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白诚随之死
目录
第四十七章 白诚随之死
第四十七章 白诚随之死
上一页下一页
“你们是不是卖船给倭寇?”白诚随问道。
“都清楚了吗?”陈璘问道。
“如果我们不去救援,他手下这一万人马必定会被明军屠戮殆尽,文禄之役行长部一直冲在前面,我没理由不救,即使不救,我军撤退的时候也要跟敌军展开海战,所以一定要救。”岛津义弘说。
曹公公一行抵达晋州后,便派出锦衣卫前往泗川方向打探消息。这日,两名锦衣卫在巡哨途中看见了一人。
“让他去吧,邢经略在晋州开了个会,会议大致内容是放弃釜山、西生浦、竹岛的日军,让他们回国,而对顺天、泗川两地的日军用战舰封锁海路然后歼之,目前,日军的战舰都集中在泗川、固城、南海等地,日本国内已无战舰可派,现在有两种情况:要么泗川水军独自回国,那么顺天日军必然会被消灭,而且泗川水军大部分也会在海上被歼灭,第二种情况,泗川水军前往顺天接应小西行长部,那么泗川水军要么穿越露梁海峡,要么绕道南海,北上光阳湾,抵达顺天,所以现在一定要搞清楚地岛津义弘的真实动机,我们不要在这里待了,到晋州去,侦察那里的敌情。”曹公公说。
泗川新倭城内,小西派去的第二个人终于见到了岛津义弘,岛津义弘看了小西行长的信。
“大冢君到我这里来,真是稀客啊!”白莫雪说。
“战争结束后,我们俩成亲,你看怎么样?”大冢突然问道。
岛津义弘似乎感觉到屋顶有什么东西,便仰头向屋顶望去,屋顶黑糊糊的一片。
“平秀吉下了撤军命令吗?”白诚随问。
“两个孩子都长大了。”白莫雪说道。
“好,我的看法也是走露梁海峡。”岛津义弘说。
“你跟她说什么了?”曹公公问。
“如果绕道南海会增加航程,而且很容易遭到敌舰南北夹击,到时候我军会更不利,还不如快速穿越露梁海峡,速战速决。”宗义智说。
“信上写的什么?”川上忠实问道。
军士忙将白诚随送到李舜臣大船上。
“你想干什么?”该人问道。
“好,你去搞清楚他们下一步如何行动,如果撤退,具体走哪一条海路。”白诚随说。
“抓九九藏书网捕他。”另一名锦衣卫说。
说完后,白诚随倒在了船上,李舜臣摸了摸,已经死去。
大冢不再说什么了。
“赶快回去,安排人追赶。”另一人说道。
“曹公公人不错,你就跟着他去大明吧。”白莫雪说。
“你们这里有船卖吗?”白诚随问。
陈璘将地图摊在桌子上,对众人说道:“倭寇一万五千人,分乘三百艘战舰,二百艘运输舰即将通过露梁海峡,我水师必要合围倭寇水军,务必全歼,为此做出如下布署:邓子龙率兵四千,乘八十艘战舰埋伏在露梁海峡北侧,看见倭寇放其过去,李舜臣率领一百艘战舰埋伏在观音浦,宋希立率五十艘战舰埋伏在猫岛,阻击顺天方向的逃兵,我率兵七千乘一百七十艘战舰屯扎在水门洞,正面阻击倭寇水军,陈蚕率兵二千乘五十艘战舰作为预备队在光阳湾巡曳,倭寇一旦与我正面交战起来,邓将军立刻率舰队西进,李将军率舰队北上,三面夹击倭寇。”
李舜臣将情况通报给了陈璘,陈璘迅速召集众人进行布置。
正在庆州的麻贵突然接到岛山日军撤退的奏报,麻贵立刻点起全部人马向岛山奔去,来到岛山城外,只见大部分日军已经撤离岛山,只剩下约两千日军正在运送辎重,麻贵立刻下令攻击。眼看明军压过来,剩下的日军迅速往岛山城里撤,明军骑兵迅速跟了进来,一城、二城迅速被明军占领,三城里的几百个日军迅速关上了城门,明军在外面亮起了屠刀,三城外的一千多日军迅速被屠杀干净,接着明军步兵开始展开对岛山城最后一道城的攻击,四千多明军搭着梯子向岛山内城攀登,内城迅速被攻破,城里剩下的几百名日军交出兵器跪在地上求饶,麻贵下达了全部格杀的命令。
白莫雪一愣,随即将目光低了下来,似乎在思考什么。
万历二十六年十一月,釜山海边聚满了日本士兵,有两万之众,众人欢呼、跳跃、拥抱、亲吻,德川家康派来接送日本兵的大船已经在黑夜中徐徐驶来,毛利辉元、加藤清正、黑田长政、锅岛直茂以及两万日军乘坐大船向着对马岛驶去,加99lib•net藤清正站在船头,眺望黑夜中的釜山,心情复杂。
