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三战平壤
目录
第十七章 三战平壤
上一页下一页
“我打算让倭寇放弃堡垒,放其一条生路,让他们从东门出去,只要能拿下平壤城,我军的战略目的就达到了。”李如松说。
“让他进来吧。”李如松说。
“那还不快走。”大友说。
“不可,汉城乃我军基地,开城防守薄弱,且在临津江以北,补给困难,一旦被明军突破,我大军届时回撤汉城不易,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在汉城与明军决战为好。”面对众将的质疑,年少的宇喜多秀家说道。
“来人!”李如松喝道。
看此情形,李如松让手下军士找来大量木材和秸秆堆积在日军各个土堡周围,然后点火焚烧。顿时,土堡周围浓烟滚滚,明军借着浓烟向土堡内发射火箭和火炮,并把燃烧的木材扔进堡内,大量日军被呛死或烧死,烧焦的气味传遍全城,但日军的还击仍然凶猛。
吴惟忠连忙喊道:“弟兄们,昔日大家跟随戚将军南征北战,杀敌无数,那是何等的威风。当年倭寇掠我家乡,杀我亲人,现今倭寇就在眼前,正因为我们有跟倭寇丰富的作战经验,所以,李大帅才将这块最难啃的骨头交给我们,这是对弟兄们的照顾,拿下牡丹峰比拿下平壤城功劳更大,我们应该谢谢李大帅。为了报杀父之仇,为了报效国家,为了朝鲜被倭寇屠杀的兄弟姐妹们,弟兄们杀倭寇啊!”
“真不知道宇喜多秀家那小孩在想什么,谁都知道明军要来朝鲜,谁都知道明军来朝鲜后第一件事就是平壤,平壤一失再打回来可就难了。几个月来就让我在这里硬撑,补给也没有。”小西行长又骂道。
“十几万大军连三四万明军都不敢打,都是一群废物!废物!”小早川隆景暴跳如雷的骂道。
第二天,小西行长让人送信给凤山的大友吉统让他火速带兵来平壤援助。傍晚时分送信的人回来了。
“有事吗?”李如松问。
正月十七日、十八日,小西行长和黑田长政先后抵达汉城。撤军命令传到小早川隆景镇守的开城后,六十岁的小早川隆景拒绝撤兵。
万历二十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数万明军集结在鸭绿江西岸,朝鲜国王李昖带着文武大臣和百姓满怀期待的等候在东岸。
义州城内,柳成龙详细向李如松介绍了在朝日军军力情况,这时候有军士来报:“大明那边来人要见提督”。
此刻,其他各路军马正按照原定部署进攻平壤城。明军主力集结在西城下,日军主力也防守在西城上,明军将二百门佛朗机炮和八十门虎蹲炮在西城下呈一字型排开。“轰!轰!轰!”随着火炮被点燃,炮弹打在城头上,炮弹里的铅子、石块砸向日军,顿时城头上的日军伤亡惨重,明军的火炮接连不断地打在西城头上,城头上黑烟弥漫,渐渐地城头上已经没了动静。李如松一声令下,众军扛着梯子开始爬城,爬到一半的时候,城头上突然出现了日军,梯子纷纷被掀翻,明军和朝军跌落在雪地里。日军用铁炮和弓箭向下射击,并用缴获朝军的佛朗机火炮对着明军猛轰,城下明朝联军尸体遍地,爬上去的军士也被日军砍下九*九*藏*书*网来,进攻暂时停止。七星门是朝鲜最重要的城门,这里战斗尤为激烈,石块和滚木不断砸下,右军指挥张世爵也被石块砸伤,明军开始纷纷后退,张世爵在城下急得破口大骂。
明军的车营架起火炮向八百日军轰去,顿时炸得日军前仰后翻,明军的骑兵随即向日军出击,粟山鸟康带着八百日军呐喊着向明军冲去,最终全部战死。
