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节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下午董延明潜心阅读协议,一面读一面很有城府地在纸上演练晚上串讲的内容。他这一部分不算复杂,涉及三个流程,估计十分钟就能讲完。他着重想了想大家会不明白的、会发问的问题,自己说不清楚的就记下来跑去问黄大仙。
在最开始的协议阅读阶段,董延明过得还是很愉快的,他阅读的协议编号是9527,通讯行业涉及传输部分都要阅读的标准协议。这是董延明第一次接触纯英文文档,本就捉襟见肘的英文单词马上就变得可忽略不计了——大段大段通讯专用词汇纠结在一起,最长的句子跨越几行,由上百个单词组成,六级阅读理解也是不配与这种句子相提并论的。
2007年修改了会议室预订办法,把开放预订时间后延到提前一周的早晨八点钟,这才缓解了这个问题。不过后来董延明听说有人搞出了预订程序软件,可以在开放预订后的一秒钟内把所有的会议室预订一空。他想想当年抢会议室的紧张,喟然长叹:“外挂真是谋杀游戏乐趣的利器呀!”
董延明大窘,老黄又说:“你去订个会议室,今晚七点到八点半。你们几个新员工看协议也已经一个多星期了,今晚就串讲一下,互相了解也互相检验。再订一个下周三早上一个小时的会议室,我们下周开一次版本例会。”
董延明问完老黄问题,老黄嘱咐他:“以后问问题之前先自己过一下大脑,通讯是应用性很强的行业,特性直接面对底层客户,所以分析协议研究特性的结果要以入情入理为基础,如果再分析出让用户正在打电话的时候关机这种天马行空的特性
藏书网
,肯定是你看错了,仔细看,不要再来问我了。”
这一天是V7开工会之后的第八天,星期二,皇历上说,利婚丧嫁娶,万事大吉。
对资源经理来说,新员工转正答辩结果是一项考核指标,如果一季度新员工都答了C,那么资源经理绝不是脸上无光这么简单。
乔学峰一边敲键盘一边和董延明解释说,V6新版本下午转测试,所以自己真没时间,一分钟也腾不出来,董延明要是再遮住屏幕他就撞死在屏幕角上。
晚上六点半,董延明和小蔡们一起去F2食堂吃饭,这时候深圳的天已经黑了,研发区大门出出进进人来人往,董延明抬头看看这几座大楼却仍旧是灯火通明。晚上开会他还是第一次经历,不过来了一个多月,NOTES里面总会有其他人发送的会议通知,他知道这种会议是比较寻常的,而且老巩似乎对不占用工作时间的工作会议有着狂热的偏好。他觉得以后都要这样,实在忍不住便骂了句国骂,落寞地和众人一起去吃饭了。
他座位边上认识的老员工也只有乔学峰了,属于工龄一年的半新不旧的老员工,不摆架子为人随和,董延明跟他熟得最快,私底下互称“乔帮主”、“董大侠”,一起YY得不亦乐乎。不过今天乔学峰可真没有时间,V6——也就是潘安负责的项目,转测试的时间点就是今天。乔学峰手里还有没有回归的单子要合入,如果因为他的问题单没有合入,而推迟了转测试的时间点,那么即使潘安不杀他,辛苦了几个月的一帮兄弟也会一人一口吐沫啐死他。
黄大仙九*九*藏*书*网那天下午又不在——PL的事情格外多,他被测试部喊去开会,似乎是针对该版本的测试计划REVIEW会。他去找自己的导师潘安也没找到——他是V6的PL,一样忙。
董延明最后找到高守,高守早就发现董延明茫然地在办公区里晃了半天,解答完问题就正色道:“董大侠,以后问问题不用犹豫,我就算再忙也不会完全没有一点时间。”
董延明听说了黄大仙的经历之后肃然起敬,再综合老黄平日里活字典一样的表现,顿时觉得这老男人的经历不用来吹牛实在是暴殄天物。可惜老黄对自己从前的事情总是三缄其口,天天傻呵呵脚后跟打屁股,在办公区跑来跑去。
高守又说:“你以后有问题可以问咱们组闲着的每一个人,只要有时间,我担保他们都会解答。你得主动一点,积极一点,否则潘安以为你什么都会了,觉得他不用教你什么了,结果你答辩的时候一说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这也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
董延明听高守叫他私底下的绰号脸红了,唯唯诺诺。
董延明默默地点头,沉思了半晌,一抬头眼含热泪马屁如潮:“老大,您真是个活得挺纯粹的人,想问题,透。我从前没想过这么细,也就贴了个边,唉,你说的真是……一针见血,一剑封喉啊……”
高守似乎闲到了,拉过椅子和董延明拉起了家常:“我觉得你是个很有沟通能力的人,有工作经验的人在精神面貌上和毕业就进华为的学生,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我就说,你得再主动点,也带动一下刚毕业的小蔡他们,你想,你不主动的话,也
http://www•99lib.net
