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朝奸风波
目录
第二十七章 朝奸风波
上一页下一页
“你们都做好准备,兵分五路,审出一个抓一个。”宋祺对差役们说。
“目前留下的义军已经编入王军,新招募的军队也按照骆尚志留下的《纪效新书》处于训练中,装备、战法都在改进,大部分兵力集中在釜山至王京一线,各处关隘都在加固,必要时打算在大邱一线修筑长城。宋大人、李大人已经回去了,倭寇仍盘踞在釜山,皇帝陛下是什么态度?”宣宗问道。
“一定一定。”曹公公说。
曹公公回到住处后对大冢说:“这次清理朝奸主要是针对一些支持义军的大臣,已有两位大臣和一位义军首领被打死,自杀七人。”
“现在还没有结果。”
汉城郊外曹公公住邸。
过了一会府尹开始发热,浑身的汗往外冒,室内的温度越来越高,府尹口干舌燥有气无力,室内的差役们都脱了衣服,赤着臂膊。
“我真的不知道你让我说什么。”参议说。
“你已经交待了一个,但我们需要从你这里知道五个才能放你回去,我们想让你交待什么人,你应该清楚吧。”安在闲继续说道。
“怎么样?还不愿意说。”义禁府知事宋祺正在逼问兵曹参议。
汉阳府尹刚睡着,旁边的差役就在他耳边大叫一声将其唤醒,府尹只好睁着惺忪的眼睛,流着哈欠应付,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三天。
汉阳府尹用颤抖的手拿起毛笔在上面勾了四个人的名字。
差役们将一碗汤强行从府尹嘴里灌进去,然后找来九九藏书棉袄给府尹穿上,再在外面裹了两床厚被子,用绳子拴住,然后在屋内架起六盆炭火,阴暗的墙壁上顿时都是跳动的火苗。
“好,公公有什么事只管来找寡人,另外,对倭情报工作还需公公多多费心。”宣宗说道。
“民众骚乱自有当地驻军平叛,为什么要调你北上?”
“说吧,参议大人,到底是谁把何韦申介绍给你的。”宋祺问道。
“倭寇被赶走后,寡人的威信已经下降,各地的义军首领拥兵自重,朝中大臣各自为政,不尊旨意,此次借着清理朝奸的机会将他们整治一下。公公放心,局面仍在寡人掌控之中,此次清理朝奸还真的清出来几个,好些寡人不知道的事情现在都知道了。”宣宗说。
“真是岂有此理,倭寇盘踞釜山没走,他们居然这样搞,不行,我要去见见殿下。”曹公公说。
“马上抓人。”安在闲对差役说道。
“少往大明身上扯。”宋祺对着参议的腿踢了一脚。
隔壁对兵曹参议的审讯仍在继续。
“是不是柳大人?”看参议没有反应,宋祺试探性的问道。
“是李山海大人。”参议说。
“我再问你,郑吉你知道吧。”安在闲说。
“没有结果?难道兵曹大人向你询问,也没有结果?”
“现在整个王廷已经乱成一团,两边人互咬,人人自危,北人党那边已经审出一百三十个,南人党那边审出两百多,已经打死了十多人,听说还在抓人,有的藏书网大臣为了不连累别人把自己家人都交待出去了,有的大臣交待了别人,羞愧难当,进而自杀,还有的人都把事情往李如松身上扯,负责此事的宋祺和安在闲的老婆、孩子都被当作朝奸抓了起来,户曹义盈库只有十一人,却被查出二十七个朝奸,连王子和公主都上了朝奸名单,被带到义禁府询问。”大冢对曹公公说道。
“这个我怎么知道?你可以问兵曹大人。”
“是谁介绍的?”
