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皇帝的态度
目录
第二十九章 皇帝的态度
上一页下一页
“四川巡抚王继光要求杨应龙交出其子为人质以表忠心,杨未允,王继光遂派总兵刘承嗣、参将郭成统兵三千前往讨伐,官兵被杨应龙围在板桥至娄山关之间的白石口,官兵死伤过半。”张诚说。
“湖广、河南、山东、浙江闹饥荒,各地盗贼云起,河南巡抚奏请免除田租,乌斯藏、琉球入贡,使节已于昨日抵达京城,倭使内藤如安仍在平壤,朝鲜宣宗问谈判何时进行。”张诚在一边向万历奏道。
“杨应龙不买地方官府的账,四川、贵州两省财政困难,皆因于他,所以一定要除掉此人。”来人说道。
“皇上,邢玠命重庆知府王士琦审问杨应龙,杨应龙将黄元、阿羔、阿苗等十二个围杀官兵的苗人头领验明正身交了出来,并愿意交纳四万两赎金以资助采伐楠木,王士琦革去杨应龙播州宣慰使的官职,其子杨朝栋继播州宣慰使之职,次子杨可栋送重庆府羁押以追缴赎金,现在杨可栋已死,重庆知府王士琦令杨应龙交清赎金后方可领回尸身,杨应龙拒绝交纳。”张诚说。
“是的。”张诚答。
“双方干起来了,这回是宣宗怂恿他们干,连王子和公主都进了义禁府,另外大量的饥民无力赈济,每天都有人饿死,现在各地义军已就地耕种,剩下的义军编入政府军,加强操练。”沈惟敬说。
“杨不说他无罪嘛,那就让他的儿子做人质,送到重庆府,然后你就。”来人说。
“王大人。”屋里迎出来的人说道。
“可内藤如安还在平壤,宣宗那边也在等回话,皇上是什么态度?”沈九*九*藏*书*网惟敬问。
“朝鲜局势现在怎么样?”石星问。
“听说王继光在四川杀良冒功,可有此事?”万历问道。
“拟旨,免去王继光四川巡抚,南京兵部右侍郎邢玠为川黔总督,让邢玠去问问杨应龙到底怎么回事?”万历说。
“是的,大人。”沈惟敬答。
贵州、四川等地的货物都是通过此地运往汉口、应天、苏杭,江面上密密麻麻的船只,从早到晚,川流不息。这天傍晚从上游驶来一条官船,停在了江边,从里面出来一个员外模样的人,此人上了江边的一座酒楼,一直来到酒楼的顶层,屋里一人迎了出来。
“先不急,让他在平壤待着吧。”神宗说。
“我看还是都撤回来吧,士兵们不习惯朝鲜苦寒的气候,缺衣少食的,部队每天都在减员,保存实力啊,太阁。”小西行长说。
四川重庆府。
“这个奴婢不知。”张诚答。
“放屁!读书人以安天下为己任,别的事情好说,在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决不能含糊,正所谓武死战,文死柬就是这个道理。”石星说。
“你说对了,就是逼他造反,皇上对他早就不耐烦了,现在差的就是这一步棋。平哱拜的时候,魏学曾的政策是抚,叶梦熊的政策是剿,结果皇上罢魏换叶,从这就可以看出圣上的心思,那就是对坐拥一方的人务必赶尽杀绝。我们皆已半百,再不建功立业,只怕虚晃此生。”来人说道。
太监梳完了头,开始在神宗的脸上涂上一层白粉,再用刷子沾上胭脂,然后对着刷子上的99lib.net脂粉吹一下,接下来均匀涂抹在神宗的眉梢和眼角之间,然后不断涂抹,加深眉梢和眼角之间的颜色,再在眼角和鼻梁周围涂抹淡淡的胭脂,涂抹好后,一个小太监轻轻凑近神宗的脸颊,对着神宗的脸颊轻轻地吹了口气,将多余的胭脂粉吹去,随着小太监的一口气,神宗的睫毛眨了一下。然后太监用柳碳条描眉,神宗闭着双眼,接下来便用胭脂擦红神宗的双唇,然后用黄色的花汁涂抹神宗的指甲。脸部画好后,便给神宗的头上套上一个假发髻,神宗对着镜子嫣然一笑,接下来神宗穿上一件水绿色的女子戏服,将两缕头发整理在身前,然后穿上一双女子的绣花鞋,站起身走了出去。神宗来到皇宫的一处大殿内,几个打扮成小生的宫女正在那里等待,一个戏班子也准备好了各种乐器。
“宣宗当然希望让倭寇下海了。”沈惟敬答。
“这就对了,平秀吉对和谈并没有兴趣,他需要的是时间。宣宗是什么态度?”石星问。
“日本与大明同文同种,我们一切都来自中土,我们一直想跟大明世代友好。”宗义智说了半天,刘铤鸟都不鸟。
“我大明是宗主国,军队驻扎在哪里,此乃天经地义之事,尔乃海上簇尔小邦,哪有资格提要求。”刘铤说。
“大人真是奉公体国啊!”屋内迎出来之人说道。
四月份刘铤留下二千明军驻扎在大邱,监视釜山方向的日军,刘铤带着剩下人马和一千多名投降的日军返回国内。
“朝鲜和倭国都急了吗?”石星问。
“大人想怎么办?”屋99lib•net里迎出来的人问。
“你们都到外面把着,别让人进来。”来人对随从说道。
