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幻崖的秘密
目录
第四十七章 幻崖的秘密
上一页下一页
而罗跛子,不,是罗小杰,喃喃地说:“不,你们把我给毁了,我的亡魂花,我这里的一切,我的催眠钟,我的幻崖放射器,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杀过人,我能回到哪里去啊?不,我要跟你们同归于尽!”
“天,是可儿,你真的,真的活过来了?”
她打开盖子,然后把粉末飞雾般散向了亡魂花,却见那些花的笑容突然地就僵住了,像是发热的面孔突然遇到了强劲的霜风,接着就抽疯般地痉挛着,身躯猛烈地抖动并渐渐地缩小,然后化成了一滩滩血红而黏稠的水。
但是,心存戒备,人还是往里面走,里面非常宽非常大,路也很平坦,分明是人工凿的,应该是挺费些年月与周折的。
光明摇了摇头,“不过,我们倒是去了罗小杰的实验室,摧毁了那个辐射发射器,并发现了真正的罗跛子,他被惨绝人寰地剥去人皮后的尸体,还有这个东西。”他拿出了那个标着“亡魂”字样的瓶子,“我也实在不知道里面的粉末是做什么用的,但是对亡魂花太心有余悸了,看到这两个字,我就顺便拿了过来。”
“太棒了。”罗小凤第一个尖叫道。
可儿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不知道里面还会发生什么事,而且,照我所知,饕餮的能力也不仅于此,真的,大家还是小心为是,我们继续前进吧。”
确实,这一路过来都没有人阻拦,而洞口边也没有人放哨,安静得很不正常。
光明压着声地问迟子鸣:“就是良渚女尸那位?”
想起那几只被他们杀死的鹫,老太太真是很难过。罗小凤忙把话题给扯开,“姨婆,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被困在那个小岛上的?”
大家都看着可儿,很奇怪她能对这些事这么熟悉,可儿笑笑,“别看我躺在里面躺了那么久,我只是不能动不能看而已,还是有感觉的,还有听力也是正常的。”
对面的村民在喊:“救救我们,我们都是无辜的。”而罗伊芙也在哭,“小杰把我们用药迷倒了后,抢走了我的饕餮,我没看清他的样子,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是,求求你不要杀了他——”
“太强了,那我们什么都不用怕了,直捣黄龙吧,把那小子给揪出来,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有三头六臂。”
他继续搜东西,“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动作快点,这边看来是没人了,我们马上去那边跟他们会合,可能都被关在那边了。”
光明掏出了枪,而这里,只有光明一个人有枪,“你们都趴下,我挡一阵子再说。”
是的,他成年后的真正面容没有人见过,这时,一直在沉默着的顾万城说:“人都已经死了,我觉得,还是不要动他为妙,这样,他才能够得到真正的安息。”
罗小凤啧啧地赞叹:“作为罗洋村里的人,这里弄了这么大个地方,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我那堂弟真是了不起。”
“哟,我老婆子人老记忆也差,哪记住这么些个事,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不过,我那几只鹫,唉。”
罗小凤说:“好像我妹妹他们并不关在这里。”
而此时的可儿与迟子鸣,却没像他们这么相安无事了,简直已经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他们站在一头,而罗伊芙、小赵与顾万城,还有罗洋村的村民们都被关在同一个牢房里,他们互相焦虑地对望着,隔着十米远的距离,而中间从岩顶上悬着一朵朵的亡魂花,张牙舞爪地竖在他们的中间,变形的花瓣扯开了一张张血艳艳的妖脸,仿佛在对着他们龇牙咧嘴狂妄嚣张并不可一世地冷笑。
迟子鸣在清虚古境里看过可儿的武功,并知道她有着非凡的武艺与才智,但是,再怎么好的武艺能吃得住子弹么,是啊,世界都完全变了,科九九藏书技都日新月异地进步着,那么古代的东西能跟现代的高科技东西相抗衡么?
