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过的人,手举起来”
目录
“做过的人,手举起来”
上一页下一页
K山和Y子的事究竟是什么事,到最后也没人知道。反正大致也能想象出来。而且据说在坏学生和帮他们收拾残局的老师之间,那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所以T老师才会说漏了嘴。还有传言说,出现这种问题的并不只有K山和Y子。
那么,到现在为止有谁做过爱——面对如此问题,学生们的反应又如何呢?一开始谁都没有举手。像我这样没有资格举手的人应该占一大半,但要说有经验的人一个都没有也不可能。
“你上去打招呼啊。”
我低头瞅了一眼,只见他已拉开裤子拉链,掏出了那脏兮兮的家伙来。那玩意儿胀得跟一根丸大牌火腿肠似的高翘着,那气势似乎随时要将课桌顶翻。
“可惜啊。再早些跟她搭话就好啦。”E冈的语气听上去令人觉得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其实,类似这样的提问方式,这个T老师原本就经常使用。可能他讨厌绕圈子或者试探性地问问题这种费事的方法吧。
或许是觉得不甘吧,坏学生们开始三三两两地举起了手。最终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学生举手了。不过后来发现,其中有将近一半都是为了面子才举的。
然后他们又七嘴八舌地描述起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快感。我们这些没经验的人感觉像是受到了排挤,用羡慕和忌妒的眼神看着他们,觉得坏学生们比起自己来要像大人得多。
说得直白些,我们俩都没那个胆子。
“喂,搞不好她是在等我们上前找她呢。”E冈的话让我沉吟起来。如此说来,她已经朝我们这边不停地瞟了一阵子了。我终于意识到,原来她并不是要逃开,而是想把我们引到行人较少的暗处。
在我们H中,T老师稍显另类。所有老师都对坏学生束手无策,只有这个人跟他们处得还比较不错。不九-九-藏-书-网过,《飞扬吧!青春》里的村野武范或者《我是男子汉!》里的森田健作那种近乎梦幻般的爽朗,他身上可一丁点都没有,倒像是靠着自己那一身邪气在跟学生们对抗。蠢货、傻瓜、人渣、你说什么玩意儿—感觉他就是个会对学生讲这些的老师。
哎呀哎呀,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是吹吹牛皮啦。我轻声叹了口气。
唉——学生们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T老师听完,转向黑板写下了一个词——自慰。他在下方画了两条线,将粉笔放回桌面,啪啪地拍了拍手,随后又继续说话了:“那你们这样不就行了?舒服的感觉基本上也没差别啊。”
“别,等等。我正寻找机会呢。”
“那个谁和那个谁也是啊。还有那个男生跟那个女生之间好像也出了什么事,至于有没有大肚子就不知道了。”朋友这样对我说。我听着这些话,觉得那似乎来自一个很遥远的世界。我感到自己似乎落后了很远。
仔细一想,确实没什么好着急的,再怎么说也只是初三。就像T老师说的,接下来肯定还有很多机会。但是这个年纪,也确实很难说服自己那样去思考。我们这些普通学生也都想赶紧体验一下那种感觉。
他这样做并不是为了骂那些吸烟的人,而是为了把学生分成抽烟派和不抽烟派,让他们就“未成年人吸烟好吗”进行辩论。这一划时代的教育方法却没有带来好的结果。因为不抽烟派的学生都说“别人想抽就抽呗,反正受伤害的也不是我的身体”,所以并没有形成辩论的局面。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学校也不得不想一些应对方法,于是决定在上保健体育课时改教性教育,而负责教的就是之前曾稍有提及的橄榄球队顾问T老师。
比如说那
99lib.net
个姓N川的男生。有一次上美术课,老师出了这样一个题目:利用镜子画一幅自画像。结果他竟扯下裤子,对着自己的阴茎拼命地画起来。精虫上脑这句话再适合他不过。
还有坐我旁边的W田,曾经在数学课上突然哼哼唧唧起来。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问他,结果他保持着身子紧贴课桌的姿势回答道:“搓不了啊。”
初三是一个纠结的时期。为什么会纠结呢?因为在肉体和精神之间得不到平衡。
但是没过一会儿,那个女孩又出现了。她并没有回去。于是我们决定继续跟在她身后。
“上数学课你硬什么呀?”我问。
连像我这样的普通学生都如此,旁若无人、嚣张跋扈的坏学生们那无处安放的性欲就更不得了了,他们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在为自己旺盛的性欲而忍受着折磨一般。
M子似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她却只是面不改色地眨了两下那涂满眼影的眼皮。“用水冰冰。”她丢下这一句后,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转回身去。这种程度的言行举止已是家常便饭,就连女生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大惊小怪了。
那个叫M子的女生不耐烦地回头,表情好像在说:“干什么呀?吵死了!”
