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蔚山会战
目录
第四十章 蔚山会战
上一页下一页
三千多名明军骑兵分成七股不断寻找日军出击,有效的保障了联军的撤退。傍晚时分,小早川秀秋的一万大军和各路的日军汇聚在一起,总共三万人和麻贵、李如梅的三千多骑兵遭遇了,明军的三千多骑兵立在山坡上,众军左手拿着鸟铳,右手按在刀柄上严阵以待。日军大部分都是步兵,小早川秀秋观察着这三千多名骑兵,只觉得每个人脸上都装满了杀气,三千多人仿佛都在跃跃欲试,战马在低咆着,小早川秀秋的眼睛落在了麻贵身上,他在静静的观察着麻贵,他看见了麻贵的右手正在缓缓抬起,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秀秋突然将左手一抬,做了一个止步的手势,随即向麻贵双手抱拳,做了一个恭敬的姿态。
董正谊命令明军将几十门火炮架在二城城墙上,对着三城里猛轰,同时几百名明军拿着盾牌和短刀搭着梯子向城内攀爬,还有几十个明军绕到内城南部,企图用绳索爬上去,却被日军发现。在炮火和联军的猛烈攻击下,日军死死的扼守着城池,由于地势太高,联军死伤惨重。
“看来倭寇已经放弃岛山了,都这么多天了,也不见来增援。”麻贵说道。
明军仍然奋不顾身向城上攀登,此时,突然响起撤退的号角声,董正谊、许国威在底下拼命喊叫,让梯子上的明军都下来,直梯和云梯上的明军愤愤地朝高耸的岛山城上望了最后一眼,丢下梯子,跟随大军向北撤退。
“你手下还有多少人?”杨镐问。
“战争结束后,我要回去了,你有什么打算?”曹公公问。
“给釜山和西生浦送信了吗?”加藤清正问。
“你肯定?”曹公公问。
“给李如梅和卢继忠各增派一千兵马去。”杨镐对麻贵说。
“果真如此,那就没什么了,只怕事情并非如此。”杨镐说。
“听说明军分三路向蔚山逼近,总督有何打算?”宇喜多秀家问。
“二城地势更高,且城墙更结实,所以,明日攻城主要用云梯。通知后方辎重营今夜不休息,二十五日凌晨必须打造出二十座云梯,攀登云梯和攻击云梯各十座,要结实,明日大军休息一天,后日攻城。”杨镐说。
“李元吉战死,全军覆没,没有发现白诚随的尸体。”大冢说。
麻贵点起五千明朝联军交给摆赛,摆赛指挥着大军向岛山一城的西北门冲去,一城是由浅野幸长驻守。日军趴在城墙上用铁炮和弓箭向明朝联军射击,前面明军用盾牌架起了五层高,后面的明朝联军跟在盾牌后面向前移动,眼看铁炮和弓箭穿不过铁盾,日军开始用投石机将石块向明军掷去,眼看漫天石块飞来,明军纷纷将盾牌举过头顶遮挡,后面的士兵依托铁盾向一城上的日军射击,到了一城外后,明军将三辆攻城车前后排好开始猛烈撞击城门,日军在城门后垒了很多石块抵挡。其他明军将梯子靠在城墙上开始向上爬,城上日军想掀翻梯子,但被城下明军的火力压制住,于是城上日军便依托工事用火炮向下射击。明军左手拿着盾牌,右手拿着腰刀向上攀登,有的被铁炮击中,当场死亡,有的爬上去被日军用长棍子戳了下来。那边几十个日军在城门后死死抵着城门,城上日军搬来巨石砸向攻城车,两辆攻城车被砸垮。摆赛将战旗一摇,前方联军退了下来,后方二千名明朝联军向一城冲去,几十个士兵一手拿盾,一手抬着巨木向城门跑去,到了城门外,明军开始用巨木撞击城门。这种巨木中间被打了孔,然后用木棍穿置其中,士兵撞击城门时一手抬棍,一手拿盾牌遮挡。在不断的撞击下,一城的城门已经破裂,城下的明朝联军用鸟铳和弓箭向城上日军射击,其他士兵一轮轮向城上攀爬,此时城门已破,明军开始入城,双方在城门口短兵相接,经过一阵拼杀后,日军抵挡不住,纷纷撤入二城,城外明朝联军纷纷涌入一城,来不及撤入二城的日军悉数被杀。二城的日军依托更高的地势向涌入一城的明朝联军射击,麻贵传令众军退出一城,在一城外宿营。然后将战死的明军和朝军的尸体进行清点、登记,受伤的送后方进行医治。
