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泗川之战
目录
第四十五章 泗川之战
第四十五章 泗川之战
上一页下一页
万历二十六年九月二十二日,麻贵率领明朝联军二万五千人抵达蔚山岛山城,此刻岛山城内加藤清正兵源经过补充已达一万人。
“看来大明这回是要彻底打胜这场战争”。郑吉思忖道。
城内数千日军爬了起来,扔掉铁炮,端着倭刀,睁着血红的眼睛,呐喊着向城外冲去。明军被这种阵势吓呆了,队伍顿时大乱,明军纷纷后撤,日军在后面追杀,前锋明军已经退到了中军大帐,董一元大怒,纵马上前砍死几个撤退的明军,此时,参将方时新、马呈文、郝三聘带头撤退,董一元一刀将方时新砍死,仍然阻挡不了明军后撤的步伐。此时,金海、固城两个倭城内的日军也杀出城来,彭信古、柴登科也带着人马后撤,董一元在那里破口大骂,眼看日军逼近,董一元、权慄也只好丢了火炮、辎重纷纷后撤,日军一直在后追赶,明朝联军无心应战,被杀者甚多,大军一直退到泗川老城。此时,听见前面奔跑声传来,只见是副将张榜和游击卢德功带领五千步兵奔来,这五千步兵分布在后方,并未投入战斗。
明军战败的消息传到汉城,邢玠大怒,执尚方宝剑发布帅令,马呈文、郝三聘斩首,茅国器、彭信古降级并戴罪立功,董一元连降三级。
中路大军在李如梅赴辽东任职后,由董一元领导。董一元、张榜、权慄、庆尚道右兵使郑起龙率领三万明朝联军沿忠州、尚州、星州一线杀奔晋州而来,晋州的几百名日军在明军的炮火下迅速撤退。明朝联军随即渡过南江,连下望津、永春、昆阳三寨,直逼泗川老城。
董一元无奈的捶了捶桌子。
泗川战败的消息传到了曹公公那里,曹公公将此事对众人说了,未了,曹公公说:“点燃火药库的那个人好像是郑吉。”
突然“嘭!”的一声震天响,然后是“嘭!咚!咵啦!咵啦!”的声音响个不停,众人向后望去,只见明军大营中发生爆炸,接连的爆炸声响个不停,军帐都被炸到半天空,整个天空已是黑烟弥漫,爆炸点附近的士兵都被炸死,爆炸声仍然在那里响个不停。联军队伍中立即发生骚乱,攻城士兵的阵脚也发生骚动。
大军退回晋州后,开始追查军营爆炸的原因,权慄悲切的对董一元说:“我军中混进一个奸细,等我发现正准备捉拿的时候,有藏书网人看见他进了明军大营,然后军营中便发生了爆炸。”
十月二日,董一元从军营中推出三门体形巨大的大炮,炮身长两米,直径两尺,炮架子体积也颇为庞大,两箱子体积颇大的炮弹也运了过来。炮兵装膛、瞄准、撞击,巨大的声音传到了天空,炮弹打向城门上的城墙,巨大的冲击波仿佛使整个新城都发生震动。一发发的巨炮打在城墙上,城上日军已接近崩溃的边缘。
在董一元命令下,攻城的炮声更加密集,最终城门上的城墙“咚”的一声塌了下来,明朝联军阵营里欢声雷动,一万明军抽出腰刀准备对新城发动最后的攻击。
