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兵发播州
目录
第四十九章 兵发播州
上一页下一页
在曹公公的多番交涉下,王廷终于答应将白诚随的灵牌也供奉其中,算是为白诚随的父亲白之川平了反。
“大人,四川巡抚王大人的信。”传信兵对贵州巡抚江东之说道。
“贵州局势已经无法挽回,陛下需要早作圣断。”田义说。
朝鲜百姓死亡情况:釜山百姓被宗义智屠杀三万,多大浦镇百姓被小西行长屠杀一万,汉城百姓被宇喜多秀家屠杀两万,加藤清正从釜山登陆至咸镜北道一路屠杀百姓五万,晋州百姓被加藤清正屠杀六万,第二次战争期间全罗道和庆尚道居民被小西行长和加藤清正屠杀五万,两次战争期间,各道逃难百姓饿死、病死者有十万人。
“全军覆没!”万历惊道。
天邦囤位于飞练堡东北方向,地势险峻,中间有一道狭窄的通道,杨国柱率领官兵一直在后追赶,不知不觉已经进入这道狭窄的山路,突然一道山风迎面吹来,杨国柱猛然抬头,看见了高耸的峭壁。
“哦。”神宗哦了一下。
“启奏陛下,今倭乱已平,东征首尾七年,费银五百万两,我军历大小十余战,共阵亡二万七千人,朝军阵亡五万一千人,倭寇阵亡九万八千人,朝鲜百姓直接或间接死于倭寇之手有三十万人,朝鲜八道以全罗道在第二次战争中受损失最严重。”万历二十七年正月,朝鲜战报传到京师,司礼监掌印太监田义向神宗奏道。
“杨都司,你说我们三千兵马前去打杨应龙,这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李廷栋对杨国九-九-藏-书-网柱说道。
“只派三千兵马,朝廷想干什么?”杨应龙自言自语道。
神宗把奏章接过来看了看,只见奏章后面对各方阵亡人数进行了注解。
江东之看完信后沉思一会,随即吩咐道:“让都司杨国柱来见我。”
“不错。”神宗说道。
朝鲜方面:釜山保卫战阵亡四千,多大浦战死一千,东莱保卫战战死三千,尚州阻击战阵亡一千人,忠州阻击战阵亡四千,临津江会战战死二千人,延安保卫战阵亡四百人,两次锦山战役战死四千人,两次晋州战役战死一万一千人,咸镜道义军战死二千人,庆尚道义军阵亡一千人,平壤光复战阵亡八百,幸州战役战死一千三百人,漆川梁海战阵亡五千,南原保卫战战死一千三百人,蔚山会战阵亡四千人,泗川攻击战阵亡二千人,顺天攻击战阵亡六百,露梁海战阵亡四百,其他零星战斗阵亡二千,一共五万一千人。
“干脆杀他个片甲不留。”杨可栋说。
都司杨国柱攻下三百落后,率军向北走,遇到何汉良的五百播州兵后,官兵呐喊着冲了过去,何汉良掉头就跑,官兵在后面追赶。
“为何?”神宗问。
三路大军消灭完各地留守日军后,邢玠带着三百名日军俘虏以及其他各路兵马返回汉城。宣宗和柳成龙在汉城犒劳三军,并在龙山设立祭坛,用于祭奠在战争中死去的大明和朝鲜的将士。
杨可栋大怒,立刻就要前去迎战,杨兆龙劝住他说:“我们可在天邦囤设九-九-藏-书-网伏,然后将官军诱至此处歼灭。”
“免去江东之贵州巡抚一职,改由郭子章接任,任命李化龙为兵部侍郎,持尚方宝剑节制川、黔、湖广三省军务,坐镇重庆主持平播事务,加征四川、湖广田赋,调集大军二十万,兵分八路:刘铤出綦江;马礼英出南川;吴广出合江;曹希彬出永宁;童元镇出乌江;朱鹤龄出沙溪;李应祥出兴隆卫;陈璘出白泥,会剿播州。”万历说道。
杨兆龙随即命令对土堡发动攻击,六百官兵在废堡内用弓箭阻击,播州兵在外顶着藤牌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攻击,天色黑下来的时候,土堡被攻破,播州兵蜂拥而入,杨朝栋指挥众兵与官兵在堡内展开决斗,李廷栋战死,杨国柱自杀,六百官兵全部被杀。
皇宫内,田义将贵州奏章递给了神宗,万历打开来看了看。
万历二十七年,一五九九年,贵州局势已经如火如荼,杨应龙在两年内已经攻打川贵多处屯卫,杀死守官。
“撤,赶快撤。”杨国柱拼命喊道。
“传旨,让邢玠留下一万人马,其他人马迅速返京,并除去东征加派的田赋。”神宗接着说道。
“拟旨。”万历对田义说。
“我听说此次我军胜利是因为平秀吉病死导致倭寇撤军。”神宗说。
“只派三千兵马,他是怎么想的。”万历怒道。
“不可,那样正中他们下怀,你跟兆龙带六千兵马将杨国柱阻在飞练堡即可,切记不可杀戮官兵。”杨应龙说道。