“你知道有多少支枪对着你我的脑袋吗?他们是骑兵,明军中的精锐,来去自如,即便打起来,他们也能够全身而退,我们追不上的。”秀秋说。
二十四日,大批的士兵开始造云梯,由于行军途中将十部云梯拆卸带了过来,所以这十部云梯拼装起来很快,剩下的需要去周围山林中伐木,二十五日凌晨,二十座云梯打造完毕。
夜里,从岛山内城上放下来一根绳索,一个衣衫褴褛的人从绳子上溜了下来,踉踉跄跄向明军大营奔来。
杨镐沉吟片刻道:“派李如梅带二千兵马,带上火炮前往太和江边埋伏,阻击日军通过水路增援,派卢继忠带三千福建步兵去岛山南部埋伏,阻击从釜山增援的倭兵。”
“僧人?”曹公公疑惑道。
“你说吧。”杨镐道。
“既要尽忠,又要自保,为将者难在这里。”秀秋说。
正月四日寅时,明军发出总攻命令,明朝联军扛着梯子,呐喊的向倭城冲去。城上加藤清正喊道:“勇士们,我们的增援部队就在下面的江上,成败在此一举,挺过了,大家就能活,挺不过去,大家只有死,为了对的起死难的同胞,为了对的起大家十二天来的坚守,九-九-藏-书-网为了让敌人认识到我们的强大,让我们跟明军拼命吧!”
杨镐亲率大军再次向岛山城逼来。杨镐再次选择从西北门攻入,十架攀登云梯放在前面,十架攻击云梯放在后面,明军推着云梯向二城缓缓前进,日军用火箭向云梯射击,二十座云梯都被海水浸湿透了,火箭射过去并没有使云梯燃烧起来,后面十座云梯的顶部站满了明军,这些明军以跟二城相同的高度向二城上的日军射击,其他明军将前面十座云梯靠在城墙上,然后通过云梯向城墙上攀登,还有一部分明军将钢爪束在绳子的一头,然后将绳子扔上去,等钢爪抓牢了城墙,几十个明军拉着几十条绳索,希望能够将城墙拉倒,明军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用,反而被日军将绳索纷纷砍断。双方不断的互射,顺着云梯爬上去的明军随即便被日兵砍了下来。浅野长政、浅野幸长调动重兵防守,双方一直在僵持,日军搬起大石头砸向云梯,终于砸毁了两辆云梯。二城城头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日军,眼看明朝联军一批批倒下,杨镐下令撤军。
“你看明日还打不打?”麻贵问。
“我实话对你说吧,前前后后都是小西行长的安排,是他让我救你。”郑吉对沈惟敬说。
“李将军就在后面,刚打退一股倭寇。”明军士兵说。
“大明和朝鲜你都待不下去,以后你还是跟小西将军去日本吧。”郑吉说。
“大帅,你为何后撤?”黑田长政问道。
“为何?”杨镐问。
“把所有的食物、水,兵器、石块都拿到三城里,快。”浅野长政命令道。
万历二十五年,一五九七年十二月,三万四千明军,一万二千朝鲜兵分三路浩浩荡荡向蔚山杀来,如此同时,蔚山岛山城的工事正在没日没夜进行中,从日本过来的劳工,被俘获的朝鲜人,还有低级的日本士兵正在加固岛山城,岛山城共分三层,成圆形状,一层地势比一层高,加藤清正、浅野长政、毛利秀元率领日军一万六千人镇守蔚山和岛山城。
“把你的三千骑兵全调上去,跟李如梅会合,我看他们能干什么?”杨镐说。
“总督的话真不像出自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之口。”宇喜多秀家说。
“大帅,倭寇追击甚凶,我军阵形大乱,各部之间不能联络,卢继忠已经战死,所部已战死一千多人,朝将金瑞南和两千名朝鲜军士全部战死,李如梅仍在死死抵抗。”麻贵对杨镐说道。
杨镐正在撤退途中,麻贵突然赶到。
“先用火炮对一城进行轰炸,盾牌兵在前,攻城车和云梯居中,火铳手和弓箭手在后,抵达城下后,用攻城车撞击城门,火铳手和弓箭手和城上倭寇对射,盾牌兵掩护。”杨镐说道。
