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一节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方志久满脸堆笑说:“延明,我今天才是进部门第三天……我还要找导师去给我讲讲什么是BAR呢,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董延明晃晃头说,这不全部门都变成吴海波了么。乔帮主说,不过后来公司突然不让加班了,而且大力倡导效率,有时候领导们还会往回赶人,所以董延明赶上好时候了,加到八点半还能拿点夜宵回家,居然也满腹牢骚,没天理了。
董延明的导师潘安忙V6这个版本忙得四脚朝天的,基本上除了刚开始,基本上没有指导过董延明什么。偶尔有空跑到董延明座位上讲讲东西还要自责:“我最近真的是太忙,没有办法像宋江指导小成那样指导你。”
方志久猛地抬头问道:“啊?是什么,你刚才说的那个成语是什么餐?”
方志久态度立刻360度的大转弯,由满脸堆笑变成了瞠目结舌,瞬间又马上恢复了满脸堆笑,正好转了一个圈。董延明立刻警觉起来了——这人变脸功夫如此了得,怕不是省油的灯。
潘安指导董大侠的不多,但幸好高守是很称职的领导,他经常性地抽查董延明这伙人,发现问题会逼迫大家去学习或者亲自讲解,讲解完之后大多都说:“我比你们导师讲的都多,是不是?”后来董延明知道作为资源经理,如果组内的新员工转正成绩不好会影响他的季度考评,不过他还是很感激高守。
自己的问题还是要自己面对,项目和学习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董延明这时候还没学会放弃,况且也没权利放弃,高守也多次嘱咐他们说:“学习要保证,但是项目也要继续,因为答辩的时候是要有输出的,如果你输出的不多,那你答得九*九*藏*书*网再好也没有用。”
乔帮主正在编译代码,两眼通红,他曾经说过他刚来公司的时候加班更多,经常晚上十一点站起来一看,嚯,满满一屋子人,就好像早上十点钟一样。到了周末更了不得了,到公司一看大家都早来了,跟周一周二一样,那叫一个产业报国,报得一塌糊涂。
董延明马上倦意全无,他慷慨激昂地跟方志久说:“谁说不会就不能写了,谁说写就一定会了,我觉得你这个精神不好,不拼搏不奋斗不华为。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也不用创造困难了……老巩说的,要勇于亮剑!亮剑是什么,就是说现在就有一个SRS文档摆在你面前,你不想接,你想干什么呢,你想跑。你这个就不行,没有那种精神,你要往前冲,去写,去跟我、跟老员工抢着写!就算打不赢也要把剑亮出来,这才叫亮剑,然后呢?我们全力一搏虽败犹荣啊。”
这个时候距离乔帮主知道他与董延明之间的薪水差距还有两个月,乔帮主心态平和目光长远,站着说话不腰疼。两个月后,乔帮主坐着也腰疼的满腹牢骚指天骂地。自此董延明经常提醒自己,不要急于以过来人的身份评价一件事情,因为当你觉得你看透的时候也许正是你站错了方向的时候。
董延明自负伶牙俐齿,却总被潘安的这种沟通方式折服,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完全接不下去。
董延明愁啊愁就愁到了晚上,他一边写SRS一边挠头,撸掉一把头发也没写出来一个点。SRS与规格不同,规格强调功能实现,董延明看看协议、翻翻介绍BAR产品的架构胶片也能写个八九不离十。SRS
99lib.net
就要关注到输入输出和处理,虽说还未到代码级别,但以董延明的水准,距离清楚各个模块的输入输出还有很遥远的距离。
方志久满脸堆笑,显然是把董延明当成老员工了:“不系这个样子的啦,我系来跟董老师学习的嘛……”
董延明立刻表态,“老大你这么忙,当然要分轻重缓急了,我好几次去问你问题都看你忙,都不好意思打扰,我知道你没时间,我特能理解。”
晚上十点董延明离开办公室,仰望星空自觉老巩附身一般,壮士方志久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去的。
进部门不到三天,方志久就被派去和董延明一起做特性。这个时候距离董延明转正答辩已经越来越近了,董延明每天埋头写作文档的同时还要担忧自己的转正,天天都很焦虑,口腔溃疡了好几处。方志久无疑增加了这种焦虑的情绪,因为董延明望眼欲穿的、老巩答应的一个人力居然是刚进公司的新新新人方志久,这种打击一度让董延明产生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哼,又要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老子把这个特性做坏给你看!董延明有心去找老巩理论,眼前却浮现出老巩的嘴脸,“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董延明心头一热,站起来拍着方志久的肩头称赞道:“壮士啊!来,我们来分配一下SRS点,马上就开写吧!”
转正答辩考察新员工对于BAR产品的熟悉程度,以及对通讯原理的掌握情况,这都属于基础知识的范畴,同时也包括对公司乃至部门规章制度的了解程度。据说曾经有新员工答辩时被问过:“你们开发部部长的工号是什么?”
董延明举起工卡说:“久哥你看我工九-九-藏-书-网卡,我就比你小一千号,早来不到三个月呢,我们互相学习啊。”他怕方志久缠着自己问问题,也顾不得享受被人误会的愉快了,忙不迭地表明身份。
“延明,不要客气,你是特性负责人,我就要跟着你干,你说怎么干我就怎么干!”