“将军勿恼,平壤之战必须要打,是该跟明军好好打一场了,只有这样才能知道彼此的实力,就算失败也不失体面,大不了就让我们的血肉之躯唤醒太阁沉睡的灵魂吧。”宗义智说。
明军将日军谈判使的首级扔到平壤城下,小西行长在城上看见后,顿感心情沉重。
二十八日明军从义州南下,朝鲜备边使李镒带领八千朝军于中途加入明军,僧兵领袖休静领三千僧兵来援。
“把沈惟敬送监军处关起来。”李如松说。
“这些倭寇想干什么?”李如松自言自语道。
此时,祖承训和骆尚志带着人悄悄向芦门摸去,守卫南城芦门的是五千朝鲜降军,朝鲜降军看见明军杀过来了,顿时惊呼起来。祖承训一声令下,众军向芦门攻去。明军很快攀上城头,等小西行长带人过来补漏,西南芦门已被攻陷,大队明军争先恐后攀上城头。
宇喜多秀家连发三道撤军命令,小早川隆景遂撤。正月二十日,小早川隆景撤到汉城,正月二十九日,加藤清正撤到汉城。
“提督言之有理,那就这么做吧。”杨元说道。
七星门塌陷后,城上的日军纷纷退进城内土堡中。土堡四周用石砖垒起几道防护,堡内有武器、弹药、粮食、水,日军躲在堡内打击进入城内的明朝联军。进入城内的明朝联军顿时发现城内寸步难行,处处都是日军的碉堡,日军在堡内居高临下向联军射击,明军推着火炮车进行拔堡行动,一些小的堡垒被火炮摧毁,还有一些大的堡垒坚固异常,有的明军举着盾牌向日军的碉堡挺进,接近碉堡后,明军将震天雷扔到堡内,在碉堡前的路上都是明军的尸体。
“轰!”一声号炮声从平壤方向隆隆传来,结束了人们的思考,总攻开始了,不管你的内心是否准备好了,此刻都要进攻了,一切听天由命吧。
不一会,沈惟敬走了进来。“在下沈惟敬参见提督。”沈惟敬说。
小西行长“哈哈”大笑,宗义智、景辙玄苏也随声附和。
接着,大友吉统手下六千人马向南撤去。
集结完毕后,剩下的七千日军向东门跑去,出了东门,来到大同江边,此刻天色已黑,大同江结上了冰,日军大喜,立刻踏冰渡江。天上雪花仍在飘洒,北风吹向渡江日军的后背,眼看日军到了江心了。小西行长总觉得心中忐忑不安,他默默地祈祷,希望快些跑到对岸去。小西行长带着大队向那个目标冲去,眼看目标越来越近,该来的还是来了。
“大友将军说他会适时出兵援助。”送信人说。
李如松给小西行长写了一封信,大意是我军完全可以歼灭你们,但我军不忍心这九九藏书网么做,建议你军放弃抵抗,我军让开一条路让你们离开平壤。土堡内的小西行长收到了信,宗义智说:“这会不会是明军的诡计,骗我们出堡,然后趁机歼灭。”
小西行长和几个日军将领也在一起欢庆。
“将军真是神勇啊,数千明军全军覆没,不世之功啊!”柳川调信对小西行长夸奖道。
“游击沈惟敬。”军士答。
吴惟忠的部队开始向牡丹峰上攀登,牡丹峰上是松浦镇信的二千守军,此刻牡丹峰上的日军已经开始骚动。“啪!啪!”走在前面的明军被铁炮击中,从山上滚了下来,明军顶着盾牌继续前进,不断有钢丸穿过盾牌击中盾牌后面的明军,明军也拿着鸟铳和弓箭还击。日军多在堡垒里面,用铁炮和弓箭居高临下向明军和僧兵射击,子弹和箭矢如下雨般飞落,明军和僧兵死伤惨重,从山下到山上遍地都是明军和僧兵的尸体,吴惟忠的两次攻击都被日军打了回来。吴惟忠准备第三次攻击。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适时,一群胆小鬼,干脆都别守平壤了。”小西行长骂道。
