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饭制造工厂
目录
剩饭制造工厂
上一页下一页
看了我这篇拙文的读者或许不相信,但这值得纪念的小学供应第一餐,我几乎完美地留在了记忆中。面包两个、雪白的牛奶、热乎乎的蔬菜汤、橘子罐头,面包旁边还有纸包的植物黄油方块。一眼看上去,完全不觉得会难吃。
结果,当天的供应午餐我一点没剩地吃了个精光。也因为本来就饿了,就算说这顿饭很好吃其实也不为过。
眼看着这些与一天前截然不同的饭菜(我甚至怀疑还能不能用这个字眼来形容),我低吟起来。我那颗孩童的心终于明白,昨天只不过是因为有家长参观,才特别准备了好吃的饭菜。现在这个才是真正的供应午餐。从现在开始还将持续六年。我这样想着,觉得整个人的意识都开始模糊不清。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终于明白了姐姐们那样说的原因,她们一点都没有夸张。
首先分发的是餐具,有一个大盘子,另外还有盛菜和牛奶的容器各一个,全都是铝制的。大盘子被分成了三个小格,可以用来装面包和一点小菜。
我就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处理掉了午餐的面包,可那些菜却无法带回去。最常用的方法是,先看一眼盘子里盛的菜,如果是和平常一样不值一吃的东西,就毫不犹豫地倒进教室前方的铝制容器。牛奶也是一样。因为大部分学生都这么干,所以那铝制容器不一会儿就填满了剩饭。换句话说,午餐时间对我们来说,只不过是制造大量剩饭的时间而已。
那天的供应午餐结束后,我便和母亲一起回家了。关于菜色我们一致觉得,“如果是那样还算可以”。母亲此前也只是听过姐姐们的说法,看上去也松了口气。
我胆怯地喝了一口蔬菜汤。我觉得如果真的非常难吃,那应该也只有这个了吧。在喝第一口的时候,连舌头都紧张起来。
99lib.net试着用铝制的勺子(不是叉勺那种用起来很方便的勺子,形状看上去很像吃中国菜时用的瓷勺。我想各位应该能大致想象出,吃起来实在很不方便)戳了戳。原以为是石块的东西,其实是煮过的红薯和胡萝卜,看上去像废纸屑的其实是菜叶。它们散发着一股苦涩、奇怪的腥臭味。我感到食欲正急剧衰减。周围的其他孩子也一样。大部分人都对面前的午餐目瞪口呆,已经有女孩早早地哭了起来。
这些剩饭被装进大桶,搬上在午休时间结束前出现的养猪场的卡车运走。我们常捏着鼻子,目送这些卡车远去。
“那些剩饭是不是学校卖出去的呢?”
“如果……”朋友看着卡车说道,“我们把学校提供的午餐都吃了,养猪场的人就郁闷了吧。”
我定睛一看,不禁大吃一惊。我揉了揉眼睛,实在不敢相信竟会有这样的事。但这并不是错觉。汤里有一只约两厘米长、一毫米粗细的、形状好像绳子的动物,身上带着红白相间的花纹。这家伙正在汤汁里扭动着游来游去。
从幼儿园升到小学之前,我心里的担忧之一便是学校供应的午餐。我感到害怕,不知道究竟会被要求吃什么样的东西,期待则完全没有。我有两个姐姐,我早已从她们那里对大致情况有所了解。
终于,六年级的大姐姐和大哥哥手持泛着幽幽黄铜色光芒的巨大容器出现了(一年级学生的饭菜由六年级学生搬运,应该没错)。容器有两个,分别装着菜和牛奶。接着,面包和餐具也被搬了进来。
大约几年前大米短缺的时候,我曾看到过一则有趣的报道。
我照办了。回到座位上时,同桌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却只答了两个字:“蚯蚓。”同桌吓了一跳,赶忙将那盛菜藏书网的盘子推得远远的。我偷偷看了一眼班主任,她同样带着不安的表情盯了盘子一会儿,随后将其放到讲台边缘。不用说,那一天的菜谁都没有动。
位于埼玉县新座市的某个养猪场一直从工厂的员工食堂和医院收集剩饭充当猪饲料,但是受大米短缺影响,剩饭量也随之减少,无奈之下只得从面包粉工厂收购面包边角料作为饲料。新座市正是我当时居住的地方。那里确实有很多养猪场,每次跑步时都要屏住呼吸从前面通过。但我没想到,那些整天只是无忧无虑地哼唧的它们,正承受着如此困扰。报道上说用面包作饲料会让肉质变得更好,但是由于猪喜欢大米,所以吃起面包来并不香。
“明白告诉你,非常难吃。你最好有思想准备。”这是二姐的建议。听到这样的话,害怕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吧?