“见秀不小了,等到了大明,我给她找个好人家。”曹公公说。
“你跟白莫雪关系怎么样?”曹公公问。
二十八日,明朝联军开始向日军的最后一道防线发动进攻,数百明军顶着铁盾来到内城城墙下,用铁锤敲打城墙根,企图从根基处击毁城墙,日军在城上用石头向下砸,城下明军不顾上面飞来的石块,仍旧在下面用力的砸着。
“我们只需将大军屯在南部两道,对倭寇形成威慑之势,等陈璘水军一到,联合李舜臣的水军将倭寇水军消灭,这样倭寇就断了退路,留在两部两道的这十万大军将成了孤魂野鬼。”麻贵说。
“我估计有作战能力的不超过二千人,很多都被冻死、饿死,仅昨日夜里倭寇就冻死一千多人,现在每天夜里,倭寇都从南城墙上溜下去,去城下河边打水。”白诚随说。
“不过现在不同以往,有些事情你也要权衡一下。”宇喜多秀家说。
卯时,麻贵从前锋回来对杨镐说道:“倭寇大批增援部队开到,李如梅和卢继忠已无法抵挡,请大帅速速定夺。”
沈惟敬看着郑吉,郑吉也看着他。
“我军攻击已显疲态,这样下去可不妙啊!”麻贵说。
“各路水军需要集结,还有钱粮问题,还有陈璘这鸟人做事情总是磨磨蹭蹭的。”杨镐说。
那人吃完东西后说:“我叫白诚随,在浦项的云雾岭跟锅岛直茂所部激战后被俘至岛山。”
“是不是倭寇不敢增援?”麻贵问。
“哈哈哈!如此太好了,我早就不想在日本待了,待在那个岛上总是有发配感,既然能够去大明做官,那也就没有必要征服大明了,真想去大明走一走看一看。”小西行长情不自禁道。
“末将有一丝疑惑。”麻贵说。
“怎么样?”麻贵问。
“这些僧人正是普济寺的。”大冢说。
“现在城内还有多少倭寇?”杨镐问。
“邢玠大人让我告诉你,希望你不要增援,邢大人保证不会攻击你部。”沈惟敬说。
釜山倭城内,宇喜多秀家对小早川秀秋说:“两军已相持八个昼夜,我们是否应该出击?”
“这个没问题,明军中路军将抵达宜宁阻止你增援,如此就能说的过去了。”沈惟敬说。
“你们的想法太理想了,两国要是想和平,能够通商,还是要日本彻底打败大明和朝鲜才可以。”郑吉说。
“鄙人何尝不是如此,只希望有朝一日能脱掉这身战甲,驾着一叶扁舟往来大明与日本之间。”小西行长说。
“好的。”
“倭寇主力皆在四周,为何不见其前来救援?”麻贵问。
“为何不现在出击?”宇喜藏书网多秀家问。
“命令釜山、西生浦两处兵马做好准备,你让人去前方观察,等他们双方战到筋疲力尽的时候,我们再出击。”小早川秀秋说。
“如此甚好。”邢玠说。
“你这主意不错,不过这是邢大人的命令,也是皇上的意思,既然来到了这里,你还说这些有什么用?我杨镐用兵从来都是主动出击,在运动中改变战局,我不喜欢守城,可惜李舜臣的水军不是倭寇水军的对手,不然可以由他支援一下。”杨镐说。
“你看能不能跟加藤清正和谈,让其出城投降,如松打平壤的时候就是这样。”麻贵说。
“这你就错了,如果我们攻的猛,我们损失也会很大,这就会促使倭寇增援,如果我们能够保存实力,釜山倭寇反而不敢增援。”杨镐说。
“提督有话说?”杨镐问道。
白诚随看了看杨镐的神态,从怀里拿出一块腰牌,说:“这是兵曹的令牌,为了我们在各地行事方便,殿下赐予的。”
“如此,我们还攻不攻城?”麻贵问。
“看见李如梅将军了吗?”麻贵拦住一名明军士兵问道。
“给李、卢各增调二千兵马去,把所有的火炮都带上,让他们务必将倭寇阻击住。”杨镐说。
浅野长政在二城上看了看三城上的加藤清正,加藤清正点了点头。
“我的意思是如果攻城伤亡太大还不如退兵。”麻贵说。
二十六日凌晨,天刚蒙蒙亮,岛山城周围便传出“隆隆”的炮声,明军将大将军炮摆开,对着岛山二城猛轰,很多蜷在二城上睡觉的日本兵在睡梦中被炸飞。持续半个时辰的炮轰已经使得岛山二城上尸野遍地,杨镐下达攻击命令后,明朝联军呐喊着向二城冲去,来到二城下架起云梯开始向上攀登。几十个明军将带钩的绳索抛了上去,沿着被大炮轰坏的墙头往下拉,终于拉崩了一处墙头。士兵们将大捆的柴草堆积在二城的城门外进行燃烧,日军慌忙搬来石块、石条堵住城门。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下午,联军的攻击一直没有停止过,一城和二城之间已经是尸横遍野,城上日军减员也很严重。
