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京师谈判
目录
第三十章 京师谈判
上一页下一页
“容我考虑考虑。”内藤如安说。
曹公公交待完后,大冢等人骑着二十几匹快马向平壤飞奔而去。到了平壤后,平壤府尹告诉大冢内藤如安一直住在西郊的望明坡。
“我想问问你们需不需要柴?”樵夫说。
“那里是水缸,去喝吧,喝完就走吧。”老人说。
大冢等人沿着海岸一直搜索到深夜也没有找到本加多利等人,于是便返回平壤,回到平壤后,府尹派人过来通知说:“大明已经宣内藤如安前往京师谈判”。
白诚随已从釜山返回曹公公处。这天从北边来了几骑骠骑,来人见到曹公公,对曹公公说道:“平壤府尹让我们来通知,内藤如安身边本来有六名随从,最近来了四个人,这四个人不似普通随从,府尹大人觉得有问题,所以让我等来告知一下。”
“你们提的几点要求都是无稽之谈,两国若想和谈贵国必须做到以下几点:一,贵国剩下的五千兵马必须限期撤出朝鲜,且贵国军队不允许在对马岛驻扎;二,封平秀吉为日本王,不许入贡;三,贵国必须立誓,永不侵犯朝鲜。”石星说。
“皇上,这其中会不会有诈?”张诚问道。
“不行,现在必须答复,不能再拖了。”石星说。
“我跋山涉水一年半载,却是这么一个结果,我该如何回复太阁。”内藤如安说。
“那屋内之人应该是内藤如安,只是不知四武士现在何处?”
“现在要不要动手?”
“那就初步答应条件。”内藤如安说。
“那一定是四武士。”大冢说。
三天后,这位陌生的男子出现在海边的一个渔村内。
“这样做没有用,反而会暴露我们的行踪,回九九藏书去另想它法。”
“我想先回国,征求一下太阁的意思再答复。”内藤如安说。
“两国谈判,对方使节答应了条件,并且签下字据,那就是谈判已成,如果对方有变,责任也不在我,我倒要看看平秀吉接下来如何。”万历说。
“你们要干什么?不要往里走。”老人说。
“不是,跟我交手的叫本加多利,以前是织田信长手下,后被丰臣秀吉收买过来,本加多利是四武士的首脑。”
这日平壤城内搭起一座台子,台子上写着两幅对联:刀砍佐吉马踏九郎,拳挥八郎棍打野狗,台子一旁放了许多礼品。不一会,台子前围拢了很多人,一个官员模样的人走上前来拱了拱手说:“各位,为了防御倭寇,保家卫土,弘扬本国武学文化,平壤府尹搭建此台,实行以武会友,为此特地邀来了咸境北道最优秀的武师——金敏道,在三个月之内,谁要赢了金敏道就可以领取礼品,并获得平安道武师资格以及五百两银子的奖励。”下面顿时一阵骚动。
“怎么讲?”内藤如安眼睛一亮问道。
“三天换了十个地方,真够狡猾。”
一五九四年十月的京师,正是浓秋季节,凉爽的天气中带着寒意,内藤如安一行渡过鸭绿江,穿越辽东,跨过山海关抵达京师,第一次来到中土的内藤如安心情复杂,他努力的在这片土地上寻找着“唐”的感觉,当他骑着马进入京城的时候,没有欢迎的人群,没有迎接的官员,他自己寻到了礼部,礼部的官员将他安排在馆驿,内藤如安要把带来的礼物交给礼部官员,为礼部官员所拒,内藤如安被安排在馆驿九九藏书网后,一连三天无人问津。三天后在沈惟敬的陪同下,内藤如安见到了石星。
曹公公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思考。
石星将谈判结果具折上奏。
夜晚天降大雨,那名陌生男子来到郊外一座废弃的民居里避雨,陌生男子坐在地上靠在墙壁上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外面只有雨声,无风,没有其他的声音。
沈惟敬看了看内藤如安,笑了笑,说:“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啊!”
