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战争开始
目录
第五章 战争开始
上一页下一页
曹公公、大冢一行人转移到了山里,从他们居住的别墅往北走了大约六十里路来到一座山峰,山峰非常陡峭,上山的只有一条路,半山腰和山顶都建有房屋,看样子已有规模,曹公公对大冢说:“这里以前是一伙山贼的所在,一年前被我剿灭,几个头目死后,剩下的六百多人都为我做事,再加上朝廷新派来的二百名侍卫,加上以前的厂卫,目前,我手下能够调配的已近千人,这里易手难攻,王廷撤出汉城后,这里将成为打击倭寇的后方基地。”
“真是天方夜谭,小西斩获首级十六万三千九百四十一颗,我的才是七千四百八十九颗,相差如此悬殊,谁相信?谁相信?如此偏袒,真是闻所未闻。如此,这仗还怎么打,我看你是在破坏太阁的大业。”说完,加藤清正把功簿册掷到了石田的脸上。
日军又重新架起梯子开始攻城,并抬着巨木撞击城墙,战斗一直进行到傍晚,朝军箭矢、弹药耗尽,日军攻入城内,成群的铁炮手追着朝军打,大部分朝军都被射杀在城内,小部分逃出城去,宋象贤带着众人跟日军搏斗,最终,宋象贤跟十几名残存的朝鲜兵被日本兵包围,浑身鲜血的宋象贤和残存的朝鲜士兵自杀而死。
突然前方出现障碍,宗义智挥手令众军停下,日军正在观察前方动静的时候,突然从两边的树林的有无数支箭飞了过来,两边的日军纷纷倒地,接着,前方障碍处又出现数排朝鲜军,这些朝鲜军拿着火铳或弯弓搭箭,四周如雨的箭镞和枪弹飞了过来,日军没命的往后跑,冲撞了随后赶来的小西行长部。小西行长指挥着众人摆成一个长方形的阵列,两边和前方都是盾牌军,铁炮手在中间,日军顶着箭雨向前冲,中间的铁炮手开火,企图冲破朝军的防线,眼看日军逼近,李镒命令一千朝军出击。这一千朝军举刀向日军队列中冲去,日军阵形立刻大乱,日军纷纷后撤,朝军在后掩杀。
南岸日军将领手拿瞭望镜观察着北岸的形势,只见朝军营寨从东到西排满了北岸,此时的临津江波涛翻滚,水流喘急,小西行长拿掉瞭望镜一筹莫展。加藤清正命令军士开始伐木造木筏,小西行长和黑田长政也随即开始造木筏,十天后,七百多艘木筏打造完毕,一万日军坐在木筏上开始渡江,朝军在对岸用鸟铳和弓箭严阵以待,眼看日军临近,朝军万箭齐发,漂在前面的日军随即用盾牌遮挡,后面的日军开始用铁炮和弓箭射击,江滩上的朝军纷纷被打死,江滩终于临近了,一万日军呐喊着跳下木筏,踏江而来,驾驶木筏的人随即将木筏撑回南岸,搭载其他日军过江。
“我受太阁之命负责监军,对不服从太阁安排者,有先斩后奏之权。”石田三成正色道。九_九_藏_书_网
“如此颠倒事实,黑白不清,我就是杀了你,太阁也不会有异议。”加藤清正怒道。
忠州失守的消息传到汉城,整个汉城陷入一片恐慌之中,汉城百姓收拾行囊,扶老携幼纷纷逃出城去,一直到夜晚出城的百姓仍是熙熙攘攘,哭爹喊娘、寻子觅爷的乱成一团。当天夜晚,众大臣齐聚景福宫,面见宣宗,讨论对策,商讨的结果是王廷北迁平壤。四月三十日清晨,宣宗带着祖宗牌位离开汉城,光海君、临海君、顺和君奔赴北方各道调兵勤王。五月一日宣宗到达开城,二日宣宗离开开城,并于五日到达平壤。
“小西将军都是实功,而你杀的都是民众,我的记录有错误吗?”石田三成反驳道。
“那你就说说他的十六万枚首级吧。”加藤清正说道。
东莱失陷后,梁山、昌原、密阳、大邱等地的守军纷纷后撤,沿途民众纷纷撤入山里。如此同时第二军团的加藤清正,第三军团的黑田长政也在釜山登陆,三路兵马为了抢功,按照既定路线马不停蹄杀奔汉城而去,黑田长政沿左路出昌原、清州,小西行长沿中路出尚州、忠州,加藤清正沿右路出蔚山、庆州。