“攻,当然要攻,我们不主动出击,倭寇会走吗?你看看他们那架势,都打算待在倭城里不回去呢。”杨镐说。
此时有作战能力的日军只剩下一千八百人,这一千八百人全部伏在内城上,或拿着铁炮瞄着远方的明朝联军,或搬运着石块准备跟明朝联军展开最后的血拼。远处明朝联军呐喊着冲来,杨镐亲自擂起了战鼓,明朝联军抵达城下开始架梯攀登,城上日军分三批轮换用铁炮射击,联军纷纷中弹。一时间,城下拥满了明朝联军,日军在城上举起石块砸下去,明军在下面不断用火铳向上射击,中弹的日军不断从城头上摔了下来,没死的随即被人踩死。明军举着盾牌向上攀登,有的明军在梯子上用右手摸出飞刀向城上日军掷去。一轮下来,日军死亡一百多,联军死亡二百多。
“她小时候的经历造成她没有自信心,你要多跟她交流,我是希望你们俩个能成婚。”曹公公说。
议罢后,众人都退了出去,麻贵还留在那里。
夜晚,杨镐对众将说道:“三城将是倭寇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地势最高的据点,全军明日进行休整,把损坏的云梯修好,后日开始进攻。为了减少我军伤亡,对于三城的攻击将采用围打的方式,让倭寇们饿死、冻死。”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就只知道撤,现在撤退是临阵逃跑,回去要被法办的,传令三军立刻对倭城发动攻击。”杨镐命令道。
二十三日凌晨总攻开始,大将军炮、虎蹲炮、佛朗机炮一齐从西北方向向岛山城发射。日军龟缩在工事下不敢露头,岛城里的一些工事和辎重都被大炮摧毁,加藤清正所处的内城也遭到炮火袭击。接着,明军的火炮开始向岛城外部工事开火,朝军的弓箭也射向岛城的外部工事,茅国器率领二千河南步兵,陈寅率一千二百名浙江步兵在火炮的掩护下开始向岛山城的外部工事进攻。浙兵用藤牌抵挡在前面,河南步兵在后面用火枪发射,一齐向外部工事冲去。日军开始用铁炮还击,不断有铁炮穿过藤牌将明军射死,但这并不能阻挡明军攻击的步伐,很快双方开始近战,浙江藤牌兵一手拿藤牌一手拿腰刀跟日军厮杀,从后面赶过来的河南步兵也抽出腰刀跟日军战在一起,此时外围的两千日军正跟明军打的难解难分,岛山高地上传来撤退的号角声,日军开始向城内撤退,明军追在后面掩杀,一城上的日军用铁炮和弓箭进行阻击,此时,杨镐也传令后撤。一战下来,双方各战死一百多人。
此时,夕阳西下,远处传来静静的潮水声,白天的喧哗已然退去,明朝联军大营里开始冒出炊烟,岛山城上也冒出了炊烟,这种炊烟跟农家的炊烟是相同的,但农家的炊烟透露着安详,此时的炊烟透露的是凄凉,三三两两的明朝联军和日军在那里搬运着尸体进行埋葬。加藤清正端坐在岛山城的最高处,两手按着刀,注视着明朝联军的大营,随从端来了晚饭,加藤摆了摆手。
“现已探明郑吉待的地方,你去那个村子,见到沈惟敬,吩咐他一件事。”曹公公对大冢说道。
“那大帅的意思是周边日军以逸待劳?”麻贵问。
“据派去岛山的锦衣卫说,加藤清正九*九*藏*书*网正在加固岛山城,里面干活的有被俘获的朝鲜人,还有僧人。”大冢说。
“明日若打,仍然拿不下来,且我军战斗力这两日已经下降,我军休息两日,让双方力量此消彼长一下,如果倭寇不增援,加藤清正的覆灭就在这几天了。”杨镐说。
明军参将董正谊将手一招,云梯下的士兵将云梯缓缓向城墙推进,十几架云梯上的士兵将一袋袋的油用投石机抛到了城内,然后将成捆点燃的柴草也抛了进去,城头上的几十个日本兵瞬间被火包围,在那里大声喊叫,有的日本兵向城下跳去,抱住了正在向上攀爬的明军,试图同归于尽。