可儿嘿嘿地笑,“我已经很久没动武了,手都痒了,你们全都退到一边去。”
饕餮?迟子鸣想起了萧依莲在信中曾经提过,她家祖传的那只饕餮就是被罗家梁抢走的,难道罗家梁把那只饕餮交给了罗伊芙而不是罗小杰?难道饕餮里有什么特别的力量,致使罗家梁不敢把这东西给他,纵然他怎么宠着他护着他,甚至为他承担着所有他犯下的罪恶,但是,他还是不敢把这个给儿子。
而那些子弹继续打了过来,这次可比上次猛多了,可儿踩着一块感觉腾空而起,在空中做天女散花的飞旋状,把所有的子弹全部都打了回去。下面的那些人纷纷中弹倒下,而一时间,仅有几个还活着的面具人,便往四处逃散着。
村子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光明他们走的时候,除了罗伊芙,所有的村民都来送别,而可儿决定暂时先留在罗洋村,因为这个村子,在四千多年,是她生活的地方。
只见玉钺发出一种青白色的光亮,在源源不断地吸引着某种纤细的光线,而其他人的那种恶心感也随之减轻与消失了。
“我们还是小心为是,罗小杰手里有着饕餮,而且他会易容术,很容易化成我们身边的任何一个人,而且,他还掌握着亡魂花。”
只见那面具人掀掉了脸上的面具,一张苍白而满是皱褶的脸,分明是罗跛子的脸,但是,他的腰不佝偻了,脚看上去也正常。
于是一行四人,从山坡上下来,到了海边,如果要去幻崖底下的那个神秘地,必须要渡水而过,罗小凤找了只船,便直往幻崖底下的位置划去。这次,亡魂花竟然没有出现,他们倒是比较顺利地抵达了幻崖底下。
老太太叹了口气,“别让我姐姐那死老婆子知道,否则她怎么都接受不了这事实,更不会让我们跟他立敌了,以后,就当他在少年时就死掉了,再也没这个孙子好了。”
而现在一路进去,竟然畅通无挡,这个被开凿的溶洞看上去很平坦,没那些自然洞曲曲折折,走到了分岔路口,左边一条路右边一条路,他们便各分两条路,光明与罗小凤向左,可儿与迟子鸣向右。
“你看啊,那些妖花齐齐出动,多大的事儿,我老是老了点,但还没有耳聋眼花到那个程度,还有呢,你们真谢的话还是谢一位姑娘吧,她料事如神,本想赶到那边相救的,但已经来不及了,她便想了这个办法。”
罗小凤有点急了,“他们都快冲上来了,你们还有心讲这些。”
此时,他们都有点慌乱,而迟子鸣仔细想了想,“罗小杰怎么可以不讲信用,他姐姐也在他手上,对于罗伊芙,他应该不会伤害的,但是,他为什么连罗伊芙也抓走了?”
可儿继续说:“那只饕餮是良渚时期所留下的,大禹时期,作为奖赏而给萧氏的,所以,萧氏祖代相传。但是,这只饕餮可不是一般的东西,而是一种神物,对着它呼喊三声,它就有着呼风唤雨的力量,而且,如果,它跟我的玉钺合作的话,那么,拥有这两种神物的人就拥有无限的力量,并可统治着天下。而罗小杰虽年轻,但他是个天才,上通天文下博古通今,才能非凡,并有着催眠师的天赋。我想,现在,他应该得到了饕餮,那么,他一定会不择手段得到玉钺。于是他一直在找我的坟墓,这是他一直不离开罗洋村的原因,如果不是罗奶奶一直在帮我,还有她的那些大鸟们,我想,我可能就被弃尸于野外了。”
“行了,那几个人还有村民们都被关在了幻崖底下,我们废话少说,还是赶紧去救人吧。”
“有九九藏书什么办法可以消灭亡魂花吗?好像我在那个清虚古境里也看到过。”迟子鸣问,这句话自然只有可儿与迟子鸣才能懂。
罗伊芙看着他们的车子在走远,心里却没有特别平静的感觉,反而十分不安,她的脑子里,一次又一次地出现那颗红痣,少年罗小杰的手,她跟他捏泥娃娃的时候,她曾故意拿那颗痣开玩笑,说女孩子才有这样的朱砂痣的嘛,想起那双作势掐死她时一黑一白的手,那只白色的手,也有着这样的红痣,虽然颜色看上去显得淡了点,还有,这个心理专家顾万城的手。
光明与罗小凤直奔左边的通道,光明冲在前面,手里握着枪,但奇怪的是里面没有人对他们进行攻击,一路上畅通无阻。然后他们看到了整排的房间,敢情他们都住在这里。光明推开了一扇扇的门,里面却是空的,没有一个人,那些人呢,难道他们都被可儿的反剑弹给打死了?
