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露梁海战
目录
第四十八章 露梁海战
第四十八章 露梁海战
上一页下一页
几百艘日舰向明军舰队冲来,明军舰队中间是二艘大福船,大福船有几层楼高,像座小山似的矗立在波涛骇浪之上,船上是一排巨大的木质船帆,几十个人吃力的摇着船帆,木质船帆发出巨大的“咯吱,咯吱”响声,几百名水手在舱内摇橹。
大冢笑了笑,头一歪,死去,曹公公也是老泪纵横。
董一元拉出大将军炮对着新城开始轰,新修补的城墙很快被轰塌,明朝联军开始了攻城,城上日军将石块、檑木扔了下来,并依托铁炮阻击,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倭城很快被攻破,明军撞开了城门,大批明军开始入城,很多日军奔到西城墙上跳海自杀,明军骑着马提着刀在城内四处搜索幸存的日本兵,城内遍地尸体,马蹄踏在淌满鲜血的地面上,留下一个个带血的蹄印,冒着热气的鲜血渐渐冷却下来,只至干涸。
“先炮轰,然后强攻,我不能让人再看我笑话。”刘铤说。
“我沈某为了这场战争倾注毕生心血,却仍未达成所愿,看来我等小人物终是无法掌握乾坤啊!”沈惟敬叹道。
城破后,几百名日本兵从南门逃窜到曳桥,其他日本兵纷纷撤入二城,刘铤派一千骑兵随即攻破曳桥。刘铤与陈璘合兵一处开始了对二城的猛烈攻击,二城内剩下的三千多日本兵展开了最后的抵抗,明军的数次攻击都被打了回来,城下城上尸横遍地。
“你就跟我去日本吧,等过几年你想回来,还可以回来。”小西行长对沈惟敬说道。
刘铤来到了海边,眺望着远方的大海,海风吹拂着他的战袍。
“那就一道道攻。”刘铤说。
“你放心,源藏和见秀我会好好照顾。”曹公公对大冢说道。
董一元走过去一看,一间大房子的地铺上睡的都是伤兵,有的已经死去,有的还在呻吟。
曹公公、白莫雪蹲在大冢的身旁,白莫雪握着大冢的手,不断的哭泣,大冢看着白莫雪,看着曹公公,想说什么话又说不出来。
刘铤将一万多人分成几拨,昼夜不停,轮番攻击。二十一日清晨,二城上的日军已经筋疲力尽,弹药、箭镞消耗殆尽,陈璘http://www•99lib.net让军士把几艘大船拉上岸搭在二城下,一万明军顺着战船跑上了二城。看此情形,大村喜前自刎而死,一些日军纷纷自杀,剩下的日本兵全都投了降,刘铤命令投降的日本兵都蹲在那里。
川上忠实在修复好的泗川新城上堆满了石块、擂木,还准备了好几箱铁炮弹,几百人饱餐一顿,打算做最后的抵抗。此时的日军衣不蔽体,在寒风中冻的瑟瑟发抖,望着城外蜂拥而来的明军,几百名日军的心凉到了极点。
董一元也来到大冢身边,站在那里看着大冢,蹉跎不已。
一五九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岛津义弘率领三千人乘三百五十艘船,南海的宗义智率领五千人乘八十艘战船,立花宗茂从固城方向开来七十艘战舰载七千人,三军会师于南海岛海域,并对战舰上的人员配备进行了一下重组,然后一起向西挺进。几百艘日舰扯满了帆,望着前面的夜色,岛津义弘下令全速前进,刚走出露梁海峡,前方开阔的水域上黑压压一片,从南到北全是明军战船,日军大骇,岛津义弘命令全体出击。
“对这些人进行甄别,朝鲜人放走,倭人带到这里来。”刘铤说。
刘铤急的在城下破口大骂。
此刻,被包围的日军舰队阵形大乱,一桶桶的火药、火砖通过抛石机抛向日舰中,还有的明军手持点燃的震天雷扔向日舰中,日舰中的爆炸声不断传来,还有的船只被炸起的水浪掀翻。此时日舰已经被击毁一百多艘,岛津义弘眼看形势万分危急,便命令九鬼四郎掩护,自己和宗义智、立花宗茂带着一百艘安宅船向东突围。
