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二十四章 虚晃一枪,秘密会见大亨
目录
第一篇 决战前的黑暗
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二十四章 虚晃一枪,秘密会见大亨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附录 国美香港借壳上市过程及分析
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附录 国美香港借壳上市过程及分析
上一页下一页
陈志雄告诉陈晓,他自己手上没有国美的股票,但是他对自己那些中东、欧洲、日本等地的朋友毫不忌讳,他甚至告诉陈晓,他在8月23日之后陆续跟持有国美股票的朋友都打了招呼,希望他们能够在9月28日帮黄氏家族的忙,投票将陈晓干掉。
我得到的录音中,陈志雄说:“我跟你说,有7.8的投票,他们不了解。”陈志雄在说这句话之前,谈到了贝恩资本,谈到了竺稼,陈志雄甚至说要跟竺稼见面。如果黄氏家族的票加上陈志雄拉的7.8%的票,在郑建明、欧阳雪初等人的合力下,干掉陈晓毫无悬念。
黄氏家族推选的董事候选人邹晓春,在国内一度被称为神秘律师。可能是我孤陋寡闻,采访过德隆、科龙、通海高科、泛亚系、陈良宇案等系列大案,还真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位神秘律师,当然,可能他成为黄光裕御用律师之后,就极少在外面露面。
黄氏家族在收到国美的律师函后,迅速派出律师跟华裔女商人进行了联系,对华裔女商人向我讲述香港运作,以及投行们被甩一事感到极度的不满,甚至希望跟华裔女商人继续进行和谈。当然,华裔女商人告诉我,有人希望她站出来辟谣,说之前告诉我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这让我感到很意外,九_九_藏_书_网简直就是不符合逻辑,陈志雄的朋友们手上有7.8%的国美股票,一旦黄氏家族跟陈志雄交恶,陈志雄一个电话过去,说兄弟们,你们自己选择投票吧。不用陈志雄明说,他的朋友们都会想到该怎么给怎么给了,这样一来,之前说好的事情就变成了戏言,这对生意人来说,还有什么信誉?
2010年9月20日中午,香港。
“你跟陈志雄见面了?”这是9月21日我见到陈晓问的第一个问题,在很多人看来,这个问题有点儿莫名其妙,但我就对陈晓秘密到香港,专程找陈志雄感兴趣,因为到了决战前夕,双方能打的牌都已经打了,没有什么能够一招制敌的,陈志雄这位隐藏在身后的人物,尽管时常在水面露头,但他留给人们的永远都只是一个背影。
尽管邹晓春被誉为中关村的救火队长。但我依然好奇,邹晓春说他操刀了中关村、三联以及大中等项目的收购,俨然就是一个并购专家。但是根据我们的了解,收购中关村等企业,压根儿就没有邹晓春什么事,他所做的就是法律方面的一小部分事物。如果中关村的收购真像邹晓春说的那样,是他操作的,那么御用律师没有发现中关村的风险,又是谁的过呢?
人总http://www.99lib.net是在期待中失望。
我知道陈晓香港密会陈志雄是在9月21日中午,在这一天之前,陈晓通过人传话,如果可以的话,坐下来聊聊。说实话,从8月5日开始,黄氏家族跟陈晓整天处于聚光灯下,他们还能有什么秘密呢?我一直这么认为,甚至觉得没有必要见面聊,因为他们的说辞肯定一模一样。
陈志雄的买票交易怎么就落入了陈晓的手里呢?在9月20日之前的一个下午,我接到一个电话,说国美的律师向黄秀虹发了一份厚厚的英文律师函,律师函中对黄氏家族涉嫌买票一事提出了警告。在这份律师函中,还多次提到华裔女商人的行为。
当然,也有一种另外可能,那就是黄氏家族釜底抽薪,将跟贝恩资本和谈的标准降下来,只要陈晓滚蛋,只要9月28日的特别股东大会取消,无论是华裔女商人还是陈志雄,跟黄氏家族就再也扯不上任何关系了,自然也就不存在该怎么给怎么给了。
我跟香港投行界的高管接触的过程中,了解到他们之中跟邹晓春见过面的人寥寥无几。我希望我看到的信息是玩笑,也希望邹晓春去香港能够真正见到大行的高管们,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9月28日的投票无情地证实,那些所谓的大老板
九九藏书
,真的戏耍了黄氏家族。
是的,无论是黄光裕跟陈晓,他们的身后总是有着无法同外人讲,甚至无法与家人言说的秘密。这一点从黄光裕案的开庭,以及陈晓跟竺稼若即若离的关系,不难看出。他们所说的话都是为了左右舆情,假是真来真亦假。尽管我们努力地去还原真相,可是如同我们只能看到六面体中唯一的一面一样,发现真相总是那么艰难,更何况真相总是掩盖在谎言之后呢?
