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节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董延明没想明白是埋汰客户还是埋汰BAR,按说市场不敢埋汰客户,可是把价标高了埋汰产品又不太符合常理——毕竟好货贱卖才符合埋汰这词的意境。
如此的过程实在太过儿戏了,听上去就好像糊弄傻小子一样,不过后来出台的证据表明,有时候现实就是这么儿戏。据高守说,吴海波赶上了好时候,南美运营商因为组建网络时间不长,还未产生稳定的维护团队,所以运营商的通讯知识比较弱,也就是中国人俗称的“好忽悠”。当然了,也不排除当时距离通讯业的行业萎缩还有几年时间,各大巨头不够关注第三世界客户等一系列宏观原因。总之,吴海波凭借一己之力打下BAR在南美的一片江山,就跟蝴蝶效应一样,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导致了一种宏大的结果,不过究竟小事是什么,大家不关注,因为结果为导向已经是公司里的大势所趋了。
因为BAR在南美接连出了几次事故,所以在当地口碑不算好,其中厄瓜多尔用的也是华为的BAR产品,接连出了几次小事故和一次大事故,影响更是恶劣。不过你说这能怪BAR吗,世界上没有百分百的安全,所以事故总是难免的。想我天朝地大物博,华为的产品遍地开花,隔三差五的出事故也都像二十四节气一样让大家习以为常。坏就坏在厄瓜多尔是个弹丸小国,还没有我朝一藏书网个省大,那次大事故一下子就让全国臣民告别现代生活一天。顿时厄瓜多尔举国沸腾,连累当地市场办的老大被运营商骂个狗血淋头,差点被杀头以平息国民怒火。
王守义自然会向市场要说法,他是产品PDT经理,市场再嚣张也还顾念同袍之谊,所以他们敷衍说,是客户自身对BAR失去了信任,因而不愿意接受BAR。王守义马上表示要赤膊上阵与客户亲自解释,市场便懒洋洋地预约了一次会面——在他们看来,王守义这种级别的领导养尊处优这么多年,居然还要上阵冲锋那无异于肉包子打狗。
产品与市场本身就有矛盾,再加上BAR产品又不是一个以稳定著称的产品,这也加深了这两者的矛盾。实话实说,BAR产品的不稳定也是大多数华为或者类似华为这种创业阶段的企业产品的通病。
后来在一次BAR研发体系的整风大会上,老巩说起了吴海波事迹。据说,当时公司在厄瓜多尔的市场负责人和厄瓜多尔的运营商,对于通讯都是二把刀,偏巧吴海波大学和研究生都是搞通讯的,通讯行业的起承转折、平上入去全都如数家珍,又加上这么多年勤学苦练,不管硬件、软件、路由、通讯都颇有见地。客户说,你们BAR产品不好,某年某月出过什么事情。吴海波说,不对,这个事情原理99lib•net是这样这样这样的。客户一听有道理就问,我们现在网络有如下问题,你看是什么引发的?吴海波马上就分析,从路由协议、通讯协议看,网络应该是这样这样传输的,但是你们那样那样的问题肯定是因为这里这里出现了那种那种情况,解决方法当然是用我们BAR的产品。吴海波连写带画,据说该他讲的他讲了,该别人讲的他也讲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客户解答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从上层建筑的角度说,直接面对客户的部分肯定要优先保障,毕竟客户才是公司的生命。这就导致了两方矛盾的激化,心里不平衡的时候,市场怎么做研发都觉得在刁难,研发怎么做市场都觉得在怠工。一碗水端平很难,况且人心本来就不平。很多公司对这种事情采取的方式都是堵而不是疏,毕竟堵虽然有点野蛮却能立竿见影制造一派和谐气象。
