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罗家梁自杀
目录
第四十二章 罗家梁自杀
上一页下一页
罗跛子皱着眉头,“怪不得我一回来,怎么没见一个人影,那些人都哪里去了?”
是的,竟然是这几天一直看不到人影的罗跛子。
果然,一个人影出现在海岸线的那边,正在往这边跑来,越来越近,罗伊芙喊了出来,“是姐姐,姐姐,我在这里。”
罗跛子瞪着眼睛看着她,眼神里满着惊愕,虽然看上去依旧那样面无表情。
“是啊,你在这里干什么呢?怎么了孩子?”罗伊芙转头看了看海面,那些神出鬼没的花不见了,海面平静如初,蓝天,白云,大海,阳光,一切看起来那么美好,安详,又温暖,除了那两具狗尸。
罗跛子说:“别想这个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把你父亲的遗体先安葬,入土为安,不管你父亲生前做了什么事,现在,他什么都不能做了。”
罗伊芙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当时我在现场被人用块湿布蒙住鼻子后晕过去了,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家里,除了父亲,还有梦游般的母亲。那些人,那些人……”罗伊芙的语气突然间急促了起来,“村民们会不会被我爸手下的那些人给杀害了?”
好大一会儿,罗伊芙才平静下来,人也跟着恢复了理智,但是,脑子里的http://www.99lib•net那些事依然像噩梦一样缠绕着她,她看着大海与天空,天空是蔚蓝而清澈的,几团棉絮般的白云像口香糖一样粘在上面,但是,却是很干净的意味,倒映于平静的海面,海水看起来也是出奇地蓝。突然想起,已经有一段日子没有下雨了。有那么一段时间,罗伊芙近乎感觉这个世界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了,她感觉自己很久没见过这样的阳光。从来是,纵然阳光打在身上,心里也是一片冰冷,但是此时,她看着海天一色,她的内心有了一丝丝的欣慰。
罗小凤瞪着眼睛看着他们,但是,她并没有感到奇怪,在她的心里,叔叔罗家梁已经被她咒死过上百次上千次了,所以,他的死,她觉得是咎由自取,但是,他的死,却没有让他们感觉到整个事件因此而结束。总觉得,所有的诡异的东西都依旧隐藏在迷雾之中,一切都没有露出水面。
但是,谁都没有说出来,依旧沉默地走在回村的路上。
罗伊芙哭够了,想起了什么说:“罗大伯,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
“什么?你说小杰……”罗家梁点了点头,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了,动了动唇,九_九_藏_书_网什么都没有发出来,他的眼睛睁得很大,但是,却已经没有了气息。
罗伊芙使劲地摇晃着母亲,希望能把她摇醒,这几年,她感觉一直都在做梦,这一切,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知跑了多久,她感觉自己所有的力气都费尽了,终于再也跑不动了,当她对着大海大口大口地喘气,她才意识到,她几乎把整个村子都跑了一圈,现在,就在海边,对着大海呕吐,如果能吐尽这个世界所有的肮脏与丑恶。
此时,罗家梁的表情反而变得无比安宁,或者,死亡于他而言,才是一种真正的解脱,他抚着罗伊芙的头发,“芙芙,爸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真的,令我最忏悔的是,二十五年前,我抢了这只饕餮。当时,纯粹出于对它的好奇之心,而令那家人全部惨死,为此,我一辈子都活在自责之中,记住,这只饕餮千万别让小杰抢走了……一定不能……”
罗跛子的目光有点闪烁,“去了一趟城里,看了看孙子,刚刚回来。”
“那是不是被困在什么地方了?”
罗伊芙趴在礁石后面,开始冷眼看那些花,那些花是从幻崖口慢慢向四边蔓延过来,但是九-九-藏-书-网,这种蔓延不是毫无目地的,而是朝着一个方向。罗伊芙这才注意到水里有着扑腾扑腾的水花,那是两只在水里嬉戏的小狗,它们全然不知道身边已经潜伏着诡美的危机,当它们意识到四处都被这些看似美丽的花包围时,或者那种凛冽而又疯狂的气息威慑得它们有点气虚时,并想要摆脱着这种气息,拼命地往岸边游时,一切都已经晚了,亡魂花们已经以这一种猝不及防的速度,花瓣如锐剑一样地扎入了它们的身体,不过是数秒钟的工夫,那两个刚刚还在活蹦乱跳的小狗此时像一层皮毛一样浮在水面。
“不,你别胡思乱想,你爸爸不至于这么残暴。”罗伊芙有点疑惑地看着罗跛子,仿佛他比她更了解父亲似的,罗跛子似是不想再谈论这个问题,“可能明后天他们就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噢?”罗跛子难道还有后代?怎么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或听别人讲起过,而罗伊芙现在也没心问这些问题了,便把这几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罗伊芙看得心惊胆战,一抹额头全是汗,这时,突然有人搭着她的肩,她整个人都跳了起来,而极度的紧张使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大一会儿她
www.99lib•net
放大的瞳孔恢复了常态才认清了那个人,“是你?罗大伯?”
罗跛子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而罗伊芙盯着空旷的田野,“那里,有人。”
她突然哭出了声来,“我爸爸,死了……”
但是,很快她就没有了这份心情,因为,亡魂花。这些幽灵般出没的亡魂花从一个悬崖边的海水里涌了出来,这下,罗伊芙第一次如此清楚地看着它的出现,那个方向,应该是跟幻崖很近的方向,确切点,应该就是幻崖的底下,它们是不是疯了,还是整个世界都疯了,现在,它们再也不像往常那样,只有人快要死的时候出现,现在它们简直是毫无任何规章可言,随时随地出现,这令罗伊芙再一次感到不安,她细细想来,那天葛建亮就是被亡魂花吸血而死,而在之前,这些花是从不伤人,并且有着载着把死去的亡魂带进天国的说法,这么神圣的东西,怎么会变得如此邪恶。是的,从第一个房客之死开始,一切都变得不可测,一切都变得恶毒与疯狂了。
她扑进母亲的怀里哭了,母亲也只是木然地站在那里,仿佛已经是行尸走肉,她再也忍不住了,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被痛苦膨胀着的气球,到了要爆裂的状态,九九藏书她推开了母亲,冲了出去,一路狂奔着,她不知道自己要跑向哪里去,只是疯狂地跑着,她真希望自己就这么无止境地跑下去,跑下去,把所有的东西都甩在她的身后,仿佛这样,才可以变回原来那样,做一个透明并澄清的人。
罗伊芙摇了摇头,“我也想知道原因。”
是罗小凤,刚从那个可怕的人间地狱跑出来,来到了这里,她此刻的心情跟罗伊芙他们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谢天谢天,终于让我见到人了,天啊,整个村子,没看见一个人,太可怕了,伊芙,怎么会这样?”
此时,罗小凤看了一眼罗伊芙,她们的内心都有着一个不谋而合的想法:难道,这里面,还有一个巨大的阴谋,或许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未知的恐怖事件?
“他,自杀了,他……不是个好人……”罗伊芙扑在罗跛子的怀里大声地哭泣着,此时,她内心的郁闷才得到了完全的发泄,她没有注意到罗跛子在梦呓般地喃喃自语,“死了,死了,死了……”
“爸——”罗伊芙哭喊着,但是,他再也听不到她的呼喊了。而此时,罗伊芙的母亲走了过来,她的目光茫然,呆呆地看着他们,像一个梦里的人,纵然视线对着丈夫罗家梁,她也没有意识到他已死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