李如松率领大军飞速南下,白川郊外八百日军严阵以待。
“你怎么做?”李如松问。
宗义智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
“怎么样?”小西行长问。
“大人,倭使前来谈判。”军士向李如松报道。
“在下上次跟小西行长达成协议,只要朝廷愿意跟倭国贸易,那么倭寇就会撤出朝鲜,所以,在下希望双方暂时不要打仗,由在下游说,争取和平解决。古人云:‘兵者,凶器也,不战而屈人之兵乃兵法之最高境界’。”沈惟敬说。
万历二十一年,一五九三年一月六日,三万八千明军和一万一千朝军聚集平壤城下,大军驻扎在城西,城下黑压压一片,平壤气氛骤然紧张。
万历二十一年正月初八凌晨,数万明军集结在平壤城西面,刀枪如林、战旗如波,中军帐中大旗上书“蓟辽保定山东防海御倭总兵官提督”十五个大字。卯时明军就出操了,数万明军在军营中喊着“杀!杀!杀!”,如此持续了一个时辰,喊得城内日军胆颤心惊。
“就算是诡计,我们也要出去,不出去,将会全部死在这里。出堡后,不要跟明军纠缠,迅速从东门突围出去。”小西行长说。
李如松在营帐内制定了攻击平壤的计划:蓟镇参将吴惟忠率浙军三千,辽东副总兵查大受率军五百,休静率僧兵三千攻打北门外的牡丹峰;左军指挥李如柏,参将李芳春率军一万攻打西城门;中军指挥杨元,右军指挥张世爵率军一万攻打西北七星门;骆尚志率领两千神机营将士,祖承训率军八千攻打西南的芦门;朝将李镒和金应瑞率八千朝兵攻打城东南的含毬门。
大友吉统还在犹豫,一个部下说:“将军赶快走吧,总督不会怪你。”
“杀!杀!杀!”众人纷纷响应。
攀上南城的明军开始向西城涌去,守卫西城的日军开始阻击从南城过来的明军,双方用火器、弓箭互射,日军在城墙上修筑堡垒,城上的日军依靠坚固的九九藏书防御竟使攻上南城的明军不能前进一步。
大江西岸是如潮的人群,旌旗飘舞,明军开始横渡冰封的鸭绿江。步兵先行,骑兵牵着马居中,粮草、辎重、火炮居后。朝鲜君臣等候在大江东岸,还有成群欢迎的百姓。李如松见到宣宗后,行了跪拜之礼,宣宗激动地紧紧握住李如松的手,李如松对宣宗说了很多慰问的话。二十六日,明军渡江完毕。
“轰!”的一声,小西行长听见火炮的轰击声,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接着便传来日军的惊叫声,有人掉到江里了。接着,连续不断的炮声传来,江面的冰不断被火炮炸出的石块击破,再加上日军的踩踏,大面积的冰层开始塌陷,成群的日军跌进江里,前面的日军发疯似的向对岸跑去。后面的日军开始调转方向向大同江上游和下游奔去,以躲避明军的火炮。终于跑到南岸了,小西行长带着剩下的六千日军向南边凤山奔去,途中又被朝鲜伏兵截杀一阵。平壤一役,击毙日军一万余人,其中日军被烧死的就达六千人,明军战死二千人,其中攻打牡丹峰阵亡近千人,朝军连同僧兵阵亡八百多人,攻打牡丹峰的僧兵阵亡五百多人。
“不可,如果现在攻击,倭寇会迅速退回堡内,就算不退回堡内,两军硬拼,我军也会损失不少。”李如松说。
宗义智让几个日军出堡查看,几个日军出堡后没发现一个明军,顿时进堡向小西行长和宗义智报告,小西行长遂命令周围各堡日军出堡集合。
听吴惟忠说完,李如松恶狠狠地盯了吴惟忠一眼。
土堡内的日军纷纷出堡列队集合,出堡的日军欢喜异常。
“说完了吗?”
