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水原光复
目录
第六章 水原光复
上一页下一页
“王廷着眼于全局,不是你们能懂的。”大冢还击道。
“那人叫李元吉,受庆尚道义军首领郭再佑所托,在京畿道组织义军,汉城周围的平民、奴隶纷纷来投,已聚拢了几千人马,我们要将他争取过来,为我所用。”曹公公说。
“我们是郑吉手下,我叫白诚随,这位是小妹白莫雪。”那位男子答。
白诚随“哗啦”一声拔出了刀,架在郑吉的脖子上。郑吉面不改色地说:“我的命你已经救了好几次,想拿去,你就拿去吧。”白诚随忿忿的收回了刀,带着白莫雪离开了汉城。
经过大冢和他们商议,决定后天夜晚进攻水原,白氏兄妹和大冢的人白天进城,夜晚再打开城门,李元吉率领的义军随后进入城内。这两天李元吉去联络各路人马。
正当曹公公纳闷时,只听“啪!啪!”的火铳声,那伙义军立刻乱成一锅粥,只见两边山头上大约有一百多名日军在那里放枪,不断有义军倒下。大冢抓住了刀柄,曹公公制止了他。
“郑兄,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吗?他们是义军,自己人啊!赶快住手!”白诚随歇斯底里地喊着,还抓住郑吉的手,企图将他拉下马来。郑吉挣脱了白诚随的纠缠,怒吼道:“够了!你懂什么,你以为这么一群乌合之众就能打败倭寇吗?我要收编他们,扩大我的力量。”白莫雪在一边脸色铁青,紧咬着嘴唇。此时,义军已经跟后面追赶的日军交上了手,李元吉组织义军依托巷子跟日军展开了巷战。城外日军基本上都已经拥进城内,大约有两千多人,郑吉的人马也都进了城,城内杀得惊天动地,灯火通明,转眼间一半义军被杀死。大冢突然看见城外发射了一颗信号弹,随即城墙上出现了许多手拿鸟铳的人开始轮番向日军射击,日军顿时被打得抱头乱窜,如此同时,一群穿着朝鲜士兵衣服的锦衣卫骑着战马,手持利刃向日军冲去。郑吉在马上惊愕不已,自言自语道:“这些朝鲜士兵从哪里冒出来的?”正在此时,南门外的天空上响起了第二颗信号弹,又一批人向南门奔来,郑吉看见这批人举的旗帜上镶着一个“郭”字,郑吉知道郭再佑来了,郑吉调转马头,手一挥,准备撤退。大冢看见郑吉想跑,凌空跳起,直取郑吉,郑吉吓得不知所措,眼看大冢的刀就要砍向郑吉藏书网,白诚随出现在郑吉身前,接下了大冢那一刀,愤怒的大冢和白诚随打成一团,两人斗了几个回合,不分胜负,眼看着郑吉就要出城,大冢卖了个破绽,白诚随一刀砍空后,大冢一脚踢向白诚随腹部,白跌倒在地,大冢从怀里取出一个飞镖掷向郑吉,飞镖正中郑吉右肩,郑吉翻身落马,大冢提到砍向郑吉,白莫雪又拿刀挡在了郑吉身前,白莫雪坚定地看着大冢,大冢正在左右为难。此时,李元吉被日军的火器击中了腰部,倒在了地上,几个日军拿着战刀就要砍向李元吉,大冢撇下郑吉,杀死了几个奔向李元吉的日本兵,白诚随和白莫雪赶紧将郑吉扶上马向城外奔去,此刻,郑吉的人马已经跟郭再佑的部队在南城门外打了起来,一番激战后,郑吉、白氏兄妹、以及几个手下终于突出包围,郑吉带来的大部分人马被郭再佑的义军消灭掉。在曹公公人马、李元吉义军和郭再佑义军的打击下,城内两千多日本兵被消灭掉。郭再佑和曹公公会了面,双方手握在了一起。
“军火在我们手里,比在王廷手里会发挥更大的作用,王廷只会当逃兵。”白诚随冷冷地说道。
“对。”大冢答。
“好。”
大冢从怀里取出一张地图,对众人说道:“朝廷打算在临津江组织一场大的会战,迟滞日军的进攻,现在水原的大部分日军已调到北方去了,我们趁此机会拿下水原城,打乱日军的战略部署。”
“我知道郑吉的山寨,要不要带人打下来?”大冢问。
“他怎么也在这里?”大冢说。
白氏兄妹和剩下的人护送郑吉到了汉城,找了家客栈对郑吉的伤口进行了处理,处理完了伤口,白诚随将白莫雪支了出去。
那位男子还了礼,说道:“倭寇杀我百姓,我等理应如此。”
入夜,大冢干掉了北门守卫,拉开了北门,白氏兄妹干掉了西门守卫,打开了西门,城外是李元吉的三千义军,北门和西门打开后,义军蜂拥而入,迅速杀掉城墙上的日军守卫。大冢和白氏兄妹带着义军往日本兵驻地奔去,义军冲进日本兵的驻地,却发现驻地内空无一人,大冢立刻感觉到不妙,众人正准备后撤,城外喊声震地,众人跑到城门口一看,城外大批的日本兵向西门和北门奔来,留守城外的义军正与日本九九藏书网兵激战,拿着铁炮和弓箭的日本兵一轮轮向朝鲜义军射击,大批的义军倒下。李元吉带着义军冲了几次都被日本兵的铁炮挡了回来。
白诚随笑了笑说:“我没杀死你,就知道还会再见到你。”
“这个当然。”李元吉说。
众人散去后,李元吉带领剩下的一千多名义军分散到各个村落。
