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十七章 一份绝密的电话录音
目录
第一篇 决战前的黑暗
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十七章 一份绝密的电话录音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附录 国美香港借壳上市过程及分析
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附录 国美香港借壳上市过程及分析
上一页下一页
百裕证券给了陈志雄一个认识詹培忠的机会。当初黄光裕去香港借壳,当时陈志雄在证券经纪行,他通过詹培忠跟黄光裕有过一面之缘,后来陈志雄进入上市公司担任独立董事,在资本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不断跟中东、东南亚等地的富商做生意,调集资源已是得心应手。
陈志雄在电话中承诺给对方票据,但他还是希望跟黄氏家族的谈判是皆大欢喜的局面,一旦闹僵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尤其是黄氏家族在9月28日的投票中,一定会失败,这也不是当初大家帮助黄氏家族的初衷。电话中时常会听到两人要团结起来,向黄氏家族要一个公道的说法,否则就公布真相。
不过,这个信息是我从一段录音中得到,我对这个信息的准确性一直深感怀疑。8月21日,黄秀虹已经签署了授权书,派华裔女商人去香港,怎么还会派出另外的代表去干违法的勾当呢呢?香港的交易代表如何确认北京来客就是黄氏家族派来的?不过陈志雄的声音令我更加迷惑,他甚至言之凿凿地说他跟黄秀虹进行了面谈。
9月6日,当尹锦诚抓起电话第一次骂黄秀虹赖皮的时候,华裔女商人跟黄秀虹之间的合作事实上已经结束了。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点?我后来跟黄秀虹电话的时候,黄秀虹一开始告诉我,给华裔女商人签署的授权书截止日是9月5日,她的记忆中一直是这个日子。
陈志雄喜欢折腾,尤其是到百裕证券之后,频繁接触香港资本圈大佬,甚至跟中东、欧洲、美洲、东南亚的富商有着密切的往来。现在陈志雄已经多实业完全失去兴趣,尽管他已经从印度尼西亚拿到了12个煤矿的开采权,但是他正在谋划通过资本手段,将印度尼西九-九-藏-书-网亚的煤矿推向香港资本市场。
江湖传闻陈志雄甚至一度吹嘘收到过一笔交易费用,不过我对这笔交易非常怀疑,黄氏家族的任何一个人不可能通过自己的账户给陈志雄打款。“打款的事情很难说,第三方账户交易可以避免一切监管,当然,一旦香港司法介入,那可是涉嫌商业贿赂,不怕查不出钱的最终主人是谁。”一位国美的高层跟我聊天的时候也提出,陈志雄的关系户持有的股票一旦到投票的时候发生大量亏损,谁来弥补损失?
“陈志雄跟黄秀虹在生日晚宴上就这么认识了,陈志雄主动问,他妈的陈晓不仗义,怎么背叛你们了?陈哥帮忙,你说,有什么事,用到陈哥的。黄秀虹说我想拉股票,陈志雄说没问题啊。”录音中,并没有详细说陈志雄跟黄秀虹到底有什么样的纠葛,倒是说很快黄秀虹就派邹晓春去香港,名为协助,实为看着华裔女商人一行。
我得到的录音中,并没有尹锦诚的声音。很显然,对方也是一位跟国美内斗有着密切关系的人物。录音中陈志雄语气很不好,感觉被人耍了,一定要找黄氏家族算账。“我们都在为黄家做事,没想到会落得这样的结局,我们应该联手讨要说法。”录音中对方希望陈志雄能够提供当初打款的票据。
“不要听她胡说八道,说带哪个总裁跟我见,根本就没有。”电话中黄秀虹提起之前的种种,表现得相当气愤。9月9日晚间,黄秀虹通过短信的方式给华裔女商人下达了通知:我正式通知你,我给你的委托到九月五日已到期,请你不要再拿着过期的授权书跟任何人谈事。
在华裔女商人跟黄氏家族谈崩之后,我无意间获得了一份长达藏书网40分钟的电话录音。从这份录音可以判断,其中一人是香港资本圈人称“雄哥”的神秘人物。从录音中可以清晰听到,陈志雄在跟人聊天,两人跟老朋友一样,毫无芥蒂。
从成衣到食品,陈志雄一直在挑战自己,不过合伙人做了两年半,陈志雄对热火朝天的证券市场心向往之,从2001年开始加入证券经纪商百裕证券,成为百裕证券的交易代表。说白了,陈志雄到百裕证券就是去跑业务。不过到了2004年,陈志雄开始担任建星环保纸品控股有限公司的独立董事,以及百田石油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2010年8月23日,这一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陈晓领着一干人马在香港发布国美半年度业绩报告,竺稼坐在陈晓身旁助阵。那一天,华裔女商人跟尹锦诚在香港忙得焦头烂额,费尽口舌为黄氏家族在大行面前游说。也就是那一天,黄氏家族推举的董事候选人邹晓春在香港港丽酒店不停地给华裔女商人短信加电话,声称随时听候指示。
“我们是多年的老交情了,陈志雄在印尼关系广,现在的主要生意就是在印尼做。我跟华裔女商人(注,此处为真名)认识后开始运作黄家这个事情,一开始真没有想到陈志雄也在为黄家做事,因为他忙于他的煤炭生意,我压根儿没意识到他会参与其中。”尹锦诚尽管一直跟陈志雄保持着生意上的热线沟通,但两人都不知道对方到底在忙啥。,到了9月2日左右,因为工作,这才聊起了为黄氏家族运作的事情。
