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面具人
目录
第三十二章 面具人
上一页下一页
“你是说,这座旅馆的制造者,可能就是这连环案的主谋?”
面具人一步步地走近,手里的水果刀闪闪发亮,“我不是你叔叔,其实,我们是不想让你死的,但是,很不幸,你却闯到这里来。”
罗小凤不知道叔叔是不是知道旅馆里发生的事,她实在没办法找到他,而且,这段时间他也一直没有打电话到旅馆,爱好旅游与神出鬼没一直是他的特点,就连他女儿与老婆都很难找到他。当然,她也不指望叔叔能对她详细地谈什么话了。
其他都是些乱七八糟的杂物,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倒是地上的一小截线头引起了罗小凤的注意,她捡了起来,这线头,看上去还比较新,这令她更加疑惑,这里,连灯都没有装,哪里来的线头?
罗小凤气喘吁吁地说:“我一时没办法跟你解释清楚,你最好问你的老爸,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搞的鬼!”
当她把那几个数字输进去的时候,那门突然发生一声轻响,然后打开了。当她走进密室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
“无可奉告。但是,我现在能告诉你的是,你会在天堂上继续服侍你的房客们,哈哈。”
“你们可能永远都想不到,这个旅馆的每个房间都装有监控器,我们的一举一动,全在他们的眼目之中。”
她后退了一步,“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我叔叔旅馆的地下室?”
罗小凤打算先放弃,回上面再说,跟迟子鸣商量下,说不定他会懂数字门,藏书网或者其中有什么诀窍。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了罗小杰的生日,对,就他的生还没试过,再试一次看看。
罗小凤决定把这个箱子打开,无论怎么样,她都要还自己一个明白,她的手快要触到箱门的时候停了一下,她看到了自己的手指在莫名地颤抖着,不,别想那么多,这里面可能只是一些平时用不着的工具,可是,脑子里闪现的却是一具干瘪的尸体。
地下室的门上挂着一把锁,罗小凤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她从柴房里找到了锤子把锁给砸掉,然后拿着电筒进了地下室。地下室幽黑,潮湿,散发着一种经年不散的糜烂气息,里面的架子上还放着几瓶自家酿的葡萄酒,上面有着日子标签:2005年3月,倒是跟旅馆的建成日子差不多。
但是,这空箱子为什么会立在这里?越想罗小凤就觉得越蹊跷,她推了推箱子,箱子竟然就挪动了,一点都不重,她用力把箱子推到了一边,只见露出的墙壁上竟然有一扇门,难道这里面,还有密室?
面具人的刀子猛地扎了过来,罗小凤闪躲了过去,但心里却害怕极了,她拿起旁边的一个什么东西就砸了过去,然后疯狂地跑,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出了密室,面具人追随其后,刀子乱扎,罗小凤的手臂还是被扎到了,当她跑出地下室的时候,猛地把地下室的门关上,挂上了那个锁,然后跌跌撞撞地往旅馆里面跑。
天,竟然有这么多的电
九_九_藏_书_网
脑,电脑屏幕上是各个房间的闭路显示,包括迟子鸣与她自己的房间,原来,这里任何人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这是罗小凤第一次发现,这个旅馆竟然还有这样先进的设备,而且整个地方,都像一个可怕的阴谋。
“有谁在这里?”她大声地叫着,却没有任何人回答,旅馆竟然一直在人的监视之内,那么,夏逸民与钟丹当时的遇害情况不是都记录了?罗小凤的脑子一激灵,冷静多了,她找到了夏逸民那个房间的视频,正当她倒退到那天的日期时,她听到背后有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回头,她差点叫了起来,竟然是一个戴着面具的人,而最令罗小凤感到心颤的是面具人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水果刀。
但是,这门上竟然有数字键,看样子,是用密码锁的,旅馆里竟然有着用密码锁的密室,而她在这里待了几年都不知道,罗小凤觉得肯定有什么秘密藏在里面。但是,一时间,罗小凤真的是手足无措了,怎么办?鬼知道会是怎么样的密码。先回去跟迟子鸣商量下,还是继续尝试密码?罗小凤真的犹豫不决。
这时,迟子鸣听到响动也跑了过来,“怎么了?你受伤了?”
