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十二章 危难时刻见真情,张志铭出手相助
目录
第一篇 决战前的黑暗
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十二章 危难时刻见真情,张志铭出手相助
第二篇 黄家秘密保卫战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三篇 决战巅峰时刻
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附录 国美香港借壳上市过程及分析
第四篇 明日之国美,竟是谁家之天下
附录 国美香港借壳上市过程及分析
上一页下一页
当然,在黄光裕自己看来,5月11日是为了大股东而战,没想到以陈晓为首的董事会居然跟自己唱反调,这在国美的历史上简直就是破天荒。黄光裕执掌国美的时候,在国美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黄光裕的声音,其他的人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认真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绝对权力跟自己无关。
曾经做财务出身的杜鹃,在中国银行工作期间,跟黄光裕相识,后来结婚。尽管很多人认为跟首富结婚的女人一定才能非凡,但杜鹃并非如此。也许是我孤陋寡闻,杜鹃在国美的过往之中,我并没有发现这位老板娘有过人的天赋,更没有惊天动地的伟业。
一位曾经跟着张志铭的国美高层告诉我,张志铭在1998年跟黄燕虹结婚,之后黄光裕将国美的大权交给了张志铭,自己去作鹏润地产。“那个时候很多人都去投资房地产,黄光裕的心思也就没在经营国美上去了,张志铭第一次执掌了国美。”国美的高层告诉我,张志铭第一次掌权的时候,国美事实上发生过一次管理层的分裂。
国美犹如一个银行,店面是租借的,货源是供应商提供的,国美招聘员工将货品卖掉之后,三个月甚至四个月开始跟供应商借款,那么货品出售的货款可以留在国美三个月甚至四个月,如果这笔钱存放在银行,黄光裕可以得到一笔可观的利息收入。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大门外,早早地围满了记者。黄光裕、许钟民以及黄光裕的妻子杜鹃,再度被看守所的囚车给拉到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5月18日一审判决之后,黄光裕不服,当天跟律师沟通后决定上诉。
靠老关系进行私底下的拆借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何况,黄光裕对下属开小差的行为也是极度反感的,这样的行为在黄光裕眼中是不忠诚的,甚至是对一种背叛。在这样的家奴管理思想作祟下,张志铭要想继续私底下拆借资金已经不可能。
8月30日,黄氏家族最期待的实际上是黄光裕的妻子杜鹃。因为在一审过程之中,杜鹃一直是黄光裕的一个从犯而已,刑期也只有三年零六个月,罚款两亿元。杜鹃从2009年1月被捕到2010年8月30日,刑期已经超过一年半,杜鹃完全可以争取缓刑保释,在9月28日对决之前出狱。
张志铭在能够关键时刻拿出巨额资金支援杜鹃,不知道身在看守所的黄光裕是什么滋味,这位自己曾经一手提拔,又将其扫地出门的国美功臣,在黄氏家族危难时刻果断出手相救。“杜鹃的刑期能够缩短,并且迅速保释出来,这背后没什么政治势力出手,这个时候人家躲都躲不及,还会帮?”一位深知内情的人告诉我,及时缴纳罚款,是法院认定杜鹃表现良好,才会在8月30日宣判当天降低了半年的刑期,准予保释。
“我选择律师跟你选择当记者一样,尽管你很讨厌罪大恶极之九-九-藏-书-网人,你在采访的时候你总希望听到他的声音吧?尽管这个人可能是为了给自己辩解的胡说八道,你也一定要去听听他作为当事人怎么说,这是一种公平说话的权利。我们当律师也一样,律法是平等的,那么你就要给罪犯说话的权利,当然就要给人辩解的权利,所以也就有了律师这个职业。”我的朋友说,因为犯罪嫌疑人往往不懂法律,他们在辩解的时候总是不得要领,不能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以及意见,甚至在法律的范围之内,无法充分享受自己的权利,所以就需要专业的法律人士去帮助他们在法律的框架之内主张自己的权利,表达自己的观点。
黄光裕的罪名背后,看得见的,看不见的纠葛,让黄光裕案变得异常的复杂。田文昌就是有千张嘴,能够将中国的法律倒背如流,能够找出千百条无罪的辩护理由,能够让黄光裕最后的量刑减轻吗?
那么,黄氏家族到底能否痛快地拿出两亿元现金呢?