雄哥:陈志雄,香港资本圈一位后生神秘人物,出生于1967年,1997年12月前,担任Trigold&Co.经理,负责成衣产品之海外www.99lib.net市场销售及推广三年,之后与朋友商洽成立做食品生意,1998年下半年开始成为Sun Yeung Food(Dirgold Marketing)Company合伙人。
黄秀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香港的资本圈儿太小,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也是那么的诡异。我在尹锦诚的手机中看到一条短信,是陈志雄发给尹锦诚的。陈志雄在短信中介绍自己在印度尼西亚的12座煤矿规模,希望尹锦诚能够牵线搭桥,找一个壳公司,将他的12座煤矿装入上市公司。
录音中,陈志雄的言谈总是带有浓重的香港口音,十分拗口。不过陈志雄跟人谈话的时候,听上去语气很轻松,偶尔会表现出义愤填膺。双方谈到一个关键点,那就是黄氏家族让陈志雄作为中间人,在香港为黄氏家族9月28日的对决买票,报酬为市值的1%。
这一天,也是陈志雄43周岁生日。那一天陈志雄在北京,一大帮资本圈的朋友要给陈志雄过生日。“那个时间,黄秀虹在北京见到了陈志雄,就为他生日买的单,声称说她请陈志雄大哥。”我在获得的一段录音中听到,“黄秀虹告诉我们,陈志雄曾经在香港认识她哥哥黄光裕,这次偶然的机会巧遇了,偶然就聊起了这些事。”
冤家路窄。
从陈志雄的录音中可以听到,自己没有收到承诺的买票款,跟身后持票者没法交代,这样自己在朋友面前会难以做人。尹锦诚告诉我,他跟华裔女商人达成合作意向之后,在跟交通银行托管的朋友们沟通后,一天之内就拉到了1%的票,第二天拉到的票占到国美总股本2%还强。“拉票不是难事,问题在诚信,我当初都答应朋友们,一定会给市值1%的费用,现在好九_九_藏_书_网啦,没有了,朋友们怎么看我?”尹锦诚遇到了跟陈志雄一样的苦恼。
“我本人一分股票都没有,但是我生平好友,包括中东的、欧洲的、日本的这些朋友,包括现在的这些朋友,买完这些股票,加起来已经有七八了,你明白了吗?”电话中陈志雄具体介绍了他拉票的情况。
当晚黄秀虹给华裔女商人的另一条短信中称:“我希望你尽快回京来和我当面沟通,不要再拿着过期的授权书到处找人了,我们的事情你也说过九月五日前办不了也不办了。我给你的授权也只是到九月五日。做事得讲规则,不能我行我素!”
“签署的时候,我们原计划截止日是9月30日,希望将这件事情做的很圆满,结果黄秀虹看了后,将30日后面的0给抹掉了,9月3日也就变成了截止日。”华裔女商人告诉我,黄秀虹在9月5日绕过自己跟投行团队,与竺稼在深圳见面,目的就是要将其甩掉,因为过了9月5日,黄秀虹就可以不认账了。
我仔细分析了这段录音,时间应该是在9月13日我见到余建明、尹锦诚以及华裔女商人之前。电话中,陈世雄还提到了信誉等问题,因为他给老朋友们打电话,希望他们在9月28日投票的时候投黄氏家族的票,但大家的条件是必须让黄氏家族先给报酬,这一点在投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好像很难交易。
我后来又陆续得到了几段录音,录音中大量谈论到黄氏家族派人去香港买票的事情。我竭力找到当事人,当事人都让我等待9月28日的投票结果。更让我惊讶的是,陈志雄后来通过尹锦诚找到了华裔女商人,两人对话跟录音中的对话内容差不多,大意是苦主们一定要团结起来,让黄氏家族给个说法,黄氏家族在指责藏书网陈晓背信弃义,那么黄氏家族不能对帮他们的人背信弃义。
华裔女商人告诉我,她一开始的工作其实跟陈志雄差不多,就是去香港买票,当时也是市值1%的回报率,对于亏损黄氏家族可以兜底。当然还有20%的股息回报。华裔女商人甚至告诉我,当时她很自信黄氏家族赢得9月28日的决战之后,会在低价位将非上市门面店装入上市公司,那样一来股价必然上涨,持票者不会发生亏损。
我还得到一个信息,8月24日左右,在香港的一家酒店会议室,几位跟陈志雄江湖地位一样的交易代表,跟一位北京去的代表秘密长谈到凌晨四点,几位香港交易代表的任务是跟机构以及更多的国美股票持有者沟通,只要投黄氏家族的赞成票,一样会得到丰厚的回报。
陈志雄到底跟黄秀虹聊了什么呢?
9月14日,尹锦诚飞抵北京,希望黄秀虹给个说法,在一番争吵后,尹锦诚对黄秀虹彻底失望。“我做生意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帮他们黄家的人现在反倒成了骗子。哪有一分钱都拿不到的情况下,到处给投行路演,甚至撮合竺稼跟黄氏家族的授权代表和谈的事情?如果没有香港和谈基础,竺稼跟黄氏姐妹以及之后的谈判怎么可能持续不断?”尹锦诚耸了耸肩膀,很是无奈。
我听完几段录音,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席卷黄氏家族,诸如陈志雄、尹锦诚以及更多的持票者交易代表,他们为了跟朋友们的诚信交代,如果在最后时刻拿不到黄氏家族的运作费用,就要联手起来倒黄。一个倒黄同盟军在9月初已经开始慢慢形成,这股力量越来越强大,尽管表面上他们还在通过各种渠道跟黄氏家族接触,但是他们越来越意识到,拿钱已经很难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