“增援我是一定不会,本来这仗我就不想打,只想等太阁撤军命令一下,我好回去。加藤清正这个蠢货,这回就让他遭一下报应,只是如果我按兵不动,也说不过去。”小西行长说。
“两天以前倭寇已经断水断粮,城内朝鲜俘虏从二十三日起已经没有吃的了,数千俘虏饿死,我是靠喝自己的尿维持到今天。”白诚随说。
“大帅,我看还是撤吧,毕竟倭寇人数众多。”麻贵说。
“怎么样?”曹公公回去后向大冢询问道。
“陈璘水军为何迟迟不到?”麻贵问。
“你的意思是围而不打,让其自取灭亡。”麻贵问。
“这些事情你也应该考虑。”宇喜多秀家说。
众人忙上前去问道:“怎么了?”
麻贵随即带领三千骑兵南下,一路上都是向北撤退的明军和朝鲜军。
“我观天象,三十日夜里气温将会骤降,所以明日我军发起猛烈攻击,等到明日夜里气温降低,后日的攻击倭寇一定吃不消。”杨镐说。
“看来郑首领是太阁的知音啊!”小西行长道。
明军趁着城上日军被火烧的当隙迅速爬上十几个人,刚一跃上城头,迎面看见两排日军拿着铁炮在对面瞄准着,明军刚要撤下去,日军手中的铁炮已经开火,十几个明军被打翻在地,日军迅速用沙土扑灭了火势。
夜里,沈惟敬单独来到小西行长的住室内,两人秉烛长谈。
军队布防命令下达后,麻贵说道:“我总觉得蔚山一战并无意义。”
“斥侯来报,日军增援部队来了,小早川秀秋带领三万人乘几百艘战舰从太和江而来,先头战舰已经快要登岸,李如梅正在江边用火炮拦截。宇喜多秀家率两万人从梁山取陆路向岛山杀来,卢继忠正在拦截。”麻贵说。
当郑吉一行到达顺天倭城的时候,小西行长和沈惟敬紧紧地搂在一起,众人都笑了起来。
“你吩咐下去,让他们建造云梯,准备绳索。”杨镐道。
杨镐拿下瞭望镜说:“我军火炮、子弹已消耗大半,士气低落,已无法再与大批援军野战,现今倭寇增援部队已经抵达,即便攻克岛山城已无实际意义,围城十二日来,日军损失大半,也并不是毫无战绩,今形势已变,命令全军速速向庆州撤退,炮营先走,辎重、粮草全部丢掉,李如梅和卢继忠在后阻击。”
“怎么会是开玩笑呢?你可以去礼部任职,作为两国友好交流使者,琉球、安南、尼泊尔都有人在大明礼部任职。”沈惟敬严肃的说。
“都被杀死了。”郑吉说。
正月初三,联军继续在二城外侧搬运石块垒高地,还有很多云梯被集中在二城外,联军似乎已经在做攻城准备,内城上的日军望着城外的明军和朝军,近乎麻木。傍晚,天空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城内日军欢呼起来,夜晚,地上已经积起了一层雪,日军随即将雪烧成水喝。
正月初二,明军停止了攻击,朝鲜领议政柳成龙带着大量慰问品从北方而来,正月初二一天明朝联军大营内张灯结彩,众人在那里欢歌笑舞,柳大人还从北方带过来几个曼妙的女子,夜里那几个曼妙的女子在伽倻琴的伴奏下跳起了朝鲜舞蹈。
“白诚随的事情你先不要告诉白莫雪。”曹公公说。
三万日军哗啦开始后撤,瞬间撤的无影无踪。
“从近两日倭城内炊烟的燃起来看,倭寇似乎粮食已经尽了。”杨镐说。
“那也就是这一种解释。”杨镐说。
就这样明军凿了一天的城墙,“叮当!叮当!”的声音敲的日军是心惊肉跳。二十九日是一天的炮轰,大炮、火炮断断续续的打过来,守城的日军被搅的心神不宁,一天下来,加藤清正也被搞的烦躁不安。二十九日夜里,杨镐将众将聚集在一起。
夜里,联军撤退到了庆州,接着连夜向汉城撤退。
“杨大人有何良策?”麻贵问。
“所以让你派人监视整个战局的进程,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另外,我对清正还是了解的,他跟行长不同。”小早川秀秋说。
杨镐拿过来看了看,问:“现在城内情况如何?”