关于华为的堵还有个小故事,2005年有个有才的兄弟,用NOTES发了部自己的原创小说——《日月神教》。大概内容是教主任我行纵横江湖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手下兄弟分成污衣派和净衣派两派,两派兄弟利益倾轧面和心不和,如何如何明争暗斗,如何如何两败俱伤。神教、任我行、污衣派、净衣派这些称谓大家心知肚明,得到了广大研发同仁的大力共鸣,一时间在内部广为抄送九*九*藏*书*网。据说公司服务器管理员最开始只是发现一封雷同邮件在短期内被大量抄送,他还以为是老板又写文章了呢,结果一看内容立刻倒吸几口凉气——这是对我司现有的伟大利润分配路线无耻的攻击呀!最后来这邮件闹到公司最上层,高层出面将始作俑者开除,原因似乎是泄漏公司机密还是违反安全规范之类的,同时所有大面积抄送、传播过此邮件的同事一律降薪,小面积转发的罚款。霹雳手段一出,该邮件立刻像病毒一样被彻底消灭,在董延明入职之后,关于这事剩下的只有难辨真假的传说,但是那个很有网络恶搞风格的处罚结果却被老黄证实了:“怎么不真,我就被罚了五百。”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中国人喜欢揣摩上意给人定性,吴海波从此以后便被人称作“万能SE”,名声扶摇直上,风光一时无两。
据说,仅仅是据说,当地市场办一讨论:我司在南美不是仅仅销售BAR一个产品,我们也不是专为BAR服务的,既然如此,那还要不要继续为BAR背这种接连不断的黑锅?讨论结果是我们再也不要为BAR背黑锅了,不背的最好办法就是让BAR以后进不来南美市场。
王守义在华为十年,大风大浪都见过,冬天春天都经历过,自然也不会蠢到以为自己的色相就能满足客户,他让老巩马上把手下最得力、最剽悍、最了解B九九藏书AR优点的高手空降解围。本来老巩属意系统组的组长刘彻,他资格老、贡献大、对通讯熟悉、对业界了解,是SE中的SE,俗称大SE。可惜刘彻老婆要生了,死活也不肯去。老巩又想让号称BAR小字典的金吉去,但金吉居然没有办护照。老巩算了下时间,等金吉办好了护照、拿到了签证,已经足够王守义从南美泅渡回亚洲了。老巩再一调查系统组有护照的,发现居然只有两三个人,遂大怒,强令以后BAR上下人等必须把港澳通行证和护照提前办好,以备不时之需。这也是董延明入职就办理护照的原因。
IT公司都一个通病,就是市场与研发的矛盾往往会贯穿着公司整个成长史。市场觉得天下是我打的,瓜分利润的时候理应给我们大头,研发觉得剩余价值都是我们创造的,分配盈余也应该让我们占先。两面都有理,两面都没错,两面都觉得自己拿少了对方拿多了。
老巩在一封致BAR全体研发同仁邮件里说:“要睁开眼睛看世界,不要局限于自己的那一堆一块,程序员并不是仅仅局限于写好代码,要对自己整个产品有想法有见地,要像吴海波一样,关键时刻能够站出来,做领导危急时刻可以信赖的人,做一个万能的员工。”
吴海波在成为V7的SE之前已经名声大振了,老巩鼓励新人的时候喜欢说:“我希望你们中能涌现出一批http://www.99lib.net吴海波式的员工!”或者说:“我看蔡德岩的架势简直就是一个小吴海波嘛!”吴海波擅长刨根问底死缠烂打,据说通读过BAR所有代码,对BAR产品的架构了如指掌。当然这些资本也仅够他在部门里笑傲江湖,真正让他扬名的是BAR产品与南美市场部的矛盾。
BAR的PDT经理王守义手握着世界各地运营商招标的所有计划,坐等上半年高密度招标的南美区捷报频传,可是一晃几个月居然一个标都没中。王守义今年的销售额还没有到,不由得心慌了,赶紧跑到南美区现场考察,结果就发现了本来BAR产品最有希望的一个标的报价居然比爱立信的同类产品高了百分之五十。老巩对此的评价是,这不是埋汰人嘛!
吴海波当时刚进公司两年,做SE仅一年,是俗称的小SE,在刘彻的大力推荐下老巩万般无奈地把他送到了南美,结果吴海波一战成名,彻底扭转了南美市场对BAR产品的封杀,从此南美重新变成了BAR的产粮地。
最后客户龙颜大悦,拍桌子说:原来BAR的产品这么好啊!我们早就该用了!
究竟吴海波是怎么做的,除了当事人无人知晓,王守义发的PDT喜报上说,吴海波发扬了BAR人的优良传统,艰苦奋斗,敢打敢拼,力挽狂澜云云——就跟CCTV某七点档娱乐栏目一样措辞花团锦簇冠冕堂皇,却没有任何实用价值。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