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第二十九章 坐庄、洗钱、行贿,一个都不能少
目录
第一篇 决战前的黑暗
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第二十九章 坐庄、洗钱、行贿,一个都不能少
附录 国美香港借壳上市过程及分析
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第二十九章 坐庄、洗钱、行贿,一个都不能少
附录 国美香港借壳上市过程及分析
上一页下一页
11·7专案组卷宗显示:当黄光裕要从大陆用人民币换成港币还赌债的时候,连卓钊就安排香港海王集团(国际)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连棹锋为伍健华提供钱庄的银行账户。连棹锋作为澳门赌场追账看场子的人,自然负责追要黄光裕的赌债,如果黄光裕的经纪人手里有港币,就会开本票给赌厅;如果没有港币,黄光裕就让伍健华以人民币归还,其联系地下钱庄。
我从澳门赌场了解到一个规律,一般大手笔赌博都是庄家开出信用额度,赌客可以投资玩儿,输后再行转债。不过这背后另有玄机,如果赌客跟庄家联手洗钱,事先会约定一个分配比例。诸如百分之十的佣金,那么赌客会将赌资或者信用额度全部换成筹码。当赌资输到百分之十的时候,赌客就会告诉老板,自己不玩儿了,将余下筹码变现,通过庄家账户划到赌客指定账户。
“当时我们也是四处打探资金来源,可以确定9月份从香港入境的资金是洗钱进来的,但是8月13日开始买入股票的资金非常复杂,关键是黄光裕进行了反复倒账。”一位参与调查的专案组线人告诉我,功劳还在证监会内部一位执着者,他为了摸清楚黄光裕资金来源,最后发现更为可疑的线索,这一条线索也就是后来为什么黄光裕案要高度保密的重要原因。
11·7专案组卷宗显示:黄光裕用于转赌资账目都是通过关联公司恒益祥、饮马科技、缘奔达等公司。2007年9月,其将人民币1亿元通过地下钱庄换成港币,是由伍健华联系连卓钊办的。仁惠公司、盛丰源公司的账号就是伍健华所给的地下钱庄接收人民币的账号。换汇过程中,其支付人民币的账户基本全是深圳、广东那边的公司。由鹏润投资公司或恒益祥公司这些关联公司支付到这类无任何业务往来的深圳公司的人民币,全是其用来换港币的。香港万盛源控股公司、Elegance投资管理公司都是由其实际控制和使用的,用来接收这些港币。
当陈绍基当上广东省政协主席之后,连超这位公海赌王摇身一变,以“香港人士”的身份戴上了红顶子。黄光裕大手笔到连超赌厅赌钱,背后到底是输钱还是另有目的?2009年香港证监会控告黄光裕让国美回购,从上市公司套现数十亿http://www•99lib•net港元巨资归还财务公司贷款,这一钱到底是流入连超的赌厅?还是另有他用?
中国证监会在摸清楚情况后,发现笼罩在黄光裕周围的是一张庞大的势力网,这张网错综复杂,广东、上海、山东、辽宁、北京等地的证监局不能派出去稽查这案子,一定要寻找一个跟黄光裕关系不大的省份秘密进行。由于黄光裕坐庄稽查高度机密,证监会没有事先将案件上报公安部以及证券犯罪侦查局,担心郑少东势力会插手干预。
黄光裕为了引开监管部门的调查视线,匆忙在2007年10月8日对中关村进行了停牌,并且发布了一个让市场充满想象力的公告。中关村停牌的理由是需要讨论CDMA担保问题、银行债务重组问题、存量资产处置问题、公司未来的发展问题。
我一直怀疑,辛辛苦苦打拼数十年的黄光裕,怎么突然就对赌博感兴趣呢?难道是他天生好赌?这个问题我一直很怀疑。我了解到,连超在改名之前是一位警员,因为牵涉案件被扒掉了警服,之后跟香港颇有势力之人结识,遂开始经营公海赌博生意。连超跟潮州怒汉詹培忠是老朋友。黄光裕在香港借壳期间,詹培忠介绍黄光裕跟连超认识。之后,曾经犯案在身的连超跟广东省公安厅原厅长陈绍基相识,连超的公海赌博就成为陈绍基势力一个周转站。
11·7专案组卷宗显示:2006年10月,北京市局经侦处接到反映国美公司涉税、赌博、骗贷的信访件,许钟民找到该处提出,公安部经侦局正在对国美公司进行调查,希望该处不要重复查,还说公安部经侦局的领导也有此意。