正月初一,在杨镐的命令下,联军向岛山倭城发起新的冲击,来到内城下,依旧是架起梯子向上爬,日军在城上发射连发弩箭,联军纷纷倒下,后面的明军顶着盾牌继续向上爬,还有很多明军蹲在云梯顶端向城头上的日军射击,很多日军躲避不及被打死,眼看明军快攀了上来,日军架起了十几个大铁板,铁板上布满了铁钉,后面用绳索拉住,日军不断将铁板放下、拉起,攀在梯子上的明军被布满铁钉的铁板打了下去,有的被铁钉扎死,尸体还挂在铁板上。
“我军分成七部分,每部分各五百人,在附近几十里的地方机动击www.99lib.net杀倭寇,你觉得如何?”麻贵问。
“还有三千骑兵。”麻贵答。
杨镐和麻贵在远处高地骑马观战。
“如此甚妙!”麻贵道。
三十日凌晨,数千明朝联军向岛山城发动了开战以来最大的攻击,包括云梯在内,联军架起一百多架梯子,把三城围了个转,明朝联军拿着盾牌和刀开始向上攀登,其他军士在攻击云梯上向三城上射击。城内日军大为紧张,加藤清正、毛利秀元、浅野长政、锅岛直茂、浅野幸长亲自上阵督战,麻贵在一城和二城之间指挥联军进攻。明军在二城城墙上架起几十具连发弩机向内城上射击,在加藤清正号召下,城内日军顽强的进行阻击,不断有明军和朝军爬了上来,都被日军的预备队杀死在城内,战斗进行到了中午,联军还是攻不进去,杨镐将攻城的人全部撤换下来,由王问、许国威率领两千生力军继续攻击。加藤清正也将预备队换了上去,双方又是一场血拼。傍晚,杨镐下令撤军。
傍晚,加藤清正给杨镐写了封信,要求讲和,为杨镐拒。
杨镐、柳成龙、麻贵、权慄坐在那里喝着酒,欣赏着舞蹈。
“你是说倭寇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那他们这两天怎么打的这么顽强?”杨镐问。
“传令,不要管了,让他们凿。”加藤清正对浅野长政说道。
正月四日丑时,太和江边传来火炮的声音,似乎还有船只划动江水的声音,躺在行军床上的杨镐知道日军增援了。此时,麻贵跑了进来,杨镐已经起床。
“在我杨镐的字眼里没有‘和谈’二字,我不像李如松这厮放水养鱼,我不会投降,同时也不会让敌人投降。”杨镐说道。
“那他就没有死。”曹公公说。
太和江上的小早川秀秋舰队鸣炮示威,岛城上的日军见增援部队赶到,顿时欢呼起来,所有日军都站起来拥抱、跳跃,喜极而泣,加藤清正跪在地上向天叩首。
釜山城内,小早川秀秋和宇喜多秀家在商谈。
眼看子时快到了,明朝联军大营中燃起了鞭炮的声音,这是庆祝新年的到来。万历二十五年在明军的鞭炮声中结束,万历二十六年在明军的鞭炮声中开始。万历二十六年正月一日清晨,加藤清正走出屋外,沿着内城城墙巡哨,发现一排排的日本兵在昨夜的寒流中冻死,大概睡着后再也没有醒过来。
“如果现在出击,我们将被迫与明军野战,现在明军正盛,等到他们衰竭的时候再出击岂不更好,再说,前次征朝,小西部损失颇大,这回就让清正来平衡一下吧。”小早川秀秋说。
“还没到时候,从斥侯报来的战情来看,加藤清正还撑的住,反而是明军快不行了。”秀秋说。
“精彩!”宇喜多秀家鼓起了掌。
“她冷若冰霜,对人很冷淡。”大冢说。
“你们带白将军下去休息吧。”杨镐对身边军士吩咐道。
“稷山战役和鸣梁海战后,倭寇已结束前段攻势,转向防御。”杨镐说。
“官封大明?你不会是开玩笑吧?”小西行长问道。
当天下午,郑吉带着沈惟敬、四武士中剩下的两个,还有几个朝鲜和日本随从离开此地,向顺天进发。夜里,众人露宿野外,沈惟敬去附近方便的时候,突然一把倭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沈惟敬扭头一看,只见大冢正看着他。大冢凑到沈惟敬耳边说了一番话,沈惟敬点了点头。
