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疯狂的亡魂花
目录
第四十六章 疯狂的亡魂花
上一页下一页
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那个山寨手机,那个大喇叭平时冷不防都会吓人一大跳,他迅速把声音调到最大,打开了mp3里的音乐,里面的音乐是小鲁帮他弄进去的,他都没有听过。当时,他对小鲁说帮他弄些抒情的,适合晚上听的,小鲁皮笑肉不笑地应了声,现在一打开,竟然是些重金属嘶嘶吼吼的狂叫,小鲁的恶作剧现在几乎是救了他们,那声音马上就盖过了那钟声。
罗小凤点了点头,“对,她对我也提过,但我也没有见过罗小杰,罗小杰从小就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天,我敢肯定,那天把我关在玻璃棺的人一定是罗小杰,那里有各种东西。天,我想起来了,那个泥娃娃,那个泥娃娃是我以前送给他的啊,还有那本与良渚有关的书,我以前在他房间里看过。天,我早应该想到了,之所以生性残酷的他没对我下手,因为,我是他堂姐,他还是不忍对我下手,还有,他那只手,一只是白嫩的,一只却像老人的手,比起来,那只老人手却显得假得多。罗跛子,罗跛子一定就是他,他乔装成罗跛子,用了人皮面具,原来,他一直生活在我们的旁边。”
但是,他们还是去了那两个小岛,东边的那岛大多是礁石岩,岩缝里长着一些树,周边的岩石非常尖峭,别说人上不去,猴子也难上,他们围着小岛转了一个圈,决定放弃。去另一个小岛,南边那个相对大一点,而且植被也茂盛点,枝丫上冒着星星点点的新绿,令他们突然感觉到,春天其实已经到来。
当他们刚在船上站稳,光明扶好船桨后,大概划到距岸十几米时,却见迟子鸣大声地惊呼着:“亡魂花!”
三个人疯狂地跑,他们不知道应该逃向哪里,浓密的枯草层与那些刚长出来的小草,树,一棵一棵的树,每个地方都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还有看上去杂乱的岩石,却没有合适的洞口可以供他们躲藏。
说到“人皮面具”四个字,罗小凤自己也打了个寒噤,那么,真正的罗跛子,应该早就死了,并被割去了脸皮,一想到这里,罗小九_九_藏_书_网凤惊恐万分地看着光明与迟子鸣。
三个人捂着耳朵冲了出去,钟声依旧在不停地响,不依不饶,似乎不把他们弄得心眩神迷就誓不罢休,就如塞壬的歌声那样可怕,虽然捂着耳朵但那声音依旧很强烈。光明突然想到一个办法,如果人的注意力从这钟声中分散开来,就不会受到蛊惑。
迟子鸣边跑脑中边不断闪现着这些资料,他在想怎么样避开或消灭这种可怕的东西,难道除了跑,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或者只能由其吞噬吗?
他们走到了小岛上转了一圈返回了原处,对面,就是罗洋村,他们第一次这么像一个冷静的旁观者一样看着罗洋村,光明开始说话了:“我觉得吧,如果他们真是往这小岛上来,我们应该会赶上,至少也会看到的吧,但是,一点影子都没有。而且,我们三个在一起时,待在那个房间里不过是五六分钟的时间吧,他们就不见了,然后我们就直接往这边跑了,他们是好几个人,并不是一个两个人,速度应该没那么快的,本来,应该会赶上的。”
光明点了点头,于是三个人又重新跑到村子,光明对着那钟开了好几枪,那钟,终于,不能动了。
罗小凤也想起了那潮水回流的声音,还有那呼啸的风,海鸟,对,海鸟的声音,在鸟坡与幻崖的交界,时常会有海鸟,它们总是喜欢在边缘穿梭着,似乎,这样才会有无限的玄秘的激情。罗小凤狠狠地点了点头,“我敢肯定,他们的老窝就在那个幻崖的下面,怪不得可以隐藏得如此神秘,那地方真的是没有人敢去,我们马上去对面。”
