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父亲的礼物
目录
第三十一章 父亲的礼物
上一页下一页
开学的日子也越来越近,她真的还没把心情调节好去学校,可一去至少又得好几个月,或者,离开这个村子才是最好的选择,就可以逃离一切烦忧。
饕餮:《山海经·北山经》有云:“钩吾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铜。有兽焉,其状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名曰狍鸮,是食人。”
她蹲了下来,然后把它捡了起来,犹豫了良久,把它戴在了脖子上,她突然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并不是它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而是自己,好像成了这个怪物身体的一部分,像是弥补了这个大首无身的怪物最大的缺陷,而这只饕餮因此变得完整起来,而不再显得那么面目可憎。
想给父亲打电话,但是,父亲能相信她的话吗?而父亲的行踪一直飘忽不定,虽然他每个星期都会打电话过来,但是,她已经感觉到他离他们很遥远很遥远。她已经记不起一家四口团聚在一起欢度节日的情景了,那时候,有小杰,还有父母,在海边晒太阳,堆沙塔,多么快乐啊。而这些快乐仿佛已经被浪花给卷走了,她也记不清父亲是几时迷上那些古迹,迷上四处漂泊的生活的。
“唉,那我也心宽了。还有记住,把那个饕餮红玉戴在脖子上,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也不要让任何人拿走,虽然难看了点,你可别小看它,它曾经帮我挡了盗墓贼一枪,如果没有它,我现在可能不能跟你说话了。还有,它www.99lib•net也并不像它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其他的我也不说了,你会慢慢发现的。孩子,不要找我,你也找不到我,每个星期,我还会来一次电话的。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你马上要上学了,好好去念书,准备一下,你明天就去学校,我派人把你接过去。”
她拿起下面的一张纸片,只见上面写着:
弟弟的失踪,亡魂花的嗜血,旅馆里的恐怖死亡,还有现场弟弟喊她离开的声音,她隐隐感觉这跟父亲有一定的关系,但是,她从不知道怎么跟父亲说。而她现在才明白,父亲根本连让她说出疑惑的机会都不给她,在他的心里,他一直还是把她当做一个小孩子,一个不应该接触成人世界,不应该了解太多的孩子。
她看着那只饕餮,突然发狠般地抓起整个盒子,扔在地上,然后疯了般地一次次踩下去,那种激愤的心情令她久久难以平静。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疯掉了,那种在心里压抑了太久的感觉,真的令她很疯狂。
那头沉默了良久,“不是爸不愿意回来,是爸身不由己啊,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孩子。其实,我现在真的想飞到你们的身边,然后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可是——”罗家梁像是有什么话想说,但又不能说出口,“孩子,我只能够尽力脱身,早点回来。还有,你妈现在怎么样?”
“她现在还好,身体也藏书网无大碍了,天天捧着《金刚经》念来念去。”
“爸……”罗伊芙本来还有很多话要对父亲说的,而且,心里也有太多的疑惑需要解开,但电话里已经传来了嘟嘟的断线声。一时间,罗伊芙内心充满着孤独感,这种孤独感瞬间就像潮水一样占据了她的心灵,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如此孤独,如此悲哀,如此无助,令她突然间想哭泣,这个世界跟她想象的相比面目全非,令她开始感到无边无际的绝望。
“不,爸,我自己去。我明天一定去,还不行嘛。”
“没事就好,你去睡吧。”
自从罗伊芙那天听到弟弟罗小杰的声音,并差点被亡魂花缠绕上之后,她的神情一直有点恍惚。那花,那花,她真的感觉在哪里见过,印象里却是一团模糊。
这时她听到了敲门声还有母亲的声音,“伊芙,很晚了,早点睡觉。刚才你父亲是不是打电话过来了?”
“我想,你现在一定对那个怪物百思不得其解,是吧?”
罗伊芙心里一凛,但她不得不佩服父亲的神算,“是的,爸爸。为什么送这么丑的东西给我,还弹了出来,把我给吓死了。”
母亲的声音听上去无比困倦与苍老,还有她对父亲近乎溺爱般的宽容,罗伊芙觉得很心酸,“妈,我关灯睡觉啦,你也早点睡吧。”
天,我怎么想到那里去了,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想法。她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她缓缓地打开九_九_藏_书_网盒子,但是盒子里面却突然蹿出了一个血红色的怪物,狼面,有首无身,脸上有着众多古怪的纹络,圆目吊睛,一张大嘴,整个扑在了罗伊芙的脸上。一时间,罗伊芙的脑子里有着短暂的空白。
她检查了一下盒子的底,上面有一根弹簧,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原来只是个玩具。但是,父亲从来是个严肃的人,怎么会买这样的东西给她?怎么会这么恶作剧?
