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同江之论
目录
第七章 大同江之论
上一页下一页
平壤城内,宣宗得知谈判破裂后,准备动身北上。第二天,宣宗在领议政崔兴源、右议政俞泓、大臣郑辙的陪同下离开平壤,前往义州,留下左议政尹斗寿、都元帅金命元、巡查使李元翼镇守平壤。平壤的民众得知宣宗要走,都拖家带口的跟随宣宗一起北上。
当天夜里,朝军撤出了平壤前往义州。
临津江战役失败后,日军占领了开城,消息传来,平壤城内又是乱成一团麻,李山海以误国罪被免除领议政职务,柳成龙被任命为领议政,为了让西人党为国效力,宣宗又起用已被罢免的西人党成员崔兴源为领议政,同时遣使向明朝求救。
“怎么样?”景辙玄苏回来后,小西行长问道。
宣宗默然。
“哈哈!阁下果然口舌伶俐,我这次前来,正是顺应佛家旨意,希望双方永停刀戈,减少生灵涂炭。你们的王行暴政,我们天兵前来正是为了救贵国厮民于水火,可惜尔等如此执迷不悟矣!”景辙玄苏反击道。
“这个李德馨是李山海的女婿,但实际上是柳成龙的人,据我九-九-藏-书-网掌握的情报,柳成龙一直在跟大明秘密联系,而且据平壤城的线人汇报,辽东抚镇林世禄目前正在平壤城内。”小西行长说。
“迎接?我们看到不是迎接,而是你们的王不断后退哦。”景辙玄苏说。
小西行长看了看平壤城的布防情况,宗义智便问道:“你打算怎么打?是打一城,还是打四城?”
“哈哈。”李德馨轻轻一笑。
“如此冥顽不灵,那就没有什么可谈的了,请回吧。”景辙玄苏最后说道。
“现今王廷能调动的只剩下镇守平壤的这一万兵马,所以我们要保存实力,我看还是放弃平壤,我们让这一万兵马去义州保护王廷,这才是最紧要的。”尹斗寿说。
“还不是来看看朝鲜战况如何。”小西行长说。
“寡人真想就此了却啊!”宣宗说道。
“你怎么问这么愚蠢的问题,我们打朝鲜不正是为了大明,现在是要速战速决,尽快使朝鲜臣服。”小西行长说。
“救我们,真是笑话,你这妖僧还有什么资格妄谈佛家旨意,跟你费口舌99lib•net,实乃对牛弹琴。”李德馨怒道。
金命元捋了捋胡须道:“议政大人才是老成谋国啊!”
看着李德馨的船缓缓离去,景辙玄苏表情复杂地望着江面。
“李大人别来无恙啊!”景辙玄苏问。
“依你看,大明会不会出兵朝鲜?”景辙玄苏问。
“你们来了,我怎么能不好呢?不然怎么迎接你们呢?”李德馨说。
“哈哈哈!”李德馨大笑起来。然后说道:“阁下以智慧而闻名,竟然会问这么弱智的问题,当然是我宗主国大明。”说完,双手做了一个恭敬的姿态。
“哈哈哈!”景辙玄苏也大笑起来,接着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这次就是要去会会你们所谓的宗主国,我看他们是没有胆量迎接我们,你们还是早日让开道路,让我们过去,以免自取灭亡。”
“我军只有一万多人,如果合围的话,兵力分散,我看就攻南门,让其逃出即可,我们的任务只是占领平壤城。”小西行长说。
“他来干什么?”景辙玄苏问。
“哦!不知是哪位?”景http://www.99lib.net辙玄苏问。
“现在还不是迎接的时候,我们还要请一位尊贵的客人来欢迎你们。”李德馨接着说道。
“哈哈哈!这句话用在你身上最合适不过了,大明从来都没有把沿海的倭贼当回事,大明对倭贼的策略是疏导,以贼制贼,到了较起真的时候,还不是一网打尽。阁下既已遁入空门,理应四大皆空,以慈悲为怀,而今尔等倭贼不习王道,侵我国土,烧我宗庙,屠我臣民,我看阁下是玷污了佛家的清誉,就不怕因果报应吗?”李德馨说。
“我国视大明如父,宁为玉碎,也不会让你们前进一步。”李德馨斩钉截铁说。
“金元帅有什么想法?”结束了一天的战斗后,尹斗寿向金命元问道。
景辙玄苏摇了摇头说:“没想到朝鲜方面这么强硬,他们是不是从大明那边得到了什么?”
十四日清晨,日军开始攻城,尹斗寿、金命元组织守军反击,打退了日军三次进攻,傍晚时分,日军停止了进攻。
柳成龙连忙说道:“殿下万不可有此念想,昔日英宗皇帝被俘后九九藏书,忍辱负重,终于在八年后重登大统,殿下暂遇一些困难,怎么就能放弃呢?还是等待大明的援助吧。”
留守的尹斗寿、金命元迅速组织城中守军做好守城准备,李元翼带兵到大同江上游去截流。这日清晨,南岸日军发现大同江水位下降,顿时高兴的欢呼起来,日军一试水位,齐腰,小西行长立即命令日军渡江。看到日军开始过江,尹斗寿命人在城头放信号弹,上游的李元翼看到信号弹后,开始放水,奔腾的江水涌来,正在过江的日军迅速被江水冲走,小西行长急命渡江日军回撤。
六月九日,小西行长的部队到达大同江南岸,此时的平壤已近在咫尺。平壤城内的宣宗正酝酿着往哪里走的时候,小西行长的议和书来了,宣宗派出了李德馨前往谈判。李德馨乘船来到了大同江江心,迎接他的是宗氏外交僧景辙玄苏和门人柳川调信。景辙玄苏见到李德馨后,“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李德馨阴沉着脸。
接下来,日军开始建造木筏,建造完毕后,小西行长部开始渡江,日军过江后屯扎在九九藏书网平壤城南城外。
“议政有什么主意?”金命元问。
宣宗带着王室和大臣前往义州途中,天降大雨,宣宗忍饥挨饿,又遭淋雨,且一路上听着百姓哀嚎的声音,宣宗心情沮丧到了极点,突然马车车轮撞到了路边的石头上,宣宗从车里滚了出来。宣宗两手撑在泥泞的地面上,望着天穹中的雨丝,宣宗“哀嚎”了起来,柳成龙慌忙扶起了宣宗。
景辙玄苏尴尬地笑了笑,说:“你们视大明如父,大明未必视你们如子,如果贵国成了我国的属国,我们还可以考虑在大明那边给你们一块土地呢。”
“看来阁下这么喜欢做白日梦,我劝尔等还是速速返回,大明一旦插手,尔等将会玉石俱焚。”李德馨说。
“大明?”景辙玄苏讥讽道:“昔日,流落到大明的本国武士都令他们无可奈何,还要靠民间组织力量对付,几十个日本武士都可以打到南京城,沿途的军队望风而逃。如今整个大明朝廷陷入瘫痪,北方蒙古每年进犯,别说援助你们,他们自身都难保。汉人有句话,‘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该醒醒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