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节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董延明上台后就跟机关枪一样,下午准备好的说辞,五分钟就全说完了。小蔡第一个反对,说这么说下去跟没说一样,而且没有从根源上分析为什么会有这个特性出现。而且,刚才下层网元和本产品间交互时,究竟带了什么参数,为什么要带这些参数,根本就没有说清楚嘛。
一直到早上八点多,小刘才顶着雀巢到了办公室,董延明远远就看见他的头皮屑,皱着眉头过去质问他为啥昨晚待那么晚。小刘说看协议,然后又特坦率地说,昨晚串讲会上董延明和问题少年这么牛,他觉得自己同样看协议却比别人落后那么多,只能多花点时间了。董延明问:“也没有人逼你,干吗这么拼,而且不是还有那么多天的时间吗?”
“首先感谢各位领导的不耻下听,我们这个串讲其实没什么意思,啊,不,是没什么特殊的意思。就是想让新员工互相讲解一下。因为通过讲解这个过程,一方面是可以让大家都对这个特性有个初步的了解,也为了将来V7版本维护做准备;一方面是可以检验你对这个特性的了解程度,并且加深了解。”
老黄被他抢了话,面无表情语无伦次地又说几句:“嗯,对对对。反正上台去讲就要给大家都讲清楚了,大家听也不要闭嘴听,要跟他PK,要问到他答不上来才有帮助。”PK一词当时方兴未艾,老黄嘴里喷出来让大家觉得很滑稽,董延明第一个笑,笑到一半就被老黄点名叫上去第一个讲。
董延明看老黄带进来的盒子,原来是电视剧《亮剑》的DVD99lib•net盒,他觉得奇怪。高守抢话说:“对,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很多人会在讲解中融会贯通,也有人以为自己会了,可是一讲才发现原来并没有真正理解,所以串讲很重要,并且这也是对大家表达能力的一个锻炼,希望大家把握机会,多提问题,多互相交流。”
董延明在俩人身后听得不亦乐乎,豁然开朗,心想:“啊,我说呢,开工会那天老巩说话我怎么觉得有股熟悉的味道呢!”
董延明点头称是,小蔡又发难说:“刚才说那个MODIFY流程,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一个NOTIFY的流程,我觉得是不需要的。”
第二天董延明为了预订下周会议室而起了个大早,刚过七点就已经到了F4大楼的打卡机,打卡后赫然发现小刘的名字居然在他上面。他以为小刘来得比他还早,大惊,但细看发现小刘的打卡时间是凌晨两点——那就是下班卡。顿时董延明一股无名火起——早知道小刘待到两点就让他订会议室了。
那晚董延明觉得高守他们的状态很好笑,可是等董延明混成老员工的时候,他居然也染上了这么个习惯。但凡有人说起公司发生的事故,他总是表现得格外兴奋,一会大声评论,一会小声透露内幕,如果实在没有人起头,他还要时不时问人家“最近又出事了,你知道不?”这也算是整个部门的通病,无人幸免。
高守笑他不看邮件,说这意思其实也是来自老板给党委写的一封信,提倡大家学习亮剑精神,还让班车上都放这个。
小刘说:“那不一样,我们一样的起步我就比你们看得慢,如果我还每天都和九九藏书你们一样看,那每天都慢一点,积累起来我就永远追不上你们了。”
话一出口满屋子人都笑了,一堆新人都觉得出了口气,不过小蔡居然不以为忤,根本没有董延明预想的脸红、然后气焰略微收敛之类的表现,他正视董大侠说:“本来今天就是要交流,交流的目的就是要寻找不足,然后互相帮助提高,大家都是在问和答中学习……”说得老黄、高守频频点头,小董立马萎在当场。
老黄进门的时候吓了一跳,退出去看看门牌才又进来。高守笑说:“老黄你没走错,我们专门来学习你们这些特性。”
昨天晚上七点钟,F4大楼301会议室坐满了人,椅子不够又从302扯了好些把。高守、潘安、乔帮主都来了,跟项目能扯上边、不能扯上边的济济一堂。
其实老黄也在点头,他等董延明说完便评价说:“小董还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的,这种用心的精神很值得新员工学习,而且分析得也很全面,可见平时也是下足工夫。只是小蔡刚才提的问题,就是参数那个,仍然没有回答,估计小董也没有细化到这一层,这个问题遗留,回去查协议后在NOTES上发出来,抄送给在座的每一个人。”
然后是小蔡讲,董延明憋着劲要难为他,可是小蔡讲得很细,不用别人问,他一边讲一边自己问自己问题。董延明从上学的时候就不是会提问的学生,上学那么多年基本上从来没有在课后问过老师问题,所以这种场合马上就看出效果来了——他一个问题也问不出来,余下的几个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就这样让小蔡轻松过关了。