“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却一直神不知鬼不觉。”
此时,她感觉到背后冰冷冷的,似乎有什么人站在她后面,她猛地回头,地下室除了她,空无一人,而那扇被她敲开的门,无声无息,投下了鬼魅般的藏书网阴影,罗小凤咽了下口水,那一刻,她只想冲出去,离开这个地方,但是,她不能就这样前功尽弃啊。
“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走,去我家。”罗小凤的伤口被包扎好之后,三个人离开了旅馆,一同往罗伊芙的家里去,离开旅馆的时候,罗小凤回头看了一眼。
“你是不是我叔叔的手下?”
“叔叔,你是不是就是叔叔?你保持沉默?你承认了是吧,我终于明白,原来都是你搞的鬼。我也明白了,为什么你总是神出鬼没,其实,你一直没离开这个村子!而房客的死,都跟你有关是不是?我真想不到,我在心底里这么崇敬的叔叔,竟然是这样一个可怕的恶魔,这是你之所以让他们一个个死去,而唯独没害死我的原因吧。开始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遇害,而唯独我没事?现在终于明白了,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害死他们,这是为什么?”
分明,刚刚有人。
而此时的罗伊芙捂住了脸,她处在了崩溃边缘,“不,不可能,我爸爸不会这样做的,他在国外,他绝对不会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不是吧?”罗伊芙与迟子鸣同时惊叫着,迟子鸣疑惑地说:“那么,夏逸民他们当时死的情况,那里也应该有录制了?”
“有,当然有。”罗伊芙想起了那些礼品,包装盒上应该有当时的邮戳或快递公司盖的章,她痛苦地摇了摇头,“有那些国家的收藏品,他寄给我的,那些包装盒我都扔掉了,九*九*藏*书*网我再找找看,有没有信封留着。”此时,罗伊芙的脑子里真的是混乱一片,除此之外,她真的找不到任何父亲在什么国家的证据,对,昨天不是收到他刚寄的饕餮,那盒子应该还在,保姆不会收拾得这么及时。
她跑到院子里,差点撞上因找不到奶奶而到旅馆里找她的罗伊芙,罗伊芙看着她身上的伤,大惊失声,“姐姐,你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伊芙,你冷静点,他在国外,你有他在外国的证据吗?”
她狠下了心,猛地拉开那木箱的门,同时转身后退,用手捂住了眼睛,好大一会儿,背后都不见动静,她不禁转过了身,却见那根本是个空箱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她吁了一口气,唉,自己太疑神疑鬼了。
罗小凤点了点头,“我想应该有,那是罪证,但他们不知道会不会毁了,如果不是他们所为,他们应该会把当时的录像交给警察,但是,他们一直在旁观着,我看,他们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而且必要时会再出来杀害人。”
罗小凤喃喃地说:“我们现在离开这里,快,迟子鸣呢,这地方不能待。”
罗小凤点了点头。
她的脑子里飞速地跳出几个数字,叔叔的身份证号码,旅馆的电话号码,叔叔家的电话号码,罗伊芙的出生年月,奶奶的生日,她一一将它们输进去,但均不对,还有旅馆的开业日期,还是不对,这时,罗小凤真的没办法了。
我们?难道他们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体,或者说,两个之上的小99lib•net组织,那么,不管怎么说,这其中,必然有叔叔。
令罗小凤感到震惊的同时,她的目光又投向了桌子上的半个苹果,那被咬掉的部分,只泛着微微的黄。
会是谁?罗小凤感觉到背脊一片冰冷,是不是在开门之前,还有人在这里?罗小凤看着这里乱七八糟的食品袋子,还有些未开启的饼干,她越来越疑惑。会是谁?难道是村子里的其中一个人?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此时,她的目光停留在一个立在墙壁边的粗糙的木箱上。这箱子足足有一米出头高,倒是可以容一个人,一想起可以容个人,罗小凤的心脏就跳得飞快,莫名其妙地,她想起了失踪的罗小杰,这身高跟他差不多,但她又随即为自己在这个时候想到了罗小杰而吓了一跳。天,自己的脑子也真混乱了,在这样的环境里怎么可以想这些东西,虽然,地下室更容易让人产生恐惧,并让人难以抑制地想那些可怕的念头。
叔叔为什么会弄这样的密室,这跟房客之死会不会有关系,一想到房客们的死,罗小凤禁不住打了个寒噤,她心里的那种不安感更加强烈了,是的,为什么他们一个个神不知鬼不觉地出事,我就没出事,却又没有发现端倪?难道跟这个密室有关?
心里有点奇怪,那个面具人怎么没有追出来。
这里会有这样的密室是她想不到的,但她感觉它肯定跟叔叔有关,他是旅馆的主人、建造者,当初都是他亲自跟进的,而罗小凤又没有参与建造,当然不知道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