这天午后平壤城内的比武台上来了一位男子,该男子面色阴沉,寡不言语,来到比武薄上签下了自己的籍贯名字。比武一开始双方就势均力敌,陌生男子一直显攻势,金敏道一直处在守势,随着比武白热化,越来越多的平壤民众开始向比武台奔来,那个陌生男子招招都是杀招,但又都被金敏道化解,金敏道一直处于防守,没有主动进攻,台下看客都替金敏道捏了一把汉。此时,两人一招过后,双方纠缠在一起,两人眼睛互相盯着对方,突然陌生男子意识到了什么,松开手跳下台,飞快向城外跑去,金敏道注视着陌生男子逃跑的方向,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如果开放贸易,南方的老百姓就会减少粮食的种植量,转而种植其他的经济作物,大量的农业人口也会从事贸易,这样南方的粮食必然减产,一旦遇到灾年,粮食不够吃,百姓就会造反,百姓一旦造反我大明可就岌岌可危了,所以稳定农业,禁止海外贸易乃我大明根本。”万历说道。
“俗话说,权变,变则通嘛。你可以回复太阁,就说大明愿意开放与贵国的贸易,愿意跟贵国盟誓友好,然九_九_藏_书_网后我再让石大人做皇上的工作,你也回去做太阁的工作,这样双方都有个台阶下,不就谈成了嘛,我感觉最终和谈的达成一定在开放贸易这点上,这样你们太阁面子上也过得去嘛,鄙人也是殷切的期盼两国能够贸易。”沈惟敬说。
“我感觉这个渔村气氛不对,没有外嗮的渔网,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赶快发信号让他们包围这里。”
一个英武的男子走到台上向大家展示拳脚,当他在空中连翻两个跟头的时候,引来下面一阵喝彩声。连续一个月,平安道、黄海道、咸境道会些拳脚的人都往平壤赶,但在金敏道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金敏道的名字传遍了朝鲜北方四道,人人都在说金敏道是朝鲜的英雄,在这个非常时期能够给大家带来信心与力量,大家在农闲的时候自发开始习武,习武之风已经在平安道、咸镜道蔓延。
“保护他。”大冢说。
“怎么办?”白诚随问。
“没有用了,他们中的有些就是海盗出身,水性极好,一旦进入大海则无从寻觅,他们一定会从海边的某个地方上岸,大家沿着海边搜索。”大冢吩咐道。
“不,没必要让四武士保护他,没人要伤害他,即使害了他,日军那边会继续派使节。”曹公公说。
“那,那开放贸易怎么样?”内藤如安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问石星。
入夜,沈惟敬来到驿馆见内藤如安,内藤如安卧床不起。
“沈大人来了。”内藤如安起身道。
“得不到满足,就不要满足。”神宗说。
内藤如安顿时精神抖擞。
“你好糊涂啊!”沈惟敬说。
一颗红色的信号弹发到www.99lib.net了天空,白莫雪和二十名锦衣卫向渔村方向奔来。刚到村口,四武士和十多名高阶武士手握倭刀从不同的房子里冲了出来。大冢正夫、白诚随、白莫雪各跟四武士中的一名打在一起,四武士中的另一名跟两名锦衣卫战在一起,大冢正夫跟白诚随还能对付,白莫雪已经显得有些吃力,一名锦衣卫过来与白莫雪并肩战斗后,才稍缓白莫雪的压力。双方势均力敌,这场打斗异常激烈,双方一直打到海边的悬崖上,锦衣卫和高阶武士各战死三四人,接下来两名锦衣卫将四武士中的一名砍倒,大冢将四武士中的一名手臂挑掉,四武士的首领本加多利吹了一声哨子,众武士搀着断臂的那名武士从海崖上跳下了大海。大冢等人看着茫茫大海将他们吞没。
内藤如安顿时愣住了,只觉得天旋地转,四周空洞洞的,无所依靠。
喝完水后,那两个樵夫来到僻静的地方开始商议。
“应该是,我听见屋内有琴声,还飘出日本产的那种檀香的味道。”
“好的,替我谢谢府尹大人。”曹公公说完,拿出十两银子赏给来人。
此时,渔村外面两名男子注视着那位陌生男子。
“应该就在附近,四武士做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事,肯定不会在明处。”
“开放贸易一事等我奏请圣上之后再告之,好了,使节大人,大明乃天下藩国共主,我们提的条件你们必须接受,明白吗?”石星说。
“四武士是情报人员,他们来找内藤如安,必然要跟他去大明,不能让他们去大明,你跟白诚随、白莫雪带二十名锦衣卫前往平壤,杀掉四武士,如果杀不掉也要阻止他们去大明,记住要智取,不要力九-九-藏-书-网敌。”曹公公说。
第二日,内藤如安去见石星。
“这个人是不是上次跟你交手的那个?”
“没有动静比有动静更可怕,我们根本不知道对手将要干什么。”万历说。
“什么是初步答应?必须要全部答应。”石星说。
“没有任何动静。”张诚答。
“我看不如去行刺内藤如安,逼出四武士。”
“那就全部答应。”内藤如安说。
大冢愕然。
“特使还在为和谈的事神伤啊。”沈惟敬说。
万历二十三年,一五九五年正月,大明钦封李宗诚为册封使节,杨方亨为副使,带着印信、诏书、袍服前往日本册封丰臣秀吉为日本王。
传讯的番役走后,曹公公将此事告诉了大冢。
“播州那边有什么情况?”万历问。
内藤如安看了看沈惟敬,沈惟敬点了点头。
“你觉得会不会是这个地方?”
平壤郊外的一处地方有一大片湖泊,湖泊旁有两三处茅舍,周围还有竹子,真是一处风月之所。这天清晨来了两个樵夫挑着柴径直往茅舍走,刚走到茅舍前就被一位老人拦住。
大冢看着曹公公。
“怎么样?特使考虑的如何?”石星问。
紫禁城内,张诚对万历奏道:“倭使已来京,石大人提出三点主张,倭使说需要考虑,倭使说大明禁止贸易,他们需要的瓷器、丝绸、茶叶都得不到满足,故而提出两国开放贸易的要求,石大人请求陛下裁决。”
“如果能开放贸易,大明也能够赚取利润。”张诚说道。
“老伯,我们口渴,能不能让我们进去喝口水。”樵夫说。
“都放这里吧,这是钱,拿着。”老人说。
“你说四武士来到内藤如安身边要干什么?”曹公公问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