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锦衣卫南下
目录
第四十四章 锦衣卫南下
第四十四章 锦衣卫南下
上一页下一页
曹公公走到郑吉面前,一巴掌打向郑吉,说道:“我把你交给殿下,看他怎么折磨你。”
曹公公带着七百名朝鲜义兵走出南原城。
众人开始慌不择路的向村口跑去,正在这时,无数支箭向这里射过来,日本兵纷纷中箭倒地,接着,周围亮起了火把,许多人举着火把,拿着刀奔了过来,来的这些人对着日本兵一通砍杀。
“你觉得这个问题重要吗?”行长问。
一会工夫,日军走了过来,小男孩在前面带路。看着大部分日军已经进入了包围圈,一阵哨响,锦衣卫和朝鲜义军一起向日军攻击,锦衣卫拿着火铳向日军射击,还有的锦衣卫用飞镖向日军掷去,朝鲜义军的几百支箭射向日军。本加多利大怒,举起倭刀对着那孩子,那孩子睁着无助的眼睛看着本加多利,本加多利看着那孩子,忍了又忍,最终无奈的放下了刀。曹公公忙命身旁的一名锦衣卫冲下去将那孩子抱了过来。
郑吉带着五百日军向南原快速奔去,抵达南原城南的时候,本加多利问:“你打算怎么办?”
“这几天要警惕些。”曹公公接着说。
“怎么了?”本加多利问。
小西行长想了想,说:“我给你五百兵,你去寻找他们。”
“都杀完了吗?”曹公公问。
“我漂泊无方,现已过不惑之年,仍然是一事无成,想来权伯伯这里讨份差事。”郑吉说。
曹公公看着地上的四十多具锦衣卫尸体,命令众人将义兵尸体、锦衣卫尸体就地埋葬。
“我们是日本人,从海那边来。”日本兵答。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沈惟敬说。
领头的日本兵招了一下手,一百多个日本兵向村口走去,来到村口,众人将那个稻草人取了下来,只见稻草人用一张白布蒙着脸,画了眼睛、嘴,稻草人身上还蘸有血迹。众人看了面面相觑,不知是何意思。
明军将领看曹公公沉默不语,便说道:“我们这里有七百名没入编的朝鲜义军,可以交给你,我再给他们每人配一张弓,二十支箭。”
一五九八年的中秋节,汉城颇显热闹,到处是桂子飘香,驻朝明军和朝鲜王臣一起度过一个愉快的中秋节。汉城东郊的曹公公别墅内也是热闹异常,驻朝的一百多名锦衣卫欢聚一堂,曹公公、大冢、白氏兄妹、源藏、见秀也在那里。
“你就不怕这一千人跟他们一样有去无回吗?”小西行长问。
“走吧,我们在附近寻找个住处。”曹公公说。
“那个郑吉呢?”大冢问。
众人看去,只见村口的旗杆上似乎挂着一个人。
“我在路上好像被人跟踪了。”大冢说。
郑吉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权慄。
“你为什么笑?”对方问道。
“日本国内有什么情况?”大冢问。99lib•net
郑吉拿出地图看了看说:“先往西边搜索吧。”
万历二十六年六月,神宗调广东总兵童元镇去浙江,集结水师作登陆日本本土之准备;六月,刘铤的一万川军二次来到朝鲜;七月,副总兵陈璘率广东水师五千人,副将陈蚕、邓子龙,游击马文焕、季全、张良率浙江水军八千人,外加琉球水军一百人,乘三百艘战舰从浙江出发。几百艘战舰扯起巨帆,日月战旗和“明”字旗帜迎风飘展,浙江海岸上聚满了欢送的百姓,陈璘举行誓师仪式,海面上万炮齐发,如潮的人群欢呼、呐喊,士兵也在震吼,场面蔚为壮观。陈璘水师与李舜臣水师会师古今岛,随即封锁济州海峡,并派出战舰前往对马与釜山之间巡曳。
“都回屋吧,等明天雨停了再说。”曹公公说。
“我是郑汝立的儿子。”郑吉说。
一百多个日本士兵抵达南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此时天降大雨,日军不敢进城,便开始抱怨。
郑吉领着五百多个日本兵向西边分散搜索,很快他们发现了那个村子,郑吉在村子里发现了新土,赶紧让日兵挖,大量的日本兵尸体被挖了出来,郑吉看了看,又让人将土填上,然后日本兵放火把这个村子一烧而尽。
“好像是人,又好像不是人。”旁边的日本兵答。