二十七日夜里,岛城城门悄悄打开,数千日军端着铁炮向明军大营奔去,刚来到明军大营外,营中一声“长哨”,无数铅子和集束火箭射来,日军立刻趴在地上用铁炮还击,双方“噼里啪啦”打在一起,一番火器的交锋过后,明军军营中响起鼓声,明军抽出佩刀向营外冲去,日军也站起来拔出倭刀,双方战在了一起,黑夜下的岛山城杀声震天,明军出动了骑兵从两面向日军掩杀过来,日军向城内退去,明军乘势掩杀,明军的骑兵夹杂在日军的队伍中砍人,日军退到了一城内,大量的明军也拥入一城内,此时,二城内的日军纷纷出城杀向明军,双方在一城与二城之间又是一场混战,二城上的留守日军也在城墙火把的照耀下对明军进行射击,进入一城的明军只好又退了出来。一仗下来,双方各战死数百人。
“围,围死他,我军粮草充足,怕什么。”麻贵说。
“全军战死在这里,决不后退。”川上忠实说。
二十九日,西生浦方向的七千日军在黑田长政的率领下开始增援岛山。麻贵分兵一万让吴惟忠、牛伯英在东莱以北阻击日军,双方拉锯了数日,黑田长政大军也扎下营寨,跟岛山城互为犄角。
拿下老城的明朝联军马不停蹄的向新城奔去,只见新城是一座新建的倭城,城墙高大坚固,矗立在海边,新城两边有两座小的倭城,三座倭城遥相呼应,并在三座倭城的周围挖下深壕,引海水灌之,作为护城河,新城西面的海湾里停泊着数百艘战舰。明朝联军在泗川新城北面扎下几百个营帐,打算作长久打算。
董一元、权慄端坐中军大99lib.net帐前,董一元开始调兵遣将。
“赶快拦住他,不要让他做傻事。”曹公公对大冢说。
“放!”张榜命令道。
明朝联军当天夜里渡过南江进入晋州,日军随即又占领了泗川老城。岛山日军听说明军在泗川战败,随即出兵袭击驻扎在岛山以西的二千明军,麻贵随即将二千明军撤回庆州。泗川之战,明军阵亡四千,朝军阵亡两千,日军阵亡五千。
五千步兵扔掉鸟铳和弓箭,拔出腰刀迎了上去。双方在海滩上展开厮杀,日军不敌退入新城,明军随后掩杀。
“岛山城城高坚固,易守难攻,且倭寇粮草充足,我军在此已无意义,我看还是撤回庆州,等那两边的进攻有了结果再说。”麻贵对众将说道。
白诚随听见后,大叫一声,发了疯似的向外跑去。
攻城命令下达后,明军的八百门火炮开始向新城发去,有的炮弹落到护城河里激起一柱柱水花,拉起来的吊桥很快被打掉,城上的日军被火炮打的抬不起头来,纷纷龟缩在那里,一车车的炮弹援援不断的运过来,连续一个时辰的炮击,整个泗川新城上空硝烟弥漫,城墙上印记斑斑,守城的日军很多被炸的血肉模糊。
权慄兵营内,一个传信兵从北边骑马而来,进入权慄营帐。郑吉站在营帐后面偷听。传信兵从怀中掏出一封信交给权慄,权慄拆开信封看了看。
“明军火药充足,我军无法抵挡,将军还是撤回新城吧。”相良丰赖对川上忠实说。
接着,几十个明军提着削尖的圆木奔上来狠命的撞击城门,如雨的石块纷纷落下,正在撞击城门的明军纷纷被砸死,后面的明军跑上前来提起圆木替上被砸死的明军继续撞,有的明军用盾牌遮挡,大的石块砸在盾牌上立刻将举盾的明军砸趴在地,明军爬起来继续撞击,其他明军为了掩护攻城明军纷纷对着城上日军射击。在被砸死几十个明军后,新城城门终于被撞毁一扇,明军将一桶炸药扔了进去后迅速撤退,“轰!”的一声巨响,城门被炸毁,茅国器率着大军往城里冲,日军在城里面用铁炮、弓箭阻挡,城门后是已垒起半门高的石块、巨木,明军只好爬着往里冲,里面的铁炮手“噼里啪啦”往外射,城上日军用檑木、石块往下砸,明军只好又退了出来。