11·7专案组卷宗显示:黄光裕自2006年至2008年,总共动用了大约人民币10亿元通过地下钱庄换汇并在香港接收港币。其中2007体拿人民币换了大约有港币6至7亿元,在澳门连卓钊赌场输钱需要还赌债时,让国美董事伍健华联系地下钱庄用人民币换汇转出还连卓钊赌债。
相怀珠胆大妄为。11·7专案组卷宗显示:2008年8月底9月初,公安部经侦局将黄光裕哥哥黄俊钦控制的“ST金泰”涉嫌内幕交易和鹏润投资公司涉嫌非法经营等案件线索移交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处,并指示该www.99lib.net处要予以重视,抓紧查办。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相怀珠给该处打电话说,北京总队以前曾查过鹏润投资公司的案子,让该处在办理时不要费太多警力,不要费太长时间,尽快有个结果,给局里打报告。过了几天,相怀珠又给该处打电话说,他与许钟民、黄光裕认识多年,关系很好,黄光裕可以主动到该处说明情况,希望不要对黄光裕采取强制措施。
连棹锋说,赌债都是由钱庄将在内地接收人民币的账户告诉一个叫郑晓微的人,郑将账户交给连棹锋公司的陈小姐,陈小姐再转告伍健华。陈小姐和伍健华经常对数,再报给郑晓微,郑晓微再告诉连棹锋,连棹锋让人找伍健华,不用找黄光裕。郑晓微的手工记账册中写着“伍生”或“伍健华”的账目,就是黄光裕的换汇记录。
黄光裕为背后势力坐庄的过程中,牵涉出了向中国高级官员行贿的丑闻。
相怀珠曾经是山东省一位明星警员,东方电子坐庄案就由其一手侦破,提出的按照市值测算法追究刑责,成为中国股市坐庄案侦破的惯例范本。11·7专案组卷宗显示,相怀珠通过许钟民安排与黄光裕见面时,要求黄光裕积极配合调查工作,并表示办案不会影响国美企业的正常经营,不会采取过激的措施。
身为香港海王集团(国际)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连卓钊毫不讳言跟黄光裕的关系:“黄光裕在赌厅赌博,从来不用自己的名字开户、写欠条,他的经纪人是余国良和伍健华。如果黄光裕没钱还赌债,就会让伍健华帮助联系地下钱庄,从大陆打钱,由伍健华还钱。”连卓钊从没有直接就赌债或赌博问题与黄光裕联系过,这方面的事情都是其找伍健华。
国内资金出现紧张,2007年9月,黄光裕让许钟民帮忙将一二亿港币汇到内地。当时许钟民找到澳门赌坊老板连超的弟弟连棹锋帮忙洗钱。连超曾经是特警出身,由于触犯法律被清除警察队伍,后来触犯律法。但是在陈绍基等人的运作下,改名换姓,最后戴上了政协委员的红帽子,成为公海赌王,也成为黄光裕后来经常光顾的老朋友、老客户。黄光裕从香港洗钱到内地坐庄,连超兄弟功不可没。
事实上,2006年黄光裕因为北京中行行长牛忠光卷入虚假按揭一案,九*九*藏*书*网这件事情是张志铭接手国美地产业务之前,由黄光裕亲自操办的。11·7专案组卷宗显示:从2006年7月到2007年1月,许钟民多次向相怀珠表达尽快结案,以消除对国美公司影响的请托。相怀珠作为案件负责人,在办案方式、催促案件进度等方面给予黄光裕、许钟民关照。后北京总队认为鹏润房地产公司非法占有贷款的目的不明显,且贷款未到期限,尚无法认定贷款损失,2007年1月作出撤案决定。
可怜的相怀珠只是黄光裕网络中的一枚棋子,公安部长助理郑少东、广东省原公安厅长陈绍基、纪委书记王华元、商务部条法司郭京毅等等一大批官员陷落。尤其是郑少东的仕途,跟当年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局长许甘露的发迹衰落一模一样。当年厦门势力将许甘露从一个地方警员一直推向公安部,成为厦门远华案的保护伞。陈绍基广东势力事实上就是在复制这样的模式,黄光裕只是当年远华案主角儿的翻版。
许钟民在连棹锋的帮助下,通过地下钱庄将黄光裕在香港的资金汇往国内,同时让胞弟许伟铭开设了二三十个账户接收资金。后黄光裕让杜鹃指示许伟铭为用于接收资金的二三十个账户开立了对应的股票账户。在二十天左右的时间里,黄光裕通过地下钱庄向国内汇入港币四五亿元,入到许伟铭开设的账户后,当月都被用来购买三联商社和中关村的股票。
政商关系网到底是怎么维护的?仅仅是几十万元甚至一百多万元的贿赂款项?
