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第二十八章 “11·7专案组”卷宗曝光
目录
第一篇 决战前的黑暗
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第二十八章 “11·7专案组”卷宗曝光
附录 国美香港借壳上市过程及分析
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第二十八章 “11·7专案组”卷宗曝光
附录 国美香港借壳上市过程及分析
上一页下一页
资金的频繁转移就是要通过这种眼花缭乱的过程,来迷糊资金来源。事实上,为了掩盖资金的真实来源,黄光裕手下之人还将龙燕等人账户里的资金转到陈小莉和钟峥账户里,之后部分提现存入刁宁等十几个人的账户。这时刁宁等十几个人的账户里大约有2个多亿的资金。
深交所的异动监测让黄光裕也感到事件不妙,陈绍基势力资金的进入太过明显,黄光裕想到了用更多的资金来掩盖这一笔大额资金,希望通过反复的对倒还手来实现掩盖的目的。根据我的了解,当时黄光裕的地产资产状况并不乐观,香港方面由于黄光裕在2006年有过刑事方面的问题,一直盯着黄光裕,所以从国美上市公司挪用资金到地产已经变得相当的困难,黄光裕那个时候四处寻求收购现金流较好的公司,企图通过收购的公司向地产资产输入现金流。
2007年6月,中关村二级市场股价的下跌,尤其是在2007年6月26日跌到当时最低价位,就是为第二天签订重组协议,让陈绍基势力拿到的巨额资金进场所作的局。 2007年6月27日,中关村和鹏泰投资签订了《资产重组协议》,前者以其持有的启迪控股33.33%股权置换后者持有的中关村建设48.25%股权。当天及次日,中关村股票均告涨停。
2007年8月15日,中关村发布公告称,中关村建设与鹏泰投资旗下的北京鹏润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鹏润地产”)签署了《债务重组协议》,鹏润地产将承接中关村建设的2.75亿元债务本金和利息。
2007年5、6月,中关村上市公司承诺以资金方式收购鹏泰公司所持中关村建设股权,但由于中关村上市公司存在资金困难,许钟民、段永基向黄光裕提出用中关村上市公司持有的33%的启迪公司股权进行置换。资产置换文件经黄光裕和许钟民签字,上报证监会审批。
2007年9月10日,深交所又发现了中关村的交易异常,在几个固定的交易席位出现大量的买单。“根据我们当时的初步判断,可能是中关村庄家要进行换仓,我们也私底下打探黄光裕是否对中关村有新的重组动向,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得到任何线索。”监管机构内部的朋友跟我喝茶的时候无意间透露,他们决定沿着几个固定席位摸查情况,没想到9月11日、12日,这个席位连续买入中关村。
黄光裕操作手法的拙劣带来致命的麻烦,黄光裕在换仓之后决定在具体的资产重组之前将巨额交易资金拉到http://www.99lib.net一定价位后套现。2007年8月,中关村的整体上涨幅度超过80%,已经成为深交所重点监控的对象。
2007年8月29日的兴奋表演之后,深交所交易部向中关村发了征询函,要求中关村对股价异动作出说明。中关村向深交所提交的回复说明却是大倒苦水,称公司涉及广东CDMA项目在广东发展银行北京分行的31.2亿元贷款和在中国建设银行天津分行的2.7亿元贷款均已逾期,公司作为担保方,正积极协调各方,但仍未取得实质进展。不仅担保资金问题巨大,更为要命的是上市公司整体的17亿元贷款余额有将近7亿元逾期,银行的债务重组压力大,公司根本没有重组计划。
11·7专案组的卷宗显示:黄光裕、杜鹃等人曾让手下去银行办理存款和转账业务。2007年8、9月,杜鹃指令把手下7人的银行账户中不到1亿元的存款提现,再存入刁宁等十几个账户中。10月份左右,又从王振树等7人的账户中转出部分资金存到陈小莉、钟峥账户中,提现后又存入刁宁等十几个人的账户里。
专案组带走黄光裕后,这位叱咤风云的中国首富再也没有了抛头露面的机会。那段日子,我被《证券市场周刊》抽调专门调查黄光裕被抓真相。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将一位神秘女人介绍给我,非常遗憾,在跟神秘女人联系的过程之中,心灵饱受煎熬。
进入中关村如同进入一个魔幻世界,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力量会席卷而来。郑少东成为黄光裕的保护伞,这会让人很不高兴的,他甚至一度被人运作到上海担任政法委书记。这是一个看上去风光的职务,一旦真去了,黄浦江的水更会让郑少东喝一壶儿。陈绍基势力自然不愿意将已经扶持起来的大树掉进黄浦江,他们想到的就是以牙还牙的对抗。
以牙还牙?