第二天一早白诚随就向统营奔去,第二天下午到达统营的那个靠海边的渔村,整个渔村空荡荡的。白诚随走了进来,四处巡视。
白诚随和玄明握手言别,然后扯起帆向西驶去,玄明目送白诚随的船飘远。玄明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感觉到心口一阵灼痛,好像有个冰凉的东西,他低头一看,是支箭,玄明喉咙“咕噜”了一下,倒地气绝。
白诚随一刀杀了此人,此时,从村子里面跑出来十多个大汉,白诚随一看这些人就知道是亡命之徒,白诚随不管一切,冲上去就杀人,十几个人很快都倒下了。白诚随走到村子后面,发现有几个人正在做船,地上摆着三四艘船,这几个人看见白诚随都非常惊恐。白诚随挑了一艘小型的板屋船,让这几个工匠把船拖到海边,然后一把火把剩下的船全部烧毁。白诚随独自驾船摇向泗川。
“不,我必须留在倭营,以防倭寇计划有变,如果倭寇计划有变,我直接奔联军水师大营再告之。”玄明说。
“后天,你们俩个这就回去准备,后天丑时出发,大家在露梁以东会师,然后一齐穿越露梁海峡。”岛津义弘说。
“你这里布置的挺不错啊,真是一艘好船。”玄明说。
大冢走出白莫雪的屋子,仰望苍穹,忽然一阵冷风吹来,天空飘起了雨丝。大冢看见前方站立一人,仔细一看,是曹公公。
“杀了也好,都是些来路不正的人。”玄明说。
白诚随拔出了刀子。
“进来。”白莫雪听见有人敲门说道。
“我们不合适,你不了解我。”半晌,白莫雪说道。
顺天倭城内,小西行长对两名士兵说:“拜托了,你们走陆路,到达泗川后将这里的情况告诉岛津将军,一定要让他来相救,这封信你们藏好了,你们分开走,万一被明军抓获了,就是死也不能透露消息,知道吗?”
“岛津义弘纠集一万五千兵马,分乘五百艘船将于明日清晨通过露梁海峡,前往顺天支援。”白诚随对李舜臣说道。
“他们打算怎么撤离?”白诚随问。
“水港内戒备森严,无从
九-九-藏-书-网
下手,你去统营,那里有个渔村,有船卖,有些倭寇逃兵跑到那里买船,然后坐着小船往回摇,天知道有多少人尸沉海底,你若想买船就去那里吧。”玄明说。
为了清静和行事方便,曹公公带着锦衣卫仍旧在南原城郊居住。大冢追赶白诚随回来后对曹公公说:“他说想去泗川探察日军敌情,并说权慄在岛津义弘那里安插了一名眼线,他认识那名眼线。”
后半夜,一人从泗川新城的南城墙上爬了下来,此人下来后便向海边跑去,最后来到海边的一片礁石里。
“酒醒了吗?”曹公公问。
“没有,没有,赶快走吧。”此人不耐烦道。
“公公安歇吧,我先回去了。”大冢说。
白诚随驾着那艘板屋船正在穿越露梁海峡,身后两艘日舰紧紧追赶,不时的有铁炮打过来,白诚随驾着船在月色下拼命往前冲,终于看到前方有无数的船只,船上的旗帜被风吹的“呼啦啦”的飘,旗帜上书一“明”字,白诚随异常兴奋,将船摇的更快了。此时天已快亮了,快接近明军船队的时候,大明水师立刻鸣炮示警,白诚随拿出一面朝鲜旗帜拼命摇晃,“嗖!嗖!”后面射来两只箭,正中白诚随后背,此时明军战舰上立刻发射两发炮弹将后面的两艘日舰击中,明军大船上放下梯子将白诚随拉了上来。
“你给我找一艘快船。”白诚随说。
“你看那人,走路的姿态很像倭人。”一名锦衣卫指着远处一位正在赶路的人说。
“时间过的真快啊!转眼来朝鲜已经十年了。”大冢说道。
“你跟我一起走吧。”白诚随说。
夜晚大冢喝了点酒,看见白莫雪房间的灯还亮着便走了过去。
“你打算怎么样?”川上忠实问。
“看见了这颗黄色的信号弹,我想应该是你来了。”玄明说。
“好,搞清楚后,我仍然来此地找你。”玄明说。
“你有什么打算?打算带源藏和见秀去大明吗?”白莫雪问道。
“都是心高气傲之人啊!”曹公公看着大冢的背影说。
“现在外海已经封锁,估计他们会强行冲破封锁线,双方必定有一场血战。”玄明说。
“看来的确如此,你和白99lib•net莫雪带上几个人迅速赶往泗川,探听日军军舰的动向,他们到底救不救顺天日军,如果救的话,走哪条水路。”曹公公对大冢说。