明军发动了对练光亭的攻击,由于子弹密集,木材堆不上去,练光亭土堡很高很大很坚固,有多层防护,火炮打出去的炮弹也没有什么作用。蓟镇兵和辽东兵为了抢功,争先恐后向练光亭攻去,明军对练光亭的数次冲锋都被打了回来。战斗中,一颗铅丸打中李如柏的头盔,将李如柏的头盔击落,巨大的冲击力使李如柏一阵眩晕,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李如松让人找来木材造了一个大的攻城车,明军躲在攻城车后面向练光亭进发,日军的铁炮都被攻城车挡住,等到攻城车接近了练光亭,旁边小堡垒的日军冲了出来,明军丢下攻城车往回跑,逃跑中的明军又被堡内日军铁炮击中,冲出来的日军也被明军射杀。傍晚时分,通往土堡的路上都是明军的尸体。
李如松让人架起二十门大将军炮对着七星门猛轰,半个时辰后,七星门终于塌陷。
时值寒冬,日军缺少冬衣,各路日军南撤的过程中苦不堪言,许多日军被冻死、冻伤,明军追得急,掉队的日军不计其数,很多日军跌倒在雪地里,再也无法起来。
众军士仍旧猛烈攻击着七星门和西城门,数座云梯被推向前去,明军将云梯搭在城墙上开始攀登,城下明军用鸟铳掩护,云梯顶端有厚重的木板抵挡,待明军爬上去后,梯下明军再通过机关把木板扭到一边,这样板后面的明军就可以蜂拥登城,登九九藏书城的明军拿着点燃的震天雷向城上扔去。城下明军还抬来了大型弩机,将火药弹绑缚在弩箭上,点燃后向城上射去。李如松在城下指挥着明军向西城门和七星门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冲击,小西行长在城上指挥着日军顽强阻击,很多明军爬上了城头上,又被打了下来。此时,一颗铁炮向李如松射来,李如松坐骑受惊,坐骑嘶叫一声立了起来,李如松被掀翻在地,李如松爬起来后中止了战斗。
“斩。”李如松说道。
“在下可以不费一刀一枪让倭寇离开朝鲜。”沈惟敬说。
“那你打算怎么做?”杨元问道。
“你说总督真的不会怪我?”大友吉统问。
“你看是否要攻击?”站在高处观察形势的杨元向李如松问道。
当天深夜,城西的大门悄悄打开,二千名全副武装的日军在有马晴信的带领下踩着积雪悄悄向明军大营摸去。此时,天上飘着雪花,北风呼呼的吹,快到明军军营的时候,日军停住了脚步,几个日军叽里咕噜的说着日语,突然一个日军感觉到喉咙处发痒,用手一摸,摸了一手鲜血,接着,他便感到呼吸困难,瞬间睁大了双眼倒地,身旁一日军探了一下他的呼吸,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此时,噼里啪啦的火枪声响起,大片日军倒下,其他日军环顾四周,根本看不见射击的人。最后,日军终于看清明军躲在雪地里朝日军射击,接着,日军挥舞着倭刀向雪地里的明军冲去,正在此时,明军营地外出现几排士兵,向日军发射集束火箭,黑夜下,无数带着火光的箭镞呼啸而来,成堆的日军被射死。明军呐喊着向日军冲去,日军开始撤退,明军在后面骑马追赶,被追上的日军顿时便成刀下之鬼。日军没命的往回跑,快到平壤城的时候,小西行长忙令铁炮手阻击明军,明军在平壤城下呐喊了一会便离去,有马晴信带着一千多名日军逃回了平壤城。明军的呐喊声逐渐平息,马蹄声由近及远,城外重新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呼呼的北风声。
李如松看了信后便让明朝联军全部撤到西城和南城,土堡四周顿时一个明军也没有。
此时的平壤城内张灯结彩迎接春节的到来,平壤日军和朝鲜降军们一起庆祝春节,平壤城内日军吃吃喝喝,都在一起吆喝、大笑。
“不会的,将军。”部下说。
吴惟忠、查大受率蓟镇浙兵,休静率僧兵埋伏在牡丹峰下,牡丹峰地势高,须仰视才见峰顶,是个易守难攻之地。此时,平壤城静悄悄的,牡丹峰上也是静悄悄,平壤城内、平壤城外、牡丹峰下、牡丹峰上,所有的人都紧握兵器静静的等待着总攻的号炮声,天地是安静的——虽然有“嗖嗖”的北风声——静的能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谁也不知道待会这颗心脏是否还会跳动?也许很多人此刻都在思考:我为什么要进行这种生命的对决?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也许他们自己也不明白。
“说完了。”
李如松将副将杨元招过来说道:“这是倭寇的最后一座堡垒,里面汇聚着倭寇的精锐,如果我99lib•net军强攻必然损失惨重,况且我军数量有限,后面还有很多仗要打,所以需要保存实力。”
作战命令下达后,蓟镇的浙闽兵本是老实本分之人,不似辽东兵那么骄横,此刻却一片哗然,纷纷提出抗议。不少蓟镇浙闽兵统领指责李如松排除异己,北兵欺负南兵,辽东兵抢功。李如松大怒,来到军中说:“大战在即,有不服从命令者,无论是谁,斩!”