陈晓的香港之行,终于将陈志雄这张底牌掌握在自己手上了。但是,根据我的了解,陈晓希望能够找到的是陈志雄跟黄秀虹的通讯记录,当然最好有账单。我从掌握的一些证据看出,黄秀虹跟陈志雄确有交往,他们之间交恶发生在华裔女商人到香港跟竺稼和谈之后,因为如果和谈就再也不用不着中东、欧洲、日本的投资者来投票了。
我现在明白了,陈志雄之前为什么会找苦主结盟倒黄,甚至连录音中叶有联合起来,向黄氏家族讨要说法的对话。“应该给人家做事的人一个交代,她也知道我们联系了,如果她当初见你,骗我的话,现在她最怕的就是,我跟你说。”录音中,另外一个苦主希望两人联手向黄秀虹讨要说法,陈志雄跟对方说了这么一句话。很明显,交恶之后,陈志雄藏书网还在做最后的努力,希望给做事的人一个交代。
“没想到秀虹真的骂我了。其实谁骂我不会做人,我都很明白的。我很有数,谁骂我谁说我不好,我也不想找茬,等他们的事情尘埃落定以后,我再跟他们说。”录音对话中,陈志雄突然提到了他跟黄秀虹也交恶了。
陈晓终于想尽办法跟陈志雄见面了。一开始,陈志雄对陈晓还不是很了解。尽管8月23日在北京的陈世雄一副大哥派头,尽管他对陈晓的行为咬牙切齿,可是他脑子里居然没有想过,陈晓到底长啥样儿。
交恶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但我害怕,因为我是一个草民,我的职业也很卑微。这年月,当一个人都被逼到做记者的份儿上,就只能认命了。在见到华裔女商人、尹锦诚、余建明、陈晓等人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是一个无法说清楚的漩涡,甚至会招来威胁谩骂,因为资本市场就是一个利益大赌盘,谁站到最后,谁就是赢家。记者只是一个记录者,目的是让事实说话。
人心总是那样的虚妄,我的同事相当后怕地问我:“当时你怎么想到让他们签名,还要签骑缝的呢?难道当时你就能预料到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我在这里无意对黄光裕先生进行任何的指责,但是我对一个有前科的人的家族诚信问题持保留意见,尽藏书网管黄秀虹口口声声让我录音,没错,我有采访录音的习惯,甚至有拿到文件复印件让当事人亲笔签名的习惯。
我看到大意是这样的短信:三哥,最近黄家不知道派了一个邹什么的人来香港,想跟老板们谈谈,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以为派个人来就能谈,三天后是你的生日,兄弟们准备好好为你庆祝一下,至于邹什么的事情到时候你别管,我们准备好好耍耍他,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人来都可以的。
陈晓对我这个问题有点儿意外,但他还是回答了两个字:“是的。”陈晓的意外,是因为他去香港的行踪很少有人知道,尤其是跟陈志雄的见面,准确地说只有他跟陈志雄知道,其他的人知道的就是他9月20日在香港大摆午宴,宴请以陆叔为首的“香港股坛八君子”,约见陈志雄是陈志雄绝对的秘密。
“其实香港这些股票的老板、企业朋友,我为什么把我的名字拿出来,我帮她的,我没有跟她谈过一分钱的回报,我说我背后的这些人,人家帮你弄,人家怎么策划的,人家给你安排好了。”陈志雄的声音尽管很平和,但是能够听出他对黄秀虹极度不满意,“找东找西,找南找北,我们应该很理解她,多找几个人帮她,这个很明显。但是,理解归理解,人家帮她做事,说怎么给怎么给,天经地义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