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吉拉捉人”和“我是贾米拉啊!”
目录
“贝吉拉捉人”和“我是贾米拉啊!”
上一页下一页
沿袭了《奥特Q》的路线、从执着创造具有代表性的英雄的情结中孕育而生的,就是这个叫作奥特曼的超人。听说最开始名字定为“百慕拉”,外形也更接近怪兽,可以说是一个“站在正义方的怪兽”的形象。经过多方探讨,最终外形变得更具外星人气质,好像还另起了个“赤侠”的名字作为候补。而“百慕拉”则被用在了在第一集登场的怪兽身上。
如果有人知道我在说什么,那真的是很厉害,或者说是有点怪。大多数人应该会抱怨道“什么玩意儿”吧。
“都说能量计时器的时间有三分钟,但真的是三分钟吗?之前我看电视的时候,觉得似乎有些短啊。”
但是,越着迷要求便越严格,这也是事实。在课间休息的时候,我们就进行过各种探讨。
它的故事也十分精彩,毫无冗长拖沓,一个接一个明快地展开。看第一眼时似乎觉得它只是追求娱乐效果,但其实对破坏大自然和科学万能主义的批判态度坚定地贯串作品始终。
“不对,我还觉得长呢。能量计时器变红的话,肯定就只有三十秒啊。但是每次变红之后的打斗也太长了。”
我在谈论《奥特Q》呢。这是圆谷工作室于一九六六年出品的特效电视电影,和“奥特C”没有关系,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据说“奥特C”这一命名的灵感就源自这里。
这个超级英雄一登场便让怪兽热潮沸腾了。和当初的哥斯拉一样,因为支持的对象特定,对孩子们来说十分好懂。刚过一个月,我们的笔记本上就画满了奥特曼,不管做什么事,所有人都要先学奥特曼打斗时的样子喊一声“咻哇”。
这个节目可以说是怪兽题材作品的始祖。它那值得纪念的第http://www.99lib.net一集名叫《打倒哥美斯!》。故事讲的是矿坑里出现了古代怪兽,四处撒野,在一片混乱当中,一名戴眼镜的有为青年将同一时期挖掘出来的利特拉的蛋孵化,让两只怪兽打起来。
当《奥特Q》连续播出三到四周之后,孩子们也有了相应的喜好。那些设计巧妙的故事情节当然不错,但主角还得是怪兽。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样的怪兽呢?有多厉害呢?这些成为了话题的中心。其实第四周的播出结束后,关于这方面我们已稍有不满。最初登场的哥美斯是很像怪兽而且很帅,但哥罗却一脸傻样,那麦贡又那么恶心,究兰竟然只是一朵花。
最后一集带来的结局令人震惊,奥特曼败在恶魔般的怪兽绝顿手下,而绝顿竟然被一无是处的科学特别搜查队给干掉了。我咀嚼回味着最后一集带来的感动,同时也佩服着做到了自圆其说的故事情节:“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就算奥特曼不在了,地球也会平安无事的。”
贝吉拉唯一的弱点是从某种藻类中提炼出的名为“贝杰米H”的药物。它非常厌恶这种药,所以逃跑了,但令我们开心的是“它只是逃跑,并没有死”。我们还可以抱有期待,贝吉拉还活着,它还会再次出现。可以说,在《奥特Q》当中,贝吉拉就相当于哥斯拉。事实上,在第十四集《东京冰河期》里,它的确复出了。我们欣喜若狂,于是想出了“贝吉拉捉人”的游戏。具体怎么玩呢?把外套解开,两手插到口袋里,喊一声“我是贝吉拉”,然后呼啦呼啦地扇起双臂。冬天呼出的气是白色的,这就有了神韵。被白气吐到的人必须保持当时的姿势不动,然后念十遍“和尚放屁啦”。现在想想,那真是个蠢游戏。
不过,对于奥特曼最大的不满,还数这条——奥特曼为什么不快点使用斯派修姆光线呢?