“那好,路上小心点,注意安全,我挂了。”
那边久久沉默了一会儿,“好,你可从来不骗爸爸的,是吧?”
“当然了。”
而此时,她看到那个饕餮突然间亮了,发着一种幽幽的血红的光,那种光是激烈的,像是狼的眼睛,带着愤怒的眼睛,猛然间闪现,又猛然间消逝,一时间,罗伊芙以为自己是不是发生了错觉,一定是极度发疯的人才会有这样的一种错觉。
她的内心一直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折磨着,她想告诉母亲,弟弟还活着,但是,又怕她受不起这个刺激了。弟弟的失踪,对母亲来说,是最重的一击,母亲因此而得了场重病,况且她现在根本看都没有看到罗小杰,她怎么又能肯定罗小杰是真的活着。因而在母亲面前,他们都不敢再提罗小杰的名字,怕再度引起她的悲伤。
罗伊芙想了想,问了最想问、压在心里最久的一句话:“爸,旅馆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你都不来看一看吗?”
此时,她把目光投向了一藏书网个还没有拆开的包裹,好几天了,她一直没有兴致去拆开它。如果说,好奇心也可以苍老的话,罗伊芙感觉自己真是苍老了。
罗伊芙躺了下来,摸着脖子上的饕餮玉挂件,却怎么都睡不着。这玩意难道真是祖传的?对了,如果是祖传的,母亲可能不知道,但奶奶一定会知道的,虽然母亲与奶奶之间有点瓜葛,但是,私底下,罗伊芙还是跟奶奶很要好。
罗家梁哈哈大笑,“女儿啊,这不是普通的东西,它是由一和田红玉打造的,这种红玉近乎绝迹,价值连城,比羊脂玉更稀缺贵重,这东西可是我们家的吉祥物啊,世代相传的,我一直带在身边,现在寄给了你。这东西可以保平安的,我可不想看到你发生什么意外。”
“爸,是我。”
除了想知道这个饕餮是不是真的祖传之物外,她还想知道,它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有什么特别的故事。她知道,她是别想从父亲口中再知道其他关于它的细节了,但她总觉得这不是个简单的东西,因为它虽然丑陋,却很古怪神秘。
“噢,打了,他在那里挺好,我刚才以为你睡着了,所以……”
不管怎么样,这吓人的东西,还是找奶奶先了解下比较好。
她缓缓地走近那个饕餮,它依旧那么孤零零地躺在地上,此刻,看起来,那么丑陋,却又那么无辜与可怜,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光亮。难道刚才真的是自己的错觉?看着它没有任何生命气息那么无辜的样子,她突藏书网然感觉到,在某一刻,它似乎能懂得自己的心情,而且,此时它看起来跟自己那么像,像一只被抛弃的被遗忘的小狗。
她盯着那包裹了足足有两分钟,然后拿起身边的剪刀,把它拆开了,估计又是什么稀奇古怪的老外的玩意,不喜欢就扔掉。
她是带着毫无兴致的心理来拆它的,但是,当她剪掉了那包装盒的封口时,手指停在了那里,心里却有了莫名的颤抖。她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旅馆里的房客那一张张惨死后的面孔,断指?眼珠?头颅?
这,又到底是什么东西?
难道这丑陋的怪物就是饕餮?父亲为什么要寄这个给我?正想着,电话响了起来,正是父亲,“宝贝,是你吗?”
但父亲去不同的国家总是会给她寄不同的有特色的东西,有波利维亚的大地之母,西班牙的手工粗麻腰带,印第安人的银制项链,还有各种小瓷人娃娃等,她的房间塞得满满的。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内心其实就像一座空城那样空空荡荡的。父亲怎么不了解,其实,她想要的,并不是礼物,而是一家人相聚的快乐。
好大一会儿,她回过神来,发现这怪物并没有真的扑向她,自己也没有受伤,它仍在盒子里,她伸出手,动了一下,它没有任何反应,再动一下,发现它根本就是一块石头做的怪物,但是,她从没看过这么鲜红的石头,而且看上去温润而有光泽,艳丽如鸡冠。如果不刻这么难看的怪物,应该是块好石头,难道是玉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