没有人会为了你自己的事情主动,你不主动,人家就会只看到主动的,这个道理你明白哈。所以你不主动你就会被忽视,而且理所应当被忽视,对不对?所以说最后还是你吃亏,对不对?对我们来说,资源肯定是有限的,谁主动就多占有资源,不主动就等人家占完了吃剩下的,对不对?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学到了知识才是自己的……”
黄大仙是个快四十岁的老程序员,按某些人的观点来说,他没有混成领导,算是一个不成功的范例。当年华为的工卡上都会标注员工的出生年份,董延明酷爱偷瞄女生的工卡,看到出生年份就跟看到了半截内衣一样兴奋。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董延明也顺便瞄了老黄的年纪,他跟老巩同年,在小董这个阶级的员工里,称呼他为“老大哥”已经不能算尊敬,一定要尊称一句“老祖宗”董延明才觉得安心。
深圳关外的公交车跑起来都是一骑绝尘的架势,关外的路也很配合,总能弄出黄沙滚滚的塞外风光。这些车都有两大绝技,一是绕红灯,一是穿小巷,前者可以不用停车也不被拍照,以豹的速度穿过红灯十字路口,后者在堵车时可以神兵天降般从车流尾巴嗖的一声消失,又嗖的一声出现在车流最前面,至于赛车速度,那都是司机上岗基本技能,理论上说不值一晒。
老黄要董延明每天上午下午各汇报一次工作进度,董延明每天都要绞尽脑汁想象自己又从协议中看出来什么。老黄倒也仗义,每次董延明云山雾罩的东扯西扯他都不说破,总在董延明说完之后,老黄再说自己的九*九*藏*书*网理解,一面说一面启发性的问问题,奈何董延明愚钝,次次都要老黄说出答案来才能恍然大悟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小蔡研究生实习的时候是在微软设计院,虽然最终没有留下来,但是也多少沾了些仙气。平时说些“认真学习踏实做人”之类的话也带着微软的光芒,也颇得人心,只有董延明,他做了这么多年落后分子、泼皮无赖,这些话都是对他以往生活的颠覆,他心有不忿却无法反驳,只能在背后扇阴风点鬼火给小蔡起起绰号什么的。
小巴还比大巴多一项功能,就是随叫随停时的急刹车,不管是路边人招手还是车上人喊下车,小巴都瞬间在公路拖出一条十几米的黑印,稳稳停在路边,车上车下或站或坐或悬的人岿然不动,大多见怪不怪。
如果不是高守的电话响起了,董延明还打算说下去。
董延明就坐着这样符合深圳高效率特点的车上班,他总是八点钟起床,六七分钟后就出门了。千万不要以为董延明头一天晚上穿好了衣服才睡,他这六七分钟内包括了洗脸刷牙上厕所等事宜。这样的高效率是董延明一生之中的巅峰,几年后华为被媒体大量泼墨,董延明与人说起那段往事的时候,总有人穿凿附会地认为,他每天早上的高效率是被华为压榨的体现。董延明大怒,倒不是为华为鸣不平,只是觉着自己几十年才向上一次也被华为抢了风头。
老黄有着人不可及的显赫出身——做操作系统出身。据小道消息说,那是华为的一个混乱的阶段,就仿佛建国初期的“大干二十年,赶英超美”一样,老任拍脑子拍出来做操作系统的想法,于是一http://www.99lib.net批当年的精英被聚集起来闭门造车。时间荏苒日月如梭,一晃几年,该小道消息最终也没能破土而出,变成令国人亢奋、令媒体聚焦的新闻,老黄等人也被各部门风卷残云般地瓜分了。
华为的会议室是稀缺资源,各个组各个项目每周都需要大量的会议室,狼多会议室少,总有人因订不上会议室而开不了会,所以大家抢夺时都狼性得一塌糊涂。会议室预订系统是从提前一周的零点开始允许预订,因此迫切订会议室的人都会起个大早来订。后来恶性循环,大家越起越早,有的住公司附近的员工干脆凌晨到公司,预订成功之后再回家接着睡;有的员工住得远,又迫切需要会议室,干脆驻扎在办公室,零点一过马上预订,然后再叫加班班车回家睡觉。
董延明还在经历痛苦的协议阅读和解析阶段。事实证明,老黄是个诚实的人,说到做到。他说没时间做就真的没时间做,他说要董延明一个人来做,那就真的是董延明一个人来做。他当时安慰董延明说,分析协议比规格写作愉快多了,这话后来也应验了,所以董延明觉得老黄特神机妙算,后来干脆赐他绰号“黄大仙”。
中午吃饭的时候,董延明和同一批进来的小蔡、小成、小刘通报了晚上的会议,告诉他们要串讲这些天自己分析协议的结果。大家都一阵恐慌,唯有小蔡满脸期待地说:“挺好的,我一直都觉得这样会加速我们掌握通讯知识,你看会的东西讲给我听,我再把我看会的讲给你听,而且讲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对理解的加深,一加一等于三才是正确的学习方法。我在微软的时候……”
大家一听微软就没话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