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神鸟教
目录
第十九章 神鸟教
上一页下一页
黑山人有点不耐烦了,并没有再答理光明,“新人蒋小军入教仪式已经结束,从此,他就是神鸟教的一员,愿神鸟天父与他同在,保佑他健康安宁。”
凿好之后,开始上颜料,那色彩开始逼真与斑斓起来,红色的鸟头人的图像,似乎浑身有着无限的力量,在往光明的身体里扩散。
光明倒抽了一口冷气,原来真相真是如此,唐协强他们之死原来都是这些人所为,现在他们要对付的是一个组织,一个邪教组织,而非个人,而且它充满着邪恶与凶残,这些教条有些好像选自于《古兰经》,却没有取其精华的一面,恰恰相反的是,用了其最糟粕最无人性的一面,并来蛊惑人心。是的,完全的邪教组织,而每个组织的背后都有一个主谋策划,那么,神鸟教的最高领袖会是谁?还有,他们提出了良渚,这跟良渚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教主极度迷恋着良渚古国?
远远地,他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一身黑袍的男人出现在走道上,像一尊塑像一样地站着,头稍垂,当光明接近的时候,他依旧雕塑般地站着,但眼睛却向上直视着光明,那眼神里有着威慑的光,“加入我们吧,孩子。”
这时,他听到一阵脚步声,像是有几个人往这边走来。他躲到了门的后边,这时锁被打开,在他们进来的时候,他什么都不顾猛地冲了出去,逃出这个鬼地方再说。背后的那帮人就追了过来,一时间,呼喊声,脚步声,一片杂乱。
“是什么时候,藏书网又是什么样的大会,能否告知一下我这个神鸟新人。”
摸了摸身上,手机与枪什么的都不见了,他努力让自己的眼睛适应这黑暗,发现自己待的这个房间是空空的,门上有一把很大的锁。他用力地拉扯,但无济无事,然后把视线转到窗口,那里有一扇很小的窗,通风用的,他努力爬上那个小窗口,却只看到空洞洞没几颗星子的天空。他明白,他可能就在高楼之上,这种想法令他有点沮丧,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鸟头面具人要把他带到这里来。
解散之后,有人带他去宿舍。而光明最想做的就是想办法从这里逃出来,与外界取得联系。这个地方看上去非常熟悉,令他有一种曾经见过的感觉,但是,有一点他能确认,这样的房子他是没有见过的,这高墙之内,如果想出去的话还真是有一定的难度,到处都有人站岗,到处有人盯着他。当他在院子里看到一个破弃的佛像,他渐渐有点明白,这个地方,就是他曾经来过的,栗子胡同的尽头。
听声音,原来是个女人,她把一套衣服搁在桌子上,转身就离开。光明叫道:“喂,怎么称呼你?”女人停了下来,语气依旧冷淡,“叫我阿莲吧。”说完就出了门,头都没回一下。
本来,他是马上可以找到栗子胡同的,案子刚刚找到一点头绪,此时,他却遭遇袭击,或者说是,不测。
光明一个勾拳打了过去,但是,却像打在了一块石头上,他干脆使出全劲,当初他在武警队也不是白待的。
那座黑大山看起来令光明觉得有点眼熟http://www.99lib•net,但暂时却想不起来,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本类似于《圣经》的书籍,他指着背后的鸟头人雕塑说:“他是我们的天父,创造了一切的美好与安康,我们以他的名义存活与呼吸着阳光,雨露,新鲜的空气。天父,请保护我们的子民,让我们在忠于你的名义之下,为你而活。现在,你的子民蒋小军,将要接受肉体与精神上的洗礼。蒋小军,你愿意接受洗礼吗?”