“这个村子我知道,去年我跟二佐他们杀光了村里所有人,我最后杀死的是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我真下不去手,最后我闭着眼睛一刀戳了进去,那女孩没吭一声,我睁开眼睛,她还在那里望着我,嘴角流出了血,两只小手抓着我的刀,身子扑在上面,我知道,她已经死了。”一个日本兵说道。
这时候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照亮了周围,只见一个日本兵被吊在树上,众人大惊失色,这时候又是一道闪电,只见四周都是被吊死的日本兵,还有一个老人穿着大明的官服,打着伞站在雨中,闪电过后,四周又重新陷入漆黑。
“你是?”权慄见到郑吉后问道。
“有人在顺天附近发现锦衣卫的踪迹,这件事情会不会跟他们有关?”郑吉问。
“杀完了。”锦衣卫答。
“这位小孩发现我们在这里会不会坏事?”白诚随向曹公公问道。
曹公公等人正等着巡哨的锦衣卫,巡哨的锦衣卫来报:“有个小孩领着日军正向这里走来。”众人大吃一惊。
“真的吗?你甩掉了吗?”曹公公问。
在返回南原的途中,郑吉突然遭到大冢带的几十个锦衣卫骑兵的骚扰,锦衣卫拿着火铳对着日军一阵射击,然后又骑马向东而去。本加多利正要追赶,郑吉连忙阻止了。
“有多少人?”曹公公问。
“这帮人一直跟我作对九*九*藏*书*网,是时候了,你给我一千人马。”郑吉说。
领头的日本兵走过去用朝鲜话向那老者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在这里?”
这日,巡哨的锦衣卫回来对曹公公说:“有五百名倭寇从顺天倭城出来,正向南原奔来。”
曹公公站起身来“哈哈”大笑。
“看来那孩子是想把倭寇领入我们的包围圈,大家做好准备。”曹公公说。
“诱兵之计,不要理他。”郑吉说。
明军将领说:“我们的军马归邢玠调动,朝军归权慄调动,只要倭寇不攻打南原城,我们就不能出击。倭寇来了,你们可以后撤,刘铤大军正向南原进发,估计就是这两天了。”明军将领说。
曹公公摆了一下手,示意小男孩离开。
曹公公的人马仍然埋伏在那里,中午时分,一位小男孩背着一捆柴来到了这里,小男孩突然看到曹公公还有许多人马,感到很惊讶。小男孩穿着一身破衣服和一双草鞋,两腿细如干柴,面无生气,张着两只大眼睛看着众人。
逃出来的郑吉打算回到顺天,但却发现明朝联军正向顺天进发,却又只好向东北方向奔去。到了安义,却发现另一路明朝联军也到了安义,郑吉看见军中旗帜上书一“权”字,郑吉心生一计向朝军大营走去。
“你了解一下。”大冢说。
“那你打算在什么地方伏击?”大冢问。
“好像在南原西面搜索吧。”有人回答。
“你觉得是谁干的?”郑吉问。
“这附近是不是有村庄,你告诉我在哪里,不然我就杀了你。”郑吉说。
“他跑了?”大冢赶过来问。
“这是个死人。”领头的摸完后说。
“前面有个村子,你们看。”有个日本兵说。
“现在正在四处收割稻子,不过全罗道的居民要么被杀,要么北遁,留下的庄稼已经不多,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各地的倭寇都在拒守,戒备森严,且火器配备充足,从年初开始到现在撤回去一半兵马,撤回去的人把火器、装备、粮草都留了下来,后来大明水师封锁了海面,才停止撤退,估计现在在朝兵力有六万吧。”沈惟敬说。
“你马上就知道了。”曹公公刚说完,一把利刃从后面穿透这位日本兵的胸膛。
中秋节后,曹公公带着大冢正夫、白诚随、白莫雪还有一百名锦衣卫骑快马直奔南原而去,此时的南原有一千朝军和一千明军在驻守,整个城市经历战火后已经满目疮痍,逃亡的百姓回来的也不多。为了不给守军添麻烦,曹公公带着人隐蔽在南原西面的一个山村内,村子里的人在日军进攻全罗道的时候被全部杀光,尸骨还在那里。曹公公让人将一村人的尸骨都埋好,又烧了些纸,就这样,大家在这个村子里安顿下来99lib•net
小男孩用手向东南边指了指。
“如此甚好,刘将军下一步将怎么办?”曹公公问。
小男孩背着柴向西走去,边走边回头看着曹公公他们,快到南原的时候,突然遇到郑吉一伙,小男孩立在那里呆呆的望着这伙日军。
第二天,郑吉带着人往东走。
“好了,都别说话,你们看那是什么。”领头的日本兵说。
“他飘忽不定,我来这里后,没见过他几次。”沈惟敬说。
“他们行走速度如何?神色如何?”曹公公问。