罗小凤长叹了口气,“看来我们已经逃不掉了,马上就变成它们的腹中美食了。”
然后,一个人抓两只,这些鹫看起来就像经过了严格的训练,智商真高,非常平稳地配合另一只托着一个人。他们被鹫们带向高空,心里依旧非常紧张,怕被它们甩掉,而光明一想起曾经伤害过它们,就觉得很汗颜,如果它们知道他曾伤害过它们的亲人或伙伴,不知道会不会把他撕成两半,九*九*藏*书*网或者干脆丢下他,把他摔成一团肉饼,找不到一根整点的骨头。
这个问题光明也在想,“我想,罗跛子,也就是罗小杰,他的那些手下应该出现了,或者他们一直在,只是潜伏在某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迟子鸣大叫:“你的爱好真独特啊,看来我还得继续捂耳朵。”
只见亡魂花不知何时从远处的水底悄无声息地冒了出来,然后向这边迅速蔓延过来,不多时,那边的江面已经是红艳艳的一片,光明拔出枪,对它们打了几枪,但是,子弹对它们根本是毫无作用,迟子鸣大喊一声:“快划回岛上。”
罗小凤想了想,“我是蒙着眼睛出来的,他把我送到海上,但是,我试试看吧,走,去海边吧。”
光明与罗小凤此时才醒悟过来,原来这一场浩劫远还没有结束,而且就像魔鬼一般地紧随着他们。
当他们爬到了最高的顶上,向四周望去,大海里的花倒是看不见了,现在他们脚下的小岛上,都爬满了鲜红的亡魂花,这样的场面太可怕了。
听到这两个字时,他们好像同时想到了什么,迟子鸣说:“当时,我救那几个警察时,我在幻崖上向下看的时候,好像看到了船只,不过被兀出的崖头盖着,所以,向下看,看不真切。”
眼看着亡魂花们像洪水一样漫了上来,光明与迟子鸣都急了,搬起旁边的石块就往下滚去,这个土办法倒是暂时有了效,有些花倒真是被砸得“血肉”模糊纷纷缩了下去,但是,石头太少,花太多,没多久,旁边可以推的石头都推下去了,而底下还有很多的亡魂花,在前仆后继地蠕动,没多久,它们又会爬上来。
光明指着罗洋村的最右侧的位置,“那是什么位置?”
回头,看了一眼那被亡魂花吞噬的整座小岛,他们真是心有余悸,但是,他们知道,他们的险恶路程还没有结束,在鹫身下晃晃荡荡着,还真怕不小心会掉下去,也不知道会被它们带向何方。
这海上确实还有两个小岛,比较靠近罗洋村,一东一南,但很小,小得一眼就能看到整个岛藏书网,就像乌龟的背一样地浮在水面上,太小了,能弄个隐蔽的地下室可能性太小了,因为,建筑不好搞,那岩石连着泥土地,再深入,可能积水,而一到涨潮时,特别是满月时高涨的潮汐,这两个小岛很容易被海水淹没掉。
而对迟子鸣来说,这一切已经没有美感可言了,这样的情景他已在梦里看过,最重要的是,他发现那些花已经顺着海滩爬了上来,天,太疯狂太可怕了。他大喊一声:“快逃啊,别呆了。”
这时,他们都注意到罗小凤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对面罗洋村的某一个方向,“我记得,我当时在船上转了一个很大的弯,正常的,如果是到这个岛的话不应该会转这么大的弯,因为,那里到这里是条直斜线的距离。”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光明也瘫了下来,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完了,现在看来真是天要我亡,我不得不亡啊。”是啊,上有食尸鹫来攻击,下有可怕的亡魂花张着嗷嗷待哺的嘴巴,这下大家都觉得绝望了。
难道这罗跛子才是真正的死神?但是,罗家梁为什么为他造了旅馆并弄了监控,而且处处维护着他,并心甘情愿背上了所有的罪?