这时,一个身材纤弱、面容冷漠的黑袍人带光明来到一个水汽氤氲的房间,只见房间里面放着一只大木桶,木桶里有着温水与红色的花瓣,这个黑衣人淡淡地说:“你先去泡澡,我在门口,十分钟后,接你出来。”
那黑山人的脸上突然就有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你的想法很好,但教主是不会轻易出来见人的,而且,你还是新人,只有在一年一度的大会上,你们才可以见到。”
光明想起了唐协强他们之死,鸟头人文身与鸟头面具,还有那个奇怪的栗子胡同,如果他真要冲出这个地方,看来有很大的难度,除了后面的大伙人外,还有这么一座大山,如果打,他想不一定就打不过他们。
他点了点头,心里在琢磨,这到底是什么教,看样子,跟基督教有点相似,但又自成一派,得,还是应承下来吧,现在他们是头儿,头儿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吧,“我愿意。”
此时,看着这个塑像光明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好像是在哪本书上,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关于古埃及或美索不达美亚之类的图书里藏书网出现过这种图案,文身上的鸟头人太小,所以,没有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一个香烟萦绕的殿堂。二十五年前。
文身结束之后,正式开始入教宣读仪式,那个在神鸟教里相当于牧师之职的黑大山开始宣读,“第一条:努力说服所有的人,使他们相信神鸟天父才是真的上帝,是他创造了万物,创造了生命,创造中国最早的文化与国家,创造了良渚文化,人类以他为荣,当尊敬他,崇拜他,信仰他,古老的良渚国,有着他的图腾,我们应当世代膜拜;第二条,你们要讨伐邻近你们的不信道者,使他们感觉到你们的严厉,你们在哪里发现他们,当反抗他们,必要时杀戮他们埋藏他们,神鸟教才是唯一的真主;第三条:教中的人们啊!你们不要以自己的父兄为保护人,如果他们弃正信而取迷信(指不信)的话,你们中谁以他们为保护人,谁是不义者;第四条:信道的人,不可舍同教而以外教为盟友,谁犯此禁令,谁不得真主的保佑,并严刑处之;第五条:不信者已经有为他们而裁制的火衣了,沸水将倾注在他们的头上,他们的内脏和皮肤将被沸水所溶化,他们将享受铁鞭的抽打,对于背叛或欲退出者,将挖出心脏取之性命……”
“那么,来人,先给蒋小军进行肉体洗礼仪式。”
蒋小军这名字是光明随口编的,他庆幸今天把工作证扔在办公室里没带在身边,否则他们估计会要了他的命,而不是需要他入教。
“我们神鸟教欢迎所有的有缘之人。希望你能服从我们的意志。”
那黑袍人意味深长地看着www.99lib.net他,“那你就试试能不能逃出这个地方。”
光明扬了扬眉毛,“如果我不呢?”
“新子民蒋小军,你听明白了吗?”光明点了点头,“是,我明白,但是,我想知道我们令人崇敬的教主在哪里,可不可以瞻仰一下他伟大的面容,我会时刻把他铭记在心。”
此时,马上有几个大汉扶起他,把他带到一间看上去非常中世纪哥特风格的大厅之内,墙壁之上雕着各种玉器的图形,各种怪异的动物与植物,那些动物是各种混合体,花朵是异常硕大与鲜红,还有被异化的人类,而大厅的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威严的鸟头人雕塑,尖尖的嘴巴与鼻子,身上还有着连为一体的黑色翅膀,看上去十分肃穆。
光明没理他,飞起身,两脚扫了过去,黑袍人一弯腰躲了过去,光明摔倒在地,又爬了起来,两个人较量的工夫,后面追过来的人围了过来,光明气喘吁吁地问:“我为什么要加入你们,你们又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光明愣了一会儿,只得脱下衣服上去,水温刚刚好,很舒服,心里想,难道唐协强他们参加此教,也享受过这等的待遇?还有玫瑰花澡泡,貌似还挺浪漫与挺享受的。
十分钟之后,光明依依不舍地从澡桶里出来,换上了跟他们一样的黑袍,阿莲带他回到那个大厅。这时,黑大山又开始发话了:“以神鸟天父的名义,在子民蒋小军的身体之上刻上那无比神圣无比伟大无比华美的符号。文身师,以你的智慧与才华创造最美妙的艺术吧。”
当光明看到那些工具的时候,真是心惊肉战,天,这是最原九-九-藏-书-网始最疼痛的文身术,就一把简陋的文刀,没有麻醉剂,古印第安人就是这么文身的,那鸟头人的图案原来就是这么一针一针地凿在皮肉之上的。但想想,他们都是这么文的,他们能承受得了,我也能行,应该是,到了这地步,不承受下去也不行了。
那种又痒又痛的感觉真是百爪挠心啊,光明曾经中过弹,眼睁睁地看着子弹从自己的皮肉之内就这么生生地给挖出来,也没像现在这么痛苦。他咬着牙关,努力不喊出声来,却控制不了因极度的疼痛而全身痉挛的身体,那几个大汉硬是压着他的身体,文身才能顺利进行。其实不止是他,这里所有的人都有这种文身,应该说,都经历过这样的疼痛。
想到这里,光明也弱势了下来,被他们打了不少拳脚,他抱着头说:“我加入神鸟教,你们别打我了。”心里想,他娘的,有这么人家不入就打人的教么?
光明慢慢清醒了过来,头痛欲裂,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片完全黑暗的地方,他慢慢地回忆起自己在那棵槐树之下,在自我催眠中,又回到了那个栗子胡同。但是,当他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一个戴着鸟头面具的人,并重重地挨了他一拳头,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神鸟教?
其实他知道,他身边没有任何武器,就算他打得过这座大山,对那些后继扑来的还是有点难以应付。但是,更多的是,他开始想,这个神鸟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组织与宗教派别,那些身上有鸟头人文身的人之死是别的组织所为,还是这个组织因会员的背教或其他情况而被杀戮,或者说是处治帮内人的一种手段。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