如此这般在每个星期天邀请我们前往神奇世界的《奥特曼》,终于要迎来终99lib•net结的一刻了。虽然可惜,但也无可奈何,这就是我们当时的心情。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比起惋惜,我们更期待下星期开始播出什么。无论在什么年代,孩子都有着冷酷的一面。
还有很多值得同情的怪兽。住在雪山里的乌其实并没那么坏,而亡灵怪兽辛勃则是个明明想回怪兽墓场却回不去的可怜家伙。
我觉得,这段对话简明扼要地表达了《奥特Q》的伟大之处,即《奥特Q》是一部与剧场版怪兽电影相比毫不逊色的作品。首先,虽然它只是一个短短三十分钟的电视节目,但在特技特效方面丝毫没有让人觉得有偷工减料之处。《五郎和哥罗》(第二集)、《猛犸之花》(第四集)、《嘎啦蛋》(第十三集)等甚至比某些蹩脚的特效电影更具魄力。
“斯派修姆光线十分消耗能量,奥特曼也不愿意频繁使用。但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还是会作为最后的杀手锏使出来。而且斯派修姆光线也并不是任何时候都好用,所以要先靠拳脚尝试各种打斗。”
“最可气的就是那个姓伊出的队员,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总是逃跑,完全靠不住。那种人是怎么成为队员的?要是那样的话,我都能干。”我的朋友M山气鼓鼓地说道。大家也都跟着说“就是就是”,点头赞同。伊出是科学调查部的负责人,真的是个很没出息的角色。
赛文·奥特曼登上了舞台。
如此令我们魂牵梦萦的《奥特Q》在《消灭206号》(第二十七集)之后暂时落下了帷幕(重播时增加了第二十八集《打开它!》)。之所以说“暂时”,是因为当时已经决定要制作新版本卷土重来。众所周知,那就是后来的《奥特曼》。
让我们潸然落泪的,是原本身为人类的贾米拉。他曾是一名宇航员,迷失方向后到达的行星环境令他的身体产生了变化,不得不带着一副怪模样回到地球(第二十三集《我的故乡是地球》)。他被奥特曼打的时候看上去很痛www.99lib•net,连我都不禁对着荧幕自言自语道:“就饶了他吧。”我想,应该很多人都知道那种玩法——将头从毛衣或圆领衫的领口里伸出来说:“我是贾米拉啊!”
第二天去学校,朋友们都沉默了。M山光是听到“奥特”这两个字就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
在故事里,这是一支专门收拾怪兽的队伍,但完全没有用处,总是陷入困境,让奥特曼出手相助。
如果要列举奥特曼系列里有名的怪兽,第一名还是要数巴尔坦星人吧。看预告时还以为它只是只龙虾怪兽,可它既会隐身术又会分身术,还会变得巨大,充分地向我们展示了如同宇宙忍者般的身手。除此之外,还可以举出面相酷似黑社会分子的雷德王、让奥特曼苦战了两个星期的哥莫拉这样的强敌。内隆加、杰罗尼蒙等也很强,但知名度一般。
我喜欢《燃烧的光荣》(第二十六集)里叫作比达的怪兽。在作品里,它的学名叫阿里盖托塔斯。外形类似变色龙,可以根据周围的温度改变自身体积。它和把它作为宠物饲养的一名拳击选手在心灵上的情感联系令人落泪。
画面里出现了“奥特队长”这几个字,随后是一个头上套着奇怪头盔的大叔,带着一个廉价机器人和怪异的小弟,和做工粗糙的布偶对战的场面。他们身后的背景和微缩模型,让人想起了以前国外的一部电视剧《迷失太空》。
利特拉利亚的简称是利特拉,哥美斯特乌斯的简称是哥美斯。这样说又如何呢?知道的人应该还是不多吧。
“没事的。要不了多久肯定还会出现和奥特曼一样帅气的角色。”我们互相鼓舞,执着地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而那一天真的来了。
那个双臂交叉成十字将怪兽笼罩在斯派修姆光线之下的姿势,我想恐怕全日本的孩子都模仿过,而且所有人肯定都曾有过这样的疑问。与其朝怪兽使用锁头技或过肩摔而浪费体力,一开始就用大绝招不是更快嘛。大家有这种想法也是理所当然。关于这九*九*藏*书*网一点的解释,或者说是借口,曾在某少年杂志上刊载过。大致内容是这样的:
当时还是小学二年级学生的我,一下子就为之着迷了。到学校才发现,不光是我,所有朋友都陷入了兴奋状态。我们很快便开始画起哥美斯和利特拉战斗的画面,互相传看起来。
满足我们期待的是第五集登场的贝吉拉。标题也很直白——《贝吉拉来了!》。它是只怎样的怪兽呢?它是只企鹅怪兽。这样说可能听起来很弱,但根本没这回事。它很强,还长了角,嘴里吐出的气可以让任何东西冻结,并且同时产生半重力状态,连汽车都在空中乱飞。
对于科学特别搜查队,我们也抱怨了很多,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这个问题:“科学特别搜查队到底为什么存在?”
