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罗跛子
目录
第二十四章 罗跛子
上一页下一页
“你,是不是以前很喜欢这个地方?”
迟子鸣有点奇怪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的?她就是在那段时间文的。”
一路上,这个深夜的村庄显得无比宁静与幽黑,竟然连只个灯都没有,他们是拿着手电筒来的,否则还真认不出路了。
心里这么想着,走着走着,就看到罗小凤的家了,迟子鸣指了指前面的一幢房子,“应该是那儿了,上次我瞎逛的时候,刚好碰到小凤的奶奶,就在那里聊了几句,你看,这里还有几个晾衣架子,就在这儿了。”
小鲁摆了摆手,“那么,你有没有发现她胳膊上有着类似于鸟头人的文身?”
一时间,迟子鸣非常心慌,真怕罗小凤会有个三长两短,一急,手心的汗都出来了,但是,对于这个于他们俩而言这里都陌生的村庄,他们真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找,那老婆子会带罗小凤去哪里呢?“这样吧,鲁警察,我们先把罗跛子大伯叫出来,他可能会了解一些情况,再叫他带我们来转转。”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吗?因为她曾经说过,如果现实真让我们绝望,我们以后就来这里自杀吧。当时九_九_藏_书_网,我还呸她,净说丧气话。只是我想不到她竟然就这样说不爱就不爱了。而且我所有的积蓄都玩股票给玩没了,上班炒股屡次被领导发现,亏了钱还被炒了鱿鱼。你说,情场事业两失意,活着有什么意思。再说说我的业余爱好吧,写了几十万字给一个出版社,结果,书出了,那假冒的编辑却领走稿费消失了,我跟他是在网上联系的,打电话给出版社,说书稿是那人给的,钱是那人领的,他们不负任何责任。你说,我是不是太相信别人了,这年头,还有比我更失败更蠢的人吗?我不心灰意冷,就找不到更心灰意冷的人了。”
小鲁叹了口气,拍了拍迟子鸣的肩膀,“哥们儿,有一句话叫拨开迷雾见日来,无论遭遇怎么样的挫折,无论你现在怎么迷惘,总会有看见太阳的一天的。相信我。”
而经历了这几次恐怖的死亡事件,小鲁倒是很好奇他还有没有自杀的心态。他对迟子鸣还是比较有好感的,所以,尽力想把他的心态扳正。
他缓缓地回过头,正是罗跛子——那充满着阴霾的脸。
“她们99lib.net压根就没回来,我们快去找小凤,小凤可能会有危险。”
小鲁却在东张西望,“后面还有个院子。这样吧,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后院看下。”
不知道罗小凤与奶奶是怎么走回去的,可能是她们对这儿熟了,走夜路也适应了,现在,这里只有两种声音,一种是风吹过的呼声,另一种,就是偶尔传来的狗吠声。
他停顿了一下,小鲁也猜到个大概意思,这是转折性的语气,“而就在我们要结婚的前一个月,她突然迷上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每天都鬼鬼祟祟的,每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她不在身边,而在凌晨的时候,她才回来,而回来之后,第一句是,天父在上面看着我们。我看看上面,是天花板,什么都没有,而她的目光很呆滞而且带着几分狂乱,一开始,我真吓坏了,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以为她精神出问题了,有时候,我听见她在梦里喊,什么饕餮,什么艺术的光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迟子鸣点了点头,“我曾与前女友在这里待过好几天,那是个夏天,她很喜欢这里的海,喜欢在这里放风筝,九-九-藏-书-网我把我们对彼此的爱写在上面,然后放飞,她说,风筝会带着我们的爱情,告诉神的,神一定会羡慕死我们,而且,他会被我们的爱情感动,那么,我们的感情就可以亘古不变了,不管星转斗移。但是——”
“我不知道啊,如果我知道她在哪里就好了。那段时间本来我想调查她的,但是,还没有下手,她突然就向我提出了分手,说她已经不爱我了,爱上了别的男人了,然后她带着自己的东西就走了。在此之前,我还以为她真是走火入魔了,一心想揭开谜底,她这段时间究竟在干什么,又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但是,她好像知道我会来这么一手,就这样在我的面前消失了,我根本就找不到她。而去了她家里,她家人压根就不知道这回事。对了,她本来是个孤儿,是后来被收养的,她还经常打电话回家,所以一直以为她还在公司正常上班。我去了她的单位,才知道她已经一个月没去上班了。
小鲁感觉到不妙,“你想想,她们前头刚走没几步,我们后头就上来了,中间隔着不过几分钟,而且两个女人走路能有多快?就算她们99lib.net先一步到吧,这房子里怎么不见任何灯光。”
“等等,饕餮?”这是唐协强生前经常说的一个词,难道他女友跟那个邪教也有关系?或者也是其中的一个成员?“你女友叫什么名字?”
小鲁与迟子鸣边走着,边聊了起来,对于迟子鸣来这个村庄的目的,小鲁一直很好奇,虽然他知道,最初,他有自杀的倾向,想来这里一了百了,对前尘往事都做个了断,甚至,他的遗书都写好了,虽然没看到内容,但应该是个很完美的自杀计划。而且死在海边,也算是很诗意的死亡。
“你知道她现在去了哪里吗?”
迟子鸣点了点头,此时,他站在那里,却突然想到自己竟然不知道罗跛子住在哪里。每次他总是神出鬼没地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在海边,在旅馆里,在山崖上,而此时,迟子鸣突然想起除了罗小凤之外,罗跛子是最频繁出入在旅馆里的人,而每几件命案发生之后,罗跛子总是会很神奇地出现。此时,迟子鸣一想到他所说的那个传说,他那奇怪的跛腿,还有那永远令人捉摸不透的古怪眼神,突然觉得这个人其实很可怕,或者,他就跟旅馆http://www.99lib.net里发生的命案有关。虽然,这只是迟子鸣一瞬间的直觉。
“蔡依莲。怎么了,你认识?”
小鲁边敲着门,边喊着罗小凤,但是,里面毫无反应,小鲁越来越证实了自己的感觉,他猛地推开了大门,用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然后打开里面的房门,根本空无一人,只在一个房间里,看到一只令人作呕的腐脚。
迟子鸣想了想,“难道她们还在后头?我觉得不可能,到这里就这么一条路,如果她们比我们慢,我们应该会看到的。可能她们一到就睡了,我们敲敲门看看。”
迟子鸣看着他,心里却有着难以言状的烦闷,但是,又不能说出来,是啊,关于可儿在那古老的良渚国等着他的第三次濒死,等着他拯救她出来的话,他又怎么说得出来。这难言之苦,就算是告诉小鲁,他也不一定相信,这听起来太像神话故事了,但是,他却不知道,死神几时才会降临到他头上。如果死神先对小鲁下手,那么,这个计划是不是又会推迟,而且,又多了一个无辜的人死于非命。要不要想办法让他离开这里?
此时,他感觉到有人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你,是在找我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