结果他又叫坐在斜前方的坏学生伙伴,一个女生。“喂,M子。”
有段时间热衷于买海外版的《花花公子》,总想找办法把那黑色马赛克部分给擦掉。用香蕉水混上色拉油擦、用人造黄油擦,方法试过很多,结果却都不行。有时候刚在心里惊呼“擦掉了”,却发现连最重要的图画部分也一起消失不见了。
“帮我一下。”W田说道。
回到性教育课的话题。诸如生孩子的原理、性器官的构造之类流于形式的内容,课上从未http://www•99lib•net讲过。可能T老师也知道早已不是讲那些东西的时候了吧。教室里全是我们八班和隔壁七班的男生,总共几十个人。将所有人扫视一眼之后,T老师这样说道:“到现在为止,做过爱的,手举起来我看看。”
就在我们已经放弃、开始闲逛的时候,那个女孩不知从什么地方又出现了。我们觉得很奇怪,又靠近前去。结果她又快步走了起来。
“做爱这种事,从今往后还能做好几百次呢。再稍微忍忍不好吗?”T老师面朝着有经验的人那一边说。可那些坏学生的表情似乎在说,这么好的事怎么可能忍得住!
“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他还曾经在保健体育课上下过这样的命令:“抽烟的人靠窗坐,不抽烟的靠走廊坐。”
时常也会有一些小道消息,说有人声称已经真正体验过性行为。还有比如谁谁谁去了土耳其浴室啊,或者有男生让陪酒小姐手把手地教过自己,还把留在胸口的唇印带回来四处让人看之类。不管怎么看,这都不应该是初中生之间的话题。
“完全不一样啊。”
他们是那样热衷地强调,弄得我们这些没经验的人更是加倍羡慕起来。
“搓不了?什么东西?”
就在我们嘀嘀咕咕的时候,女孩又开始远离夜市的道路。
T老师的性格是不管什么事,不单刀直入地挑明了说就不舒服,于是他说出了这样的话:“说实在的,光是做,完事了就拜拜,作为男人你们不觉得这样很没责任心吗?有了孩子怎么办?K山和Y子的事也是一样,受伤的总是女孩子,你们多少也感觉到得要小心一些吧?Y子多可怜。你们说呢?”
“干什么?老实地举就是了。还是说你们平时装成那样,其实还全是处男?”T老师的态度很挑衅。
“好,知99lib.net道啦。”T老师让他们放下手。然后他又问那些自称有经验的人:“为什么你们就那么想做爱呢?”又是个直白的问题。
这时候我们这些普通学生一下子炸开了锅。K山和Y子的事是什么?为什么Y子可怜啊?再一看K山,他正表情沉痛地低着头。他旁边的坏学生们好像也是第一次听说。
“去搭话啊。”
“嗯。搞不好她已经发现我们了。”
我们对色情书当然也感兴趣。如今那些可爱得都能去当偶像明星的女孩子常常出现在AV里,可当时色情杂志上登的,净是些不管怎么看都是四十多岁老大妈化着浓妆、身着水手服之类的骗人货色。即便是那样,我们还是抢得头破血流。
这是怎样一种不计后果的提问啊!面对他那过分的大胆,就连那些坏学生也一时间不知所措了。
“不知道。”W田回答,“突然间就这样了。”
唉——大家的表情是那么投入。E冈发现我来了,给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我闭嘴。
“这个。”W田用左手指了指课桌下方。
不一会儿,我们盯上了一个女孩。除了头发长之外,没有什么太明显的特征。只见她正一个人慢悠悠地走着,似乎还比较好搭话。我们跟在她身后,但迟迟没有上前接触。说是在等待时机可能听上去有面子些,实际上只不过是在互相推诿而已。
我心想是不是真的啊,便也挑好衣服穿上出了门。
“又让她跑啦。”
就在我们推推搡搡的时候,女孩的行动也开始变得有些奇怪。她离神社越来越远,看上去像是要回家。如果真是这样,上去搭话也没用,我们俩因此而达成了一致意见。
第二天到学校的时候,E冈正在大家面前说着什么:“那是个好像五十岚淳子的女孩子啊,她想把我们引诱到暗处,我们就跟着去啦。99lib.net结果她竟然理直气壮地说,要做的话一个人给五千块。我说太离谱了,一个人三千,她说不行。我们身上又没那么多钱,只好放弃啦,真是太可惜了。”
到了这一步,我们却突然踌躇起来。想等对方来约自己显然是不可能的,而我们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我和E冈停下了脚步,不约而同地说了一句话:“唉,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有很多初三学生,社会地位虽还只是个孩子,但肉体已完全称得上是成人了。于是,如何处理性欲自然而然地就成了一个问题,因此那时候我们脑子里装的尽是那些事。上课时一不留神,就在教科书上画起了WxY。若各位说“现在的孩子不也有这样的嘛”,我也无法反驳,但那个时候更是这样。
“不不,今天就让给你啦。”
附近的一个神社举办夏季庙会的时候,一个姓E冈的朋友来约我。E冈是跟我一起去买色情书的伙伴。那小子很是精心打扮了一番,我便问他怎么回事,他是这样回答的:“其他学校的女孩子肯定有好多为了想被人约而跑来。顺利的话搞不好能成哦。”
那些有经验的人就像是商量好了似的,异口同声地回答道:“因为舒服。”
T老师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暴露了学生的秘密。“总之,男人是有责任的。你们要好好考虑这一点后再付诸行动。”他说着挺起了胸膛。
到达神社后,我们又遇到好几个认识的人,当然全都是男的。大家好像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带着一副猴急的表情蹿来蹿去。路本身就窄,同一个人一路上就碰见了好几次。
“看你那么大年纪,该不会还没做过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