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一节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中午冯越打开顶灯,灯光重新铺满整个办公区。董延明和大家一样把头伸到桌子下面,脚伸到外面,但他的眼睛正好对着键盘和桌子中间的缝隙,所以马上被灯光刺醒。他爬起来叠毛巾叠床垫,然后就听到乔帮主一声哀号。
扯回那天中午,乔帮主还没有和高守达成协议,他还是兢兢业业地工作。他中午起床摇摇鼠标,晃开屏保,结果屏幕上打开的CR单电子流里面,V6版本的问题单数量好像凭空冒出来一样多了十几张。如果转测试的每一天问题单都以这种几何级数的方式激增的话,不要几天,V6问题单的数目就会超过所有维护V6版本的员工体重总和了,忧心质量胜过自己健康的乔帮主悲从中来不能自已,遂哀号一声以头抢地。
后来V6的ST阶段完结,当季度乔帮主得A,乔帮主与高守私底下有沟通,这次拿A纯粹是成全乔帮主从慧通进华为。但是经过了很多波折,乔帮主最终也没有进得了华为,原因是他是专科毕业。这事很久之后董延明主持招聘,经手的简历有如过江之鲫,适逢中国大学流行改名,且改得高潮迭起,他所未见的中国大学名目一时间激增,想象力得到大幅提高。河山大川、花鸟鱼虫、宇宙苍生都可以作为大学名目,但观学生水准之一斑而知学校实力之全貌,概此类学校大多喜好门面多过内容,可又偏偏俱都标注本科学历,只能让董大侠喟然长叹,老天无眼,不佑善人,在这个弄张本科学历比办假证都要容易的年代,唯独乔帮主生不逢时行差踏错饮恨慧通。
乔帮主是潮州人,在董延明的世界里,99lib.net那是个盛产大佬的地方,那地方出来的人应该操着一口流利的“×你娘”,斜眼看人,把烟头吐到别人脸上。不过乔帮主却是黑瘦又不苟言笑的青年工人形象,每天按时上班按时下班,偶尔弹性时间内晚到了一小会,也要亏心般蹑手蹑脚地坐到座位上。乔帮主办事很有责任心,潘安安排他维护他就认真维护,他名下每个CR单打开来都是堪作新员工CR单填写规范。据高守说,V6的CODE阶段乔帮主一天写过五千行代码,虽然都是编码解码那种雷同工作,但是光复制、粘贴、修改、检查这种繁琐的工作也很消磨人的意志,做好不容易,只有乔帮主能安心踏实做完。
事实上乔帮主的板凳的确够冷的,他是慧通的员工。在董延明进入华为前听说过慧通,有人在CSDN上将之描述为华为的资源池、后备军,当时董延明听到资源池这个词汇后第一反应就是星际里面的虫族血池,完全搞不清楚慧通到底是什么机构。但是进了华为之后,他发现慧通员工遍布部门,而且除了工卡颜色之外大家其实没有那么多差别,所谓资源池里的后备军与正规军完全一致,大家同吃同睡同苦同作,没有一丁点的不同。
事实证明乔帮主的推测没有错,V6版本在首轮测试中果然问题单如雪片般满天飞舞。春江水暖董先知,乔帮主的一声哀号之后,董大侠很快就了解了以后自己要独自面对这个特性的命运,他明白怨天尤人、哭天抢地都于事无补,他想,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老巩发飙是什么样子,董延明很感兴趣99lib•net,可惜乔帮主没时间描述,只说,保证你将来有机会看到。
那天中午大家照例午觉前先看行政服务之窗,董延明的习惯是把床垫子铺开,盘腿坐下细细看。董延明在华为待久了,习惯了以看行政服务之窗作为中午的娱乐,也只有中午才能看,因为该版块只在十二点半到一点半之间开放。后来有一次秘书公开征求大家意见,说华为日常精神文明生活中还欠缺什么,一愣头青回复并抄送所有人道:在华为这个精神文化如此贫瘠的公司,中午看行政服务之窗已经是我最大的乐趣了,可是它还要限定只有中午时段才开放!请向上级部门反映要求全天开放!