“不愿意算了,你们可能真的不合适。”曹公公说。
泗川海边,夜色下海潮声阵阵,泗川新城里仍然是灯火辉煌,突然空中打出一颗黄色的信号弹,岛津义弘看着那黄色的信号弹若有所思。
此时的白诚随居住在岩洞里,玄明看他囤积了不少食物和淡水。
玄明来到那片岩礁,并没有找到白诚随,玄明四面望去,海边似乎有一艘船,玄明吹了一声口哨,船上立刻回了一声口哨,玄明笑了笑向船上走去。
“我不清楚。”玄明答。
“倭寇正准备撤离,都在收拾东西。”玄明说。
接下来,岛津义弘将固城的立花宗茂,南海的宗义智都召集到泗川商议行军路线。
“醒了。”大冢答。
“你终于来了。”白诚随对玄明说道。
“陈璘和李舜臣现在驻扎在光阳湾,你直接穿越露梁海峡就可以找到他们。”玄明说。
玄明在屋顶上刚听完岛津义弘的布置后,便将揭开的一片瓦盖了上去,停了一会便溜下屋顶,接着出城向白诚随待的地方奔去。
白莫雪看着大冢。
“我只希望我和哥哥能够平安,回到父亲的乡村,过我们的日子。”白莫雪说。
“小西就是喜欢搞一些商人买卖,让我们拼老本救他,上回清正被围,他始终是无动于衷。”川上忠实说。
“看着你的船,我真想和你一起出海捕鱼啊!”玄明感慨道。
“你带人去看看怎么回事?”岛津义弘对身边随从吩咐道。
“你有什么事吗?”白莫雪问。
“什么时候出发?”宗义智问。
岛津义弘将信递给了川上忠实,川上忠实接过信看了一遍。
“泗川、固城、南海等地加起来大概有三百艘战舰,再算上运输船,大概有五百艘,年初大部分水军都回国了,所以即使将来双方进行海战,倭寇方面也是陆军在操作,这对我方大大有利啊!”玄明说。
玄明将岛津义弘的布署告知白诚随,白诚随说:“事不宜迟,我要迅速告之两军水师。”
“你在干什么?”前方出现一人问道。
“没有,www.99lib.net没有,你快走。”该人对白诚随连推带搡。
大冢的内心仿佛咯噔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
“泗川城里怎么样?”白诚随问。
“我要见李大人。”白诚随有气没力的说道。
“你一直都可以来,你为什么不来呢?”白莫雪反驳道。
“倭寇那里现在有多少艘战舰?”白诚随问。
白莫雪正在灯下擦拭佩剑,将一把剑擦的噌亮,见是大冢,白莫雪放下了剑。
大冢看着白莫雪。
“清楚了。”众人答。
两名锦衣卫似风般追了上去,瞬间将此人捕获,带回了晋州。曹公公带人连夜审问,打个半死后,此人终于招供。
“我把那个村子里卖船的人都杀了,剩下的船我也都毁了。”白诚随说。
“在朝鲜,或者去大明都可以。”大冢说。
“知道。”两名士兵说。
“我以前有个女人,叫做英子,后来她不见了,我找了她三年也没找着,渐渐的就不再找了,鸟取城之战,我的父亲、哥哥阵亡,嫂子、侄儿、侄女饿死,全城人都没吃的,开始吃草、树皮,最后开始吃人,我看着他们吃妇女和孩童,我无力的坐在那里,忍受着饥饿,我宁愿饿死,也不愿意像他们那样,城破了,老主人自杀身亡,后来是北条氏政把我从死人堆里拉了起来,从此,我就跟着他走上对抗丰臣秀吉的道路,直到今天。”大冢说。
“这是我第一次来白小姐的闺房。”大冢笑着说。
“曹公公说日军正准备撤退回国,战争快结束了,你有什么打算呢?”大冢问。
“你说呢?”岛津义弘问。
“她不愿意。”大冢说。
后面跑过来两个日本兵,用手摸了一下玄明的脖子,一人说道:“早就发现他不对劲了,果然有问题,那人驾船走了怎么办?”
“走露梁海峡会缩短航程,但是一旦敌军舰队封锁海峡,我军则面临倾覆的风险。”立花宗茂说。
大冢笑了笑,无言以对。
“现在有两条路线,一条是南下绕道南海岛,然后北上抵达顺天海湾,另一条就是直接通过露梁海峡,然后一直往西直达顺天海湾,各位有什么看法?”岛津义弘问。
“这还不容易嘛,战争就要结束了,我们可以一起出海啊。”白诚随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