换律师的目的非常简单明了,那就是希望在二审的时候,让自己的刑期短点儿,再短点儿。这下好啦,田文昌不用在二审的时候费尽口舌了。8月30日,这一场没有进行开庭审理的二审宣判结果出来了。事实已经证明,一审的时候,田文昌在法庭其实不用开口。二审的时候,黄光裕的辩护律师张士国一样不用开口,刑期按照上诉不加刑原则,刑期不会增加。对于黄光裕这样的案子,黄光裕刑期也会如同一审判决一样。
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禹晋永。2010年唐骏被曝博士学位是从野鸡大学取得时,当时,禹晋永的博士学位也是从西太平洋大学取得,跟唐骏是校友。当唐骏深陷焦灼的学历门中,禹晋永身先士卒,站出来力挺唐骏。原本就是一场简单的口水仗,禹晋永最后被人给扒了裤子,说他的公司有大量问题。这位禹晋永先生气急败坏,要跟媒体玩儿命。
田文昌有田文昌的苦衷,黄光裕有黄光裕的诉求。黄光裕身陷囹圄,自然希望田文昌能够舌战群雄,让自己的牢狱时间越短越好,因为在看守所里,他已经遭遇了董事会的背叛。
无聊的指责已经够黄光裕换掉田文昌的理由了。田文昌是幸运的,在陈晓跟黄氏家族宣布决战之后,还好没有人站出来指责田文昌。谁又知道,在无能的辩护背后,田文昌是不是早已跟陈晓勾结?给陈晓眸朝篡位争取时间?
造出一栋房子并非是我们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从拿地到项目规划,再到开工建设封顶,房地产的资金回笼真正的周期一般长达四年,如果国美拆借资金出来造房子,那么按照国美四个月的结算周期,也就是说国美第一城要向国美拆借12次资金,并且这只是台面上的大账,背后零零碎碎的资金需求就更大。
黄氏家族的资金链在8月28日之前,一直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利剑,如果九*九*藏*书*网是陈晓真的联手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话,只要有俞丽萍出马,增发成功的可能性就非常大,黄氏家族如果一意孤行要跟罗斯柴尔德家族作对,那么吃得苦头会更多,所以黄氏家族一定要准备充足的资金应对。
国美在张志铭时代进入高速扩张期,这让黄光裕有了上市的冲动。
“由家电零售突然转作地产,这一点对于任何一位职业经理人来说,跨度实在太大,当时两人僵持着,谁都不愿意主动向对方提出和解,更别说坐下来谈谈。对地产一窍不通的张志铭带着愤愤不平的心态,还真去了国美第一城。”国美的高层回忆当初的情形,依然历历在目。
黄光裕当时放话,国美有钱,也可以给张志铭,但是需要张志铭亲自给他道歉。黄光裕认为,只要张志铭跟自己老老实实认错的话,国美的资金是可以源源不断地拆借到地产。更何况国美上市了,按照香港的游戏规则,黄光裕作为大股东,可以通过让上市公司通过回购等手段,不断从上市公司以及二级市场套现,手上有的是钱。
8月30日,这是黄氏家族一个关系重大的特殊日子。
五千万有了,还有一亿五千万呢?这可怎么办?
张志铭道歉了之后,黄光裕会给他资金支持吗?后来我们看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张志铭真正成了黄光裕的合作者,在此后的项目中,黄光裕持股60%、张志铭持股40%。随后是黄光裕持股40%,张志铭持股60%。到了第三个项目的时候,明天地产成了完全的老板,再也看不到黄光裕的身影。
在中国司法领域有一句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杜鹃一审判决下来之后,被罚款两亿元。“如果杜鹃女士不能及时缴纳两亿罚款的话,二审的改判可能希望比较小了。”陈晓在跟我聊天的时候也提到,那个时候已经是6月份,如果一审的罚款缴纳一直拖延的话,会影响到二审的判决。
张志铭,一位已经被遗忘的国美功臣。地地道道的北京人,1993年开始给黄光裕当司机,这位长相帅气的小伙子尽管当时只是一个司机,可是踏实肯干,让黄光裕刮目相看,慢慢地给张志铭一些管理事务。
一场豪门婚姻也随着张志铭地位的改变而到来。当张志铭还是司机的时候,黄光裕的二妹黄燕虹正在自己的求学路上。应该说,在黄氏家族,黄燕虹是唯一受过正规教育的成员,应该也是唯一受过系统教育有思想的一位。当黄燕虹学成归来,回到二个黄光裕的企业之中,那个时候的张志铭已经成为黄光裕的左膀右臂,在工作中,黄燕虹跟张志铭的接触自然开始多起来。