就这么一个视之窗美女照片如命的好汉,那天中午居然没有循例看之窗,乔帮主吃饭回来后就一言不发坐在座位上,董延明问他怎么了,他说,刚开始测试头一天,刚跑第一个流程就CORE了,现在V6所有人员都全力投入排错,否则老巩要发飙了。
两相对比,乔帮主的这种精神无疑更加接近任老板所说的“耐得住寂寞,坐得了板凳”,如果他再经久耐用且任劳任怨一些,那就接近任老板所说的“板凳要坐十年冷”的境界了。
乔学峰呢,对了,乔帮主不是也是这个项目中0.5人力的吗?答,乔帮主在V6的转测试维护工作中泥潭深陷。本来他的工作计划是伟大的V6转测试之后,稍维护几天,待问题单数量趋于稳定,就撤出来加入更加伟大的V7版本开发中去。可是从转测试第二天的中午午觉起来后,敏感的董延明就高瞻远瞩地意识到——乔帮主是指望不上了。九九藏书网
乔帮主也是行政服务之窗的忠实粉丝,他还专门写了一个抓图软件可以每天自动把更新的图片保存到硬盘上。2006年结束,大家忙于写年终总结的时候,乔帮主义薄云天地整理了一份2006年行政服务之窗发帖美女总结,做成了PPT与大家共享。
都被他说中了。
老黄PL的工作太忙了,在规格阶段他不断地协调各个特性、各个小组、各种资源。按道理说,PL一般都会承担0.5的开发工作量,但是老黄太喜欢插手到别人特性上的事情,很变态地要求自己,要对自己项目内的十来个特性都了如指掌。按说这是好事——一个对版本所有特性了如指掌的PL总是部门的福音。只是他实在是没有那么多时间,管理上多分了,开发方面就要打折——于是在董延明加班加点一个人把一个特性的规格文档都写出来后,老黄居然灵机一动,觉得董延明其实自己也可以胜任这个特性的开发工作。
董延明是任何公司里都会有的那种包打听的角色,他知道每一个人的工资奖金乃至家庭状况、出身背景、生活习性,每次薪酬变动乃至出行旅游、人数统计,董延明全都洞若观火了如指掌。但是不管多么伟大的人物、多么伟大的事迹,总是要有艰难的第一步——在当时乔帮主就是董延明掀开华为冰山一角、老员工神秘面纱的第一步。
那么行政服务之窗,简称之窗,到底有何魔力呢?其实董延明和大家普遍关注的都是征婚交友版块,里面有好多MM发的征婚征友的照片,而且每天更新,天天总有二三十个可看。这些帖子标题清一色都是“美女九_九_藏_书_网寻求××”,内容中自我介绍的部分有些固定词汇:“气质优雅……因生活圈子小所以一直没找男朋友……听说华为好男儿的大名……”对对方要求中也有一些词汇是固定的:“不抽烟……最好不喝酒……老实可靠……有一定经济基础……”有的聪明的直接卡年纪,要求1975年以前生人,这个年纪在部门里除了老巩、老丁也就剩下老黄了,而老黄扔哪个部门去都属于特殊情况,所以估计这MM就是奔着老巩那个级别的员工来的。
要说这事情也不算是秘密,有关公司的薪酬分配不均,大家也隐隐约约有所了解,只不过当面对质的冲击总要强过捕风捉影的怀疑。
午休时间是十二点半到两点,吃饭还要半个小时,一般一点五十五分秘书冯越就把办公室的灯全打开了,所以董大侠跟乔帮主扯了几句就着急忙荒地睡去了。中午吃得饱,董延明躺下就似乎变成放倒了的啤酒瓶,总有些酒沫子要顺着瓶口荡漾。董延明翻了五十几个身之后,才听到身边乔帮主卸甲就寝的声音。
乔帮主桌子上有个小暖壶,作用是工作忙起来的时候,如果没空去水房打水还可以保证有水喝。事实上,他在V6的阶段经常忙到一坐半天不挪窝的地步,饮水全要仰仗早上来的时候装满的暖壶。在当时的华为,懒的表现与别的地方不同,很多国企乃至公务机关办公室里是提供暖壶的,因为大家懒得去热水间打水,但在华为,懒人以董延明为例是这样的,即使再忙也要去热水间打水,也要去厕所蹲坑。
当天具体情况董延明已经记忆模糊了,记忆深刻的是两人违反公司99lib.net规定互相透底工资之后,乔帮主黯淡的扁眼睛圆了又扁扁了又圆。乔帮主工资三千五,补助五百,与董延明做同样的工作,只多不少,这让每天追着人家屁股问问题的董延明很窘。
等到发现不同的时候,董延明已经是四个月的老员工了,与乔帮主耳鬓厮磨日久生情,食则同桌,寝则同穴。
这一次V7开发的流程,老巩破天荒地没有增加任务也没有缩减工期,这在董延明与老巩相处的两年多的时间里是不可思议的。但不增加任务不代表没有人员变动,高守早就预言过随着项目进度的发展,青壮劳动力将会撤换出来,后续的新人会被补充进去劳动锻炼,同时会让一批新人来做特性负责人。他甚至预言老巩会跟这批倒霉蛋说:“我很看好你,你要表现给我看,拿出你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来。”
关于MM们的质量,可以用董延明这伙人的一个猥琐的笑话来诠释:小刘是成都人,打小在春熙路上已经受过洗礼,早就曾经沧海难为水过尽千帆皆不是了。刚进公司的时候,中午看到行政服务之窗上的征婚美女照片,小刘吓了一跳,为了文不对题的图片而义愤填膺怒不可遏,川骂有如黄河泛滥。到公司一个月后,小刘已经能平心静气地浏览行政服务之窗了,再过两个月他已经和董延明、小成他们一样品头论足,而且经常性地把其中的一些图片保存到硬盘上。按照这个趋势,董延明想象应该这样发展:两年后目光呆滞的小刘,中午三口两口吃了饭,跑回座位上,打开行政服务之窗,猴急地抱着屏幕啃来啃去。就像董延明跟龚明明说的一样,那什么三年,那什么貂蝉。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