在新中国成立以来,开庭审理的公开案件中,当年审理四人帮时也没有听闻签署保密协议,黄光裕案可谓创下了历史记录。保密协议的背后,有一段跟神秘女人不得不说的故事。当黄光裕跟老乡许钟民接触购买中关村之初,黄光裕确想利用中关村这个壳将地产资产打包上市。由于黄氏家族的地产资产状况难以达到直接IPO的标准,借壳对于黄光裕来说简直就是轻车熟路。遗憾的是,大陆不同于香港,黄光裕进入中关村也就跳进了一个大陷阱。
元旦之后,终于跟神秘女人见面。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位美艳绝伦的少妇的时候,我万九*九*藏*书*网难想到他跟黄光裕案有什么牵连。说实话,她本人的事情确实跟黄光裕没有关系,但是她的男朋友牵涉中国商务部窝案,商务部的一帮官员跟她男朋友张玉栋是一个庞大的利益联盟,神秘女人举报了张玉栋,商务部窝案爆发,最后有人判处死缓。
陈绍基势力拿到对方的3亿元资金,黄光裕自然成了钱生钱的机器。当时留在黄光裕手上的是一个曾经打算放弃,而又招惹系列麻烦的中关村。闲着也是闲着,那就将地产资产注入,3亿元资金正好可以借机炒作中关村股票,为陈绍基势力争取更大的同盟筹码。
一切都是那么的天衣无缝。
我了解到,黄光裕为了坐庄中关村股票,吩咐手下人开列了79个股票账户,尽管这些账户的名字来之于全国各地,但是开设账户的地址基本都在北京广东。现在炒股票跟以前不一样,只要坐在家里就可以操盘,所以黄光裕的巨额资金一入场,交易所的监测系统就会发出警报。
我了解到,黄光裕第一次指令手下人买入中关村股票,为大笔陈绍基势力资金进场打前站,这期间,深圳证券交易所发现有79个股票账户有异动。这些账户都在炒作同一支股票就是中关村科技,而且开立客户大多集中在广东、山东两省。于是深交所制作了《股票异动简报》上报给中国证监会。
11·7专案组卷宗显示:买卖中关村股票时,黄光裕有时直接给他的心腹重要人员以及杜薇下指令,有时也通过杜鹃向他们转达。在此过程中,杜鹃会不定期统计各个账户的持仓、买入、卖出数量,由此计算出持仓的均价,制成表格交给其。2008年8、9月份,其打算卖出一部分中关村股票,结合当时的行情,其直接给杜鹃下达指令,共计卖出二三千万股,变现价值大约1.2亿元。
2010年4月22日,黄光裕案开庭审理,这一天名为公开审理,除了事先已经确定好的旁听人员,其余的社会人等一概不准进入。当然,为了体现是公开审理,允许一名媒体记者参加,那就是党的喉舌新华社。凡是进入庭审现场的人,纸张、书包、手机都要封存,进出均有专人陪同。办案律师更是要求签署保密协议。
2个多亿资金的来源问题,11·7专案组的卷宗相当的含糊,这笔资金背后,一切的秘密都不能到外人说,这是秘密,也是耻辱。倒账之后,陈小莉、钟峥账户中大约提现1亿元,存入杜薇账户,最后杜薇账户里有2亿多元转入鹏润投资公司账户。
2008年11月7日,黄九*九*藏*书*网光裕被专案组带走没几天,一位线人就告诉我,2007年8月15日前,黄光裕将6月份进入中关村的账户全部洗掉,尤其是十大自然人流通股全部清仓。我了解到,从2007年4月至6月28日间,并指令手下使用其实际控制交易的龙燕、王振树等六人的股票账户,累计购入中关村科技股票976万余股,成交额9310万余元。
距离2008年11月7日,黄光裕被抓已经522天了。11·7专案组是公安部在高层领导的批示下,为钦办黄光裕案件而成立的专案组。2008年11月7日晚上9点15分,专案组长付振华一声令下,北京市刑警总队迅速将一栋大楼包围,黄光裕在这一天被捕。