杨兆龙、杨可栋http://www•99lib.net带着兵马渡过乌江,正向飞练堡行进途中,前方哨马来报五百兵马在三百落被官军尽数消灭。
五百播州兵抵达飞练堡的时候,官兵已经占领飞练堡,五百播州兵只好屯扎在飞练堡以北的三百落,三百落是个囤子,地势不是太高,三千官兵迅速向北逼向三百落。
这时候,山上的箭弩和石块纷纷向下飞来,官兵一片哀嚎。杨国柱急带部队向回撤,此时,播州兵从前方掩杀过来,潘汝资断后,最后,杨国柱、李廷栋带领六百多人逃到了西边的一个废弃堡内,其他官军包括潘汝资在内全部在天邦囤战死。天邦囤的山路上都是官兵的旗帜和尸体,路旁的岩石都被染红。官兵逃入土堡内,几千播州兵迅速将土堡围了起来。
贵州巡抚衙门内,一名传信兵走了进来。
杨兆龙立刻命令五百人充当先锋前去阻击官兵。
“我大明水师再增派二百艘战舰就可以完全封锁海峡,到时候他既不能增兵又不能撤兵,他能做什么?再说了,稷山战役倭寇只是小小失利,他怎么就南撤不敢打了呢?去年年初的时候平秀吉并没有死,他为什么要撤军六万呢?其实倭国已经穷到极点了,他们再打下去,百姓就会造反了,而我大明的人员物资仍会源源不断的运到朝鲜。”田义说。
灵牌上朝军阵亡将领有:李舜臣、郑拔、李庭宪、尹兴信、宋象贤、洪允宽、赵英珪、宋凤寿、庐盖邦、申吉元、申砬、李宗张、张智贤、申硈、刘克良、金百寿、金光铗、
九-九-藏-书-网
洪凤祥、白光峯、李之诗、李光仁、郑渊、元豪、郑湛、高敬命、赵宪、灵圭、高因厚、柳澎老、安瑛、李鹏寿、李希唐、许大成、韩百禄、元喜、洪彦秀、金虎、郑运、尹思恭、张土珍、高彦伯、金时敏、沈岱、崔庆会、黄进、徐礼元、李宗仁、金千镒、沈友信、金俊民、姜希辅、金轴、安弘国、元均、李亿祺、崔湖、斐兴立、李福男、任铉、金敬老、申浩、吴応井、李德恢、李春元、吴応鼎、郑期远、闵浚、金瑞南、郭浚、赵宗道、白土霖、李元吉、卞论、黄世得、白诚随、李英男、方德龙、高得蒋。
大明方面:两次平壤战役阵亡五千人,碧蹄馆阵亡三千人,南原保卫战战死三千人,稷山阻击战和星州战役阵亡一千人,蔚山战役阵亡七千人,泗川战役阵亡四千人,攻打顺天新倭城前后阵亡三千人,露梁海战阵亡一千人,一共二万七千人。
“中丞的意思是让我们先去试探一下杨应龙的虚实,看他敢不敢对抗官军,如果胆敢对抗官军,那么朝廷必然会派大军围剿。”杨国柱说。
明军阵亡将领:邓子龙、史儒、戴朝弁、王守官、张世忠、马世隆、李有异、方时辉、郑文图、卢继忠、李新芳、毛承先、蒋表、李宁、大冢正夫。
杨兆龙、杨可栋带着六千播州兵向飞练堡进发,前锋哨马来报官军已经接近飞练堡。
另外,日军冻死、饿死、病死、投降者近两万人。
杨兆龙随即命令随军将领何汉良率兵五百前去诱敌。
日本方面:小西行长部九*九*藏*书*网从釜山至平壤减员二千,加藤清正部在与咸镜道郑文孚义军的四次战争中阵亡二千,玉浦港、赤珍浦、泗川港、唐浦港、唐项浦港五场海战中阵亡二千,闲山岛、安骨浦海战阵亡二千,釜山港海战阵亡一千,延安之战阵亡一千,梨峙之战阵亡一千,庆尚道日军在与义军战斗中阵亡二千,江原道、忠清道、京畿道三道驻防日军与义军战斗中阵亡一千,两次晋州战役阵亡一万人,平壤会战阵亡一万,碧蹄馆阵亡七千,幸州阵亡三千,南原阵亡七千,稷山战役阵亡四千,青州战役阵亡一千,鸣梁海战阵亡一千,两次蔚山会战阵亡一万二,泗川之战阵亡五千,顺天倭城的日军前后死亡一万二,露梁海战战死一万二,一共九万八千人。
万历看完奏折后,背向椅子上一靠,浑身舒展了一下。
二月,江东之派都司杨国柱、指挥李廷栋率兵三千向播州进发。
贵州巡抚衙门内,江东之将战况写成奏折,六百里急递京师。
“妄议,就算平秀吉年轻二十岁也不行。”田义说。
“我明白了。”李廷栋说。
江东之拆开了信,只见信中说道:“东之兄,杨应龙掌控川黔,税收、交通、征兵皆控制其手,现今倭寇已平,正是朝廷对其用兵之际,希望兄能打此头阵,以达到朝廷对其用兵之效应。”
“这个主意不错,就这么办。”杨可栋说。
官军进攻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播州宣慰使城,听到官军进攻的消息后,杨应龙默默不语。杨应龙弟杨兆龙和长子杨可栋都聚集在大厅内看着杨应龙。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