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李如松之死
目录
第四十二章 李如松之死
上一页下一页
“五、六千人。”李如松答。
“叛徒?”神宗无奈道。
“立个衣冠冢吧,追封少保宁远伯,另外,让李如梅从朝鲜回来接任辽东总兵一职。”万历有气无力的说道。
“传旨李如松,全力出击。”神宗道。
“先派斥侯往东北搜索吧。”李如松说。
“继续往前,直到抚顺关。”李如松说。
神宗看了看田义问:“你还有事情?”
“没有。”田义答。
“白塔铺东北出口地势开阔,承训带一千人马从奉集堡绕过去,埋伏在那里,我和如柏带两千兵马今夜猛攻白塔铺,插汉兵必定向东北方向逃窜,我们南北夹击,务必全歼。”李如松说。
田义走后,神宗踱步到窗前,推开了窗门,呆呆的望着殿外。
二千明军向布延汗所部冲来,东西两面蒙军开始放箭射向明军,明军骑兵用火铳向东面插汉兵射击,眼看明军快奔了过来,布延汗命令一个万人队出击。一万骑兵骑着战马向明军冲去,西面的一个万人队也向明军冲来,两军在前甸的平原上展开厮杀,明军越战越少,最后只剩下李如松和身边的二十几名侍卫,插汉兵阵亡数百人。此时,东西两面的两个万九九藏书网人队骑着马向李如松慢慢走来,包围圈在慢慢缩小。布延汗看着李如松,李如松看着布延汗,李如松此时已身中数箭,腿部、肩部、肋部都有刀伤,鲜血浸湿了李如松的战袍,还有鲜血沿着马背滴在了草面上,李如松握着大刀的手在微微颤抖。李如松扔掉大刀,拔出腰刀对着自己的腹部插了进去,顿时口吐鲜血倒地而亡。
“这应该是插汉部的前锋,大军必定还在后面,我看先派出几路斥侯搜索,等搞清楚插汉兵主力位置后,我大军再行歼灭。”李如松说。
“如此大规模搜索也没见其主力,看来其力量已经分散,如果真要遇到敌军主力,大家便迅速撤回,不可恋战。”李如松说。
回到辽东镇后,李如松将战果写成塘报上呈万历皇帝,众人在辽东镇内商议下一步行动方案。
万历的表情僵硬了,他把奏章放了下来,低下了头。
“世人都说忠君、报国,真是可笑,朕虽然是皇上,可能管的也就是几间房子,几座宫殿。”神宗笑道。
李如松率两千轻骑经过一天一夜的奔袭于四月十三日凌晨到达抚顺所。随从对李如松说道:“九九藏书网大帅,看来蒙兵已经撤回去了,我军是否应该返回。”
李如松拿起千里镜望去,虽然未能见到蒙古骑兵,但从漫天的灰尘可以看出正有骑兵向这里奔来,不大一会,蒙古骑兵出现在千里镜内。
“放!”
一排排火炮向蒙古骑兵射去,许多蒙古兵立刻翻身落马。
“弓箭手!”李如松命令道。
众将下马,摊开了地图。
明军共派出四路斥侯在沈阳中卫附近细细搜索,数日后,斥侯回报没有发现插汉兵踪迹。李如松接着派人搜索,一直派出十五路斥侯,四处搜索,半个月后,各路斥侯回报没有发现插汉兵踪迹,只有最后一路斥侯回报在长勇堡发现小股插汉兵踪迹。
布延汗和插汉兵都不由自主地动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平静。此时数千张拉满弦的弓对着李如松的二十几名侍卫蓄势待发,二十几名侍卫纷纷自尽。
田义看了看神宗说:“皇上,他们谁也不敢独自离开,谁离开,谁就是叛徒。”
祖承训带兵进到铺子里来,此时天已渐亮,只见遍地的尸体,明军开始搜索幸存的插汉兵。
大明皇宫内,万历正在翻阅奏章,田义走了进来。
二十六年三九-九-藏-书-网月二十七日,大明群臣聚集文华门上书请求允许皇长子冠婚。一直到傍晚时分,田义走了进来,万历向田义问道:“都走了吗?”