“哈哈,真开心。下星期还有《奥特Q》呢。好开心呀,还能继续看。”我的朋友M山煞有介事地说道。其他人也忘我地点着头。想看怪兽电影的新作,必须要等半年左右。但从现在开始,只要等到周日晚上七点,每星期都可以见到新怪兽。
除此之外,人气较高的还有《二零二零年的挑战》(第十九集)里的凯姆尔人、《海底原人拉贡》(第二十集)这些。凯姆尔人的奔跑方式很独特,手脚伸展的幅度很大,跑起来轻飘飘的。每个班肯定有那么一两个家伙跑起来会是这副模样,这时其他人就会喊“出现啦,凯姆尔跑法”这样的话调侃。拉贡是半人半鱼,来夺回被人类夺走的孩子,是个外表丑陋却让人落泪的角色。在第十五集登场的卡尼贡人气也很旺,不择手段地敛财结果变成了卡尼贡,这故事对大阪人来说有些难以接受。
“而且还是免费的呢。”M山又补充了一句。这也是令人欣喜的重要因素,我们夸张地点着头。
虽然有种种抱怨,也全只因奥特曼是我们心目中的超级英雄。我们也如同爱着奥特曼一般地爱着每次登场便注定会被干掉的怪兽们,几乎相互争抢般地收集着各种怪兽卡片。
不过九_九_藏_书_网,每周都有全新的怪兽登场似乎十分困难,所以也时常有似乎曾经见过的怪兽被装扮一番后重新登场的情况。常常有仅换个头就作为新怪兽出场的,仅换个名字就再次出现的情况也偶尔能看到。小怪兽匹咕蒙就是《奥特Q》里的嘎啦蒙,这已众所周知,同样来自《奥特Q》的贝吉拉装了对翅膀之后就成了强德拉。有意思的是,其实哥斯拉也在《奥特曼》里登场了。第十集《神秘的恐龙基地》里,它装上了伞蜥蜴般的领圈,用吉拉斯这个名字同奥特曼决斗。
这种令人似懂非懂的解释实在叫人怀疑,他们是否觉得我们只是孩子,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唉,太早使用斯派修姆光线把怪兽打倒的话,故事就不够好看,时间也会剩出来好多。”最后还是由我们自己道出了真相,放弃了对这个问题的追究。
香茅强酸是什么呢?是利特拉利亚吐出的溶解液的名字。那利特拉利亚又是什么呢?是介于鸟类和爬虫类之间的生物,而且是冷血动物。它有一个劲敌叫哥美斯特乌斯,也是冷血动物,但不知为什么竟然属于哺乳类。
在人气上和贝吉拉分庭抗礼的是嘎啦蒙。当时的少年杂志上一直有《奥特Q》的专栏,介绍即将登场的怪兽。当嘎啦蒙登出来时,我们都被震撼了。因为它的外形和迄今为止的怪兽截然不同。大部分的怪兽都可以用“某某怪兽”这种说法来描述,这家伙却不行。若一定要说,可能算是“松球怪兽”吧。杂志上用了“来自宇宙的恐怖电波怪兽”这种说法,因为嘎啦蒙靠从电子大脑发出的电波行动,即它是机器人。在故事里,它因电波被阻拦而死。死时的样子是那么可怜,这更令它人气飙升,在第十六集《嘎啦蒙的反击》中它再度登场就是证明。当然我们也因此而想出了“嘎啦蒙捉人”的游戏。
“先不管那个,为什么奥特曼在中途不去补给能量呢?那样不就能想打多久就打多久了嘛。”
《奥特曼》结束了。接下来是什么呢?我注视着荧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