罗小凤再次对天长叹,“我现在唯一的希望是天空中出现一架飞机,救我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光明赶紧调转了方向,此时他冷汗都出来了,迟子鸣抢过一只桨,然后两个人齐心合力直往岸边划。罗小凤看着那些亡魂花直往这边围了过来,心里那个急,但是,她无法做什么,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当她看到那些花往船上爬时,一阵绝望的悲伤像潮水一样地涌满了她的内心。
“看来,他是故意迷惑你的,把你放在海上绕了个圈,然后又坐另外的船离开了。”
光明转头问罗小凤:“你还记不记得你被关在玻璃棺里的那个神秘地方是怎么走的,我怀疑,那个地方才是他们真正的老窝。”
这三个字令他们全都大惊失色,他们都见识过那可怕的力量,可以把一个活生生的人杀死,而迟子鸣心里突然想起了来这里之前的那个梦,它还能把尸九九藏书体化掉,不,这太可怕了,不过是个梦而已。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可能还在村里?”迟子鸣看着他说。
客厅里落着一张纸条:如果你们能找到我在哪里,我就放了他们,哈哈哈。署名是thanatos。
这一招还真管用,那边的钟声明显很疲软无力,没响多久也停掉了,仿佛,它也敲得很没意思了,三个人边听着聒噪的金属乐,边到了海边。
他们正准备出发的时候,钟声突然响了,“咣——当——咣——当——”
但是,它们只是在上方盘旋着,并没有对他们进行攻击,其中一只爪子一松,还落下一团什么东西来。一时间,他们都以为要扔下炸弹了,但却不见动静,而亡魂花即将要把它们包围了。罗小凤什么都不说了,捡起了那团纸,却见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几个字:乖外甥孙女,抓住大鸟们的脚,它们会带你出去。
食尸鹫足足有十几只,而且只只都是体形格外庞大,盘旋在上空,黑压压的一团团,简直是乌云蔽日,光明把枪抓在手,却连发射子弹的兴致都没有了,就算他把它们给击毙了,亡魂花很快就会爬上来。
“你说,他会把他们带到了哪里?一个人能带走三个人么?”
于是又重回到海边,这时,心安多了,到了小船上,罗小凤凭着自己细微的感觉开始回忆,那时候,她感觉在船上飘飘忽忽,似是绕了一个很大的圈,但是,毫无疑问的是,那个地方应该是周边的某个小岛,至少,很靠近海,因为,她离开那个神秘地没走没久就被送上了小船。
光明哈哈大笑,“这叫摇滚,你懂不?”
她大叫着:“它们是来救我们的,快抓住它们的脚,一手抓一只。”她拼命地向食尸鹫挥手,她第一次发现它们是如此亲切,这是他们的唯一的出路了,不亲切不拼命讨好也不行了,亡魂花已经要攀上她的脚了。这时,鹫们很不含糊地飞了过去,罗小凤抓住了其中一只,另一只鹫就靠了过来,她腾出了一只手抓住了另一只,这样,两只鹫就能很轻松地带上她飞了起来。而此时,光明与迟子鸣也各九-九-藏-书-网抓到了一只,但是,迟子鸣的脚已经被亡魂花缠上了,他腾出一只手当机立断,把那只鞋子脱了下来,鞋子与那花就坠落入花海之中。
这种花,与其说是植物,不如说是动物更为适合,它们能蠕动,能分泌消化能力很强的黏液,就像海底的海百合那样,看上去像美丽的百合花,其实,属海生棘皮类动物,而且,历史久远,海百合最早可以追溯到距今约4.8亿年前的奥陶纪早朝,而亡魂花虽无记载可查,甚至不能鉴定它应该属于植物还是动物,什么类的动植物,很明显,是一种被异化的生物,但是,从其细胞分析来看,也有着上亿年的历史了。
他们搜索了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没有,同样,周边也不见踪影。
千刀万剐的食尸鹫。
此时,迟子鸣一把拉过她的手,“快跑。”此时,已经到浅水区,三个人跳船而跑,当他们跑到岸上的时候,回头,却见那只船已经被层出不穷的亡魂花所吞没,而整个海面,都是一片无限红色的花海。天,这跟梦境里的景象真相似啊。
罗小凤想了想,“应该是幻崖。”
她的话还没说完,嘴巴还没有合上,眼睛却直直地盯着天空,却见那远处的天边出现了很多只鸟,而且是往这边飞过来。当她能够辨认出那是什么鸟的时候,她大叫了一声,差点晕了过去。
光明紧皱眉头说:“罗伊芙也不见了,对了,她对我提过,她说她弟弟还活着,但是,她却从来没有碰见过。”
迟子鸣大惊失色,“快,快捂住耳朵。”
迟子鸣看得目瞪口呆,而光明与罗小凤同样呆立在那里,这景象,真的美极了,只有宫崎峻笔下的童话世界才会这么美,湛蓝的天,白色的云朵,底下是厚厚一层红艳艳还不断衍生层出不穷的娇媚的花朵。
怎么办怎么办?
“看来这个幻崖最大的秘密不是致人神智不清,而是里面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非常可能是重要基地,所以,人为地弄了辐射仪或其他的导致人幻觉的东西,这样,就没人敢进去了。不多说了,我们上船。”
迟子鸣看着光明,“我们还是把那钟给毁了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