二审没有公开审理。黄光裕对一审的辩护律师颇不满意,上诉之后迅速将一审主辩律师田文昌给换掉了。自从做记者以来,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田文昌给证监会发行处官员王小石进行的辩护,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九_九_藏_书_网听田文昌滔滔不绝的法庭辩护。在我的印象中,田文昌无论是资历还是威望,都堪称十分优秀。
我曾经问过一位律师朋友,我说在很多人看来,那些罪犯都是自作孽,甚至不可饶恕,你为什么还要替他们卖命辩护?难道仅仅是为了律师代理费吗?钱当然重要,这是律师养家糊口的保障,如果有律师站在法庭上说,我免费为罪大恶极之人辩护,那么这个律师可能大脑缺氧。
事实就是,黄氏家族那个时候没有那么多现金以备法院罚款,法院已经查封了黄氏家族的大部分资产。也就是说,黄家没有现钱。这可怎么办?危难时刻见真情,张志铭不计前嫌,出手相救。
只要一开门,电器卖出去就是现金,面对每天上百万上千万的现金,谁还会将这么多钱存在银行呢?黄光裕面对如同银行一般的国美,他内心的冲动是难以控制的,自然也就有了要去投资房地产等行业的想法,因为国美的流动资金可以以三个月为期,不间断地地拆借到地产公司,三个月一轮动就可以啦。
张志铭对黄光裕的愤怒逐渐演变成一场豪门恩怨,在黄光裕的办公室甚至一度出现了黄氏家族内部的激烈争吵的场面。而且黄光裕在回到国美的同时也发现,自己当年的老臣目前处在清闲的位置,一轮新的人士变动早已在内部悄无声息地上演,当时由于国美上市的光环,迅速将黄光裕推向财富漩涡,那一场内部的分裂跟弥合,一直处于隐蔽状态。
在国美,张志铭是公认的帅哥,面对有学历、又是老板妹妹的黄燕虹,帅哥张志铭的情感天平慢慢地倾向了黄燕虹,两人的恋情让黄光裕很开心。一方面是张志铭确实勤奋,另一方面,张志铭跟自己一样,有着草根文化,两人结为姻亲,一定能够大展宏图,将国美打造成中国最大的家电零售连锁企业。
5月18日,一审法庭宣判,14年的刑期跟8亿元的罚款,这自然让黄光裕失望。这都是谁的责任?在一些人看来,这都是田文昌无能的表现,因为他的辩护没有让黄光裕刑期短些,再短些。更有极端分子会认为,因为田文昌的无能辩护,导致黄光裕刑期过长,所以以陈晓为首的一帮背信弃义之人,才能彻底将黄氏家族赶出国美。
谁又能体会到张志铭当初连差旅报销费用都没的窘境呢?当时的国美第一城的资金链已经到了崩溃的边沿。黄光裕要求张志铭道歉的态度依然没有改变。事实上,就算张志铭道歉了,黄光裕就能给张志铭钱吗?
“这不是忠诚与背叛的问题,这是一个人的商业逻辑跟价值观的问题,如果说不合作就是一种背叛,那么国美发展不到今天,尽管黄光裕个人有着他自身的所谓魅力,没有人执行,国美依然只会是路边的一个门市部。”一位国美高层很是反感背叛一词,他坐在我对面,每每说到关键时刻,就会会敲击桌面,“九九藏书网那么张志铭的离开是黄光裕背信弃义,还是张志铭的忘恩负义呢?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封建王朝已经推翻一百多年了,怎么还会有家奴概念呢?”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后来,张志铭跟黄光裕的二妹黄燕虹喜结连理,张志铭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黄氏家族的管理核心。结婚之后的张志铭一直坐到了国美总经理的位置。
悖论就出来了,一旦国美的供应商收紧结算周期,那么国美旗下的地产资金拆借的频率就更高。如果出现了极端事件,拆借的资金不能按时流转回国美,或者国美的资金不能准时流转到地产,那么两者之间,其中必有一方要陷入资金崩溃的危机之中,最后的结果就是两者都要发生资金链断裂的危险。
张志铭为了将自己的想法推行到全国,开始大量招聘储备人才,而一直追随黄光裕的老臣诸如李俊涛等人,则迅速被下放到清闲的职位。当时国美内部的人才资源优势整合出现了张志铭化,黄光裕的影响力迅速开始下滑。张志铭带领新招揽的人才,开始全国性的开疆拓土,迅速打开了天津、上海、南京、成都等地的市场。在市场争夺激烈的地方,张志铭甚至亲自参与争夺。