众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突然数支箭向董一元射来,眼看董一元躲避不及,大冢扑过去一把把董一元推开,一支箭正中大冢胸部。此时,十几名埋在海边沙里的日本兵冲了过来,其中有川上忠实,这十几名日本兵只取董一元,大冢、白莫雪,还有曹公公身后的几名锦衣卫立刻跟这伙日本兵打在了一起,董一元、权慄、曹公公、张榜骑着马迅速向后撤退。大冢带伤跟川上忠实打在了九_九_藏_书_网一起,几个回合后,大冢一刀插进了川上忠实的左胸,川上忠实左手抓住了大冢的刀,右手挥刀砍在了大冢的左肩上,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此时,一个日本兵跑过来从后面一刀插进了大冢的身体内,大冢长喷一口鲜血倒在地上,这时候更多的锦衣卫赶了过来,十几名日本兵迅速被砍死,川上忠实最后身中六刀而亡。
李皋忙命人将李舜臣抬到舱下处理,然后指挥战船继续追赶,李舜臣被抬到舱里不大一会便气绝身亡。
眼看岛津义弘的舰队就要突围出去,李舜臣心中大急,带着几艘板屋船向岛津义弘追去,九鬼四郎急忙命人阻击,日军密集的铁炮打到了李舜臣的船上,一颗炮子正中李舜臣的前胸,李舜臣捂着前胸倒在了船板上,李舜臣的儿子李皋连忙俯下探视。
此时天色已亮,岛津义弘率领日军舰队向露梁海峡北岸靠去,刚接近北岸,对面立刻有炮弹打了过来,邓子龙率领两艘福船冲了过来,其他的战舰纷纷跟进,日军舰队无法登岸,被迫后撤,陈璘和李舜臣在后紧紧追赶,岛津义弘命令舰队向东驶出露梁海峡,此时,陈璘的舰队从西面驶来,李舜臣的舰队从西南面驶来,明朝联军舰队正在形成对日舰的包围,邓子龙率领两艘福船冲在前面反而被日舰包围,日军开始拼命的往福船上攀登,船上明军跟日军搏斗起来,二层的火炮手继续向炮膛里填弹对日舰进行轰击。外围大明水师的大海苍、小海苍不断往里冲,希望能将两艘福船救出来,邓子龙在船舱上亲自指挥明军跟日军拼杀,日舰上的日军用弩机和铁炮纷纷向两艘大福船上射去,邓子龙胸前连中数箭身亡。越来越多的日军登上两艘福船,两艘福船上的明军全部战死,两艘福船被日军夺了过来,日军在船上欢呼雀跃。
董一元、张榜、权慄、曹公公、大冢正夫、白莫雪等人骑着马来到海边,眺望大海,希望能够得知露梁海战的战况。
在陈璘的命令下,二艘福船径直向日军舰队压去,福船上装备的虎蹲炮向日军舰队猛轰,两艘福船上的明军居高九-九-藏-书-网临下的向日舰射击,日舰则用船上装备的大筒还击,大筒打在福船上完全是瘙痒。其他的日军纷纷用铁炮向福船上的明军射击,两艘福船冲到日军舰队中,成片成片的日舰被撞翻,其他日舰上的士兵纷纷用绳钩向福船上攀登,明军赶到船边砍断日军的攀登绳索,并用喷筒、碗口铳阻击攀登上来的日军,还有的明军跳到日舰上跟日军拼杀。陈璘立在船头上,指挥着大将军炮向日舰纵深方向打去,并命令二艘福船继续向日军舰队的中心挺进,其他的一百多艘明军战舰正从两翼对日军舰队实行包抄。眼看大福船将日军舰队阵形搅的大乱,岛津义弘忙命人将数十艘冲锋舟上的柴草点燃并把冲锋舟向大福船推去,这些燃烧的冲锋舟刚抵达福船底部,就见福船中层水箱里的水如雨般喷洒下来,不一会儿就将冲锋舟上的火浇灭。一百多艘日舰围着二艘福船,日舰上的士兵用铁炮和火箭向福船密集的射击,大福船上有些地方开始着火,木制的船帆也燃了起来,一些明军忙着灭火,其他的明军仍然在顶层向下射击。此时,外围的明军战舰也开始向里面的日舰开炮,李舜臣的一百艘战舰也向交战地开来,日军看见南边来了一艘船队,旗帜上写着“李”字,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岛津义弘急令船队往东北方向靠岸。
剩下的六千日军被联军战舰团团包围,日军拿着铁炮和弓弩仍在顽强还击,朝将方德龙、李英男、高德蒋相继战死。联军战舰收紧了对日舰的包围,大量的烟罐被抛到日舰当中,在硝烟弥漫下,日军铁炮手失去了射击的能力,联军的火炮、集束火箭、鸟铳不断向日舰打去,九鬼四郎战死,饭田角带着两千多日军窜到了南海岛,陈璘随即命令陈蚕、季金率军登岸追剿,窜上南海岛的日军很快被消灭。