此刻,北城牡丹峰的攻击仍在继续,明军和僧兵一拨拨向上冲,峰上日军都被压到峰顶的土堡内,土堡里的日军依托土堡向下面的明军和僧兵射击。吴惟忠胸部中弹,子弹穿透铠甲打进皮肉,血渗了进来。吴惟忠指挥着众人在土堡下面架起几支火炮,随着炮响,土堡的大门被炸开,明军和僧兵呐喊着冲了进去,一番激斗后,松浦镇信带着剩下的四百日军从后山逃走,查大受带人在后追赶。此刻夕阳西下,吴惟忠站在山顶上眺望黑烟滚滚的平壤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小西行长到达凤山后,松浦镇信带着残兵也抵达了,此时,大友吉统已经撤走,小西只好带队继续南撤。正月十四日,小西行长的部队到达黑田长政镇守的白川。此刻,汉城宇喜多秀家的大本营内正在招开军事会议,众将要求北上抗击明军,为了防止汉城以北日军被明军各个击破,宇喜多秀家命令汉城以北的日军全部撤到汉城,集中优势兵力与明军在汉城展开决战。丰臣秀吉派往朝鲜辅佐政事的增田长盛、大谷吉继、加藤光泰、前野长康提出反对意见,他们认为应当在开城与明军决战。
“谁?”李如松问。
小西行长给李如松写了封回信,大意是大明是讲究信誉的礼仪之邦,希望将军不要耍诡计,让开道路,让我们从东门出城,不要追击。
平壤的大火整整烧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平壤城内到处都是日军烧焦的尸体,成堡成堡的日军被烧死或熏死,有的土堡内,成堆烧焦的尸体拥在一起,还有许多没被烧死的日军在痛苦的挣扎。各部明军开始在城内搜寻日军尸体,取下首级以报功,有时一个首级竟然引来几十人争夺,甚至大打出手,小西行长、宗义智、景辙玄苏、柳川调信、内藤如安、大村喜前、有马晴信带着剩下的七千日军躲在最大的土堡练光亭和附近的几个小土堡内,正在做最后的抵抗。朝军将数百名投降日军且有一定身份的朝军将士押赴城外刑场准备行刑,李如松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们一眼。
“我军分三路攻击:火器营、弓箭营率先,僧兵次之,近战之后,后续步兵结成鸳鸯阵对敌。”吴惟忠接着说道。
紧接着,汉城会议的决议传到白川,小西行长和黑田长政准备后撤,此时,斥候来报,李如松大军离白川不到五十里,小西行长顿时吓得不知所措。黑田长政家手下将领粟山鸟康自告奋勇愿率兵八百阻击明军。
大炮不仅轰塌了七星门,也轰醒了十里外的大友吉统。大友吉统慌忙跑出屋外,听出炮声传自平壤方向。这时候部下来报:“平壤快被攻陷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