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战争又开始了
目录
第三十四章 战争又开始了
上一页下一页
田义领旨出去了。
七月七日,朝军二百艘战舰向釜山驶去,一路上风平浪静,元均总有种不详的预感。第二天清晨,舰队快到达釜山,此时太阳升起,照在海面上红光灿烂,成群的海鸟飞来飞去。突然海面上出现密密麻麻的船只,再仔细看都是日本战舰,双方都在逼近,到了射程内,双方同时开火,一番激烈的互射后,双方各有几艘战舰被击沉。此时,日舰正从两翼包抄过来,眼看朝舰就要被包围,元均迅速下达全军后撤的命令。于是,朝舰调转船头,后队改作前队,一起向西驶去。
元均命人将二百艘战舰开到巨济岛北岸的漆川梁。
“你懂什么,倭舰正在外面找我们,一旦出去不是送死吗。”元均说。
“将军乃明理之人啊!”权慄说。
赵志皋两眼珠子转了转,随即说道:“去年朝鲜来使请求册立光海为世子,你的意思是我怂恿你领衔上书而遭皇上忌恨?你可别忘了今年八月群臣反对开矿,可是我领衔,我也是一样被架在火上烤。”
第七天傍晚,一艘日军巡逻船驶到了漆川梁海域,巡逻船上的一名士兵拿着瞭望镜向前望去,看清楚后,他得意的笑了。
万历二十四年十月,石星妻儿被神宗发配广西戍边,一家老小穿着白衣,戴着手镣、脚镣离开京师,京师的老百姓听说石星跟倭寇议和,纷纷走上街头用石块、萝卜、鸡蛋、青菜向石星家人掷去,石星小儿子的头99lib•net部被石块砸破,鲜血顺着身上淌了下来,一直流淌到脚跟,小孩子仍低着头默默地向前走着,一路上留下了血迹。
大明皇宫内,万历向田义问道:“征倭的各路兵马调拨的怎么样了?”
数日后,石星在狱中绝食而死。
一连七天,日军的巡逻舰都在附近水域转悠。
元均舰队一直向西驶去,藤堂高虎、加藤嘉明、胁坂安治率领六百艘战舰在后紧紧追赶,日舰上装备的大筒射程有限,加上朝舰航速快于日舰,日舰一直追到巨济岛,朝鲜战舰突然不见了,只剩下六百艘日军战舰在原地打晃晃。
“平秀吉拒封,损我天朝颜面,须有人为此承担责任,抓捕石星,交三法司论罪。”万历说。
石星下狱后,首辅赵志皋前来狱中探望。
“我看建议之人就是你吧。”石星两眼恶狠狠地瞪着赵志皋。
“既然说出来了,你还婆婆妈妈干什么?”权慄有些不耐烦了。
“啪!”的一声,李亿祺的脸上挨了一巴掌。“倭寇正在登陆,你现在不去截,难道让倭寇登陆成功后再去截啊!李大人若在怎么会说出你这样的话。”权慄怒道。
万历二十四年底,日军已经开始增兵釜山,二十四年底整个在朝日军已经达到二万人。
漆川梁战役结束后,朝鲜王廷重新起用李舜臣,李舜臣被任命为水军统制使,节制朝鲜一切水军,此时的朝鲜水军只剩襄楔带出的十二艘战99lib•net舰。权慄为李舜臣接风道:“水军全军覆没皆元均之误,若将军在,断不至此。”
“元帅有所不知,倭寇水军这几年来厉兵秣马,数量上已是我军数倍,倭寇战舰上装备的大筒无论数量还是威力都超乎以前,若是我在指挥,也无法取胜,只是元均将所有战舰停靠在漆川梁实在是愚蠢至极,中途根本就不应该停下来。”李舜臣说。
权慄得知元均返回,来到闲山岛质问道:“为何不交战就返回?”