大冢来到汉城时,整个汉城已经乱成一锅粥,大臣们都认为应该立即向大明求援,左议政柳成龙更是竭力主张,领议政李山海奏道:“殿下,臣以为目前还没到向大明求援的时候,一则倭寇锐气正盛,过不多久,倭寇进攻速度就会降下来,二则往北还有汉江、临津江等天险阻隔,三则可以到各地招募义军,在后方骚扰敌军,迟缓敌军进攻速度。”宣宗思忖片刻道:“先派使臣将目前的情况告知大明,至于向不向大明求援,看情形再说吧。”
乌岭大战后,小西行长所部迅速占领忠州,接着便向汉城进发。
从五月七日开始,全罗道左水军节度使李舜臣、庆尚道右水军使元均、全罗道右水军使李亿祺的联合舰队共五十一艘战舰连续发动玉浦港、赤珍浦、泗川港、唐浦港、唐项浦港之战,共击沉,焚毁日军大小运输舰、战舰共计一百艘,无数的粮食、物资沉在海底,来岛通之战死,在战役中李舜臣出动了两艘龟船。战船体积小,装备差的日本水军根本不是朝鲜水军的对手,随着朝鲜水军的节节胜利,双方更大规模的海战在酝酿之中。
三道巡边使申砬率领五千从北方调过来的骑兵杀奔忠州而去,沿途尽是北遁的士兵和逃难的百姓,得知尚州失守后,申砬督促众军向忠州方向急速前进。大军来到忠州城外,申砬拿出瞭望镜向南看去,只见遍野的日军正向忠州拥来,申砬随即命众人摆好阵型。
“笑话,第一军也就在釜山、多大浦、东莱遇到的抵抗激烈一些,其他www.99lib.net地方的军民都望风而逃,哪来的十九万?再说了,小西杀的就没有百姓吗?我杀的百姓不是功,他杀的百姓就是功?”加藤清正反问道。
翌日,小西行长率两千人迎敌,申砬率骑兵直冲过来,日军队伍大乱,日军没命的向南跑去,朝军骑马在后追赶,后续日军部队也在回撤,只见遍野无数的日军都在逃命。申砬大喜,叫道:“大家冲啊,就用我们的五千骑兵把倭寇赶下海去。”
“遮马眼。”申砬骑着马边跑边喊道。
“宗家老头,你可知脸耻否?去年汝来釜山劝降不成,如今却使用下三滥的手段,我国乃礼仪之邦,岂容你等小民践踏,战死易,投降难。”郑拔对宗义智喊道。
“我军都是步兵,跟骑兵作战,多有不利,我看需要智取。”小西行长说。
在宗义智攻打釜山的时候,小西行长的部队正对多大浦镇展开攻击。多大浦镇佥使尹兴信组织城内军民抵抗,城内居民不断地将檑木、石块搬到城墙上,佥使尹兴信指挥军民打退了日军数次进攻,城下日军死伤惨重,小西行长大怒,亲自指挥着全军攻击,城下日军用铁炮轮番向城上射击,城上守军被铁炮压制住,日军终于登上城头,尹兴信带领剩下朝军和百姓转入城内跟日军展开巷战,经过激烈的巷战城内五百守军无一投降全部战死,佥使尹兴信战死,攻下多大浦镇的日军照例对城内居民进行了屠杀。
宇喜多秀家一说话,加藤清正便不再说什么了。
这日,宇喜多秀家、石田三成、小西行长、黑田长政正在商讨下一步的进军事宜,加藤清正突然从外面闯了进来,他拿着功簿册对着石田大骂。
大冢以前根本不知道这个所在,看来保密工作之严,走到半山腰就已经进入了山寨,大冢发现里面完全是个世外桃园,有妇女、孩童、老人,还有很多人在开垦山地,蓄养牲畜,成群的妇女在山间溪边洗衣,曹公公告诉大冢这些人都是附近的村民和山民,还有以前土匪的家属。大冢左手牵着源藏,右手牵着见秀向山顶走去。来来往往的数人都在搬运石料加固寨门和各个要点,以防倭寇的进犯。
小西行长拉开瞭望镜看了看远处和四周的情况,到了夜晚,小西行长命宗义智带两千兵马绕道李镒后方,突然发动袭击,小西行长随即带领大部队发动正面袭击,前后夹击,朝军大败,开始四散逃跑,李镒带着几百名朝军北遁。
小西行长在忠州以南二十里地扎下营寨。
宗义智羞恼成怒,随即下令攻城,数千日军架起梯子开始攻城,朝军用佛朗机火炮和弓箭、石块在城上阻击,还有的朝军将带刺的檑木用绳子拴住不断拉放打击爬上来的日军。釜山城年久失修,日军在铁炮的掩护下迅速爬九九藏书网上城墙与朝鲜军厮杀在一起,郑拔指挥着众人阻击登上城头的日军,在日军铁炮的射击下,朝军纷纷后撤,郑拔眼见朝军后撤,心中着急,亲自抡起大刀砍杀冲过来的日本兵,被铁炮击中胸部而死。宗义智带着人马冲进城内,朝军和百姓在城内用弓箭和鸟铳、石块跟日军展开巷战,四千朝军全部战死。日军对城内百姓的屠杀随即开始,三万多百姓被赶到一起集中被屠杀,老人、妇女、小孩皆未能幸免,杀光釜山城内百姓后,宗义智手下士兵又将城内所有房屋付之一炬。
