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斜眼
目录
第二十六章 斜眼
上一页下一页
“等等,你手里拿的东西是什么?”
“小凤,小凤。”他叫着小凤,但是,里面却没有任何回音,此时,他总感觉有那几件大黑陶后面有什么东西,当他走近仔细去看的时候,竟然是两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并伴着一阵恶臭,他感到一阵骇然,胃跟着痉挛了一下,差点就吐了,但是,他还是忍了忍,辨认了一下,还好,不是罗小凤,也不是小鲁与罗跛子,噢,我怎么这么笨,就算是他们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腐烂了。而此时,他身后的那扇脸状门突然地关掉了。
他看到水潭的对面有一个火把,并且有个人端坐在那里,但是,离得远,看不清楚,他轻轻地叫着小鲁与罗大伯,但是,没有反应。于是他踩着水潭里的石头,走到了对面,只见一个石座上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
“你觉得,我应该先回答你哪个问题比较好?”
走了好一会儿,视野突然开阔了,里面有着一个很大的地下水潭,可是,他一路过来,既没有看到小鲁、罗跛子,也没有看到食尸鹫,他觉得怪了,这地方,难道另有玄机?迟子鸣非常纳闷。
迟子鸣忙把玉块藏了起来,“呵呵,是手机,手机的光有点亮,我拿来照亮用。”罗奶奶不再说话,而迟子鸣缓缓地走向了那九九藏书网扇脸形门,却不知道仍旧端坐在那里的罗奶奶,此时嘴角泛着一丝讳莫如深的微笑。
“你是在叫我吗?”在幽深的洞穴里,罗奶奶苍老的声音听起来尤为阴冷,反而吓了迟子鸣一跳。
还有一张巨脸的塑像,有着成人般的大小,非常简单的抽象脸部,耳朵上穿着耳孔,头部有着小辫的纹路,看上去应该是非常原始的人面雕塑。迟子鸣估计着,不会有上千年了吧。
他边拿着玉块,边往洞里走去,他有自己手里提着阿拉丁神灯的错觉。洞里面有着奇怪的腥臭味,地上还有岩壁上是一团团的黑糊糊的东西,很像鸟粪。这些鸟怎么不把自家的门口给弄干净些,鸟到底是鸟,跟人差远了。
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了那玉块,他一直害怕它会丢了,摸了一下,还在。在幽暗的洞口,玉石突然发着奇异的光亮来,就像一盏明灯,照亮了洞内,迟子鸣感觉非常神奇,同时想起了可儿曾经说的话,这玉块,是有灵性的,越遇到阴,它则愈强,越遇到阳,它反而弱了。
“秘室?这里还会有秘室?”
迟子鸣的脑子里一边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东西,一边小心翼翼地前进,怕踩到鸟粪,又怕踩到什么可怕的东西,看来这是个自然九九藏书溶洞,溶有碳酸氢钙的水从溶洞顶上滴落,随着水分和二氧化碳的挥发,析出的碳酸钙积聚成钟乳石、石幔、石花,本来是美的,但由于表面可能受过污染,看上去有点脏兮兮的。
但是,他发现,这些玉器好像不是随意摆放的,而是形成了一种形状,这种形状非常像他在某个考古片里看过的陪葬品的摆设形状,他的内心突然有一种强烈的不安的感觉,陪葬品?
“小凤,你怎么被绑在这里啊?”他忙把毛巾给拿掉,并给罗小凤松了绑,罗小凤甩掉了身上的绳子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你看看这个。”
这门像是用金属铸成的,他怎么敲打都纹丝不动,此时,他好像听到一声呻吟,他停了下来,这呻吟声继续传了过来,虽然很细微,但是,在密室里听起来却很清晰。迟子鸣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个鬼地方还会有谁?难道是僵尸复活了?
那声音还是很顽强地传了出来,不管怎么样,拼出去了,迟子鸣循着声音找去,发现里面还有个密室,他摸出了那块玉来照亮,却看到有人全身都被绳子捆着,躺在地上挣扎着。天,这地方居然还有活人,他忙过去解绳子,竟然是罗小凤,她嘴巴里还塞着一条毛巾。
迟子鸣想了想,藏书网“小凤吧,她人呢?”
