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四节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董延明嘴快,抢着说:“那就是烧鸡了!”
“反正没评我的,小蔡的也没。”
第二天中午,董延明收集到了四个人的评审意见,累计评审意见达到六十几条,虽然大都是重复的,但是从字面上看平均每页都有五六条,这也够一辈子没有拔尖事件的董延明骄傲一次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董延明跟大家说自己收集到了六十多条意见,结果大家居然都没有诧异。小蔡收集到了一百多条意见,小成也有八十多条,不过好在他们的规格都是与老员工合写,而且他们的规格都有三五十页那么长,平均到每页上的缺陷率是不能与小董相比的。小董这么想了想便觉得平衡了,又开始描述自己的REVIEW意见都如何难修改,尤其是缺少了两个流程的处理,现在还要增加两个规格点,估计写完了这份文档也有二十页了。说完小董得意洋洋,大家却无动于衷,小蔡在一旁叹气说:“我是写太多了,想得太全面了,估计要砍三四个规格点,本来五十多页的规格要变成四十页了……”当时就把董延明石化在椅子上。
董延明沉痛地表示了自己的赞同,高守叹了口气说:“说也没用,既然你写就好好写吧。规格这东西对你锻炼意义其实非常大,你认真写,别糊弄了别人也糊弄了自己。刘彻你不用催了,催了也肯定催不到,老黄也是被老巩给忽悠了。我反馈去。你再去催一下一组,就是老黄他们组的李志兵,他是V5和V6版本里负责开发你这个特性相关版本的,他的意见非常重要。然后……然后你催一下测试部的意见,必须要给,如果你不能跟测试部达成共识,那以后测试的时候你麻烦大了。咳,就算他们没给意见,你也要确保你这个特性的测试人员看过你的规格。嗯,这就够三份意见了,别人给就给,不给你也不能拖着评审会议不开,影九-九-藏-书-网响开发进度。反正CHECKLIST上有规定,收集到三份REVIEW意见就可以开评审会议了。”
“瞎指挥,刘彻根本就不可能REVIEW,咳,大SE们也肯定都没有时间,老巩他评没?”
黄大仙一口回绝,说:“我没空呀,而且这个一定要你催,你给他打,口气强硬点,他也不敢怎么样你,还要老老实实给你REVIEW意见,回过头来他觉着你名字没听过,一查NOTES,发现你是新来的,觉得你挺有种的,肯定就记住你了,保证另眼看待呀。这不就给领导留下个好印象了吗?”
董延明赔笑说:“这不行,我这人太害羞了,黄老师让我给刘彻打电话,我都不好意思。”
高守笑笑说:“那你得追,得有吴海波的精神,死缠烂打,你不给我我要的,你也别想做你想做的。你要是有这个精神,很快就跟吴海波一样在部门里出名了。”吴海波是新晋的大SE,最擅长死缠烂打和深夜加班。他的传说董延明也听过许多,连续三个季度得A,三个月把通讯协议看了一遍,十一点之前从没回过家,两个月没有过过周末等等。
他的文档一共十七页,除去目录、封底什么实际内容十二页,发评审通知时写明了评审意见最终时间点是两天后的中午下班前,但是到了时间点,小董却连一份REVIEW表单都没有收到。他又兴奋又忐忑地报告黄大仙,黄大仙说:“放心好了,绝对不会是没有问题,都工作很多,忙,看你工号大就懒上了,正常,你要催,不停地催,否则明年你也拿不到REVIEW意见。”
董延明的规格初稿诞生得非常不容易,尤其对于董延明这样第一次踏足通讯领域,又从未受过软件工程熏陶,平时又自以为有文学造诣的彷徨男青年来说,其艰难程度就好像人九九藏书网们评价一个产品问世之难经常用的比喻一样——女人生孩子。
黄大仙苦笑说:“谁求他啦,这就是他的工作,他没有按时间完成就是工作不饱和,他完成质量不高也是工作不饱和。你应该理直气壮,你发文档给他评审,你就是他的客户,你就是他的上帝。再说了,你不好意思,回头你的文档缺陷率达不到,谁负责?你不好意思,你纵容别人,到头来就变成你的工作不饱和,你的考评就要被影响。对不对?高守又不负责你的日常工作,他只看到你的文档缺陷率不够,质量不高,是否影响后续开发,你说他怎么给你打考评?”