11·7专案组卷宗显示:2006年6月,公安部经侦局北京总队成立专案组,查办鹏润房地产公司开发鹏润家园项目过程中虚假按揭贷款问题,北京晶振总队队长相怀珠担任专案组长。同年7、8月的一天,相怀珠经人介绍认识了许钟民,许钟民告诉相怀珠跟黄光裕是老乡,请相怀珠在办案中关照黄光裕,相怀珠表示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能关照就关照。
一般洗钱者均会在第三方诸如加勒比海岸开设保密账户,专门用于接收赌场划拨资金,随后会不断通过分账户进行倒账。我一直在琢磨一个问题,黄光裕辛辛苦苦打拼,甚至不惜违法犯罪要洗钱赌博,仅仅是好赌?身后庞大的关系网跟赌博有没有关系?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最后藏书网重要恍然大悟。
虚假贷款案件还没有完全摆平,有人有开始举报国美偷税漏税。2006年10月许钟民告诉相怀珠,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处接到一封公安部转来的关于国美公司涉嫌偷税的举报信,希望相怀珠把这个举报线索上提至北京总队,和鹏润房地产公司的案件一并调查,还提出国税总局稽查局也正对国美公司涉税问题进行检查,能否等一等税务检查结果。
身为经纪人的伍建华跟黄光裕关系相当密切,黄光裕在连超的赌坊赌博用的名字就是伍建华。伍建华向11·7专案组交代,连卓钊的赌厅与黄光裕都是港币结算,黄光裕赌博可以不带现金,连卓钊最高时给他的预支赌资额度达到港币2.8亿元。黄光裕还连卓钊赌债资金来源及还款方式一种是用减持香港国美的钱还,由其从香港银行开本票送到赌厅。大多数情况是黄光裕从大陆调拨人民币通过地下钱庄偿还。
还债的过程是相当的复杂。
拿到确凿证据的证监会将调查结果上报给公安部。我了解到,当时证监会上报之前,神秘女人已经举报了张玉栋,中央纪委已经开始秘密调查商务部窝案相关人员,陈绍基势力跟寻求的靠山因为坐庄资金问题闹翻,高层震怒,已经秘密下达了彻查令,郑少东一伙蒙在鼓里的时候,公安部迅速将证监会的调查报告立案,责成北京市公安局负责此案。
面临广东粤财的强硬态度,在公告的末尾,中关村看是无奈的几句话向市场作了一个更大的局:CDMA项目遭债主逼债,中关村就是卖光也不足以归还担保贷款,中关村决定出售存量资产,正在与潜在的购买方联络,争取以公允的价格变现资产和股权。中关村开始了高位停牌,陈绍基势力拿到的靠山资金无法及时抽身。至2008年5月7日,黄光裕控制的79个股票账户的账面收益额为人民币3.06亿余元。
相怀珠死心塌地为黄光裕卖命,自然需要回报。11·7专案组卷宗显示:2007年8、9月份,许钟民向相怀珠提出中关村上市公司要进行重组,股票肯定要涨,可以借给相怀珠100万元买股票。过了一个多星期,许钟民在相怀珠单位附近的路边,将装有100万元现金的箱子交给相怀珠,相怀珠带回家交给了妻子李善娟,告诉李这100九九藏书网万元是许钟民借给炒股的。后李善娟将该款连同家里的一部分钱买了中关村股票。相怀珠一直没有把钱还给许钟民,许钟民也没有向相怀珠要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相怀珠已经上了船,并且在这艘漏船上迷失了方向。11·7专案组卷宗显示,许钟民到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处一周之后,相怀珠以办事为由到了经侦处,专门提到国美公司信访件的问题,并说北京总队正在办理涉及国美公司的案件,可以将信访件移交北京总队并案查处,还说就此事已向上级领导汇报。
身为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北京市经侦总队队长、公安部督办的鹏润房地产公司骗贷案件负责人,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处在听到相怀珠的话后,只能按相关程序将信访件转给了公安部经侦局北京总队。
经过严密的筛选,证监会将交易所的材料移交跟黄光裕毫无关系的山西省证监局,让山西省证监局秘密核查。山西证监局的官员开始兵分多路,秘密调集黄光裕相关的坐庄档案,发现79个账户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就是黄光裕本人。山西证监局很快就将调查写成了报告,提出中关村科技的股票异动有进行内幕交易犯罪的嫌疑,并且资金量巨大。
黄光裕从香港调集资金回到国内,目的就是要掩护靠山资金。正是连棹锋跟许钟民这一次地下钱庄的行动,引发了外管局、人民银行以及中国证监会的注意。账户买入、卖出股票的时间基本一致,让深交所抓住重要线索的是黄光裕控制的这些股票账户之间竟然有大量的资金往来,而且这些资金大多具有潮汕背景。
伍建华目前的身份依然是国美董事,11·7专案组卷宗中他是黄光裕赌博的经纪人。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歌星影星有经纪人,赌客也有经纪人,中国首富跟常人不一样之处让世人大开眼界。
中关村确实面临一个大麻烦,广发行北京分行并不看好黄光裕重组中关村,在黄光裕遭遇中行贷款问题调查期间,跟广东粤财进行了债务转让谈判,在2006年底签订《债权转让合同》,将CDMA项目相关贷款31.2亿元及相关担保的全部权益,转让给广东粤财。广东粤财于2007年9月7日向中关村发了还钱的律师函,措辞严厉,要求于2007年9月20日前还清31.2亿元本金以及利息。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