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十三章 两亿元罚款,换来老板娘自由
目录
第一篇 决战前的黑暗
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十三章 两亿元罚款,换来老板娘自由
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附录 国美香港借壳上市过程及分析
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附录 国美香港借壳上市过程及分析
上一页下一页
这是一个麻烦问题,非上市门面店在法律意义上说是黄氏家族的,可是一直托管给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的管理团队这些年一边为非上市公司开店,同时还得为上市公司开店,否则就会落人诟病的把柄,2008年之后,管理团队面临一个问题,上市公司的银根收缩,非上市门面店就更加严峻。
跟竺稼的和解谈判是一项事关黄氏家族内部权力的谈判。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从黄秀虹跟华裔女商人的短信可以看出,黄氏家族对跟贝恩资本的和解是充满期待,有了香港的和谈基础,再跟竺稼和谈已经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9月1日,我应黄秀虹总裁指示,与在美国的竺稼总裁通了电话会议,确定竺总9月4日早抵达香港后可以安排与我及黄家代表进行会面商谈。”华裔女商人告诉我,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天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8月29日,黄秀虹在深圳,自然不能跟余建明见面,到了8月30日,这一天是杜鹃出狱的日子,身为黄氏家族的核心成员,黄秀虹当然要去接自己的嫂子,可就这么一天,情发九_九_藏_书_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华裔女商人回忆到,过了8月30日,黄秀虹跟自己的合作突然急转直下。
“从情感的角度我们感觉应该帮这个忙,把这一亿五千万元及时缴纳了。但是当时非上市部分的经营情况是很困难的。从2008年底出现事情,上市公司的执行完全没有问题,银行授信也恢复了,但是非上市公司银行授信没有恢复,刚好我们在年初制定了要重新启动发展,实现我们新的五年规划。”陈晓后来在多个公开场合说,“这个时候资金是最大的问题,最后我们管理团队一致的意见还是说再困难,这1.5亿应该去帮他们解决。最后凑了1.5亿,及时交给法院。”
在托管协议没有终止之前,公司的经营决策权在上市公司管理层手上,黄氏家族在没有撕毁协议之前,按照契约是不能插手非上市门面店的经营的,更不能从中挪走经营性的资金。这一方面是保护契约的权威,更重要是保障黄氏家族的利益,因为一旦不按照契约游戏规则来运作,非上市门面店的经营就会陷入混乱。
九九藏书变卖也好,直接抽调也罢,理论上说这都是黄氏家族的钱,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管理团队会遭到耻笑,这么大一个国美,居然连1.5亿元的现金都没有,还要变卖资产。当然更重要的是,一旦抽走经营现金,对借款周期已经压缩到一周时间的管理团队来说,那简直太要命了,非上市门面店可能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危险,对于黄氏家族来说损失更大。
辞去华东大区总裁的黄秀虹,新的头衔是鹏润投资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国美8人决策委员会成员之一。觥筹交错之间,热泪与话别成为当晚的主题,留给黄秀虹的是另一个更为重要的任务,那就是黄氏家族需要在国美的未来拥有绝对的话语权。黄氏家族在经历黄光裕、张志铭、杜鹃之后,新的领军人物就是这位举杯之间还泪水涟涟的黄秀虹。中国首富家族的掌门人换将为黄秀虹了。
杜鹃的出狱,黄氏家族无比欢心,然而暗流却愈发汹涌。
黄秀虹飞回了北京,王俊洲跟魏秋立的签字权自然就失效了,一切权利都归到了黄秀虹身上。黄秀虹在2009年最www.99lib.net大的功绩莫过于拿到了竺稼的信函,贝恩资本保证在一年之内不转股,这让黄氏家族的控制权在咄咄逼人的外资面前保住了。
离杜鹃缴纳罚款的最后时间只有几天了,黄氏家族只凑足了五千万元,还有一亿五千万呢?这该怎么办?
尽管竺稼对黄氏家族的一次又一次的失信感到窝火,但竺稼忍了下来。
“以前的决策基本就是一言堂,大家都听黄光裕一个人的,可以说有点一致行动听指挥的感觉。黄光裕被捕以后,执行者身兼决策者,无论是地位还是思维都发生了颠覆性改变,尽管大家对杜鹃依然敬重,但是这种敬重与之前的敬畏相比,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位经常跟杜鹃进餐话家常的高管告诉我,杜鹃回家后,尽管她时常会到鹏润大厦办公室坐坐,但她除了跟管理层拉家常,偶尔会问及公司的状况之外,也就是做些收收信函等日常活动,从不插手具体的经营活动。
8月30日,黄秀虹、黄燕虹等黄氏家族成员将杜鹃接回家中。一时天下哗然。“王后归来”。很多人甚至解读为一种政府九-九-藏-书-网对于黄氏家族的隐形支持,陈晓的对抗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当年涌金系的魏东纵身一跃,留下了妻儿老小,妻子陈金霞顺理成章成为涌金系的掌门人。陈金霞是经济学家吴晓求的学生,一度被视为涌金系继往开来的掌门人。遗憾的是,现在的涌金系已非昨日的涌金系,魏东当年的人脉资源已经大面积流失,这种不可继承与转移的资源,不仅仅考验着陈金霞,一样考验着杜鹃。
“老板娘跟我们管理层的关系一直不错,我们也经常见面。”8月30日,除了黄氏家族成员,国美的管理层也纷纷通过不同的途径来表达了对老板娘归来的祝贺。
这一天的上海雪花飞舞,宴会厅上,频繁的举杯,黄秀虹潸然泪下地对每一位举杯的新朋旧友重复着一句话:到北京一定要联系。因为这一天的晚宴,也是黄秀虹的上海告别晚宴,明天,她的办公室将搬到北京鹏润大厦。
“假如一亿五千万不能及时缴纳,可能二审改判的希望就渺茫了,或者会出问题。”让陈晓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当初黄氏家族套现那么多钱,除了上市公司,还有地产等九*九*藏*书*网资产,怎么会突然没钱呢?陈晓说当时他很不理解黄氏家族那个时候只有五千万的现金,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当杜鹃归来的时候,黄秀虹执掌国美权柄的时代已经结束,在很多人看来,杜鹃是王后归来,尽管管理层乐见杜鹃归来,甚至纷纷问候祝贺,但是对杜鹃的控制权,他们并不看好,个中缘由都不愿意细说,水太深。
钱从何来?
“很难想象,除了杜鹃,黄光裕先生还有更大的罚没金额,如果黄家只有五千万的资金,后面的罚款怎么办?如果在二审之前不缴纳罚款,这可是一个关键的时点,一旦错过,改判的可能性就很小了。”陈晓这么说,很快他就在国美召开了高管会议,商议大家一起想办法帮助杜鹃解决罚款问题。
变卖非上市门面店?还是直接从非上市门面店抽调资金?
2009年1月,杜鹃被捕入狱后,王俊洲跟魏秋立成为黄光裕的私人签字代表。2009年2月18日,是中国气象习俗中的谷雨,这一天,国美华东大区举办“保增长扩内需”大会,身为华东大区总裁的黄秀虹,却因为天气原因,飞机迟到了两个小时。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