2007年8月28日中关村上涨6.11%,第二天直接涨停,这两天深成指分别下跌0.37%以及2.1%。事实上,从2007年8月13日开始,黄光裕指令杜鹃利用其实际控制的曹楚娟、林家锋等79人的股票账户,大量买入中关村。随后的两天,中关村发布了债务重组的公告。
神秘女人卷入11·7专案,跟后面黄光裕案开庭出现的一系列异常状况有关。
我想起了毛主席的一句话:笔杆子枪杆子,革命就靠两杆子。老人家当年跟蒋介石玩儿命,真就是靠这两杆子。陈绍基势力你靠什么?郑少东只不过是一个部长助理,经侦局局长而已,是一只羽翼未丰的雏儿。在陈绍基势力的运作之下,黄光裕一行跟颇具背景的靠山走在一起,将近3亿元的委托理财资金成了套在陈绍基势力脖子上的绳索。
在坐庄中关村的过程中,黄光裕也遇到了麻烦。2007年8、9月份开始对鹏润控股公司进行重组,就在这个关口,黄光裕手下一位负责开立股票跟资金账户的一线人员突然离开公司,这让黄光裕感到事情不妙,坐庄这样的事情一旦离开者泄露一点风声,那么黄光裕坐庄的事情就要败露。
2010年4月22日上,一队警车呼啸着穿越北京城,从昌平总参看守所直奔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路10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这个10号院曾经审理过建国以来最大的中科创股价操纵案。3月22日,审理了原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项怀珠受贿案。法院的大门早已被记者包围,这一天万众瞩目,曾经的中国首富黄光裕这一天被提上堂。
“资金一下子进入中关村,动静太大,必须打压洗盘,将股价打压到低位时,掩护该笔资金进场,这样既能满足资金获利目的,又能稳住重组成本。”一位相当九_九_藏_书_网了解中关村内情的人告诉我,黄光裕尽管在国美借壳的过程中玩儿的很顺利,但是詹培忠当年玩儿的那一套,现在已经属于违法犯罪的概念,黄光裕可以在国美套现上百亿港币,可是大陆的股市已经没有那样的幸福时光了。
快进快出的手法在香港可能好使,在大陆,尤其是中关村这种盘口很小的股票来说,只要你快进快出,无论是打压洗盘,还是快速来升股价,无论你速度多快,你是蒙蔽不了市场的视线的,因为你的资金进入中关村,中关村的股价就会翻江倒海,市场不是傻子,他的敏感度远远超越黄光裕的智商。
我从多方打探到一个重要线索,那就是黄光裕案中,凡是看到卷宗的律师必须签署保密协议,跟陈绍基势力幕后运作的靠山资金有着密切的关系,这笔资金相当的敏感,一度在北京闹出了动静,甚至引发高层震怒,并签署要严办黄光裕等人。非常遗憾,3亿元资金敏感,令高层为难,神秘女人的举报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在端掉商务部窝案的同时,可以名正言顺彻查黄光裕案。
11·7专案组卷宗显示:自形成意向到公告前,黄光裕以个人名义投入近1亿元,买入1000万股左右的中关村股票。当其有意要购买中关村股票时,即会让手下从鹏投公司的关联公司提取相应数额的现金,并按要求存入黄光裕指定的股票账户,这些资金有一二亿元来源于关联公司。资金转入后,其会直接指示杜薇等人,按黄光裕确定的数量买卖中关村股票,有时也会指示杜鹃落实执行。