“黄光裕跟张志铭是有君子约定的,黄光裕去香港负责借壳,张志铭继续领军国美经营,黄光裕承诺给张志铭一定的股权安排。”国美的一位高层透露,等黄光裕路演回来,国美借壳成功,张志铭期待的股份却没有了,为此张志铭愤怒离开,几个星期没有跟黄光裕见面。
上市是一个难题,当时国内股市一片哀鸿遍野,上市审批极为严格,尤其是民营企业能够上市的少之甚少。张志铭甚至一度忧虑在国内上市的难度。很快,国美掉转枪头转向香港。以杨斌案为首的一大批内地民营企业香港上市问题频发,令香港监管当局高度警惕,最后国美只有选择借壳上市。
道歉是不可能的,为了回笼国美第一城的资金,张志铭采取了一贯的价格战,以低于同区域两千左右的价格,迅速将国美第一城出手。在家电零售圈,张志铭为了攻城略地,大打价格战,素有“价格屠夫”的称号,这一次出售国美第一城,张志铭在周边再次获得了这个称号,在很多人看来,张志铭的这种做法是在玩儿火自焚。
当然,在首富身边,作为女人,不需要杜鹃去打天下。也可能,在帝王思想作祟的黄光裕意识里,有一大批心腹干将卖命,杜鹃自然不用太过操劳。这也可能是在我的印象中,杜鹃一直表现平庸的缘故。当然,我更希望自己是井底之蛙,没有看到杜鹃的卓越才干。
当然,这位禹晋永先生声名鹊起于黄光裕。黄光裕玩儿地产之处,禹晋永以资本地产概念,让黄光裕倍感舒爽,结果是短期之内,禹晋永的资本地产事实上就是空手套白狼,砸了的概念成就了禹晋永跟中国首富黄光裕合作的名声,黄光裕www.99lib.net此后的思维多少受到了禹晋永的影响。
张志铭到了国美第一城,资金的拆借自然没有之前那么顺畅。张志铭面临的国美第一城资金非常紧张。“一度发生出差费用都无法报销的困难局面,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张志铭在国美的老部下,私下从业务部门拆借了一点资金,支援张志铭用于报销,否则张志铭的地产团队人心就散了,那样张志铭的工作就更没有办法展开了。”一位国美高层跟我聊天的时候,回想起当初张志铭的窘境,依然唏嘘不已。
黄光裕和张志铭分道扬镳之后,我们看到的是明天地产在业界的苦苦打拼,而国美地产却在一茬一茬地更换职业经理人,其中不乏出现相互攻讦的局面。都是这些职业经理人混账?还是黄光裕过于强势,帝王心态作祟?不过有一个现实就是,黄光裕的地产项目一直进展并不顺利,黄光裕被捕之后,黄氏家族开始不断出售旗下资产:大康鞋城、国美商都、建国门饭店等等。
张大中跟黄氏家族的谈判是在一次饭桌上提起的。“为了寻求支援,黄氏家族的成员后来甚至出现过给一印尼煤老板过生日的局面,当时他们家族确实没有什么钱。”华裔女商人当时身为局中人,非常清楚黄氏家族的底细。
总裁突然离去,这让黄光裕很尴尬,不过在黄光裕看来,没有他的提拔,就没有张志铭的今天,你现在居然敢跟我黄光裕顶牛?但是张志铭可是自己的妹夫,一旦闹下去,势必会影响到家庭关系问题。国美高层透露,黄光裕为了平息家族内部愤怒,让张志铭去接管国美第一城。
杜鹃提前出狱,张志铭的5000万元功不可没。
在国美,杜鹃常被人唤做老板娘。
张志铭去了国美第一城,才发现地产跟零售业完全是两个概念,当时全国人民都在争相买房,投资房地产的人越来越多,国家对地产的规范文件也是越来越多。当年史玉柱拿到批文,在地上挖了一坑儿就开始买楼花,一开始就能回笼资金,现在这样的好日子没有了,国家说必须要楼层封顶了才能卖。
据我了解,黄光裕案已经超出了黄光裕本人,牵涉了公安部、商务部、税务总局、工商总局、全国最高人民法院、广东省公安厅、上海市公安厅、深圳市政府等多个部位、地方政府。黄光裕案已经形成了一张庞大的蜘蛛网,田文昌能够做到的,只能是对法庭上指控罪名本身的辩护,背后的左右力量,田文昌也只能无奈叹息。
杜鹃怎样才能在8月30日这一天出狱呢?
8月28日,华裔女商人跟竺稼坐到谈判桌前,黄氏家族依然在四处筹集资金。大中电器曾经被国美收购,当时黄光裕的出价高于苏宁,这让大中电器的老板张大中感到很满意。黄氏家族找到张大中,不过张大中给黄氏家族的答复仅仅可以说是正在在洽谈,有资金支持的意向,但是不能说张大中已经同意借款。
单飞是一种自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