“如此甚好。”李如梅说。
“我去浦项报信,遇到白诚随了,他差点杀了我。”郑吉说。
杨镐和麻贵骑着马立在高地上看着岛山城。
“肯定。”大冢说。
岛山内城已经彻底断水,有的日军开始喝尿,有的日军伤口止血不住,便用烧红的铁块烙,耐不住疼痛的便在疼痛中死去,顶住的便活了下来,还有的日军在城内打井,一锤锤有气无力的打着,看着干涸的井底,却还在那里打着。加藤清正在城内一圈圈的巡视,几日前的内城还熙熙攘攘,现在已经冷冷清清,很多人战死,还有很多人冻死、饿死,成群的乌鸦在岛山城上空盘旋,到处是面黄肌瘦的士兵,有的匐在城墙上盯着联军大营,有的靠着墙根坐着,有的倒在地上,所有人都不愿意说话,加藤清正从他们身前缓缓走过,他们睁着无光的眼睛看着加藤清正,加藤清正看着他们的脸——跟死人一样的脸。
“我可以派人去小西行长处,说动小西行长不要驰援蔚山。”曹公公说。
傍晚时分,日军全部撤到三城,明朝联军随即开进一城驻防。
“我刚击退一股倭寇,其他地方的倭寇还在追击我军。”李如梅说。
与此同时,小早川秀秋指挥着日舰登陆,李如梅将火炮在江滩上一字排开对着登陆的日舰猛轰,几轮炮击过后,击中六艘日舰,两艘沉没,竟使日军无法登陆。小早川秀秋遂用快艇登陆,日军坐在小船上向岸边划来,不断有小船被明军炮火掀翻,有的日本兵就此淹死,有的向岸边游来,有些抵达江岸的日本兵向李如梅军队冲杀过来,李如梅随即命火铳手和弓箭手狙击。小早川秀秋则通过千里镜始终关注着岛山城的战局。日军的另一路援军由卢继忠在陆路阻击,在火炮、鸟铳和弓箭的阻击下,蜂须贺家政的两千先锋军无法前进。
此时,明朝联军发疯似的往北跑,小早川秀秋指挥着日军在后没命的追,许多明军被砍杀,断后的朝鲜兵死的更多,一路上都九-九-藏-书-网是明军和朝军的尸体。
“杨应龙已反,四处劫掠,朝廷已决心平叛,陛下希望朝鲜战事尽快结束,所以大家要齐心协力,现在倭寇情形怎么样?”邢玠问。
水原东郊的一个村子内,几个朝鲜人正在那里劈柴、舂米,一个黑胖的人在那里坐立不安,来回走动,几个日本人模样的人抱着刀立在那里。临近晌午时分,一个人从外面狼狈的跑了进来。
“加藤清正准备了三批预备队,轮换着打,现在作战部队每天还能分点食物。”白诚随说。
夜里,明军众将在中军大帐内研究明日作战方案。
“万一蔚山岛城被攻破了怎么办?”宇喜多秀家问。
十一月邢玠率领的一万大军抵达汉城,众人在汉城商议下一步的行动。
“对,岛山本就地势高,我军仰攻不易,内城更是建在岛山的最高点,且内城面积狭小,城下更无平坦地势,架设云梯多不方便,如果要拿下此城,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内城的对面筑一城,能够跟内城一齐高,甚至比内城还要高,然后我军在高地上往城内日夜射击,如此射击的精度和力度都比仰射要好。”杨镐说。
“伯牙摔琴以示知音难觅,你们俩人可要好好珍惜啊!”郑吉笑着说。
麻贵随即带大军向南奔去,刚奔出两里地,便碰见李如梅带着几百骑兵北上。
“原来如此。”沈惟敬说。
军士将那名衣衫褴褛的人搀了进来,杨镐看了看他的样子,说:“快给他拿吃的。”
“这也是我感到疑惑的事情,那你的看法呢?”杨镐问。
蔚山一役,明军战死七千,朝军战死四千,日军战死六千,日军非战斗减员四千。
“邢大人还说了,如果你能够以和平为大局,战争后可以让你去大明封个一官半职。”沈惟敬继续说。