其他三个人纷纷地爬了起来,迟子鸣喃喃地说:“幸好有玉钺,否则我们又完蛋了。”
光明捂着鼻子感叹道:“这里,简直是什么东西都有,还有什么气味都有。”
“不多说了,我们出发吧,罗奶奶你就待在这里,万一我们这边有紧急事,你可以放鹫来救我们。”
一提到亡魂花,罗小凤便闭了嘴,是的,一想起那花,每个人都心寒了,是啊,太可怕的东西,一想起便心有余悸,那简直是魔鬼的化身,虽然它有着那么娇美的外表。
罗小凤摆了摆手,“免了免了,我可不想干伤天害理的事。”
迟子鸣也忙着道谢,“以前,我那样对你,真是不好意思。”
罗小杰的尸体葬在罗家梁的旁边,安葬的时候,罗伊芙的手触过他的脸,她很想看看他的样子,但是,她的手在剧烈地颤抖,她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揭开那张脸皮。或许,这样也好,她宁可把他当做那个才七八岁的顽皮少年,而这个少年在一个多雾的天气里迷失了,然后摔死于悬崖之下。
光明叹了口气,“如果没有猜错,他才是真正的罗跛子,真残忍。”
崖底下有着岸埠,而上头的岩石特别地突兀,刚好完全盖住底下,而崖埠又建得紧靠里面,所以,一般人完全看不到里面会别有洞天,再加上幻崖这个可怕的传说与辐射,一般人也根本进不去,而且想都不会想这个问题。朝里面看上去,黑幽幽的一团,是个深不可测的洞。大家上了岸,罗小凤看着里面,有点发毛,“你们不觉得,这里太安静了。”
可儿嘿嘿了两声,“这可得保密,不能说。”
可儿抢过了瓶子,“不管了,先用用再说。”
此时,可儿与迟子鸣也没心听她说这些话了,“我们还是去找罗小杰吧,饕餮出现了,表示他应该还在这里,我们先去把他揪出来,我还真不信他有三头六臂了。我们先去那边看下光明他们,说不定他们遇上了。”
可儿点了点头,“它的本质是块上好的玉,能吸引与反射有害的放射性的物质,而那些面具人,他们戴面具的目的是为了隐去自己的真面目,与一种宗教信仰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反辐射,所以,他们能够自由地出入幻崖。”
罗小凤心里也觉得难过,本来她想安慰罗伊芙,这跟你没什么关系,是他要这样做的,但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毕竟,小时候的罗小杰古灵精怪,那么惹人喜欢,她把那本日记给了罗伊芙。
罗伊芙撕心裂肺地喊了声,“小杰——别再干傻事了,算我求求你了,爸都已经死了,你还想怎么样啊?我求你了,放下手里的东西,跟我回去好不好?”
到了罗洋村的一个山坡上,食尸鹫们就扔他们下来,三个人九九藏书网从地上爬起来,早已经晕头转向了,罗小凤甩着酸痛的胳膊,叹道:“原来以为飞翔是件挺美的事儿,现在发现,也挺折腾人的,吓个半死不说,累都累个半死,我的手哇,都快废掉了。”
罗小凤想起自己以前对她的态度,挺不好意思的,“谢……谢……姨婆,这次多亏你救了我们。”
“噢噢。”光明赶紧点了点头,“但是,你怎么跟老太太在一起的?”
“我目前没有别的办法,除非罗小杰死了,这花体内的动物细胞就会跟着死去。亡魂花,本来是很纯洁的花,甚至可以说是神圣,因为,就如罗洋村的风俗习惯那样,它可以引领那些刚脱离躯壳的灵魂到一个安全的境地,或者说,该去哪里的,就去哪里,天堂也好,地狱也好,它是引领者,是非常神圣的花,在我们那时也是一样。但是,罗小杰却在它们身上植入了动物那残忍而贪婪的特性,而每朵花里,都有着他自己的细胞,他用自己与别的动物的细胞及吞噬力,培植了这种变异或变种的亡魂花。这是一项非常疯狂的工程,不是常人能及的,所以,他为了投入自己所有的时间,才造成自己失踪的假象,这事只有他父亲罗家梁知道,并支持着他。当初罗家梁也欣赏儿子的才气与天赋,但是,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野心,三年前,他觉得自己以后一定会无人能敌,成立了神鸟教,用大批的人来拥护着自己,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是罗家梁在操纵着一切,其实不然,罗家梁是太疼爱自己的儿子了,才导致这后果。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罗小杰打算把亡魂花当做自己将来统治世界的武器,别看他年纪小,如果他走上正道的话,可能已是非常轰动世界的科学家了。可惜——”
老太太撅了撅嘴,“呶,她往这边跑过来了。”