宗义智的五千人马集结在釜山城下,宗义智在城下对郑拔喊道:“郑拔,速速打开城门,可免你一死,不然天军攻城,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这天傍晚大冢像往常一样回到村里,刚到村头大冢就觉得不对,昔日村口的热闹被安静所取代,一阵风吹过来带来了血腥味,大冢慌忙向村里奔去,跑进村子,眼前的一幕令大冢晕溃,村里到处都是尸体,大部分房子都被焚毁,大冢只感觉到两腿发软,浑身发冷,大冢慌忙向寄宿那家跑去,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一家四口全部被杀死在屋内,两个孩子死时面带哭容。大冢跪在地上,紧握战刀,大叫一声,浑身颤抖。正在此时,大冢听见屋外有人说日语,大冢冲了出去,只见四个日本兵拿着刀站在院子里,他们看见拿刀的大冢,立刻紧张起来,大冢不由分说提刀冲了过去,杀完四个人后,大冢感到浑身脱力,他害怕有更多的日本兵到来,便把房屋推倒,将一家四口的尸体掩埋。大冢跑到附近的一个山头,拿出望远镜向海面望去,只见海上是密密麻麻的日本船只。
四月十六日凌晨对东莱的战斗打响了,东莱府使宋象贤率领城内五千守军依托坚固的东莱城据守,密密麻麻的日军像蚂蚁一样向上爬,城上朝军用佛朗机炮猛轰日军,并用连发弩机向攀城日军射击,还有一排排削尖的竹排用石块拴住向日军撞去,撞完后再用绳子将竹排拉上来。在朝军不断打击下,攻城的日军纷纷从空中坠了下去。小西行长在城下督促日军不断往上攻,攻城日军拿着盾牌和倭刀向城上爬去,城下日军用铁炮掩护,宋象贤指挥朝军将成桶的煤油浇下,然后用火箭向下射击,攻城的日军和城下的铁炮手立刻葬身火海之中,日军纷纷后撤。小西行长随即命令预备队上前,数百名预备队呐喊着向前冲,刚冲到城下,城上朝军“哗啦”一声端着弓箭和鸟铳露出脑袋,城下日军吓的纷纷后撤,小西行长忙命众人举着刀阻止前锋日军撤退。小西行长对着攻城日军喊道:“关西的勇士们,我们漂洋过海来到这里不易,不能就这么退回去,为了国家,为了太阁,为了子孙,也为九_九_藏_书_网了你们自己,战斗吧!”
朝军没命的追,日军没命的跑,很多朝军在马上弯弓搭箭,将正在奔跑的日军射死,还有很多跑的慢的日军被朝军追上砍死。正在追赶的申砬突然感觉到已驶入狭地,他猛然抬头一望,只见自己已身处乌岭之中,申砬大惊,此时,扑天的巨石向下砸来,朝军顿时大乱,战马嘶鸣,申砬急令众军后撤,接着,松浦镇信从前方杀来,宗义智从后方杀来,朝鲜骑兵奋力向后突围,混乱中申砬被山岭上抛下来的石头砸死,朝军经过血战只剩一千多人突围出去,乌岭被鲜血浸染,忠州牧使李宗张战死。
庆尚道巡边使李镒率兵两千向尚州奔来,途中遇到从尚州撤退的守军,两军合在一处有三千多人,来到尚州城外,工事刚刚挖好,小西行长的先锋部队就已经抵达。宗义智带着众人向尚州城跑去,此时的尚州大概是座空城吧,拿下尚州就是忠州,拿下忠州就是汉城,宗义智这样想到。
随着汉城的沦陷,日军其他军团也陆续登陆,分别杀向还没有被占领的朝鲜南部各地。日军统帅宇喜多秀家和监军石田三成进驻汉城,并负责镇守京畿道辖地,加藤清正、黑田长政也来到汉城。
前面几排骑兵将缠在马头上的布条往下一拉遮住了战马的双眼。
双方在江滩上展开拼杀,朝军战斗力不及日军,败下阵的朝军纷纷后撤,金命元控制不了局势,只得随众人后撤,朝军队形全无,日军在后掩杀,一直杀到开城,朝将申硈、刘克良、金百寿战死。三路军团占领开城后便沿着既定路线进军。