大冢将目光转移到白莫雪,白莫雪把脸扭到一边不理大冢。
“这次多亏公公神机妙算,才使这场仗打得这么漂亮。”郭再佑说道。
“柳成龙大人离开王京前介绍我去郭再佑将军那里,郭将军介绍我前来这里,加快你们这里义军的组建。”说完,大冢挥了一下手,随行的人抬了一个箱子进来,大冢将箱子打开,里面是一箱白银。
“此地不可久留,我们后会有期吧。”曹公公说。
郑吉阴沉着脸,一句话不说。大冢注视着郑吉,忽然他从郑吉的表情中感觉到了危险,大冢正准备让众人后撤,郑吉手一挥,手下的人拿起鸟铳向义军射击,大冢拉起李元吉迅速后撤,前面义军一个接一个倒下。后面是追赶的日寇,城里的义军正陷入两面夹击的境地。
“首领,那个山寨首领。”大冢说完,指了一下那位首领,那人戴着一顶帽子,帽沿压得很低,正跟那位女子还有另外几个人站在离义军不远处的大树下。
“我跟着你十五年了,只到今天,我才发现我对你根本不了解,经常来我们山寨的那个人是不是倭寇?你是不是投靠了倭寇?你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同胞?这次计划是不是你把消息泄露给了倭寇?”白诚随抓住郑吉的衣领问道。
“她来这里干什么?”曹公公自言自语道。
一行人到了一个山坳后,大冢看见山坳里旌旗飘动,约有几百人。领头一人在那里喊道:“各位兄弟姐妹,倭寇侵我国土、杀我百姓、辱我姐妹、烧我太庙,如今王廷已北逃,正是我等子民效忠国家的时候,如其被倭寇残杀,不如跟他们拚了。”那人说完后,群情激昂,人们振臂高呼。
“公公,我们要去哪里?”大冢问。
“好,元吉,这位是大明的曹公公,以后你要听从曹公公的。”郭再佑对李元吉说道。
李元吉、大冢、白氏兄妹带着众人往南门奔去,留守城外的义军大部分被日本兵杀死,小部分撤入城内,日http://www•99lib•net本兵拥入城内,在后面紧紧追赶。众人跑到南城门,正要出城,却看见南城门外出现大批马队,点着火把,大冢看清楚了,当中一人正是他在山寨见到的那位首领,白氏兄妹也看见了,满面欢喜地向那人奔去,白诚随跑到那人旁边说道:“郑兄,你终于来了,我们中了倭寇的埋伏。”
第二天,从北方返回的日本兵,愤怒地对水原剩下的居民进行了屠杀。
“就是引你前往他们山寨的女子?”曹公公问。
“这场战争不是三两年能结束,朝廷即使发兵朝鲜,到汉城来还需要时间,宫里既派我来这里,我就要做好份内之事。现在水原的日军已北调参加临津江会战,水原防务空虚,我打算利用这里的义军,攻下水原。”曹公公说。
“那批军火是你们劫的,你们劫军火做什么?”大冢问。
“忠明楼的那个女子。”
曹公公向大冢问道:“那些人跑了?”
曹公公沉默了一会,说:“我们速速回去,做好准备,日军要来搜山了。”
“这是王廷拨发的饷银,用于义军的组建,柳大人让我带去郭将军那里,郭将军让我带到这里,用于招募军队。”大冢说道。
“郭将军过奖了,若不是将军及时赶到,恐怕胜负还难料啊!”曹公公说。
“哦,原来你们是郑义士的人,郑义士扶危济贫、仗义疏财,我等早有所闻。”李元吉说道。
李元吉大喜道:“方才我跟白氏兄妹商讨的也是这个计划,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李元吉望着那箱白银,高兴得手舞足蹈。
驻扎在水原的是黑田长政的部队,大约有两千人,最近大部分被抽调去了北方,只留下大约三百人驻扎在水原。大冢摸清了日本兵在城里驻扎的地点,然后跟白氏兄妹会了合。
正在此时,李元吉手下来报:“南门没有日军。”
第二天中午,李元吉和白诚随他们正在议事,忽然有人来报:“首领,门外有人要见你。”
“谁?”曹公公问。
“你又看见谁了?”曹公公问。
“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对这伙义军也这么敢兴趣?”曹公公说道。
“我们不知道什么全局,我们只知道如何多杀一个倭寇。”白诚随说道。
大冢、曹公公,还有几百名锦衣卫躲在大山里,在后方刺探日军情报,不时对九九藏书网出城扫荡的零星日军进行打击,但鉴于汉城已落入日军之手,却也不敢轻举妄动。一日,曹公公要大冢随他下山巡视,曹公公和大冢带着几名锦衣卫,化装成朝鲜百姓下了山。
“如果大家意见一致,我们就把进攻水原的时间定下来,我再通知郑首领派人接应。”白诚随说道。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大冢问。
大冢听曹公公说话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跃入了他的眼帘,他一惊,说道:“她怎么在这里?”