但在听完我的感想后,二姐却发出了冷笑。“太天真啦。”她随即撇嘴道。“为什么?”我问她,可她并不回答,只是神神秘秘地微笑。
揭露学校供应的午餐是在怎样一种不卫生的环境下制作的证据还有很多。用脱脂奶粉冲泡的牛奶在我们三年级时换成了鲜牛奶,可鲜牛奶变质的情况发生过不止一次。而最不干净的就是餐具,常常还残留着前一天的污渍。至于餐盘,甚至还出现过大片发霉的状况,就好像什么东西撒了粘在上面似的。
我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午餐分发到自己手上。当时我没有任何不爱吃的东西(现在有很多。赶快长大随意偏食是我孩提时代的梦想),不管是胡萝卜还是青椒全都来者不拒,完全无法想象被姐姐们那般鄙夷的饭菜究竟是怎样,也因此十分不自在。
“那当然啦。猪饲料就没有了嘛。”
“干什么?午饭时间不允许起身离开座位。”面对她那死板九九藏书的教条,我只应了一声“这个”,随即递上盘子。
我沉默了。我明白了朋友想说什么。
“春游的前一天最好不要吃学校的午餐。”这是我们想出来的笑话。因为说不定会因为吃坏了肚子而去不了。
然而紧张却落空了。味道还算可以。虽然算不上美味,但如果是这种程度还是吃得下去的。接下来是牛奶。传闻说,那是脱脂奶粉冲的。这仍旧算不上美味,但牛奶的味道是有的。我决定提高及格分数线,接着将目标转向面包。似乎刚烤好,还软乎乎的,口感也不错。
进入小学后不久的一天,我终于第一次吃到了学校的饭菜。当天家长们也来到学校,在教室后方排成一排,观看孩子们吃学校饭菜时的情形。各位可以想象成公开授课的午餐版。
“每天我看到学校的那些菜都想哭。”这是大姐的感想。
在一年级第三学期,还发生了一件令我无法不讨厌供应午餐的决定性事件。当时的菜色,时至今日仍然历历在目。还是那种蔬菜汤一样的东西,颜色怪异的汤汁里浸泡着洋葱、土豆之类。我十分不情愿地伸出了勺子,打算先吃一口再说,可这时汤汁里却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从此,午餐时间对我来说毫无乐趣可言。藤子不二雄等人的漫画里,常会出现孩子王般的角色,说什么“去学校的乐趣只在于体育课和午餐而已”,在我看来那都是骗人的。
埼玉县的猪正被迫忍受如此境遇,可大阪泉州的猪却受到精心的照料,每天都会送来很多装满白米饭的大桶。被送来的米饭量之大和连日里大米不足报道的差距太大,让养猪场主们也百思不得其解。
他在怀疑,我们的午餐之所以那样难吃,全是校方为了顺利地卖出剩饭而想出的策略。确实,那午饭的难吃程度让人不得不认同九_九_藏_书_网这种猜测。
据父母说,这个干批发的老板是出了名的吝啬,在家里虽然让自己的女儿吃得好好的,可他们夫妇自己却只靠吃咸菜下饭。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大阪商人,可即便如此精打细算,却还是一时大意,被人家从停在店门口的车里偷走了价值上百万的货。从那之后,他为了我的那些面包而来的次数变得越发频繁。
这些桶里装得满满的剩饭,全都来自周边的医院、食堂和学校。读到这里,我忽然觉得这或许有些道理。
“也就是说……”朋友抱起胳膊继续说道,“对学校来说,剩饭同样是件好事。”
每到午饭时间,我们要做的事情都一样:咬一口面包,随后就塞进书包里。这面包原本是打算带回家扔掉的,但一不小心就会在书包里放上好几天。在对着课程表换课本时,经常会有两三个压成一团的面包滚出来。被遗忘的日子越久,它们就变得越硬,有一些甚至变得像浮岩一样。我们的书包里总是一股面包味,倒过来抖一抖还会稀稀拉拉地落下许多面包屑。反过来,面包也沾染了一股书包的气味。我们戏称这种状况是“书包面包味,面包书包味”。可这世上总有些怪人,这早已过期的面包竟然还有人乐意吃。有一次,经常出入我家商店的批发商老板擅自跑进厨房,看到了我随手扔在那里的面包,便问:“这个能吃吗?”不等我回答,他便吭哧吭哧地将面包往肚子里吞,竟然还对目瞪口呆的母亲说:“老板娘,给泡杯咖啡。”
第二天午饭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那令人有些不舒服的微笑的含义。今天已经没有了家长的陪伴。
大阪的学校,尤其是小学的剩饭量,比起其他都道府县来恐怕更多,这就是我的观点。我从小学开始便一直强调这一观点。而且,关于这一点,我心里至九-九-藏-书-网今还有难解的结。
配菜都这样,其他东西也基本差不多。当天发的脱脂牛奶,连颜色都不是白色,而是略微泛黄的怪异颜色。看上去都这样了,味道也可想而知。甚至可以说已经没有哪怕一点牛奶的味道。而面包也如同一块旧海绵般毫无弹性,湿乎乎的。一天前放着橘子罐头的地方,到了今天却不知为何变成了竹轮,是用酱油煮过的,但辣得很,还和橡胶一样硬。
但是,这件事没有引起任何关注。原本梦想着班主任向学校汇报,然后午餐会得到巨大改善,可结果令我十分失望。很显然,那个女老师并没有将事情上报。现在想想,我讨厌老师或许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因食物而生的怨恨是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
“嗯,或许是吧。”
和昨天一样,午餐由六年级的学生分发,餐盘也是相同的。但是看了一眼盛菜的容器后,我却犯起了嘀咕。这到底是什么呀?昨天还盛着直冒热气的蔬菜汤的容器里,今天却装着几块好似裹满了泥巴的石头一样的东西,石块之间还夹杂着废纸屑。我伸手摸了摸盘子,冰凉,更别提什么冒热气了。
我觉得或许真的是那样。从那时起,我便一直对学校供应的午餐抱有一种复杂的心情。
接着,午餐供应终于开始了。
我立刻将盘子端到了班主任面前。那个中年女教师戴着一副眼镜,就是漫画里常出现的那种望子成龙的妈妈戴的那种,她诧异地看着我。
她一边扶着眼镜一边盯着盘子,在接下来的瞬间发出了低声惊呼,头也跟着往后仰去,然后慌张地掏出手绢捂在嘴上。“赶紧扔了!”面部扭曲的她说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