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鸟冢
目录
第十五章 鸟冢
上一页下一页
小鲁点了点头,边聊着他们已到了“鸟坡”。所谓的鸟坡其实是一个小山坳,有着很多棵高大古老的榕树与松树,四季常青,这么冷的冬天不落叶,确实是个容鸟儿栖身的好地方。
小鲁问:“那么,大伯,这几天你有没有看到它们?”
罗小杰不是说这里有个好玩的地方?她抬头看了看远处的幻崖,幻崖看起来像是坠入了云里雾里,被云朵环绕着,模糊一片。难道他所说的好玩的地方就是幻崖?不,应该不会,幻崖罗小杰是不敢去的,有一次罗伊芙看他调皮,就搬出幻崖这个名字,他吓得就乖多了。
“前几天晚上?你记得具体的日子吗?”
头顶上的太阳直直地从树缝里投下来,刚好照到她的眼睛上,她不得不眯起眼来,将目光投向天空,天空很蓝,很晴朗,前段时间总是下雨,现在,又总是这么睛。这样的天气,这鸟坡,她猛然想起,堂弟罗小杰就是在这里失踪的,这是大人们坚决不让他们来这里的缘故。
她还记得罗小杰在九九藏书失踪前几天对她神秘地说:“姐姐,我在鸟坡上找到了一个很好玩的地方,你要不要玩?我带你过去。”当时小凤正在忙着期末考试,头都没抬一个,“要玩你自个儿去玩,我没空陪你。”
但是,她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我是坚强的勇敢的,然后深吸了口气,蹲下了身,把小鸟的身子给挖了出来。虽然,当时,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挖那只死鸟。
而此时,罗小凤环视着周围,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萦绕在她心头,这里的一草一木,曾经是那样地熟悉。记得小时候,她曾经同伙伴们捣鸟窝,捡鸟蛋,那些鸟妈妈们一定是恨死他们了。
“好。”俩人便动起了铲子。
想到这里,她不禁笑了。但是,她总感觉这里跟以前不一样,具体区别在哪里,她又说不上来。她看了罗跛子一眼,只见他愣不吭声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叼着烟嘴,仿佛在回忆什么,一整天,他的话出奇地少,除了刚才说了几句,九-九-藏-书-网这并不像他平时的风格,而且,经常神出鬼没,但现在,她又不便问他。
一路上,估计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一个疑问,那就是:为什么葛建亮会这么做。
最后,她的脑子里只有两个黑压压的字:鸟冢。
罗跛子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记得那天我是睡了一觉,然后醒来就睡不着了,应该是半夜了,当时没看时间,把粥烧热之后,看天还是非常黑,又回床上睡觉了。”
罗小凤对鸟坡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不知道具体怎么走了,罗跛子不知又从哪里冒了出来,路是罗跛子带的。翻了几个坡,他指了指一个方向,“就在那里。”但是,远远地看上去,却没有看见一只鸟。
只是当她把小鸟挖出来的时候,她发现,在它的身下,还藏着一只小鸟的脑袋,她继续挖,发了疯中了魔般地挖,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五只,六只……
罗跛子边走边解释道:“很久以前这里有大批的鸟,麻雀、喜鹊、黄鹂、啄木鸟、海http://www.99lib.net鸥等,候鸟,留鸟,过境鸟都有。有段时间,村里有一批人闲着无事,爱上了猎鸟,一时间,那些鸟被杀的杀,逃的逃,影都见不着了。后来村里发了文件,禁止猎鸟后,这里又慢慢恢复了以前的生机,鸟们也喜欢待在这里。只是三个月前的某一天,不知从哪里飞来了大群凶狠的食尸鹫,经常神出鬼没地捕猎它们为食,所以,那些小鸟被吃的被吃,逃的逃,这里就变得很冷清了。但是,那些鹫好像生活在密洞里,平时谁都找不到它们,人们也不敢碰它们。不过,目前为止,它们也没有伤害到人类,人们对它们也便无恶意,好像夜深的时候,它们才出来觅食,所以见着它们的人很少,基本上它们也被人给遗忘了。”
那么,他所说的好玩的地方会在哪里,现在还存在吗?小凤脑中突然电光火石般地一闪,难道他的失踪跟这个“好玩的地方”有关?我去周边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走着走着,小凤的双脚突然踩到了一个软绵绵的
九*九*藏*书*网
东西,她差点叫出来。
她想跑,但是,当她的眼睛再次朝那只小鸟看去,她发现,它是有身子的,只不过身子被埋在泥土之下,或者,连日的雨水冲刷,使泥土变薄,小鸟的脑袋才露了出来。她心惊胆战地看了看四周,她不知道她离他们有多远了。
罗小凤先是在草丛里找到了一条手链,“这条应该是钟丹的,当时她进来登记住房写字的时候,我被她手上的这种玛瑙链子吸引了,我说这链子真好看,她说是他先生在云南旅游时给她买的。”
罗跛子想了想,“前几天晚上吧,我半夜睡不着,起来熬粥,发现柴火没有了,就去院子里拿,当时,我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像幽灵一样从我的头顶上掠过,真吓了一跳,抬头才发现是一只食尸鹫。”
“大概是几点你记得不?”
“噢?”小鲁与小赵对视了一下。
罗跛子指了指附近的大概一百多米远的一个山,“那个就是幻崖,所以,这里跟幻崖还是挨得比较近的。”
小赵在一棵榕树下蹲了下来,仔细察看九九藏书网着那上面的泥土,并用手指捏了下,“这里的泥土应该是刚被松动过,跟别的地方不一样,我们在这里挖挖看。”
小鲁吩咐大家说:“既然葛建亮死前提了鸟坡两字,那么一定会有什么线索在这里,大家一起找找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东西。”于是各人就开始寻找。
小鲁沉思了下,“如果没猜错的话,钟丹的尸体可能就埋在附近。”
那是一个脑袋,一个小小的脑袋,被她踩得歪到一边,不过是一只鸟,一只死鸟,干瘪瘪的死鸟,但是,却够小凤心惊胆战了,因为它的眼睛是睁着的,小小的眼珠那么黑,那么圆,那么清澈而突兀,却带着深深的恐惧,像任何一个死不瞑目的人。令小凤莫名就想起了夏逸民与钟丹,同样是圆睁着眼,但是,所不同的是,他们的眼睛被硬生生地挖了出来。一想到这里,小凤感觉有一股冷飕飕的寒流自上而下灌入体内,仿佛很多双死不瞑目的眼睛都在直直地凝视着她。
“记得啊,就小旅馆里的第一个客人出事的那天,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