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幸州大捷
目录
第十九章 幸州大捷
上一页下一页
“我有一计可抵御明军南下。”黑田长政说。
“真是一处好关隘啊!”宇喜多秀家惊叹道。
宇喜多秀家拿出千里镜仔细看着山上布防。
第六轮由小早川隆景率领,双方很快在第二道栅栏前搏斗在一起。“兄弟们,我们身后是幸州城的几千妇孺,大家一定要守住。”权憟喊道。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处英的五百僧兵大部分已经阵亡,一直杀到黄昏,日军源源不断地往上冲,朝军只好退到了城内。
“轮番攻击,打消耗战,他们的箭镞很快就会用完,传令下去,前锋将士多用盾牌遮挡。”宇喜多秀家说。
“快说。”宇喜多秀家说道。
“明军已经被我们逼退了,下一步诸位有何打算?”汉城内,宇喜多秀家询问众人。
宇喜多秀家刚退了下去,吉川广家带领人马立刻冲了上去,日军很快冲到了第二道栅栏前面,双方开始短兵相接,由于地势狭小,不利于日军大规模展开,眼看战斗陷入焦灼,权憟让人将一包包石灰抛99lib.net下,此时,恰好山风吹过,石灰被风一吹扬了起来,飘向日军队伍中,日军一片哀嚎。吉川广家带着队伍退到半山腰,此时,山下的日军队伍中传来鸣金收兵的声音,吉川广家只好退了下去。
“此次攻击不管伤亡,攻击开始后,迅速往上冲,务必拿下两道栅栏,进逼幸州城下。”宇喜多秀家命令道。
幸州大捷后,权憟接替金命元,被任命为节制朝鲜所有兵马的都元帅。
三万日军已经抵达幸州城下,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晨曦照在日军的战刀上奕奕发亮。权憟在日军正面进攻的陡坡上设置了两道障碍。日军分成十余队轮流攻击,打头阵的是小西行长,小西行长指挥数千日军拿着盾牌向山坡上攻去,等日军大部队到了射程之内,无数箭支向日军射去,由于坡窄,成堆日本兵被射死或砸死,前面冲不上去,后面的往下撤,小西行长在那里大声地骂着,但已经无济于事,日军的第一拨攻九_九_藏_书_网击被迫停止。
接下来是黑田长政率领的第二队,全副武装的铁炮手迅速向山上跑去,“噼噼!啪啪!”的向栅栏里的朝军射击,铅弹打在栅栏上并没有给栅栏后的朝军造成杀伤力,高处的朝军不断向下放箭和投掷石块,日军铁炮手死伤惨重,第二拨进攻停止。
入夜后,漫山遍野,如蚂蚁般的日军开始向上攀爬,此时,朝军箭镞已消耗殆尽,城内妇女们用围裙一次抱来数块大石,来来往往围裙不破,“幸州裙”的名号由此而来。城上朝军和妇女用抱来的石块砸向爬上来的日军,但砸下去的石块跟不上爬上来日军的速度,此时,江面上突然传来号角声,京畿道水使李彬率领数艘战船带着数万支箭从江华岛沿汉江上游驶来,战船上的火炮开始炮轰幸州城下的日军军营,日军军营顿时被炸翻了天,日军军中传出撤退的号角声,宇喜多秀家带着众军退回了汉城。
二月十二日凌晨,宇喜多秀家、小西行长、黑田长九-九-藏-书-网政、石田三成、小早川隆景率三万人向幸州进发,听说日军攻打幸州,僧人休静的二弟子处英率五百名僧兵赶到幸州。
宇喜多秀家大怒,点起五千士兵。
受伤的主帅被人扶到了山脚下,宇喜多秀家的头部被缠了几层布条,此时的石田三成头上也缠了几层布条,两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没有说话。
“坡度又高又窄,难办啊!”小早川隆景在山下对宇喜多秀家说道。
接替李洸的新任全罗道巡察使权慄率兵二千三百人向幸州进发,守卫幸州的五百日军看朝军来到,一窝蜂的全部散了,权慄遂进占幸州。
第三队由石田三成率领,日军顶着盾牌向前移动,等朝军射箭的时候,日军突然不动,蹲在那里,朝军向日军扔出石块,日军支起盾牌抵挡空中飞来的石块。看着日军不动,朝军栅栏里也没了动静,看朝鲜人没有反应,日军又开始顶着盾牌向前移动,眼看离栅栏近了,朝鲜人突然将栅栏拔掉,成捆燃烧的柴草向下滚去九九藏书网,火苗迅速的窜上前几排日军身上,后面的日军急忙后撤。撤退中,朝军用抛石机抛来无数的石块,日军又被打倒一大片,一颗飞石正击中石田三成的头部,石田三成顿时被打得头破血流,众人忙将石田三成搀了下来,石田三成坐在那里呻吟,两个鼻孔中流出了鲜血。
“此计甚妙。”宇喜多秀家说道。
“明军虽然退却,但其战斗力实在强悍,其主力都在开城,我也没法啊!”小早川隆景说。
“都给我冲,冲!”宇喜多秀家大声喊道。
“汉城西北有一处名幸州,地势较高,三面环水,一面是陡坡,易守难攻,地处扼明军南下的咽喉之处,前几日幸州城失守,现在由顽军统领权慄居守。一旦拿下此地就可以跟汉城形成犄角之势,一旦幸州被打,汉城出兵援助,汉城被打,幸州出兵援助,让明军首尾不能相顾。”黑田长政说道。
宇喜多秀家带着五千人向幸州城方向冲去,前面日军拿着盾牌抵挡,后面日军轮番向栅栏里射击,朝军向藏书网冲上来的日军射箭,中箭日军纷纷倒下,可底下日军仍是没命的往上冲,朝军又将檑木、石块扔下,眼看日军离栅栏近了,朝军将大锅里沸腾的开水用木盘舀起来向日军泼去,被烫伤的日军“哇!哇!”乱叫,前方日军纷纷后撤,宇喜多秀家拔刀砍了两个日本兵才稳住了阵势。
“把受伤士兵带回汉城用油清洗。”宇喜多秀家对吉川广家说道。
日军很快冲破第一道栅栏,第一道栅栏后的朝军纷纷撤到第二道栅栏后,日军亮着倭刀向第二道栅栏冲去,权憟在栅栏后指挥朝军不断向日军放箭,迎接日军的又是一轮密集的弓箭和火矢。宇喜多秀家头部被一石块击中,血流如注,宇喜多秀家受伤后,众日本兵如潮水般散去。
明军退回开城后,朝鲜数路大军进驻京畿道,接替李镒的庆尚道巡边使李薲率兵三千并五百明军仍旧驻扎在临津江南岸的坡州,京畿道防御使高彦伯、黄海道防御使李时言驻杨州郡蠏踰岭,都元帅金命元在临津江南岸坐镇指挥全军。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