“蒙古兵离此地还有三十里。”斥侯奏道。
“尸首找到了吗?”万历问。
“有多少人?”查大受问道。
田义瞅着万历,万历似乎在思考什么,良久说道:“死就死吧,总是要死的。”
“我率两千兵马前往抚顺方向搜索,祖承训率两千兵马前往铁岭卫方向搜索,张世爵率两千兵马前往十方寺堡方向搜索,李如柏率兵两千前往散羊峪堡方向搜索。”李如松道。
“先返回都司,再派人搜索敌军主力。”李如松说。
李如松立刻点起八千骑兵带着众将向长勇堡奔去,到了长勇堡却并未发现插汉兵踪迹。
“这样下去可不行,派出十五路斥侯将整个辽东搜索遍了,也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看来他们是化成小股了,我们只有分兵在运动中歼灭敌军。”李如松说。
李如松、查大受、祖承训、李如柏率领一万明军在虎戌驿严阵以待,几百门火炮立在那里。稍顷,从远方飞来两骑,李如松搭手一望,是斥侯。
傍晚,斥侯来99lib.net报,白天逃走的插汉兵夜宿白塔铺,李如松忙拿出地图来看。
“辽东边报,插汉部布延汗率军进犯辽东,越过沈阳中卫,正向辽东镇袭来。”田义说。
“如果遇到插汉主力怎么办?”张世爵问道。
只见满天飞剑如同蝗虫一样飞来,蒙军连忙用盾牌遮挡,接着蒙古兵的火枪和弓箭也射向明军。一轮互射后,李如松命令祖承训带兵出击,三千辽东骑兵手持火铳向蒙古兵冲去,一番射击后,蒙兵伤亡惨重,接着,双方厮杀在一起,蒙兵不敌向东北循去,祖承训带兵在后紧紧追赶,一直追出十余里。
当天夜里,李如松、祖承训各率骑兵向白塔铺奔去,寅时攻击开始,李如松大军迅速向白塔铺宿营的插汉兵冲去,插汉兵措手不及被明军刀砍马踏,夜色下的白塔铺马嘶人喊,一片混乱。此时的插汉兵战意全无,慌忙向北撤退,刚走出去就遇到祖承训的伏兵,插汉兵力战,最终只剩几百人向北逃去。
“蒙古骑兵居无定所,若判断其位置并不容易,对于蒙古兵,我军向来是在运动中予以歼灭。”查大受说。
李如松阵亡的消息迅速传到朝鲜,邢玠在汉城设立了灵堂,朝99lib•net鲜文武大臣都来吊唁,宣宗下令京畿道所有民众戴孝三日,并亲自前往龙山设祭坛祭奠李如松。
祖承训返回后,众人开始商议。
蒙军离此还有十里路的时候,李如松吩咐炮手和弓箭手做好准备。炮手拿着火把,数千弓箭手搭剑在弓上,等蒙古兵还剩三里路的时候,李如松命令点火。
数千名弓箭手将弓弦拉满。
“我看还是派出几路人马四处搜索,搞清楚敌军主力位置。”李如松说。
李如松率领众军继续东进,刚抵达前甸,突然看见前方赫然排列着蒙古的大军,李如松顿时大惊,坐下战马一声长嘶。此时,布延汗正率军在此进行冲锋演习,布延汗周围聚集了两万骑兵,插汉兵见明军突然杀到,大吃一惊,但随即发现明军人数不多。布延汗正要下达攻击命令,李如松却率军调转马头欲走,此时,从西面又奔来万余插汉兵,将明军归路截断。李如松手持大刀下令全军出击。
“接下来怎么办?”祖承训向李如松问道。
“一个也没有。”田义说。
“启奏陛下,辽东总兵李如松率领二千骑兵于本月十三日在抚顺跟插汉部三万蒙古兵主力遭遇,李如松和手下将士力战身死。”田义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