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再战平壤
目录
第十二章 再战平壤
上一页下一页
内阁班房内热闹非常,张诚刚从班房内出来,一名小太监对他说道:“张公公,皇上让你过去。”
朝鲜国王李昖和一众大臣在义州城外焦急地向远方看着,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两天了。这天晌午,终于看到远处飘来了旌旗,旌旗下面是威风凛凛的辽东骑兵,领头一人是辽东副总兵祖承训,李昖的目光关注的是祖承训的后面,可不大的功夫,后面就没人了,李昖很诧异。
乾清宫内,万历正在那里看书,张诚小心翼翼走了过来,说:“皇上,辽东边报,辽东派去朝鲜军队全军覆没,戴朝弁、史儒、王守官、张世忠、马世隆战死,只剩祖承训逃了回来。”
“二千啊!”祖承训答。
万历没有任何表情,继续看着书,只是摆了摆手让张诚退下,张诚将边报放在皇帝的书桌上,便退了出去。
城内分散到各处的明军听到锣响,知是撤退的命令,于是城内明军开始向七星门九-九-藏-书-网奔去,而日军不断在后面射击追赶,明军边射边跑,这时日军队伍中出现一名将领,该将领手持大刀,纵马直取王守官,几个回合后,王守官首级被那将领砍去。祖承训看见后,将身边佩刀拔出向那将领胸口掷去,佩刀正中那将领心窝,那将领惨叫一声,死去。看着快到了七星门,大批日军把守着七星门,不让明军出城,越来越多的明军开始聚集在七星门口,明军便开始跟日军肉搏起来,有的明军抓住日军的脑袋用牙嘶咬着日军的脸部,有的明军用手指抠掉日军的眼珠,有的明军用手腕处的铁皮不断砸击日军的喉咙,一直到把喉骨砸碎,有的明军临死前还死死抠住日军脖子。随着后面的明军不断被日军铁炮打死打伤,而七星门还没有冲破,祖承训所部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此时被铁炮打伤的明军又被赶来的日军用倭刀捅死。在祖承训99lib.net的指挥下,辽东军终于从七星门冲了出去,祖承训带着剩下的几百人队伍向北逃去,此刻,明军已顾不得什么了,都没命地向北逃窜,由于雨后道路泥泞,迟滞了明军的速度,小西行长指挥军队不断追赶,沿途明军不断被日军杀死,一路上都是明军的尸体。祖承训带着剩下的几十人逃回了义州城,日军方面死亡不到一千人。当宣宗得知战况后,大惊失色,祖承训安慰道:“殿下莫怕,我这就回去告知朝廷,朝廷会派更多大军前来。”当天下午,祖承训带领余下人马渡过鸭绿江,撤回国内。
进得城内,明军看见日军不断后撤,便拿起鸟铳向日军射击,中弹的日军纷纷倒地,明军继续追赶。追着,追着,日军都没了踪影,祖承训发现形势不对,便说道:“中计了,赶快后撤。”
“朕不看,传旨石星,让他派人去朝鲜跟倭人谈判。”万历说道。
接着,承训九九藏书带领手下兵马,向前冲去,冲到七星门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但天色还是很暗,守门士兵没料到还有敌人攻来,顿时慌了手脚。随着祖承训一声令下,骑兵向七星门攻去,日军还没来得及关闭城门就被明军冲了进来,守门的一位日军将领被祖承训一刀砍下脑袋,日军丢下几十个首级后,退到城内,接着,明军一拥而入。
“哈哈哈!铁炮再厉害,能有大明神机铳厉害,而且骑兵的速度和冲击力正是克制火器的法宝,柳大人不必担心,这些情况本帅都经历过。”祖承训说道。
祖承训听完后,开始大骂。
祖承训来到宣宗和众大臣面前,笑呵呵地下了马,他提着马鞭跪在地上向宣宗磕了个头,然后便站起来摇头晃脑的说:“真过瘾,老子刚从宁夏回来,就碰到这档子事。”宣宗等人听了面面相觑。
七月十六日,先期到达义州的辽东参将戴朝弁,游击史儒率领本部一千兵九*九*藏*书*网马向平壤进发,祖承训率领人马随后。祖承训神采飞扬,所率辽东铁骑杀气腾腾,行走到半路中,天空一记炸雷,祖承训吓了一跳,他仰头看了看天空,刚才还晴朗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乌云密布,祖承训下令全速前进,接着瓢泼的大雨下了起来。快到平壤附近,前方探马来报,戴朝弁和史儒误中敌人埋伏,火器皆湿,全军覆没,戴朝弁、史儒战死。
张诚见到万历后,万历问:“大臣们怎么说?”
“群臣激昂啊,皇上,都主张派大军进剿,其中石星石大人请战愿望最强烈,你看,石大人的请战书奴才都拿来了。”张诚说。
祖承训看了看宣宗,笑道:“殿下不必担心,当年我在草原上以三千骑兵击退蒙古十万大军,我手下辽东骑兵都是以一当十,剿灭这些蛮夷,就像捻死一堆蚂蚁一样。”
翌日,祖承训就要杀奔平壤,祖承训手下副官王守官说:“总兵,旨意上说要固守义州九九藏书网,没说要打平壤。”祖承训嚷道:“我辽东铁骑天下无敌,打几个蛮夷还不是牛刀杀鸡,再说了,不去打,怎么固守,以攻为守,你难道不懂吗?”这时候,平安道观察使柳成龙对祖承训说道:“现今倭寇多用铁炮、火绳枪攻击,且倭寇凶狠顽强,打平壤又是攻城战,将军可要三思啊!”
宣宗问道:“不知将军带了多少人来?”
这时候,随着一声炮响,城内的房屋上出现大批日军,这些日军拿着弓弩、铁炮开始“噼噼啪啪!”密不间断地向明军射击。祖承训拍马大叫道:“全部后撤,全部后撤!”此时,大批身材矮小,奔跑快速的日本兵从明军前方和后方涌来。在日本兵分三组轮番射击下,城内弥漫着浓烟,空气中飘散着硝烟的味道,不断有明军倒地身亡。祖承训看到日军队伍中还有朝鲜人拿着弓弩向明军射击,便骂道:“怎么还有朝鲜人?”身旁一位士兵说:“是投降过去的,大帅。”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