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三节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SRS阶段还要完成STC文档,即系统测试用例的写作,测试用例要求条件覆盖所有涉及到的修改点。董延明和方志久大眼瞪小眼,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覆盖。董延明找老黄诉苦说,他们俩对于BAR产品的实际应用和操作完全不了解,也就是说,他们知道这个特性是干什么的,但是实际中操作的步骤和条件是一点也不知道,因此没有办法来实现条件覆盖。老黄深表同情,但是又表示没有办法,建议他找自己的导师来帮忙。
高守也只在自己资源组里说过,对外没有提过。
董延明建议黄大仙给自己派一个老员工,熟悉BAR产品的,否则后面LLD阶段要写伪码,董延明和方志久在不熟悉代码的情况下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这时小成散播谣言说部门每月会有工时排名,拍在最后面的要被打D,如果连续几个月都排最后面,就说明工作态度有问题,就要被末位淘汰。
答辩之后,董延明最显著的变化就是总算有了弹性工作时间,上班时间放宽到十点钟。这也不是说员工每天的工作时间减少了一个小时,只是允许早上晚一个小时到,不过要通过晚上加班来补足这晚到的一个小时。公司每月会根据员工一个月的总工九-九-藏-书-网时平均到每天来计算每天工时,如果每天平均工时不足八小时……那很显然说明你的工作时间有问题了。
董延明觉得黄大仙逼人太甚,有些气急败坏,语气也不是刚开始那么恭敬了:“大佬,我跟方志久都快脱层皮了,你还让我赶快,我们俩好几个星期都没在九点钟之前回过家了,今年的NBA快完了我现在都不知道东西部排名呢。”
董延明回去和方志久商量怎么写STC,俩人都一筹莫展。最后还是找了高守,高守说,STC非常重要,直接影响后期软件质量,建议他们就算延期也要写好,就算老黄给他们压力也要顶住。董延明和方志久有了自己的领导支持马上就有底气了,他们找方志久的导师宋江来指导,想多花点时间先弄明白BAR产品,然后再开始写STC。结果宋江简单给他们培训了一下,就跟他们说:“这东西糊弄糊弄就行了,谁ST阶段会按照STC来测啊,我干了这么久了,最知道了!没用,形式主义。”说完又补充一句,“你们写吧,到后来做ST是不是你们负责都说不定呢!”
黄大仙开解董大侠说:“做人要有弹性韧性,其实工作这回事就是在不断地面对问题,九九藏书网你不能总希望着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种情况。我还想你们都懒驴上磨,我不用挨个去管,行吗?”
董延明觉得黄大仙这种意见根本就是扯淡,潘安找不到人,找到了也没有时间让他教几天,而且黄大仙的项目计划,STC的写作时间只有三天,还没学会就要结束了。
当初黄大仙的这个项目计划出台的时候,高守就在自己资源组的例会上说这个计划不行。STC只有三天,UTC只有五天,CODE阶段却有七天!这种安排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写测试用例的时候大家都敷衍了事,CODE阶段却能闲一半时间,因为一般来说全流程每天三十行的生产率,到了CODE阶段因为前期SRS和LLD③文档已经将思路全都准备好了,所以这个阶段的生产率会达到每天五百行,也不排除有一些编码解码的代码太过雷同导致生产率狂飙,就好像乔帮主一天写过五千行代码。而且等到后来ST和UT阶段,开发人员会发现之前写好的STC和UTC完全不可用,结果就是重写CASE或者马马虎虎地结束测试阶段,真正的后果是时间点越界、产品质量下降。
刚入部门培训CMM流程的时候,那可是非常强调各个阶99lib.net段包括STC的重要性的,可听宋江这么说,董延明和方志久弄糊涂了,究竟类似STC阶段这种有用没有?难道只是用来糊弄人的形式?俩人接触CMM时日太短,不好下结论流程究竟是糊弄人还是帮助人的。俩人能判断的仅仅是,高守的说法会让自己很累,宋江的主意会让自己很轻松,这样一量化俩人就知道该如何选择了。
董延明想想觉得有道理,也知道说也没用,就没话说了。华为的文化一向提倡发挥主观能动性,自己主动解决问题,不是等领导解决好了你再做。老巩从前说过,以前华为还很小的时候,南美没有客户,也没有针对当地的市场人员,那怎么办,难道招募员工再培养一段时间?那恐怕麻辣烫都凉了。老板一挥手,把一个产品研发团队连根拔起,扔到南美去做市场。开始是一穷二白一无所有,结果乱拳打死老师傅,硬是杀出一条血路。这种才是在华为内部受人尊重的好汉,不是领导全都给你安排好了、等你去做的那种少爷。同时这种剽悍的作风也赢得了业界的恐惧。
董延明听了高守的透底就放心了,不过这个弹性工作制对他意义也不算大,因为V7忙得太凶了,每天的工作时间总是不够,实在也www•99lib.net没有时间给他弹。他和方志久累死累活把SRS写完,战战兢兢地发出去评审,却很意外地收到了寥寥几条意见。董延明以为是这个文档的质量高,窃喜,殊不知大多数参与评审的人对SRS的关注程度要大大低于规格文档,原因是规格是开发的基础,只要基础打正了,沿着规格的方向写总不至于出什么大问题。
董大侠想辩解说,这不是有点压力,可又懒得分辩,只叹了口气。黄大仙以为董延明认同了,便拍着他肩膀,学着老巩的口气,语无伦次地说:“小董啊,不错嘛,你这个STC要更快完成,同时要保障缺陷率,不过你成长得还是很好嘛。等下一个LLD的速度一样要加快,要尽快成为专家!”
董延明很愤怒这样的规定,晚上加班时私底下去问高守。高守是个很有趣的领导,表面上冠冕堂皇,满口大道理“公司的资源二十四小时只能用于工作用途”,私底下却非常愿意以个人的身份与人推心置腹。他跟董延明说,这都是过时情报了,从前确实有过,但是已经废除有一段时间。他同时也嘱咐董延明,弹性之后对自己的时间一定要把握好,如果平均工时真的少于八小时,最起码是说明工作时间都不饱和,具体后果他也说不准九-九-藏-书-网会怎么样,但是肯定不是好事。
答辩日就是那些臆想的转折点之一,而且想象中答辩的过程应该犹如琼浆玉露甘之如饴,但真的度过了却如白开水一样平淡。答辩就好像一出正戏前的开场锣声一样,紧锣密鼓地提醒人们注意正戏开场了,尽管于整部大戏的质量关系不大,却无法跳过。
黄大仙接着说:“不会就学,谁天生就会?不给你压力,你一辈子也学不会,别有点压力就叫唤个没完。”
黄大仙点点头说:“没关系,大家也都不知道呢。”说完又自己哈哈大笑。老黄太喜欢说冷笑话,每次都让董延明冷得受不了,上次1和0的还没搞懂呢。
董延明是个对生活充满幻想的人,他会给自己生活里的某一天或某一个阶段臆想成一个人生转折点。这些点泾渭分明地标示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在他想象中,那些点之后的生活无比美好。就好像他高中时,盼望着结束高考之后的大学生活,似乎那里就是避世的乐土。大学又盼望赶紧毕业之后进入工作单位,仿佛那里是自由的天堂。尽管现实中的遭遇总是事与愿违,但是他仍每次都要乐此不疲地热望那一天早日到达,而且热望的同时还伴随着地狱中仰望天堂的YY。
可惜,董大侠的基础根本没打正……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