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二十六章 决战前的最后一个阴谋
目录
第一篇 决战前的黑暗
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二十六章 决战前的最后一个阴谋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附录 国美香港借壳上市过程及分析
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附录 国美香港借壳上市过程及分析
上一页下一页
国美的高层非常严肃地听着华裔女商人的讲述,听到关键处还频繁点头。我的同事在一旁有点好奇,怎么华裔女商人将给我讲过的事情重复了一遍呢?不是说有一个大阴谋么?是的,我也很好奇这个问题,谈判都破裂了,直接切入正题。
怒火涌上心头,理智会被挤占,陈晓成了十恶不赦之人,到底是道义的耻辱?还是豪门恩怨的替罪羊?谈判陷入僵局,耻辱也好,替罪羊也罢,一切的一切已经不重要,随着黄氏家族不可收回的强硬,谈判在尴尬中破裂。
9月25日晚上回到家,我立即得到一个情况,这一天,竺稼、杜鹃、黄秀虹、黄燕虹、陈晓等人在北京谈判。因为竺稼跟黄氏家族已经展开了多次的谈判,已经有很深厚的谈判基础,陈晓跟黄氏家族也有几轮的谈判,唯一的分歧就是陈晓的去留问题。
“陈晓到最后还蒙在鼓里,还希望通过谈判跟黄氏家族解决问题。”9月25日是我拓展训练的最后一天,神秘人的电话顿时让我感到奇怪,尽管陈晓跟杜鹃之前有过接触,可以说是谈判,但是贝恩资本都转股了,机构们都开始投票了,陈晓期望的和谈是什么呢?
谈判的当天,陈志雄在北京明确地向黄氏家族发出了继续支持黄光裕的信号,为了取得黄氏家族的信任,陈志雄甚至将跟陈晓沟通的一切信息,迅速及时地告知黄氏家族。谈判的过程是胶着的,陈晓没有必胜的把握,当然不希望陈志雄玩儿火帮助黄氏家族,否则的话,谈判一定破裂。
9月21日跟陈晓见面的时候,我问过他一个问题,国美律师是否给黄氏家族发过律师函,律师函中是否警告黄秀虹别玩儿火?因为我在问这个问题之前,已经了解到陈晓在香港跟陈志雄见面了。
“我跟陈志雄做的事情是两个极端,尽管一开始黄氏家族是让我去香港拉票,但是我到香港后,投行的朋友告诉我那是违法,我们就改变策略,希望通过路演,让大行们对黄氏家族进行了解,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才转变思路,撮99lib•net合竺稼跟黄氏家族和解。”华裔女商人在国美高层的面前,并不忌讳当初就是想通过一招釜底抽薪,将陈晓彻底赶出去。
“我怀疑陈志雄是大忽悠,他自己手上没有,票全是别人的,他即便承诺给1%的好处,但股票一旦下跌,背后的人还不剁了他?”华裔女商人身旁一位自称对陈志雄很了解的人给我分析了一下陈志雄的心态:“他将他跟陈晓沟通的信息出卖给黄氏家族,那陈晓、竺稼跟黄氏家族的最后和谈事实上已经被离间,谈不下去就开打,那么黄氏家族就会倚重他,他就会借机要求黄氏家族支付一笔资金。黄氏家族一旦支持,那就真的上当了,因为黄家支付了之后,陈志雄身后的人就更不敢投票了,因为陈晓也知道他们的底细,所以离间和谈是他拿到最后一笔好处的筹码,你们双方都上当了,这完全就是一出连环计。”
9月23日,当我在北京郊区参加封闭拓展的时候,我接到了华裔女商人的电话,陈志雄已经到香港。那一天,我终于知道了一个更大的密谋,华裔女商人已经跟陈志雄联手了,他们现在可以说是互通有无。
“有一个大阴谋正朝陈晓他们席卷而来。”9月26日上午,我接到华裔女商人的电话,她说,这个阴谋也一样正在将黄氏家族推向另一个火坑,她不希望这个阴谋玩儿弄了所有人,即便是谈判破裂后的决斗,也应该是双方公平展开。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尹锦诚跟华裔女商人已经与黄秀虹闹翻。
到北京后,陈志雄的联系人中,除了华裔女商人、黄秀虹,还有一位就是陈晓。这期间,黄氏家族依然深陷陈晓布下的香港舆论漩涡,对陈志雄与陈晓的接触浑然不觉。我了解到,见面之后,陈志雄一直跟陈晓保持着联系与沟通。
9月26日下午两点四十分,在北京燕莎附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茶座,华裔女商人跟国美的高层坐到了一起。