“清正公,治部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我军能顺利抵达朝鲜王京,全赖行长在前拼杀,行长部减员也是最多的——达二千人,你就不要为难治部了,我们还是谈谈下一步的进军计划吧。”宇喜多秀家说。
“行长攻打的都是重镇,城内百姓都参加了战斗,正所谓军民一体,所以他所杀的百姓计入战功是合理的。”石田三成说。
“举盾!”申砬吼道。
小西行长来到忠州城外,看到的是成片的骑兵,听到的是战马的嘶鸣声。小西行长正沉思间,前方骑兵突然发动了攻击,小西忙命铁炮手准备。
此时,日军铁炮的引线已经“滋滋”的在冒火。
转眼大冢来釜山已经两个月了,他住在海边的一个渔村里,寄宿在一个渔民家里,渔民家有一儿一女,男主人像村里其他渔民一样出海捕鱼,女主人在家里缝补一些破鱼网。大冢来到他们家后,便经常在附近走动,有时一连出去几天,主要是勘察釜山沿海军事布防情况,大冢绘了张地图,关键的部位做了标记。大冢还给出海渔民些钱,让他们帮助打听对岸日本发生的情况,闲暇时,大冢便教渔民家的孩子一些剑法,大冢99lib.net给他们俩人各做了把木剑,两个孩子都爱不释手。小女孩八岁,男孩六岁,两个孩子都天真可爱。
“哈哈哈!”加藤清正大笑道。
有时候清早大冢起床晚点的时候,两个孩子会蹑手蹑脚走到大冢门前,然后大冢会听到两个孩子在屋外互相推搡的声音,过了一会,“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两个孩子撒腿就向外跑。大冢半躺在床上,向他们吆喝,两个孩子立刻跑到大冢床边来,呈现在大冢面前的是两张天真无邪的笑脸,小男孩还会跑到大冢床上嬉耍。每次大冢从外面回来,两个孩子老远看见后,都会兴奋的跑过来扑到大冢的怀里,每到这个时候,大冢都会感到异常温暖。
接下来小西行长的部队开始向汉城集结,五月二日汉城沦陷。汉城沦陷后,曹公公对大冢说:“我们要撤到山里去,这场战争大明介入已是必然,我们要做准备,这次宫里派来了二百名锦衣卫,我已安排他们进山了。”
“我军可在乌岭设伏,将其诱入乌岭之中,然后歼之。”宗义智说。
此时,对马岛宗氏家督宗义智率领宗军正在攻打釜山城,釜山佥使是六十岁的西人党郑拨,釜山城内守军四千人。
朝鲜王廷随即任命李镒守尚州,申砬守忠州。
前方几排骑兵举起了铁盾,遮住了头部和胸部。
加藤清正听了石田的话,一时语塞。
“目前我军要迅速渡过临津江,占领开城,之后行长部攻平安道,清正部攻咸镜道,长政部攻黄海道,另赋行长协调三军之职。”宇喜多秀家说道。
“他们会上当吗?”小西问。
攻下釜山和多大浦镇后,小西行长随即命令攻打釜山东北部重镇东莱。
日军的铁炮“啪!啪!啪!”的打了过来,打在铁盾上“当!当!”的响,有的铁炮打在马肚子上,立刻人仰马翻。朝军很快冲到日军队伍中,数千朝军对着日军乱砍乱杀,日军队伍大乱,丢下几百具尸体后,向南撤去。申砬指挥着众人在后追赶,中军所部宗义智忙命火炮手和弓箭手阻击,密集的铁炮和弓箭打的朝军纷纷落马,申砬命令回军。
“釜山四万,多大浦二万,东莱三万,梁山二万,大邱三万,密阳一万,尚州一万,忠州三万,共计十九万还多,事实上我减计了,而你所攻打的蔚山、庆州、原州等地的守军都已后撤,纵然你杀光了城中百姓,请问百姓中有士兵吗?七千已是虚记了。”石田三成对加藤清正说道。
五月十五日,日军第一军团,第二军团,第三军团共五万人云集临津江南岸,朝军统帅金命元,以及韩应寅、李镒、申恪等人聚集各路兵马共计一万二千人屯扎在临津江北岸。
“胜者骄。乌岭乃忠州至尚州的必经之路,明日你可上前与其对阵,然后佯败,将敌军诱入乌岭。”宗义智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