方志久表态说,自己想赶紧开始工作,只是实在是不会。
方志久显然还没有听过老巩的演讲,他肃然起敬的表情让董延明心花怒放,他随意发挥:“亮剑亮剑就是亮出我们的剑……嘛,你说你这把绝世好剑你不亮出来,那就得蒙尘,就要生锈。你问,怎么亮呢。你说怎么亮,砍菜切瓜这种事情你亮得出来吗?菜刀也能砍得顺畅,切得麻溜,你们都能砍,那别人凭什么说你更优秀。对嘛!你要去斩钉截铁切金断玉,这才是区别你和菜刀的地方,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体现出来你才是剑,你是真正的剑。对不对?但是哪有那么多机会让你展示你剑的本色呢,如果不是这种危急关头,大家都跟你一样切菜,你也不可能比别人做得更好,因为那只是砍菜切瓜的工作,大家也都有菜刀的本事。只有这种危急关头才需要你这剑……你这把剑站出来,也只有你这把剑才能站出来,如果你不站出来,对你来说错过一个机会,对领导来说,当然是老巩、老丁那个级别的领导来说,他们也失去一个机会,因为他们会觉得我下面的都是菜刀!这种机会一年不会有几次,因为如果他们觉得都是菜刀,那也不会用金玉来试,那你就要安心的被当菜刀使唤。时不我待呀,久哥!老巩说的,你不表现,你就要被忽视,你就是要放弃权力,你就要失去机会。而且如果人九*九*藏*书*网家愿意表现,菜刀也会有机会……”
董延明伸个懒腰,看到办公室里灯火通明座无虚席,他拍拍旁边的乔帮主说:“幸福啊,产业报国真幸福啊!”产业报国是任老板的口号,董延明也喜欢拿来说事。
潘安倒有着程序员特有的质朴,没有顺杆爬:“那倒也不是,老实说,如果使劲挤,再忙的话,一天也能挤出来十分钟指导……”
董大侠上下打量方志久,沉吟半晌,挤出微笑来:“太欢迎了,我他妈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久哥你盼来了,以后这个特性就靠你挑大梁了!”
董延明萎在椅子里,挥手示意方志久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吧,自己寻思是不是也该去寻求导师的帮助了。
董延明沿着过道往外走,走到了快到门口的位置居然看到方志久还在座位上——因为座位紧张,新人往往被安置在角落或者门口。
董延明一听就知道方志久把自己当成老员工了,这种问题他遇到了好几次了——大概是他挂着特性负责人的头衔,有几次仅仅比他晚来几天的同事诚惶诚恐地叫他董老师,请教他问题,每次董延明总要皱眉沉吟许久,细细体味过老员工的滋味才恋恋不舍道:“这个……我也不会……我其实也是新员工……”
董延明翻翻眼睛说:“是什么不重要,重点是我们会证明自己,就这次就可以,这次就是脱颖而出的机会。项目肯定要做,一个特性也不能少,我们就两条路,要么做要么不做,对不对?做好也是做,做差也是做。一个水桶十块木板围成,决定水桶能盛多少水的不会是最长的那块,绝对是最短的那块,对不对?这个版本七个特性,决定版本质量的肯定是最差的那个特性,我们俩绝对不
http://www.99lib.net
能做短木板,要做也要做倒数第二差的……”
董延明那晚没有拿夜宵,他一边写SRS一边撸头发,打算写完一个SRS点就走,奈何时间太快,不知不觉已经九点半还没有完成。他走的时候办公室冷冷清清,日光灯一如既往的明亮。董大侠心里堵得慌,说不上是什么原因,只是觉得自己小时候想象的生活与现实差距太大了,他甚至萌生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这么如蝼蚁一样地工作究竟是为了什么?
方志久是董延明认识的第一个姓方的人,而且志久君就跟董延明想象中姓方的人一样,脸形刚毅有棱角,很有革命烈士的风范。方志久是广东人,瘦小枯干,龅牙,说话果真是“我系广东银,名几不好听”。他比董延明晚一年毕业,不过是研究生毕业。
方志久沉默半晌,目光流转全是钦佩之情,董延明赶紧趁热打铁:“你知道人生什么最可悲吗,最可悲的就是明明你最有能力,却因为你的保守,让鼠辈置身高位尸位素餐!”他说这话时抬头望了下空旷的办公室,仿佛真有一群大老鼠蹿来蹿去一样。
新员工的头几个月是很矛盾的——精力都放在基础知识上就会没有输出,多做工作又会减缓对基础知识的掌握,虽然最终通过工作大家都会融会贯通彻底掌握那些基础知识,但是转正答辩却卡在入职三个月的时期上,所以如何能短期内找到输出和基础知识的平衡点就是新员工,包括苦恼的董延明最想要探讨的。
董延明过去跟方志久打个招呼,发现他居然在看董延明写的规格,当时感动得差点抱头痛哭。董延明激动地说:“久哥,我马上就答辩了,你要是不赶紧写,我肯定没时间准备,你也不想看我卷铺盖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