协议阅读完成之后,便要写需求规格文档了。这种规格要根据客户需求和协议要求,写出要开发的特性的所有要求以及简单的实现方案,是后续所有开发工作的基础,所以异常重要。
“你看,这东西就是会者不难难者不会,你现在接触的少,搞不懂流程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其实时间长了,你回头一看,原来来来回回就这三四十个流程,经常用到就这十几个,到那时候你一说要加什么特性,我脑子里马上反应出来该在哪个流程加、加什么参数、之后该回什么消息。你要是没熟练到这个地步,写出来的规格一定千疮百孔,浪费时间不说,还影响我们产品的质量。”
董延明特别想问黄大仙谁是鸡谁是鸭,不过黄大仙已经挂了电话,只丢下一句:“从今天开始,到评审意见反馈这段时间,你会比较轻松,既然你没有评审任务,那就再仔细看看自己的规格,自己修改一下,不要以为把规格扔出去就完事了,说到底这也是你的文档。”
董延明还是觉得不该打,可是又没办法反驳,磨蹭了半天才回去。走到潘安座位上灵机一动去问潘安,潘安和黄大仙口径完全一致,还多叮嘱一条:“一定要打手机,刘九_九_藏_书_网老大忙,总开会,你打座机一般找不到人,你发NOTES他真的忽略你,两万号的老大都这倒霉德行。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就比你早来公司五六年呗,老巩的电话我半夜两点钟也一样打,打!没事,他敢在NOTES上留手机你就敢打,那就是留给你打的。再说都是为了工作,他保证不会反感,还得觉得你小伙有冲劲,高看你一眼。”
董延明咣咣地点头,黄大仙又说:“你呀,要按照你发送的评审通知里面的评审专家名单挨个打电话,催是肯定不够,他答应你了,回头肯定又忘了,你一定要他给出更具体的时间点,就明天中午下班前吧,如果没给你就再打,问他什么时候能给,直到给出来为止。”
董延明心想,这滚刀肉架势要在研究所里,两天就成了过街老鼠了——太不给人留面子了。他想想又说:“黄老师,要不你帮我打吧,我的这个评审名单里还有刘彻呢,实在不好意思打。”
在之前的那些版本里,百忙之中还抽出时间的黄大仙为董延明打上了N多批注,诸如:我靠,怎么只有三个流程,还有四个哪去了;我说过多少次了,规格里不能用成语;“管多”是什么意思,方言?去掉……
吃饭这个工夫,小刘从头到尾都不说话,大家一问才知道他负责的部分要全部重写,原因是他的规格从格式到内容被评审专家普遍地鄙视了。大家都笑他中奖了,唯独他自己不笑。问题少年安慰他说:“抬头看看墙上写的‘烧不死的鸟才是凤凰’,任老板的至理名言啊!多打击几次你就是大牛了。”
董延明的规格参加第一次评审会,就被诸位评审专家评得体无完肤,就差在注释里面写上“一坨屎”了,即使如此董延明也依然泰然处之八风不动。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爱因斯坦的小凳子原理——世界上还有比这份文档http://www.99lib.net更烂的文档吗?有,就是董延明在这份文档面世之前的那几个版本。
“上周三项目例会那天,老巩说我们都是新人写规格,要保证质量就要把好REVIEW这一关,所以要提升REVIEW评审专家的密度和层次,他让老黄把系统组的人都加上。哦,还让我们发REVIEW通知的时候也发给他。”
在进入华为快三个月的时候,董延明冷眼看待公司的管理制度,觉得万言万当不如一默,哪知几年后他每天都骨鲠在喉岩浆在胸,不针砭时政便会憋得难受,类似高守的状态他也觉得颇算温和了。
REVIEW专家里有高守,他就跑去问高守,高守马上表态说,第二天上班前肯定给出来,然后又问董延明搜集了多少REVIEW意见。董延明说:“您老人家这是第一份表态要给的,剩下的影都没有。”
“给刘彻打?靠,那打也没用啊!刘彻就算真想看,他也没有时间呀!更何况他根本就不可能给你看。你们怎么想的呢?把初稿也发给刘彻评审啦?”
黄大仙批注之后,董延明修改了一下午才修改完,然后就发出评审通知。黄大仙看到评审通知一愣,打电话喊小董说:“以后评审专家给出评审意见后,一定要和评审专家确认修改,否则你觉得你改好了,实际上完全是……是……鸡同鸭讲!”
刘彻是系统组的组长,整个部门传说中的两大SE之一。
董延明很诧异:“这……不好吧,都是同事,咋就跟要账一样,再说了本来就是求人家办事。”
小刘抬头看看墙上贴着的条幅,闷闷地说:“如果烧死了呢?”
董延明满口答应,可实际上自己看自己的规格就跟父母看自己家孩子一样,怎么看都是一朵花,怎么看怎么顺眼。
傍晚董延明又去找黄大仙诉苦说催了也没收到评审意见,黄大仙说你怎么催的,董延明说,在NOTwww.99lib•netES上发邮件啦。黄大仙一拍桌子说:“那谁理你呀,这帮人有时候一看你工号大、进公司晚,就故意MISS你的邮件,看都不看。你要打电话,要去座位上当面要,如果找不到人而非要发NOTES不可……那也要抄送给他的直属领导才行啊!”
董延明感恩戴德地离去,感觉做到资源经理的高守在处理公司事务上,确实要比做到项目经理的老黄和潘安高竿一些。虽然老黄年纪大,潘安也和高守年纪差不多,但是手法上还有差别,也许这就是位置不同眼界也不同吧。不过高守太喜欢评论领导了,这不是一个好习惯,尤其是在华为这样一个等级森严的公司。虽然老巩、老丁这种几百人的领导,能和董延明这样的新人一样毫无差别的一同坐在大开间的办公室里,但这并不能说明中国人最喜欢的阶级就真的在这里被消灭了。同样,即使华为拥有了与世界最顶级的公司媲美的流程制度,但是落实到基层,大家依旧会面临人治高于法治的局面。
董延明心想这什么世道啊,我揪住领导不放要个意见他高看我,我没啥大事打他手机他也高看我一眼,听起来都不像正常人。REVIEW的CHECKLIST规定最少要三名专家反馈REVIEW意见,也就是说最少要收集到三个人的评审意见,愁。
董延明知道高守在骂决策,不过多少涉及到了自己,总归不爽,但他还是讪笑着帮腔说:“可不咋,我写那规格真是烂,我都不知道那些流程咋回事,也不知道总共要涉及几个,每个都是干啥的。”
“那当然,他肯定没有时间!立项的时候我就说了,规格这个阶段的文档不应该下放给你们新员工写,你说你们本来还要学习那么多新知识,对通讯又一点了解也没有,对系统架构也没了解,能写成啥样?这让你们写完了,谁照着你们的规格开发那还不是等着出错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