“不必,派人盯着他们。”曹公公说。
权慄将郑吉安排好后对下属说:“马上让义禁府调查此人底细。”
“捆这么紧,怎么会跑了呢?”大冢疑问道。
“妄议,倭寇兵力分散,我们怎么能集中?一旦集中兵力被倭寇包围了怎么办?蔚山会战的教训你忘了吗?我们不能丧失机动性,这样就会转入被动。”邢玠说道。
“你带一百人去寻找,顺便侦察一下南原方面的敌情。”清点人数的将官对回答的人说。
“我觉得你们这里有,你还是交出来,不然全部去死。”日本兵说。
曹公公拿着绳子在那里发呆。
“你打算怎么打?”大冢问。
“贤侄你早就该来找我了,我和你父亲是故交,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你先在我这里做文书,以后再慢慢安排吧。”权慄说。
“花田跟我们分开的时候是往西去的,我们去找找看。”领头的日本士兵说。
“我看不如集中兵力攻打倭寇据点。”军议的时候,麻贵说道。
此时,窗外有一个人注视着大冢和沈惟敬。
“你怎么每次像个鬼一样悄然出现在我房间里,每次都被你吓个半死。”沈惟敬说道。
“到底是不是人?”
“如果硬拚,我们损失一定很大,还是打伏击,我们埋伏好,你带一部分人将他们引入伏击区。”曹公公说。
“南原我就不去了,带我向刘总兵问好,剩下的义兵兄弟你带回去吧,给他们报个功,这个孩子立了大功,你带回去妥善安置吧。”曹公公说。
“让我看看。”领头的说。
“应该甩掉了,不过此人的跟踪手法应该是四武士的手法,好像就是那个本加多利。”大冢说。
大冢不断带着骑兵骚扰这伙日军,郑吉就是不上当,郑吉干脆停下来不走了,大冢没法只好返回了曹公公埋伏的地方。
“这么说,郑吉已经注意到你了。”曹公公说。
“走吧。”领头的日本兵说。
“确定,是稻草人,刚才风吹过,摆了一下。”
“你是郑兄的后人?”权慄惊讶问道。
“来这里做什么?”老者问。
“这是父亲临终的遗书。”郑吉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们是出来找庄稼的,你知道哪里有庄稼吗?”日本兵问。
www•99lib.net“你不要把他们当人,只有杀光他们,我们才有出路。”一个日本兵说。
九月,各路大军云集朝鲜,明军的装备、粮草、物资已经补发完毕,此刻聚集在朝鲜的水陆明军加起来已达七万,加上三万朝鲜军队,整个联军已达十万人,在朝日军为六万人,其中水军一万人。兵部尚书邢玠坐镇汉城,拟分兵三路进攻日军据点。东路由麻贵率领二万明军和五千朝军进攻蔚山,中路由董一元率领二万明军,朝鲜都元帅权慄率朝鲜军一万进攻泗川,西路军由刘铤率领明军一万五千人,朝军五千人进攻顺天。
大冢笑了笑。
当天夜里,曹公公等人在南原城郊外宿营,将郑吉捆绑在树上,第二天众人去看时,郑吉不见了,只剩一堆绳子在那里,曹公公把绳子拿起来看了看。
小男孩张着大眼睛望着郑吉。
“老大,你说还进去不进去?”一个日本兵问道。
“怎么样?”曹公公问。
这天夜里大冢又一次出现在沈惟敬的房间内,正在睡觉的沈惟敬睁开双眼,看见屋内站着一个人,便知道是谁了。
顺天倭城内,郑吉对小西行长说:“两批人马都在南原附近消失了。”
“大军今夜就向顺天进发,明天战争就将打响。”明军将领说。
“可能吧。”行长说。
“倭寇又向南原奔来,此次有五百多人,单凭我等势必抵挡不住,我看还是去南原搬兵。”曹公公说。
郑吉“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说:“我跟这伙人不共戴天,他们一直针对我,难道将军就不想为这些失踪的士兵报仇吗?让我这次把这些锦衣卫全部摧毁吧。”
“你让我再看看。”
“贤侄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权慄接着问。
第二天派出的三路锦衣卫陆续返回,带来了蔚山、泗川、顺天三地的日军军事布防图,上面详细标明了日军的军力配备、工事等情况,曹公公连忙让人送往邢玠处。
“消失就消失吧。”行长说。
权慄把那封信接过来看了看。
“你看要不要改变计划?”大冢问。
“这里种地的人在去年都被你们杀光了,哪里还有庄稼啊。”老者说。
郑吉来到军营中见到了权慄。
“你确定?”