水原一战,由于情报上的失误,石田三成勒令铃木一介自杀。
“原来是这样,那大家就是一家人,我受郭将军所托,在这里组织义军,如今天色已晚,此地不可久留,不如各位随我回营,我们再商讨对策。”李元吉说道。
李元吉带着七零八落的人马往根据地跑去,他们根据地在山里一处极隐秘的寺庙,义军在寺庙后面建了一些临时居住的房子,大部分义军都分散在方圆的村落里,有事情的时候由专门的人召集。这座寺庙建于元代,昔日香火很盛,朝鲜实行崇儒废佛政策后,现在只有附近的村民偶尔来进一下香,寺庙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僧人也参加了李元吉的义军。
乱叫,阵行立刻大乱,在两方朝鲜人的打击下,围攻的日本兵很快逃走。李元吉走上前去,对那位男子说道:“多谢壮士搭救,我等感激不尽。”
李元吉觉得纳闷,便让门外那人进来。屋外来的正是大冢正夫,大冢带着几个人进来了,大冢和白莫雪双目对视,白诚随和白莫雪盯着大冢看,大冢微微一笑说:“想不到在这里又见到二位。”
大冢看李元吉神色有些犹豫,便示意身后随从,两名随从亮出了“北镇抚司”的官牌,又扒开衣服露出了飞鱼服,李元吉便完全相信了。
“郑首领的意思是让你召集附近所有的义军前往攻打水原,争取一鼓作气拿下水原。”白诚随说道。
“现今郑首领在汉城北部招募义军打击倭寇,郑首领命我兄妹二人到水原来,联系这里的义士共同打击倭寇。”白诚随说。
“遵命。”李元吉说。
“去了你就知道,这次让你去认识一个人。”曹公公答。
“这个以后再说。”曹公公说道。
“是的,那名女子和他哥哥护卫他们的头领郑吉跑了,当时李元吉受了伤,日本兵要杀李元吉,为了救李九*九*藏*书*网元吉,让他们跑了。”大冢答。
那位领头叫李元吉的还在那里指挥,可是已经没有用了,人们四处逃窜,留下了几十具尸体,曹公公慌忙带着大冢他们离开。回到山寨后,曹公公感到很纳闷:那位首领和那名女子是什么人?既然他们劫了军火,那么很可能就是倭国方面的潜伏人员,也有可能是势力颇大的江湖人士,他们需要军火加强武装。那么今天倭寇怎么会知道那伙义军的行动,会不会义军中有倭寇的眼线?曹公公顿时感到情况复杂起来,经过一晚上的思索,他制定了一个周密的计划。
“我们做这些事情有意义吗?公公为什么不等大明军队到来?”大冢问。
“你是曹公公的人?”李元吉问道。
“好了,好了,不知大冢将军来此有何计划?”李元吉问道。
大冢从怀里拿出一个信件递给了李元吉,李元吉拆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现有倭国武士大冢正夫效力于大明曹公公处,今命其督促南部四道组织义军打击倭寇,所到之地无不奉行大冢正夫之号令。下面盖着兵曹的印章。
“我们是什么人,你以后就会知道,还是先说说你是什么人吧。”白诚随说道。
大冢一行和白氏兄妹的人都待在寺庙后面,没有地方住,临时支起了帐篷,白莫雪好像故意在躲避大冢的目光,大冢泯着嘴在那里笑,慢慢地大冢不再关注白莫雪了,白莫雪却在那里偷偷注意着大冢。不知道是大冢在忽视还是白莫雪在逃避,一直到第三天他们准备出发的时候,大冢和白莫雪还是没说一句话。第三天清晨,大冢骑着马带着几名随从向水原走去,白氏兄妹跟在后面,保持着距离。
在一处山路上,李元吉的义军遭到了日本兵的第二次攻击,几十个手拿铁炮的日本兵向义军疯狂的射击,义军用弓箭和石块还击,眼看义军就要全军覆没,突然从外围冲进来十几个朝鲜人,这些朝鲜人骑着马,拿着战刀向日本兵砍去,领头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和一位长相标致的女子,日本兵被砍得“哇,哇!”
郑吉推开了白诚随,说:“你我都跟王廷不共戴天,现今国家大乱,我的理想不再是当个山寨首领,而是成为王,现在倭寇来了,他们能够帮我实现这个理想。”
水原之战后,朝鲜王廷升李元吉为京畿右道防御使。
“不知各位是?”李元吉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