尹锦诚那儿也是颗粒无收。比起12座煤矿生意,陈志雄选择的一九九藏书定是跟尹锦诚的合作,而不是为了黄氏家族从中牵线搭桥。华裔女商人的前车之鉴让陈志雄也是心有余悸。从我得到的一段录音中不难发现,陈志雄一个核心观点就是,做了事就要拿钱,天经地义。
陈志雄的信号让黄氏家族以及支持者的心态迅速发生了改变,他们判断这是陈晓底气不足的缘故。当陈晓希望继续谈判下去时,杜鹃在很多时候表达过自己只是一个传话的。黄氏家族另有成员愤然拒绝了陈晓的提议,因为陈晓已经给黄氏家族招惹了太多的麻烦。甚至有不少人已经提出,让张志铭重返国美,这样将来的国美可就不是杜鹃也不是黄秀虹能够掌握的,一旦张志铭回来,再度发生内讧,就再也没有人回来帮助黄氏家族和解了。
陈志雄到北京后,行踪一直隐秘,那三天我几乎完全是通过电话跟外界保持联系的。23日的晚上,陈志雄跟北京的朋友见面,一个重要的话题就是希望黄氏家族能够履行诺言,按照规矩办事。华裔女商人在跟陈志雄联手后,希望黄氏家族能给一个说法,现在已经不是钱不钱的事儿,香港投行界老板们的声誉必须挽回。
黄氏家族给竺稼的一张牌就是非上市门面店,一旦谈判破裂,或者在9月28日决战失败,那么黄氏家族将割裂这一部分资产,国美上市公司单独跟苏宁相比就没有任何的竞争力,这样一来机构投资者就会抛售国美股票,贝恩资本转股之后可能面临巨额的亏损。
我了解到一个信息,陈晓跟陈志雄在香港会面后,两人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陈晓希望陈志雄不要助纣为虐,要看清楚投资者们的选择,不要做出一时头脑发热的冲动。
陈晓迅速知道了陈志雄北上的事情。陈晓是中间人,他尽可以游说陈志雄,但是只要到时候钱不过账,陈志雄也可以全身而退。不过陈志雄的观点非常明确:黄氏家族已经将华裔女商人甩开了,他们现在有大量的大户支持,买票这样的行为除了本身不合法之外,一旦黄氏家族将www.99lib.net陈晓赶出去,管理层发生动荡,那么国美的股票一定下跌,投票者即使拿到市值1%的补偿,蒸发的市值可能瞬间超过1%,那样一来,身后的朋友再也没有人会相信自己,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怎么能做呢?
陈晓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志雄是个生意人,他到北京不是调停华裔女商人跟黄秀虹的关系,也不是为了居间调节陈晓跟黄氏家族的僵局,他是为了利益,为了身后的老板们、企业家来的,华裔女商人需要给投行们一个交代,陈志雄也一样,要给身后的人一个交代。
因为在我写的关于华裔女商人与香港投行在香港撮合竺稼跟黄氏家族和谈的文章没有出来之前,华裔女商人说黄秀虹同意支付300万港币,没想到周末文章出来,300万港币也没有了,华裔女商人彻底没法给麦格理、汇丰银行、美林银行以及三星证券这一帮朋友交代了。
这是一个懦弱的提议。
“陈志雄还是希望黄氏家族兑现诺言,那样他就可以跟身后的人交代,可是黄氏家族没有到最后时刻,依然不会给陈志雄一个明确的答复。”一位神秘人物给我电话,说陈志雄到北京后,开始不断联络华裔女商人,陈志雄的目的再简单不过,那就是让华裔女商人不断给黄氏家族施压,将黄氏家族推向背信弃义,不仁不义的悬崖边上,这样一来,黄氏家族才不可能再彻底抛弃自己这一条线。
“陈志雄背后有7.8%的股票,但他敢投黄氏家族吗?我相信他不敢。”国美的一位高层说,管理层一直密切关注双方的行动,从我们揭露香港运作秘密后,国美已经向香港证监会递交了一份报告,希望管理层能够维持决战秩序,而不要让一小部分人操纵了数十万投资者的表决意志。
好啦,既然最后的和谈在一场连环离间计中失败了,那就开始对决吧。“再过一天,这一场决斗的结果就出来了,你现在心里想什么?”9月26日上午,我问一位即将飞抵香港的国美高层,“既然已经没有退路了,那就等9月2九_九_藏_书_网8日吧,这对于我来说,看戏比其他一切都重要,中国商业史的标志性时刻到了。”
陈志雄曾经拍案而起,要出手帮助黄氏家族。我突然又想起了华裔女商人,当初同样身为女人的华裔女商人说,看到黄氏家族男人都抓进去了,一帮女人在外面受到陈晓的欺负,当时就怒上心头。陈志雄跟华裔女商人当初的心境何其相似。现在,曾经要帮助黄氏家族干掉陈晓的陈志雄,已经将所有的秘密告诉了陈晓,犹如潮水退去,黄氏家族就像个依然站在沙滩上却浑然不觉自己的底裤已经丢了的小男孩儿。
陈晓面对这个问题一直不是那么痛快,只是说这是公司行为。但是言语之间我能够听出,陈晓阵营应该是拿到了什么把柄,否则不会冒然发律师函的。不过陈志雄到北京这确实让陈晓感到意外,这家伙到北京难道是还想收账不成?