此时,明军大营空荡荡,郑http://www.99lib.net吉向大营后面摸去,大营后面是火药库,成箱的炮弹、铅弹、火炮还有一桶桶的炸药都放在这里。
“师道立、柴登科你二人各带两千兵马阻击来自两座小倭城的援军,蓝戚芳率领车营协助攻击,彭信古率军三千作为攻城主力,茅国器率兵五千作为预备队。”董一元调遣完毕后,诸将各领令牌前去布置。
“提督有何良策?”李芳春问。
相良丰赖随即命令几十个日军背着川上忠实撤向新城,自己带着剩下的两百多个日军向明朝联军杀去,很快城内战斗声停止,城内已经没了抵抗,相良丰赖和剩下的日军全部阵亡。
“马上抓捕郑吉。”权慄对下属说道。
此时,泗川守军岛津义弘的九千守军分布在泗川老城和新城两处,老城由川上忠实率领二千日军镇守。日将相良丰赖对川上忠实说:“岛津将军让你迅速撤到新城去。”
“给我轰,所有炮弹都打向那里。”董一元命令道。
十月一日,茅国器、方时新率领大军攻城。方时新率领两百明军奔到新城城门外,开始放火烧城门,日军在城头上将石块、檑木放下,明军用盾牌抵挡。明军撤退后,随即推上来一辆攻城车,两名士兵待在攻城车里用铁锥撞击着城门,城上日军抬着大石条向城下攻城车放去,攻城车瞬间被压垮,两名士兵也被压死在里面。
“这个岛山城又加高了,而且城上还有上次攻打岛山时我们丢失的火炮。”副将李芳春说。
城楼上的日军防守严密,第一预备队全是火炮手,第二预备队全部是刀手,两个预备队全部用来解决攀登上来的士兵。守城的日本士兵疯狂的抵挡着明朝联军的进攻,城墙上从西到东排着一溜抛石机,一堆堆的石块通过抛石机抛了下去,日军轮换着用铁炮和弓箭向下射击,明朝联军络绎不绝的从梯子上跌落,源源不断的联军跨过护城河向城下拥来,还有军士推着撞城车在那里撞击着城门,此时,泗川新城的北城门已经被撞开一个口子,城后的日军又连忙将口子堵上,并在城门口垒石块和巨木。眼看明军的攻势越来越急,城上的日军将成捆燃烧的柴草和稻穗扔了下来,城下顿时烈火熊熊,十座攻城的云梯顷刻间燃起四座,其他的梯子也纷纷燃了起来。董一元急令撤军,众军拖着烧着的梯子九-九-藏-书-网退了下来,董一元又命随军工匠抢修。
联军退回庆州后,黑田长政的增援部队也撤回了西生浦。岛山城内的日军开始三三两两的撤向釜山,准备回国,不多久,麻贵巡哨士兵发现日军的动作,麻贵便派两千骑兵驻扎在岛山城以西监视日军动向,岛山的日军遂停止向釜山撤退。
一千鸟铳手射完后迅速退到后面装药压弹,其他两千人接着上前跪射,然后两千弓箭兵开始放箭,这样几轮下来后,日军已经冲到面前来了。
炮声停止后,彭信古、叶邦荣率领明军和朝鲜军向新城北城发动攻击。参将彭信古的军中有几十名非洲人,这些非洲人是葡萄牙人从非洲贩卖至澳门,后又被卖至军中,彭信古将这几十名非洲人编成黑兵营,这些非洲兵忠诚可靠、作战勇猛,精通火器铸造和运用。明朝联军推着云梯或扛着梯子向新城奔去,到了护城河边众军铺上木板开始过河,城上的日军用铁炮射击,城下士兵用盾牌遮挡,在日军的打击下,不断有联军士兵跌入河内。明朝联军过了护城河,开始架设云梯展开攻击,十座坚固的云梯被搭在了城墙上,这种云梯展开后宽度是普通云梯的三倍,将云梯的上半部向两边展开,即形成个三个相连的云梯,除了十座云梯,还有几十架普通长梯,只见泗川新城北城一面摆满了梯子,一队队的士兵左手拿盾,右手拿刀向上爬,城下的军士用火枪和弓箭掩护。