迟子鸣决定贸然一试,怎么样也得去洞里找找看,不管里面有着怎么样的凶险,毫无疑问,他们还在洞里,不管是死还是活。如果是自己碰到危险,倒也让他的心愿,他会顺利地进入第三次濒死状态,但是,他不希望罗跛子与小鲁再出事,这几天死的人太多了。
他试探性地叫了声罗奶奶,是想知道她是不是活的。
“这个眼睛——就算相貌怎么变老,人的眼睛应该不会越来越斜吧?”
“嗯,这是一九九四年拍的,跟我爷爷合照的,但是,她的照片没有放在厅堂里,你有没有发现她跟现在有什么不同?”
他突然意识到,在外面的那个老太婆并不是罗小凤的奶奶。
迟子鸣顺手推了一把,却见那人直直地倒了下去,分明是死的,而令迟子鸣感到恐怖的,并不是因为这个人死了,而是他的两条腿竟然都没有了,下半身根本是空荡荡的,因为坐在石凳上,下面被衣服盖住,所以一时就看不出来。
而石壁的周围有着看上去年代非常久远,但依旧能辨得出具体图案的壁画,是百姓们饭稻羹鱼、渔猎采集、快轮制陶,还有纺织的生动场面,这会是什么时代的情景呢?怎么看都不像明清时期,迟子鸣想。
迟子鸣想了想,
www.99lib.net
拿出了自己身上的那块玉,发现它的色泽、形状、图案看上去与它们非常相似,看起来像是属于同一个时代的玉器。难道这里的玉器也都是属于良渚古国的?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
当迟子鸣进去之后,发出了一声啊的惊叫,只见那里面整整齐齐地摆着很多的玉器,还有黑陶的器具,这些各式各样的玉器,有玉璧、玉琮、玉璜,还有玉首饰,唯独没有迟子鸣身上的那块玉钺,这些玉器上面同样刻着神秘的鸟兽,散发着幽幽的光,而迟子鸣对玉器是不内行的,但却感觉这里的玉器不像是假的,而且可能有着极久远的历史,并不是普通的市场上流通的那些,如果搞玉石的同学在这里他一定会很兴奋。
这张应该是罗奶奶比现在年轻时拍的照片,而这张照片分明是从哪里剪下来的,边缘呈着凹凸形,“她,是你奶奶吧?”
此时,他突然想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感到羞愧。
这个人是谁?怎么会死在这里?他的两条腿,哪里去了?小鲁他们呢?到底去哪里了?此时,他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在悄无声息地凝视着他,他猛然回头,却发现另一个平滑的石头上还坐着一个人,而刚刚,这里明明是空空的啊。他揉了揉眼睛,而这个人正用一双浊黄九九藏书网的眼睛看着他,他浑身哆嗦一下,罗小凤的奶奶?罗奶奶怎么在这里?
罗奶奶却没有答话,而是把手指按在自己坐的石头上,迟子鸣这时才发现那里有一个圆形的能凹进去的开关,上面有着斑纹,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来,跟石凳是一体的。这时,后面的那个巨大的脸形雕塑突然从中间裂了开来,原来是一道门。
一想起自己被关进了密室里,心里便有着无限的恐惧,他强装镇定,咽了下口水,却抑止不了声音的颤抖,“谁?谁在里面?给我出来。”
他冲过去撞门,但是,却怎么都撞不开,“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
他走近了男人,“大叔。”
“太好了,原来你还活着……”这话出口又觉得有点不恰当,于是又忙问,“小凤呢,小凤在哪里?还有小鲁与罗跛子他们刚才也进去了,你有没有看见?”
“噢,她在秘室里待着呢,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迟子鸣仔细地端详着这张照片,上面的女人确实跟现在的罗奶奶很像,只是从容貌上显得年轻一点,毕竟二十多年了,但是,他确实感觉有什么地方不一样,这时,他的目光定格在她的眼睛上,照片上的那双眼睛黑白分明,非常整齐,而在外面的罗奶奶的黑眼珠排得很紧密,看起来有点斜,俗称斗鸡眼。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