黄光裕的坐庄行为很快让监管部门头大的是,几个固定席位的买入账户压根儿就不是开户者本人,账户的身份证是他人招来的,不过有一个好处,很多开户者都下了固定电话,甚至开户者均指向几人,这几人跟山东、广州关系密切,更为重要的是千万的买入资金成了监管部门调查的重要线索。
11·7专案组卷宗显示:2006年10月,黄光裕以鹏泰公司名义收购了凯利公司持有的48%的中关村建设股权,并承诺将这部分股权转让给中关村上市公司。黄光裕在以鹏泰公司名义参股中关村上市公司后,鹏泰公司成为中关村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黄光裕作为董事,由其决策中关村上市公司的重大事项。
中关村原本也是借壳上市,当初的琼民源案爆发,大批人马亦为光脚走人,琼民源的病毒最后转移到中关村,中关村成了一个工具,黄光裕自然也遭遇灵魂附体。就在黄光裕进入中关村期间,一系列的事件发生,不断的举报。黄
九九藏书网
氏兄弟锒铛入狱,不过当时在广东陈绍基势力的庇护下,郑少东强烈运作将其捞出来。
首富黄光裕入主中关村看来是一个十足的烂摊子。
手下一线人员的离开让黄光裕非常被动,于是很少跟一线人员交代工作的黄光裕直接交待另一位重要人员收集一些与公司无关联的个人证件去开立股票和资金账户,并告诉这位重要人员以后听其指令,用这些股票账户买卖中关村股票。由于账户多,其让杜薇也来操盘,并让杜鹃根据账户的情况给这位重要人员以及杜薇分配工作。
龙燕等7人的账户在2007年8月份左右还存过一些从国美公司提过来的现金,大约有5000万元左右,后来也都转到陈小莉和钟峥的账户里,再提现存入刁宁等十几个人的账户。
后来我才知道,神秘女人去了西北,车在秦岭抛锚,当时已是寒冬腊月,在秦岭上手机没有信号,从当年的圣诞节一直到元旦节,我跟神秘女人失去了联系。这都是我的错,因为在跟神秘女人沟通的时候,她曾经告诉我到成都去等她,她会去成都,我心想很快就会回到北京,所以没有想到中间会出状况。
从做证券新闻开始,我见过很多庄家,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泛亚系的范日旭,1998年之前堪称中国庄家一个,1998年之后的非唐万新莫属。这两位都锒铛入狱。黄光裕的坐庄手法其实很拙劣,可能这个与香港证券市场有关,大股东可以随意的让上市公司回购、增发有关。
如此一来,国美的资金、转账资金混在一起。我突然想到澳门赌场,洗钱一说就来至于赌场,早年的时候贩毒分子贩卖白粉,那个时候的包装都很粗糙,犯罪分子容易将白粉沾到钱上,这样的钱又不能直接拿出去用,否则警察一逮一个准儿,犯罪分子于是跑到赌场,将所有毒资换成筹码,沾有毒品的钱就流入赌场,贩毒分子输到一定程度,会让赌场老板将筹码换成现金,汇到指定账户,这样一来,钱就干净了。黄光裕坐庄中关村过程中,反复倒账,目的再明确不过,那就是要将所有资金混在一起,让后来人不知道资金来源。
黄光裕到底怎么样将具有背景的靠山资金买入中关村?
11·7专案组卷宗显示:2007年7、8月份,黄光裕对杜鹃讲要整合鹏润控股公司,准备独立上市或借壳中关村上市公司上市,黄光裕安排中关村董事长许钟民及其胞弟许伟铭在广东地区大量开立个人账户,并从香港调集巨额资金注入个人账户操作买入中关村股票时,就有将鹏润控股公司注入中关村上市公司上市的倾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