怎么看都不像身价那么高的人,于是神色黯然了。最后小蔡一拍大腿,激愤地说:“靠,早知道去中兴了,坐那等着挖,跳过来身价马上翻番了,这比在这累死累活得几个A都合适呀。”
宋江哈哈大笑,说:“你不是号称文学青年吗,白文学了,现在呀想解决就是一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呀!”
QA还特亲热地说:“我说呢,我一看你就觉得怎么眼熟呢,咱俩肯定在学校里见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