海上剩下的日军已经放弃了抵抗,无数的火箭射向日军船只,日军舰船一只只的被焚毁,剩下的日军要么跳海自尽,要么被联军射杀,到了下午,露梁海战已经结束,热闹了一天的海面渐渐的平静下来,海面上漂浮着船骸、尸九九藏书体,还有被血染红的海水,李舜臣和邓子龙的尸体被放在了一起,陈璘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两人。露梁海战,日军阵亡一万两千人,损毁船只四百多艘。
“总兵大人,内城内发现二千多名劳工,有的是倭人,有的是朝鲜人。”一名军士跑过来对刘铤说。
“放火。”董一元说道。
“大人,这里还有倭寇。”一位军士对董一元说。
傍晚,明军将俘获的三千名日本士兵和日本劳工用绳子拴在一起,解送到海边进行了集中处理。
“里面可有三道城墙啊。”王士琦说。
此时,陈蚕也率领舰队赶到,明朝联军的战舰已经对岛津义弘的战舰形成合围,陈璘下令夺回两艘被抢的福船。此时天色大亮,明朝联军万炮齐发,打的海上翻起一道道水柱,整个场面声势浩大、蔚为壮观,日军的船只不断被掀翻,日军只得依靠大筒和铁炮还击,李舜臣的水军出动了二十多艘龟船向日军舰队中撞去,龟船在前面开路,明军的几十艘海苍跟在后面,眼看离被俘的福船近了,明军纷纷向两艘高大的福船扔出带钩的绳索,铁钩钩在了福船上后,海面上无数的明军腾空而起,向福船上登去。
“不要管我,快追上去,不要让他们跑了。”李舜臣对李皋说道。
岛津义弘带着舰队不顾一切突围,终于冲出包围圈向东逃去,联军舰队在后紧紧追赶,大将军炮、大发虎蹲炮、大佛朗机和火箭不断攻击着岛津义弘的舰队,一艘艘日舰被击沉,最终岛津义弘、宗义智等人带着五十艘战船,三千多人逃了出去,驶离南海岛后直向对马岛驶去。
几轮炮轰过后,明朝联军登上丘陵开始了攻城,五千日军在城上殊死抵抗,一直到下午,仍然没有攻下来,明朝联军死伤惨重,刘铤急得骑着马在城外跑来跑去。此时,结束露梁海战的陈璘率领战舰来到了顺天海湾,明军弃舟登岸,开始从顺天倭城东面攀登,东面防守薄弱,明军很快攀登了上去。此时,北城的日军开始奔到东面来阻击陈璘水军,如此又减弱了北面的防守,北城刘铤的攻城部队很快攻陷了北城。
九鬼四郎九九藏书网带着二百多艘战舰阻击联军,在铁炮的掩护下,日军开始乘着小船向联军大船上爬,日军刚爬上联军船舱的一半,船舱里的水手将活动木板转了过来,船舱上立刻布满了铁钉,攀爬的日军只好纷纷撤了下去。还有一些水性好的日军水手拿着长长的铁锥潜到水下去凿联军的战船,陈璘在船上听见船下有凿船的声音,便让人将毒弹扔到水下,毒弹遇到海水融化,船下凿船的水手纷纷溺毙而死。
“那你准备怎么办?”王士琦问。
“刘将军切莫急切,千万别以为到了最后就势如竹破。”陈璘说道。
日军在海上跟明朝联军打的正起劲的时候,小西行长带着三千人乘五十艘船正在驶向猫岛,小西行长的船队还没到达猫岛就遭到朝将宋希立拦截,小西行长命令众船全速前进,避免跟朝舰纠缠,宋希立的舰队在后面紧紧追赶,一发发炮弹打到日舰上,最终小西行长带着五、六艘船,三、四百人,以及松浦镇信、沈惟敬、有马晴信、内藤如安等人逃出了光阳湾,水手们在舱内拼命摇着船向对马岛划去。
沈惟敬站在舱头望着茫茫大海,若有所思,小西行长在胸前不断的划着十字,仿佛是在感谢上帝的救命之恩。
刘铤在城下拿千里镜观察了一下城上的情况,说道:“看来他们还是准备死守啊。”
露梁海战爆发之后,晋州城里的董一元率兵向泗川新城奔来,此时,曹公公、大冢正夫、白莫雪以及其他的锦衣卫也都来到泗川新城下,川上忠实带着几百名不愿意撤退的日军在城上据守。
守城的日本士兵纷纷响应。
“是啊,可惜我那留在顺天的五千属兵都要作了刀下之鬼。”说完,小西行长跪下作祭祀状。
另一路,刘铤听说小西行长已经逃跑,便和王士琦尽起兵马杀奔顺天倭城而来,此时的顺天倭城留守有五千日军,留守的日将大村喜前对众军喊道:“现在已经没有足够的船供我们撤退,我们誓必战死在这里,但我们是勇士,临死前也要杀够明军,国家和人民会记住我们,会祭奠我们,为了天皇陛下,为了太阁的伟大事业,让我们成为英雄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