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二房客之死
目录
第六章 第二房客之死
上一页下一页
此时,她正心惊胆战地经过308房间,而罗伊芙清脆的叫喊令她内心紧绷的弦差点要断裂,她疯了般地跑了下去,却见罗伊芙惊讶地看着她,“姐,你怎么了?额头怎么都是汗?”
于是两人就到了罗小凤的房间,现在倒是罗小凤奇怪罗伊芙那紧张而古怪的表情,“发生什么事了,看把你紧张的。”
小凤很疑惑地看着她,“我想可能是吧,他如果活着的话,没理由不出现啊,没理由不见你啊,除非——除非——”
罗伊芙狠狠地咽了口唾液,“姐,到你房间去说吧。”
罗小凤的声音有点颤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在这旅馆做了三年,也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
只见窗玻璃上写着这么几个血红的字,分明是用鲜血写的:地狱的寒气会像噩梦一样追随着你们,谁都逃不过……thanatos。
“你老妈打电话过来了,正到处找你呢,赶紧回去吧。”此时,她却发现罗伊芙手指捂着嘴巴,一脸惊恐地望着自己的头顶之上,仿佛看到了可怕的东西,但是,她却没有说出一句话。
藏书网迟子鸣好不容易把他们拉开了,葛建亮依旧难以平静,用一种悲愤的目光看着他们,“我倒想知道,接下来,我们中间会有谁死去。两个了,两个人,这个鬼地方,一共才住了五个人。是不是你们合起来害死了我老婆啊?”
罗伊芙点了点头,“我也不知为什么,最近老是会梦到这个人,他像一个无法抹去的梦魇,始终不停地飘浮在我的梦里。我几乎一闭上眼睛,就能梦到他。姐,我真的害怕极了,而且,他有一张极为恐怖的脸,或者说,戴着一个可怕的面具。”
葛建亮近乎失控地掐罗小凤的脖子,罗伊芙拼命地拉开,但是,毕竟力气小,若不是迟子鸣及时赶到,场面真有些难以控制。
“我怎么知道啊,我去楼下打开水泡茶喝,当我回来的时候,我老婆……”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揪住了罗小凤的脖子,“你这旅馆是不是有魔鬼,是不是你杀的,你告诉我,为什么这里三天内就死了两个人,还死得这么惨,你赔我老婆,你赔我老婆啊——”
“黑衣人?”
这时,无意中九*九*藏*书*网拉开窗帘的罗伊芙突然叫了起来,“你们看,这里有几个字。”
“感觉?感觉,感觉,唉……”小凤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者,她太想念弟弟了,虽然有些感觉也并非是子虚乌有。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她发现手指上是鲜红的血。
罗伊芙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唉,我说不清这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我知道的是,这种感觉现在越来越强烈,就仿佛那种恐怖的气息也离我越来越近了一样。”
罗伊芙沉默了许久,“你还记得黑衣人的传说么?”
罗伊芙并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去旅馆找罗小凤,虽然罗小凤大她三岁,但是,她们是一同长大的,而且是堂姐妹,关系又很要好,所以,有什么心事,罗伊芙都喜欢找她说。
“真的,姐,你还记不记得小杰失踪的时候,东村的一个小孩子也紧跟着失踪了,但是,那个小孩的尸体却很快找到了,溺水而死,但是,小杰的尸体却始终没有找到。如果他是不慎跌落山崖的话,尸体也应该早就找到了,没有理由就这么失踪了啊?还九_九_藏_书_网有一件事情很奇怪,姐,我有点害怕,小杰的东西,好像会莫名其妙地消失了,特别是他喜欢的东西。他的房间,本来一直是锁着的,钥匙也只有我爸有,但是,有一次我太想念他了,就趁爸睡觉的时候,偷偷地拿了钥匙进去,但是,里面的很多东西都不见了。小杰虽然年纪小,但懂得很多东西,脑子非常好,又好学好研究东西,你一定不会忘记他还做过避雷针呢,还有他喜欢的东西,是绝不允许别人去碰的。难道是我爸怕触物伤情,把这些东西都扔掉了?”
“没,没啥,干活,干活干的,怎么了,这么迟了不回家,来找我。”
迟子鸣吼道:“你冷静一下,这事看来真不是那么简单,我跟小凤并不熟,跟你们又没有过节,为什么要害她啊?”
罗伊芙突然握住了罗小凤的手,“姐,我觉得小杰还活着。”
“小杰还活着?他人呢,在哪里,在你家吗,我去看他。”
这时,她才感觉到头发上有黏糊糊的东西往下淌,一滴一滴一滴,那种腥浓的味道像泼开的流酸一样刺地冒了开来http://www.99lib.net
罗小凤抬起头,看到木质天花板的隙缝里正淌着大摊大摊的血,顶上刚好是葛建亮夫妇的房间,就在此时,头顶上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老婆——”她们此时才清醒过来,发现全身都打着冷战,好大一会儿才恢复了状态逃命般地冲了出去。
小凤摸了摸她的额头,“我看你最近是恐怖小说看多了,你快点回家吧,早点睡。”这时她房间的电话响了起来,她应了几句就挂掉了。
只见葛建亮抢天呼地跪在那里,而他的老婆钟丹却仰面躺在地上,眼部是两个漆黑的洞,胸口插着一把水果刀,那样子,竟然跟夏逸民的死状一模一样。
她本来想说拐骗之类的字眼,但是,怕这么说罗伊芙又要胡思乱想瞎猜疑了,她便转移了话题,“奇怪了,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现在又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每个人,都面如死灰。
小凤安慰她说:“这只是梦而已,我想这个人并不存生,可能听多了,想多了,然后就梦到了,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如果小杰活着的话,他为什么不回来呢,如果真活着的九_九_藏_书_网话,为什么再没人看到过他了呢,难道离开了这里,去了另外一个很遥远的地方?”
而自从旅馆里发生客人戳眼自杀事件后,罗小凤的内心充满着恐惧,她做梦都会梦到夏逸民那骇人的面孔在旅馆的每个角落都不停地骤现,不停地飘浮与盘旋,神出鬼没阴魂不散。而且,他那僵硬的嘴巴不停地重复着那几个空洞洞的字眼:我不是自杀的,我不是自杀……一时间,罗小凤真怀疑他不是自杀的,而是另有原因。
这血字分明是写在窗外面,窗户是紧闭着的,也就是说,有人在房间外面写的,但是,这是二楼,外面连露台都没有,只有悬在半空之中,才能写出这几个血字。那,会是什么样的人?
“喂,你别急。”罗伊芙拉住了小凤,“我只是感觉他还活着,虽然我并不确定,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很强烈,很真实。”
她把夏逸民住过的那个房间封上了,她发誓再也不会进那个房间了,但每次经过那门口,她总感觉全身阴冷,仿佛夏逸民似乎就趴在那窗户口,用那空洞洞的眼窟窿绝望地看着她,又一次要对她说:我不是自杀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