“此事倒不难办,只怕会给皇上添乱。”屋内迎出来的人说。
“拟旨,湖广巡抚支大可增兵川贵,川贵各路兵马移防播州,以防杨应龙有变,另传倭使来京谈判。”半晌,神宗说道。
“贵国迟迟不让我方使节前往贵国,这明显没有谈判的诚意,况且贵国还有一万人马驻扎在王京。”宗义智说。
“我也不知道,内阁就此事已递了几个折子了,都被留中,吃完早饭,我进宫再问问张公公。”石星答。
两人坐定后,来人说:“我这次来是想跟你商量杨应龙的事情。”
“都急了。”沈惟敬答。
万历二十二年春,冰雪初融,镇守朝鲜王京的明军将领刘铤来到明军镇守的大邱见到了宗义智。
“那应该是朝鲜吧。”
“那就都撤回来吧,再把你训练的新兵补充五千去釜山,这个据点不能丢。”丰臣秀吉说。
“回来了。”张诚答。
双方开始交谈,宗义智陪着笑脸。
神宗跌坐在椅子上。
“什么事情?”万历看见张诚神色匆忙的进来后问道。
“一个播州,一个朝鲜,还有河套蒙古,各地的流民、叛乱、干旱、地震,年年如此,搅的朕是焦头乱额。”神宗发牢骚道。
“这里不错啊,三面环江,地势云高,极目远眺。”来人说道。
“王大人你说吧。”屋内迎出来的人说道。
“贵国驻在釜山沿海的士兵必须撤回去,全部撤回去,且对马不许驻军,不然的话,这个谈判无法进行。”刘铤说。
九_九_藏_书_网我明白。”石星说。
“你不在朝鲜嘛,怎么回来了?”石星问。
“奴婢以为,兵者,凶器也,不能不用,不可轻用,能不用则不用,能缓则缓。”张诚说。
“杨应龙说他要去朝鲜剿倭,他剿倭的军队在哪里?”万历接着问。
“惟敬来了?”老者问。
“他们是互相干,咱们是大家联合起来跟皇上干,咱们的皇上是个可怜人啊!”石星说。
“这里是整个重庆府最好的地方,今晚有几尾新打来的鲈鱼,大人尝尝。”楼里迎出来的人说道。
“谁更急呀?”石星仍然在问。
“那不是逼他造反吗?”楼里迎出来的人问。
“还在吧,有五万人。”张诚答。
张诚走出皇宫来到内阁班房,对石星说:“皇上态度摇摆,我看皇上还是想战,大概想等两年攒点银子,明年几个省还要赈灾。皇上让在釜山的倭寇全部撤回去,这件事你去办吧。”
“那大人为何不帮皇上一把。”沈惟敬说。
“你以为哱拜造反是他自愿的,还不是巡抚党馨逼迫,现在缺的就是党馨这样的人,看来我俩准备做这个党馨了,而且此次川黔两省对杨态度空前一致。”来人说。
“宋、李回来了吗?”万历问。
“去年六月份,朝鲜倭寇已退,杨应龙走到山东,听说倭寇已平,便带着他的军队回去了。”张诚说。
“那倭使那边?”石星问。
“皇上,老子云‘治大国如烹小鲜’,事情要一件一件做。”张诚说。
日本大阪伏见城,小西行长把刘铤和宗义智谈判的消息告之丰臣秀吉。
“咬破指头血斑斑,十指连心痛难言,罗99lib•net裙当纸指当笔,血书一幅诉苦冤。别郎容易见郎难,遥望关河烟水寒。数尽飞鸿书不至,井台积泪待君看。十六年前容颜改,八千里外心怎安?早回一日能相见,迟来一刻见面难,血纵流尽言不尽,交与将军妥收藏。”万历在皇宫内唱着,神情并茂,凄凄切切。
“派顾养谦去辽东,让刘铤留两千人,其他都撤回来,如果倭寇再来,再补回去。”神宗继续说道。
“倭寇还在釜山吗?”神宗问。
“让他们全部撤回去,必须全部撤回去。”神宗万历说。
“什么?杨可栋死了?”神宗惊问。
“蠢猪,他为何没事找事?”万历问道。
大明紫禁城内,神宗坐在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几个小太监正给神宗梳头,张诚站立在一旁。
冬日的北京清晨,干硬的地面,凛冽的北风,街上早食所散发的氲气,双手拢在袖管里匆忙的行人。一个身材不高,面目黝黑,体型稍胖的中年人行走在街道上。不一会,他来到一处府邸,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他沿着府内弯曲的小桥来到一处平台,一位老者正在那里打太极拳。
来人拱了拱手。
北京紫禁城内。
“这么长时间没动静,内藤如安还在平壤,辽东不让过境,朝鲜和倭国都急了。”沈惟敬说。
数月后,张诚来见万历。
“能拖尽量拖,如果倭使现在来京,我们的条件平秀吉肯定不答应,那么战争立刻就会爆发,但现在国库缺银,平哱拜、东征都是皇上从大内拿的银子,但现在大内的银子也所剩无几,所以还是等两年。”
“你说,播州的事情怎么办?”万历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