后来换小刘主讲自己的特性,九-九-藏-书-网可是他因为紧张而结结巴巴,一着急四川方言“巴适、板板”都出来了,大家听都没听懂,更不要说提问了。老黄很不满意,让他回去再重新准备一次。
董大侠剖析自己,感觉就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那时候董延明看到去通宵教室学习的人就莫名反感。如果那人还规劝小董一起去上自习,他更要大骂人家一顿来出气。归根结底这些反常表现其实也都是源于恐惧和嫉妒,就好像一跤跌到烂泥塘里的孩子,他总会习惯性地把拉他的伙伴也拉倒——凭什么我自己脏?其实是你自己掉下去,不能怪没掉下去的人干净,但是沾了烂泥的孩子只看到自己有烂泥,见不得别人身上干净。
那天晚上串讲会一直开到九点钟,最后黄大仙总结说,董延明和问题少年小蔡最优秀,其他人要向他们俩学习,就散会了。出门的时候高守和黄大仙一排走,他问黄大仙怎么拎着《亮剑》。董延明在后面偷听,黄大仙苦笑说:“吃晚饭看见老巩了,他硬塞给我的。党委号召每个党员都要学习亮剑精神,咱们部门的党支部还专门买了一套正版碟,让党员都看这个电视。老巩就爱看这个,自己看了两遍,现在一说话都是亮剑味,还让我在项目里发扬亮剑精神,我说没看过,而且这么个小项目没什么可亮的,他就不高兴,还让我多看这个……”
后来众人依次上台讲解,往往都被小蔡的问题给问住了。小蔡总是认认真真地听,一边听一边皱眉头,会突然打断对方提出问题,也会等讲完了之后一口气列出三四
www.99lib•net
条问题来,没有一条难度系数低的。他一皱眉头台上主讲人就紧张,简直是风声鹤唳战战兢兢,下台后无不怒目相视。董大侠心胸狭窄却自诩大丈夫,一看小蔡刚才刁难了自己,二看一帮兄弟被他问得东倒西歪,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等小蔡又抛出一个问题后,他装模作样看看时间,用足够让大家都听到的音量小声说:“就你问题多,一问能问十分钟。你哪来那么多问题啊,丫整个一十万个为什么啊!”
董延明语塞,高守接话说:“其实这个是为了通讯行业的一个基本要求,就是相关网元的数据一致性。”董延明突然想起老黄讲过什么,就很老到地抢话,描述数据不一致会导致的后果。可是每次只要一说起事故,那就好像点到了老员工们的兴奋穴一样,众多老员工们立刻开始七嘴八舌议论起来,争相描述起某年某月某日公司因为数据不一致出现的什么事故,讲得吐沫横飞听得啧啧有声,捎带还鄙视从前开发人员设计的弱智。
学究式的小蔡一身正气,董大侠羞辱人家不成,自己气焰反被削弱了不少,但转念一想小蔡说的还真没错,只是董延明一直身处在崇尚互相糊弄的大学或者研究所这种环境,对这本应觉得正常的较真和踏实的态度,习惯性地产生了不正常的厌恶。
老黄把腋下夹着的盒子放桌子上,坐下笑说:“以后肯定有专门做V7特性培训,今晚是特性串讲,你们没必要听……”他说着说着,突然发觉似乎来的人都是这些新员工的导师也就不表示异议了。
后来时间证明小蔡是个很不错的同事,为人正直,做事恪守原则,值得尊重令人敬畏九九藏书网,但即使如此一点也不妨碍董延明送他绰号“十万个为什么”。“十万个为什么”这个绰号被大家传颂了几天,董延明觉得太长了,改成“问题少年”,果然更朗朗上口,而且大家普遍反映一听到这个名字,眼前立刻就能浮现出小蔡皱眉提问的嘴脸,立马腰不酸、腿不疼、学习更有劲了。
小刘又嘿嘿傻笑说:“没事,昨天吴海波也待到快十二点再走,人家都是大SE了,还不是很拼?我想了,老巩说得对,咬咬牙就几个月的事,苦也一世,闲也一世,趁年轻干点事情,别给自己老了留遗憾,对不?你不也常说吗,男人,要对自己狠一点。”
董延明瞪他瞪得目眦欲裂,老黄也给小蔡帮腔,说董延明一定要讲到大家没问题才可以,如果解决不了,那么就要当遗留问题,要再找时间开会,直到讲清楚为止。董延明冷汗涔涔,只好把刚才的内容又放慢了速度讲了一遍,一边讲一边偷瞄高守和潘安的反应,看他二人微微点头,顿时信心大增,音调提高八度,连白板上的墨迹颜色都加深了许多。他心里打着算盘,毕竟高守和潘安是他的直接主管,老黄虽然是项目经理,却跟他不是一个组的,项目完工大家分道扬镳,最终考评还是落实到组长和导师手上,所以让谁高兴最应该,他很快分清楚了。
后来变成董延明站在白板前面听,潘安和高守在下面说相声,声势浩大到小蔡和其他新员工都噤若寒蝉,最后老黄看他们说了十几分钟还越说越兴奋,终于快崩溃了,挥手让小董下来,于是小董就这么过了关。
董延明翻翻白眼,说:“其实……我那句话有后半句的——傻×,要对自己好一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