“既然一切都在殿下掌握之中,那咱家也就放心了。”曹公公说。
“奉兵曹大人的手谕前往平安道平息骚乱。”汉阳府尹说。
“认识啊,怎么了?”参议问道。
“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不要逼我。”宋祺怒吼道。
“哈哈哈!真是一介书生,比你大两级的官我们都敢用,别说是你了。快说,到底是谁介绍给你的,免得皮肉受苦。”宋祺说。
“你不在那个位置,很多事情你理解不了。”曹公公说。
“我让沈惟敬问问石星,我先告辞了,殿下。”曹公公说。
安在闲来到汉阳府尹面前说:“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全身的水份都在外泄,这样下去你全身的水份都会蒸发完,所有通倭人的名单都在我这里,你只要在上面勾四个人的名字,然后签个字就可以回家睡觉了。”
“谁是郑吉,我不知道。”汉阳府尹说。
汉城德寿宫内,宣宗跟曹公公正在谈话。
“这个你九*九*藏*书*网就不必知道了吧。”参议说。
“何韦申你认识吧。”宋祺问。
“府尹大人我们经过调查,这个月的十三日你派一千人马去平安道,请问这一千人马派去做什么?”安在闲将汉阳府尹带到义禁府问道。
“那处房子是奉常寺长官介绍的,他说他亲戚家的房子被倭寇烧了,没地方住,让我把那房子腾给他亲戚住,至于住的到底是什么人?我就不知道了。”说完,汉阳府尹头一歪睡着了。
“安在闲,你不要幼稚了,你以为在这场风波中你就能独善其身吗?等隔壁的人咬到你的身上,你恐怕就要跟我一样了。”府尹疼醒后说道。
接下来宋祺拿出一把细细的铁丝对参议说道:“你摸摸,这些细丝每一根都是那么坚硬,待会我就一根一根钉入你的手指中,你这双绘画的手将无法再描绘了。隔壁已经交待了五个,你也交待五个,多一个不好,少一个也不行,我给你说五个人吧,你只要默认然后签个名就行了。”宋祺说道。
“滚!”府尹骂道。
“用刑。”宋祺说道。
“好了,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这是非法拘禁。”府尹咆哮道。
兵士给兵曹参议的两腿上了夹棍,参议咬紧牙,汗粒不断从额头上滚下。
“怎么?你敢对我用刑?”参议问。
此时,跟审讯府尹一墙之隔的地方正在审讯兵曹参议。
“府尹大人,我是义禁府判事安在闲,现在怀疑你与一宗粮食和火器被劫案有关,请协99lib•net助我们回去调查。”义禁府判事安在闲在汉阳府尹的生日宴会上将府尹直接带走,其他参加生日宴会的官员们目瞪口呆。
“我回王京后一直就把那里空着,从来没有去住过。”府尹说。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我更知道现在要做什么。”安在闲说。
参议的双腿已经被上了两次夹棍,现在两腿正火辣辣的疼,参议只感觉两眼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
“哪处宅子?”府尹问。
“装备都是发给北方义军的,至于这些义军领到装备干什么这不是我管的事情,这恰好是你义禁府的职责,你义禁府失职却来问我做什么?”参议反问道。
“现在住房这么紧张,你会一直把那里空着?你不愿意说,就在这里待着吧。”安在闲说。
“平叛结果如何?”
“民众骚乱,哄抢粮食。”
“你给我喝了什么?”府尹向安在闲问道。
隔壁房间内,对汉阳府尹的审讯仍在继续。
“隔壁怎么样?”安在闲问。
“朝廷现在财政困难,陛下还是希望和谈解决倭寇问题。”曹公公说。
“少装蒜,郑吉是大朝奸,他们联络的那处宅子就是你的。”安在闲说。
一个时辰后,安在闲来到汉阳府尹身边,看府尹仍在深睡,安在闲招了招手,差役提来一桶冰冷的水将府尹从头淋到脚,府尹在湿冷的水中只是皱了皱眉,仍在睡觉。
“这个我就不知了,这个人我连面都没见过,也是别人介绍过来的。”参议说道。
“这就对了99lib•net,我们已经抓捕了他,具他交待,是你把他介绍给户曹大人,让他成了政府向民间购粮最大的中间商,你知不知道在战争期间王京倭寇的粮食也由他供应?”宋祺逼问道。
“啊——”府尹大叫一声。安在闲用一块烧红的铁块烙在了府尹的腿上。
“大明司礼监的曹公公,曹锟。”参议说道。
“不要让他睡觉。”安在闲走到屋外对守卫说。
“好像还在审,他们那边并没有派兵抓人的动静,看来我们这边比他们那边快啊。”差役说。
“怎么样?府尹大人,说吧,你跟郑吉是不是一伙的。”安在闲问道。
“让他睡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叫我。”安在闲说。
“那个内藤如安还在平壤,大明那边不让过境啊。”宣宗说。
“东巷的。”安在闲说。
“参判大人,鄙人义禁府知事宋祺,现在怀疑你与一宗粮食和火器被劫案有关,请协助我们回去调查。”兵曹参议在散朝回来的路上被义禁府带走。
“他怎么能这样做?”大冢怒问。
“是曹公公。”参议有气无力的说道。
“哪个曹公公?”
“那伙山寨朝奸身上的盔甲和劫粮食、火器那伙人身上的盔甲一样,这些盔甲都是从你兵曹发出去的,而签发这批装备的正是你参议大人。”宋祺说。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兵曹参议的脸上。
“殿下赋予我彻查朝奸的权利,任何人我都有权利盘问。”安在闲说。
“平息骚乱?平安道有何骚乱需要平息?”安在闲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