“怎么回事?”万历问。
“大帅放心,虽然我水军遭受重创,制海权丧入倭寇手中,但国家资源还在,恢复起来迅速,况且大明水师即将开到,重夺制海权只是时间问题。”李舜臣说。
“你以为我下狱是因为跟倭寇和谈一事吗?那是因为别的事情。”石星说。
“回皇上,老实着呢,东厂的几路人马盯着,就连夜里他跟哪个小妾,在床上说了什么话,我们都知道。”田义说。
“倭酋平秀吉欲占朝鲜南部四道,并跟大明开放贸易,且让朝鲜对倭称臣纳贡,此乃倭酋谈判之条件,然沈惟敬私自答应这些条件,倭酋平秀吉这才同意我大明派使节东渡倭国。”田义说。
“倭寇的水军力量已经今非昔比,据传对方大小战舰已达六百艘,而我军只有两百艘,恐怕难以对付,我看还是等明军水师到来后,再一起出击。”李亿祺说。
“你告诉他们,要小心谨慎,www.99lib.net不要逼他,朕担心他趁着朝廷出兵征倭的机会造反。”万历说道。
“陛下,你说的太对了。”田义喜不自禁道。
“有人建议将你妻儿发配广西戍边,可圣上不允,圣上还是眷顾大人的。”赵志皋说。
“麻贵的三万大军已经抵达朝鲜,后续部队还在开进。”田义答。
石星坐在那里一言不吭。
“我军是要摧毁倭军海上运输船,如果让倭军巡逻舰发现了我军真实意图,不利于任务的完成。”元均解释道。
“石大人受苦了,圣上命我来探视。”赵志皋说。
六月,朝鲜都元帅权慄命令三道水军使元均开动朝鲜战舰前往釜山截击日军的运兵船队。六月十九日,元均率领二百艘战舰从闲山岛出发向釜山方向行进,半路上遇到岛津义弘的巡逻舰,元均立刻调转方向撤回闲山岛。
“好了,不要管这些,你明日就出发,只要见到倭舰就给我打,不要管他是运输舰还是巡逻舰。”权慄说道。
随着制海权被日军拿获,丰臣秀吉下达了全军登陆的命令,此次登陆分东西两军,总兵力十四万,陆军十一万,水军三万,丰臣秀吉和小早川隆景十五岁的养子小早川秀秋被任命为侵朝总司令。西路军以小西行长为先锋,宇喜多秀家为主将,兵力四万九千人,沿宜宁、晋州一线进攻南原,东路军以加藤清正为先锋、主将为毛利辉元,兵力六万五千人,沿密阳、大邱一线进攻全州,两路军九*九*藏*书*网马采取稳扎稳打的方针,谋求对全罗道的控制权。此时的全罗道正值庄稼收获的季节,小西行长所部连克泗川、南海、光州,日军沿途放火杀人,穿白衣者尽被杀死,沿途百姓纷纷逃亡,很快日军西路军逼近南原,南原保卫战首先打响。
万历二十五年,一五九七年春,朝鲜派使臣来大明请求发兵,万历皇帝调动了辽、蓟、陕、川、浙陆军和福建、吴淞水师共计七万五千人。兵部侍郎邢玠升兵部尚书,总督蓟、辽、保定军务,经略御倭,山东右参政杨镐为佥都御史,经略朝鲜军务,前备倭总兵官提督同知麻贵为备倭总兵官提督,统率诸军,杨元、刘铤、李如梅为副总兵官,水师副总兵陈璘提调水军二万五千人分乘三百艘战舰从水路入朝参战,调广东总兵童元镇为浙江总兵,命闽浙和琉球国组织水军,作登陆倭国之准备。
“圣上让你来看我,我知道是什么结局,看来圣上最关心的还是那件事情啊!怪我石星不识时务。”石星叹道。
万历二十五年六月,釜山日军突然向密阳方向进攻,朝鲜迅速组织兵力抵抗。六月底明军长途奔袭至全罗、庆尚两道:总兵官麻贵率军一万七千抵达汉城,陈愚忠率骑兵三千进驻全州,杨元率辽东骑兵三千驻守南原,吴惟忠率浙兵四千进驻忠州,游击茅国器率河南步兵三千驻守星州。得到消息的釜山日军迅速撤回釜山。
“沈惟敬胆大包天,着锦衣卫立刻赴朝鲜拿http://www.99lib•net人。”万历说。
“敦促他们迅速到位,不要贻误战机,陈璘的水军要快,最好将倭寇在海上的补给切断。去年到今年收的三百万矿税银子全部用在对倭战事上,朕要彻底解决倭寇问题。”神宗万历说道。
“沈惟敬乃石星推荐之人,石星力主议和,却议成这样,看来对于叛臣乱藩必须赶尽杀绝,绝无和谈之必要。”万历接着说道。
李亿祺对元均说道:“漆川梁水域浅窄,不适合大型船只机动,如果倭舰将这里包围,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还是向西去吧。”
“不会的,他们不会想到我们会在这里停船。”元均说。
“启奏陛下,倭酋平秀吉拒不受封,游击沈惟敬欺上瞒下,视国家谈判为儿戏,请陛下圣断。”皇宫内,田义对万历说道。
“那如果被倭寇发现我们在这里怎么办?”李亿祺问。
第六天夜里,预感到情况不妙的庆尚道右水使襄楔带着自己的十二艘板屋船驶离漆川梁,向西驶去。
“石大人何出此言啦?”赵志皋问。
“大帅,末将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全罗道右水使李亿祺说道。
“南边的杨应龙怎么样了?”万历问道。
是役,留在漆川梁的朝鲜水军全军覆没,元均、李亿祺皆战死,日本水军随即占领朝鲜水军大本营闲山岛。
第七天夜里,六百艘日舰和二千名日本陆军从水陆两面将漆川梁海域包围,九鬼嘉隆、藤堂高虎、胁坂安治站在巨济岛上,望着前方的熊熊大火,开心的笑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