“原来如此啊!你跟你父亲长的可真像啊!”权慄说。
节后,曹公公说:“现在联军已准备南下,我们要提前行动,摸清倭军据点的兵力布置和火力配备情况,我打算把据点设在南原。”
“如此多谢了。”曹公公喜道。
此时,前往各地收割庄稼的日军陆续返回顺天倭城,日军开始清点人数,当发现少了一队人时,清点人数的日军将官问:“花田哪里去了?”
“正常行走,神色也正常。”巡哨锦衣卫说。
大冢连夜往南原赶。回到南原后,大冢将沈惟http://www.99lib•net敬的话说了,曹公公也没有发现什么新东西。
“他们不走,在南原以西二十里路的地方宿营,估计识破了我们的计策。”大冢说。
曹公公听见后立即将大冢、白诚随和几个锦衣卫头领招了过来。
“你们又是干什么的?”老者问。
郑吉上前去揪住小男孩问:“你住在哪里?”
“就在南原东南部的丘陵区。”曹公公说。
一百多个日本兵进到了村子里,此时天上的大雨将火把熄灭,村子里一片漆黑,日本兵在村子里摸索前进。
商定后,众人骑马到了南原城。曹公公见了守城的明军将领,说了来意。
“三四十个。”锦衣卫答。
接着,几百名日军迅速蹲下来,用铁炮还击,两边埋伏的义军和锦衣卫不断被打死,眼看义军弓箭用尽,曹公公命众人出击,高坡上的锦衣卫和义军冲了下来跟日军展开白刃,锦衣卫和义军的攻势如虎,大冢、白诚随、白莫雪更是以一当十,曹公公在高处拿着一把鸟铳瞄着本加多利一枪打过去,本加多利头部中弹,倒地身亡。日军渐渐不支,郑吉忙组织人撤退,大冢带人在后面追赶,郑吉带着残余日军向西狂奔,此时,从西面赶来一支明军队伍将日军围了起来,两边军队一齐向残存日军杀去,残存的一百多名日军瞬间被扑灭,郑吉被活捉。
一日清晨,曹公公起来后在村子里练剑,其他的锦衣卫都各忙各的,有的在挑水,有的在劈柴,有的在筛稻谷,还有几个在村口垦地。曹公公的一轮剑法还没有练完,就有锦衣卫来报,村口发现日军。
“这个花田,蠢猪一个,就没见过他那么蠢的人。”有人牢骚道。
“刘铤大军已到南原,命令我前来支援。”明军将领说。
第二天,曹公公便安排三十名锦衣卫便衣前往蔚山、泗川、顺天三地侦察,同时吩咐大冢去顺天会见沈惟敬。
几十个日本兵正在向前方搜索,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村落顿时兴奋起来,等来到村头却发现有三三两两的朝鲜百姓在耕地,这几十个日本兵顿时警觉起来,那几个耕地的老百姓看见他们似乎也很慌恐。几十个日本兵端着铁炮向村子里走去,到了村子里发现有很多年轻的朝鲜男子在干活,一个老人坐在柳树下吃早饭。
一百多个日本兵淋着雨一直向西寻去。
“是什么?你们看清楚了吗?”领头的日本兵问。
前来支援的正是南原的明军守城将领。
“哈哈哈!”曹公公笑了起来。
“老大,我摸到一个人。”一个日本兵说道。
“走吧,进去避避雨。”众人说。
“他们最近有什么动静?”大冢问。
“是稻草人。”
“这里竟然有这么个小孩打柴,证明这附近有村落,我们要不要问问,能弄点粮食最好。”本加多利对郑吉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