最里面还有一扇跟其他房间不同的门,是那种不锈钢的拉门,光明拉开了门,却见里面还有条窄窄的走廊,走廊到尽头视线开阔多了,是一个院子,院子里面种着很多盆栽的奇花怪草,比如有一朵看似菊花,上面硬撑着一个肿瘤一样的球儿,有的看似剑兰上面还挂着肚肠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却是爬满了蛇形的癣状植物,还有长得像婴儿的仙人球,每一种东西看起来都是扭曲与丑陋的,纵然再美的东西,也必然会带着邪恶的丑陋……看得光明与罗小凤汗毛直竖。
他随手翻开了一个大箱子的盖子,却见里面是具血肉模糊的看不到面孔的尸体。他差点呕吐,他见过的尸体这么多,看见这具还是想吐了,除了因为时间久了全身乌黑之外,最主要的是全身没有一块好的皮肤,那张脸,那张脸,分明没了皮。
迟子鸣左看右看,虽然觉得面孔有点熟悉,但实在想不起是谁,“你是?”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不知谁说了句,“我想看看罗小杰的样子。”
而迟子鸣是知道这个秘密的,罗小凤的奶奶已经对他说过了,八成是她已经解了眼前这位老太太的鹰毒了。
“看来,我们只能先找到罗小杰,他如果不弄走这些花的话,把他杀了再说。”
这里应该就是罗小杰的实验地,而亡魂花应该也是在这里变异成功的。穿过院子,里面是一扇门,光明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听不到动静,便直踢了进去,而罗小凤此时差点尖叫出来,这个房间,这个房间,对她来说是那样地熟悉,是的,对她来说是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的,这个就是她说的神秘地,是的,泡着福尔马林的动物肝脏与肢体,各种各样的挂钟,书籍,仪器,还有那个她曾经送给罗小杰的泥娃娃,墙上的面具,死神的大幅画像,噢,还有那个玻九*九*藏*书*网璃棺,令罗小凤曾经魂飞魄散的玻璃棺,这一切,傻子都会猜得出来这是一个疯狂得失去理智的科学家的实验室。
在他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可儿一挥手,一剑刺中了他的心脏,他整个人都僵了下,手里的东西快要掉下来了,可儿接住了那颗炸弹,而迟子鸣拿起了饕餮。这饕餮,还有罗家梁、罗小杰的死,萧依莲一家的在天之灵终于可以瞑目了。
罗小凤白了他一眼,“去,你没看到这个可儿的这个玉钺可比那只饕餮厉害多了,这叫一物降一物,有可儿与它,我们就直冲进去吧。”
然后罗小凤指着院子里雷达一样形状的东西,“这个是什么?幻崖里的辐射体会不会就是它放射出来的。”光明站在旁边也明显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他搬起旁边的石头砸了下去。只见那个东西冒出了烟状的气雾,他继续砸,直接那东西就一堆废铁一样瘫在那里,而他也没有了刚才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了。或者,以后,幻崖可能就得重改名字了。
“喂,你是谁啊?我又不是什么尸体,我只是睡过去而已啊。”
话还没有说完,罗小凤大叫道:“那些人,那些人都上来了。”
“我是可儿啦,你看我这身装束,是罗奶奶帮我找的啦,怕我那一身打扮太招摇了,你看,好看不?”
“谁啊?”大伙齐声问道。
说话间突然洞里面狂风暴雨大作,里面的水像洪水般地泼洒过来,他们几个一下子没注意,就被冲倒在地,那像是被海浪卷起的水还是越来越大,一下子又把他们冲到了岸边。看样子,他们很有可能会被冲进海里。
这时,有子弹打过来,可儿闪电般地拔剑,只见剑光一闪,一颗颗的子弹全部被挡了回去,而且个个都击中面具人,他们纷纷倒了下去,看得不仅是迟子鸣一伙人都目瞪口呆,连那些面具人都乱了阵脚。
他们冲了过去,可儿挥剑一下砍掉了锁,然后把牢门打了开来,“大家快走。”
“是饕餮,真可怕。”
一时间,他们都兴奋异常,罗小凤更是越说越兴奋,都有点手舞足蹈子,毕竟是童心未泯的女孩子。
他们一一地握别,但罗伊芙的手握着顾万城的手的时候,她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她说不清楚,但是,她注意到,他的手腕上有一颗不显眼的红痣。
可儿白了他一眼,“你一边待着去,保护他们。”
这时老太太说了:“赶紧去救我的另一个外甥孙女吧,那孙女可比这孙女乖多了。”她转头看了一眼罗小凤,罗小凤别过了头,当做没听到也没有看见。
可儿冷冷地说:“如果他不把罗伊芙抓走,就得不到饕餮了。”
大伙往出口跑去,但是,快跑出洞口的时候,跑在最前面的人突然站在那里不动了,因为,那里站着一个穿着黑衣服的面具人,只见他的左手拿着一个饕餮,右手——那东西对光明来说是非常熟悉的——炸弹,而罗小凤也直直地盯着他的手。
却见那女子直冲着迟子鸣大喊:“子鸣哥,可想死我啦!”