明朝联军又一次把岛山城围了个水泄不通,日军在岛山城外筑了几个工事,几番炮击,明朝联军呐喊着向外围工事冲去,外围的日军迅速撤到了城内,麻贵随即命令撤军。
“原来如此。”权慄看完信后说。
五千步兵有三千人配备有鸟铳,五千步兵迅速奔上前去,前面一千人蹲下来跪射,一千支鸟铳对着天空。
明军的三门巨炮不断对着城门上的城墙攻击,董一元在远处用千里镜观望,只见城门上的城墙已显裂缝,隐隐现出塌陷之态。
“对,如果攻打起来会比上次更难。”麻贵说。
郑吉听见后迅速向营外走去,走出朝军大营外,郑吉向营内张望,只见权慄的两名侍卫正在向营内军士询问。那两名侍卫向郑吉的方向看了一眼,似乎看见了郑吉,他们俩向郑吉招了招手。此刻,郑吉心里忐忑不安,远处的“隆隆”炮声更使得郑吉心藏书网烦意乱,那两人正向这边走来,郑吉慌忙向明军大营走去,明军大营守军拦住了郑吉,郑吉掏出了军中令牌,守军便放郑吉进去了。
城上的日军也惊呆了,不知明军大营中发生何故。岛津义弘拔出倭刀大声喊道:“全军出击,不留一人,后退者死。”
正在此时,只听营外欢呼声震天,郑吉向外看去,只见泗川新城北城门上的城墙被轰塌,整个北城顿时塌开一个口子,而权慄的两个侍卫也发现了郑吉,便喊他,并向这边跑来。
“父亲,儿子就要来看你,我十分想念你父亲”。郑吉在心中默默念道,然后他点燃火折,点着了一桶炸药的引线。
“我正欲与明军决战,何来撤退,鄙人誓与此城共存亡。”川上忠实说。
九月三十日凌晨,明朝联军在新城北面摆好阵营,只见旌旗招展,枪如铁林,将士们骑马跨刀,二十座云梯矗立在那里,八百门火炮威风凛凛的摆在阵前。泗川新城上也是黑压压一片,城墙上已经堆满了各种守城器具,日军的一线部队,第一预备队,第二预备队,第三预备队已经各就各位,岛津义弘在城头上俯视着下面的明朝联军。
联军开始在岛山城外扎下营寨,一连五天,麻贵并未发起进攻,加藤清正已经不耐烦了。
九月二十八日夜里,攻击泗川老城的战斗打响。
“快,堵住他们。”董一元对张榜说道。
当天夜里无数的火把从北面而来,马蹄声铺天盖地,明朝联军来到泗川老城外随即展开攻击。本就破败不堪的老城城墙在明军炮火下更是摇摇欲坠,炮声停止后,数千明军扛着梯子向老城奔来,川上忠实指挥着日军在城墙上用铁炮还击,并用石块、檑木砸向正在攀梯登城的联军,川上忠实和相良丰赖在城头上亲自指挥战斗,两千日军死死的守着泗川老城。明将李宁亲自登城战斗,被日军用石头砸中头部而死。明朝联军的攻城一夜都没有停止过,战斗进入胶着状态,不少联军登上城头跟日军血拼,天刚蒙蒙亮,战斗已进入城内。剩下的日军在城内依托各个据点阻击联军,日军的铁炮和弓箭对入城的明朝联军造成很大伤亡,董一元和张榜只好指挥着众军在城内展开巷战,步步为营,在明军火炮轰击下,城内民房、工事成座成座被摧毁。此时,川上忠实浑身都是伤痕,全身衣衫被血染透,无法站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