“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步秀次后尘。”秀秋说。
“此城从低到高,成圆状分布,越到上面越难攻。”杨镐说。
“哦!快让他进来。”杨镐说。
“是吗?这回可有加藤好受的。”小西行长说。
“明军分三路进攻蔚山。”沈惟敬说。
“其他人呢?”众人问。
麻贵来到中军大帐对杨镐说:“从岛山上下来一人,说是曹公公的人。”
夜里,寒冷的北风呼呼刮起,气温开始下降,两串孔明灯在明军大营外摇曳,明军士兵在营帐里冻的瑟瑟发抖,杨镐走到营帐外向远处的岛山城望去,远处的岛山城孤零零的笼罩在夜色的迷雾当中。城里的倭寇这时候在干什么?他们有没有吃的?杨镐在心里这样想。
“蔚山是釜山的门户,拿下蔚山才能拿下釜山,拿下釜山就可以截断倭寇的归路,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兵分三路向南推进:左路由杨镐、李如梅率领我军一万二千人,朝军四千人;中路由高策率领我军一万一千人,朝军五千人;右路由麻贵、李芳春率领我军一万一千人,朝军三千人。左右两路大军进驻庆州,做攻打蔚山之准备,中路大军进驻宜宁,阻止小西行长部驰援蔚山,消灭蔚山之敌后,等明年刘铤和陈璘大军一到再向倭寇发起总攻,来年春天必须结束战争。”邢玠说。
“送了,都派出好几拨了。”随从说。
十二月二十二日凌晨,明军先锋部队迅速攻占蔚山城,加藤清正带着蔚山守军随即撤到岛山城,随即各路联军云集岛山城,傍晚时分,联军已经完成对岛山城的包围。加藤清正站在最高处望去,四周战马嘶鸣,数百张日月战旗和“明”字旗帜迎风飘扬,主帅杨镐骑着马立在高坡上望着岛山城,气势非凡。
“我跟你一起去大明,本来我也是打算去大明。”大冢说。
“连一个小小的倭城都拿不下,你我回去如何交差,如果倭寇大举增援再说吧。”杨镐说道。
“我沈惟敬一介商人,可我不甘心只做一商人,只希望有生之年能做一件事情,哪怕只是一件事情,我只希望大明、朝鲜、日本能够世代友好,大家进行交流、通商,学彼所长,可惜天不遂人愿,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仍要继续我的理想。”沈惟敬说。
明军和朝军共三路大军一起向南推进,日军纷纷南撤,小西行长部退守井邑,后又退守顺天,加藤清正退守庆州,后又退守蔚山,黑田长政退守梁山,岛津义弘退守泗川,从全罗道至庆尚道沿海,日军凭借倭城据守,互为联络。
“这跟年龄没有关系,而是跟你所处的位置有关,汉人有句话:在其位谋其政,我也有句话:在其位才知其政。”小早川秀秋说。
“大帅,如果我们不能够速战速决,一旦釜山倭寇增援怎么办?”麻贵问道。
“那如果倭兵来增援怎么办?”麻贵问。
“这个消息很重要,你去让权慄带领朝军去捕杀。”杨镐对麻贵说道。
岛山城上的加藤清正看见大批的明朝联军如秋风扫落叶般向北奔去,他仰头望向天空,缓缓的闭上眼睛,两滴泪水从眼里流了出来。此时,江面上已经挤满了日军的增援船只,小早川秀秋指挥着数万从江上登陆和陆上的增援日军向北撤的明军追去,撤退时明军骑兵在后,步兵在前,李如梅和卢继忠率领一千明军骑兵和二千明军步兵,朝将金瑞南率领二千朝鲜军在后阻击。
“那就命令停止攻城,从明天起在外围筑城。”杨镐说。
“我们不能待在这里了,去顺天,小西将军那里,现在就走。”郑吉接着说。
“那眼前呢?”麻贵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