罗小凤点了点头,她在抽屉里拿了个本子看起来是罗小杰的日记,光明拿起桌子上一瓶标有“亡魂”两字的小瓶,里面装着些粉末,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两人便拔脚往回就跑,也不知道可儿与迟子鸣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光明说:“噢,我一直以为你跟神鸟教的人是一伙的呢,原来并不是这样的。”
可儿冲了上去,用剑劈开了一朵朵的花,但,它们落在地上,还能活动,而顶上的那些花看上去也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与伤害,剑对它们来说,好像一点用都没有。可儿不禁后退了几步,一时间,一筹莫展。
他们就这么久九九藏书网久地对峙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可儿的剑术再厉害,都削不死它们,而玉钺对它们来说,也没有什么作用可言,难道真的对这种亡魂花无可奈何了,没有任何办法了吗?
“它能吸辐射?”
所有的人都在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仿佛都不相信,那么可怕的花就这么消失了,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些花还会不会从别的地方冒出来。
“乖外甥孙女,你没事吧?”罗小凤被这苍老又不失温情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却见姨婆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这里了。
迟子鸣忙不迭地问他们:“怎么样?有没有找到罗小杰?或者说是罗跛子?”
光明说:“我们离开这个山洞,回村里吧。”
但她打开那本日记,里面的一些事是那么地触目惊心,她真不相信这些事会是罗小杰写的,是罗小杰做的,但是,他却在里面说,我非常想念姐姐,想念妈妈,可是,我只能偷偷地看她们一眼,只要看到她们开心我就能开心起来,而看到她们难过,我也跟着难过,我很想念你们。我还记得那首歌,姐姐教我唱的歌。看到这里,罗伊芙的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仿佛间,她听到罗小杰那稚嫩的声音,在轻轻地唱:“轻风吹,轻风吹,梦里醒来花柳绿,风中的人儿呵把花儿吹……蝶儿飞,蝶儿飞,可是一切只能在梦里……”
却见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子向这边跑来,穿着一身看上去明显很宽大的衣服,斜背着一个大挎包,头发束在脑后,那头发可真是长,长得有点稀奇古怪,更奇怪的是,她手里还拿着一把剑,敢情是刚拍完戏?
迟子鸣一把抓住了罗小凤,罗小凤扑倒在地,一只脚已进了海里,他大喊:“抓紧我——”
却见山坡下面三三两两涌出了一些戴面具的人,个个都端着枪上来,“我们好像被包围了,怎么办?”
罗伊芙扑了过去,哭叫着:“小杰——小杰,是姐姐对不起你,我不该把你弄丢的,都是姐姐不好。”
可儿也差点被大水冲进了海里,手抓住了拴船桩,从包里又摸出了那把玉钺。但是,这次她不但拿出了玉钺,而且把那个玉棒也拿了出来,沉着气,努力地站了起来。此时的玉钺看上去就像一把上了箭的弓把,那把完整的玉钺熠熠生辉,似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却只听得千军万马声奔腾而过,那些水仿佛被它挡了回去,渐渐地撤退,令他们惊奇的是,那水渐渐地退成了一只饕餮的形状,它发出一声嘶哑的吼叫,然后慢慢地消失了。
他们还没出发,光明与罗小凤倒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了,看着那屏障一样悬在半空的亡魂花,倒抽了一口冷气,“噢天,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可儿转了一个圈,她明显比迟子鸣在清虚古境里看到的活泼开朗多了,环境真能改变人,不过也是,在那种地方待上几千年,再怎么开朗的人也会待傻的。
光明应道:“确实,非常非常了不起,我们要不要帮助他完成大业?”
罗小凤凑了过来,呃了一声,差点吐出来,一想到她曾经在这个鬼地方跟这样的尸体,还有一个会剥皮的变态待过一个晚上,那种感觉令她手脚冰冷,呼吸都快要停止了,虽然,那个变态跟她有着一定的血缘关系。
但是,他们却陆续出现了恶心头晕的现象,幻崖这名字不是随便取的,可儿取出了包里的一个玉块,这东西对于迟子鸣来说,是最熟悉不过了,就是玉钺。可儿笑着说:“你知道为什么,你后来进入幻崖都没事么?”
一时间,她浑身颤抖,颤抖得无法用语言完整地表达出来,“快,可儿,可儿,天啊,那个顾万城,那个顾万城,才是真正的罗小杰,快,天啊,我们怎么才能追上他们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