陈志雄终于看到了希望看到的局面。在北上之前,陈志雄在香港的资本圈其实已经摸过底了,他对黄氏家族在香港路演的情况心里也有数,谁到时候投黄氏家族的票,陈志雄可以说是一清二楚。
我知道,陈志雄到了北京依然跟陈晓有联系,不过陈晓肯定不敢跟陈志雄有勾当,原因是华裔女商人在北京已经跟陈志雄联系上了,一旦陈志雄跟华裔女商人串联,那到时候紧张的不是黄秀虹,他们两人可就找到了买单者,这个人一定是最后入戏的陈晓。
陈志雄是证券界混出来的,在把握了陈晓的心态跟准确信息后,迅速将其转告黄氏家族。陈晓怕投票,证明陈晓之前的路演也是虚张声势,既然是虚张声势,那么他手上就没有什么谈判筹码可以让黄氏家族满意。陈晓为了留下来,为了在最后时刻不让人赶走,为了保住一个男人的尊严,他最后提出黄氏家族可以在现有董事的基础上增派董事的提议。
黄氏家族要想完胜,就要靠陈志雄。这是陈志在倒黄苦主面前发出的信号,他甚至非常开心地告诉华裔女商人,黄秀虹要见他,把希望押在他身上。
正当黄氏家族陷入言论九-九-藏-书-网漩涡的那个时候,陈晓正在香港秘密会见陈志雄。
这个时候依然蒙在鼓里的是黄秀虹,尽管黄秀虹知道陈志雄跟华裔女商人可能有联系,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在电话中两次骂她是赖皮的尹锦诚,跟陈志雄早已是生意上的伙伴,她更没有想到,尹锦诚朋友手上的2%的股票,已经不会投给黄氏家族了。
尽管陈志雄声称自己没有国美股票,但即便只是商业贿赂的介绍人,这个罪名一旦被坐实,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陈志雄是个生意人,在证券行混过很多年,自然知道证券行的潜规则。一旦自己陷入麻烦,那么自己的煤矿到香港上市,那时候就更麻烦,不用人找茬儿,香港证监会就会因为陈志雄涉嫌有前科,重点关注。
“当我跟竺稼坐在一起的时候,陈志雄已经通过关系知道他那边的好处拿不到了。后来跟我通电话以后,他将跟黄家交往的事情全给说了,当时我们还在跟黄家谈,毕竟我们这边身后是好几家大投行,黄家得罪大投行的话,一旦跟竺稼谈判失败,那么大行们肯定不会支持黄家。”华裔女商人尽管后来跟陈志雄走到一起,但那是为了给身后团队一个交代。她说她掌握了陈志雄的动态,陈志雄最后都没有放弃,而是不断将跟陈晓交往的情报转给黄家,黄家才有了把握让陈晓滚蛋,这是最后和谈失败的根源。但是在最后陈志雄一方面想从黄家得到一笔好处,给身后人一个交代,一方面是影响陈晓阵营的正确判断,可能最后就是一场火拼的游戏,双方都被局外人给耍了。
陈晓之所以提出新增两名董事,一方面觉得将非上市门面店割裂开来,对上市公司影响不大,加上非上市门面店装了多年,都没有实现,证明短期之内是不能装入上市公司的。另一方面,黄氏家族派出的董事候选人在香港遭冷遇,尽管面对记者的时候很是火热,事实上在很多大行门口,他连门都没有进去。真正投票的话,大行们都不知道邹晓春是谁,怎么会投黄氏家族的票呢?
是的,冲动容易让人走上企图。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