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战争前的日本国内形势
目录
第二章 战争前的日本国内形势
上一页下一页
“皇叔干的是正事。”后阳成天皇说。
宇喜多秀家说:“德川家族势力不容小觑,如果现在跟他交恶,侵朝大事必会受其影响,父亲还是忍耐一下,打赢这场战争再回来计较不迟。”
“陛下,千百年来,日本一直处在大陆之阴影下,喘不过气来,征服大陆、改变岛国现状是多少代人梦寐以求的理想,现今万历被属臣们压制,无所作为,北方抵御蒙古,每年都耗费大明巨额钱财,昔日居住在大明东南沿海的一些本国流民竟让明王朝无可奈何,由此可见大明军队战斗力十分有限,且其武器装备落后我国,至于朝鲜,二百年没有战争,国王昏庸无能,党争激烈,重文轻武,兵备松弛,反观我国,国家刚一统,士气正旺,百战余生后的军队战斗力正处于高点,此时正是对外出兵的最佳时候,臣也希望陛下能前往顺天府居住,至于臣之荣誉,臣出身寒微,为贵族们所不齿,臣唯有鞠躬尽瘁,才能遮众人之口,以报陛下信任之恩。”丰臣秀吉说道。
“你怎么就敢断定我们的神勇大将军就一定会负于大明?”天皇问。
秀吉想了想,说道:“一定有人指使,一定有人,就是德川家康,是他,他们本来是一伙的,这次得杀人了,为了我的事业,也必须杀人了。”
后阳成天皇完成了最后一笔,舒展了一下身体。
听完天皇师傅的话,后阳成天皇说:“我真正担心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陛下,你错了,只有维护皇室的权威才能避免内乱,而要维护皇室的权威,就必须在大名中实行分权,这样陛下的地位才会稳固。”
天皇沉思片刻说:“本国历代有识之士,无不将征服大陆作为最高理想,依你说来,那块土地岂不永远不可征服?”
“关白快回来了,眼看一百多年的战乱就要结束了,我正在筹办关白回来的欢迎仪式。”和仪亲王说。
“这是千利休大师送来的茶叶。”宇喜多秀家答。
少倾,丰臣秀吉继续说:“我国是神国,有神之庇护,两次神风吹灭元军,臣相信,神一定会保佑我们完成对大陆的征服,为日本,为大和民族开辟一个崭新的时代,臣思前想后,决定将关白之位传于臣之子秀次,臣将专司对外事宜。”
众人面面相觑,却都看向德川家康,家康只顾在那里饮酒。片刻,前田利家问道:“关白有何打算?”
九九藏书“那是什么?”丰臣秀吉问道,随即拿起那盒子。
“这又是什么?”秀吉抓起盒子上的一封信。
天皇问:“那皇叔打算怎么做?”
“我国是岛国,资源匮乏,又隔着大海,后方补给困难,经不起持久的战争,而大明国力强大,有着持续的兵源和物资补充能力,如果贸然跟大明开战,只会使我国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还望关白三思啊!”家康淡淡地说道。
“秀吉对皇室一向尊重,向来维护朕的权威。”天皇边画边说。
“制衡。”
“关白终于回来了,辛苦了。”后阳成天皇喝了一口茶说道。
次日,千利休被秀吉勒令剖腹。随即丰臣秀吉命令家将加藤清正开始兴建名护屋城,大批的军队和物资开始向这里集结。一五九二年四月,名护屋热闹异常,数百艘战船打造完毕,数年的粮草囤积完毕,丰臣秀吉站在高楼上,望着如林的桅杆和如潮水般的人群,丰臣秀吉的心中感到万分舒畅,此刻他已经登上了人生的顶峰。丰臣秀吉调动了五十万部队,其中三十万用于作战,十五万是先遣队,先遣队分为九个军团,秀吉的二十岁养子宇喜多秀家为总司令,小西行长、宗义智率第一军团,加藤清正率第二军团,黑田长政率第三军团,岛津义弘率第四军团,福岛正则率第五军团,小早川隆景率第六军团,毛利辉元率第七军团,宇喜多秀家率第八军团,丰臣秀胜率第九军团。陆军分三路齐头并进,战略上采用德川家康提出的“陆海并进”、“以强凌弱”、“速战速决”的方案,以水军保证陆军的战略物资供应,此外,还有九鬼嘉隆、藤堂高虎、胁坂安治的四万水军、水手和七百艘舰船。德川家康、前田利家、上衫景胜、蒲生氏乡、伊达正宗统帅的十五万人马驻在名护屋为预备队,在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后,丰臣秀吉以朝鲜拒绝假道为由,于一五九二年四月开始了侵略朝鲜的战争。十二日,小西行长率领的第一军,一万八千人渡海向对马岛驶去。
“国家的统一只是第一步,目前国内局势并不稳定,各大名面服心不服,还具备相当的实力,有的还打算制造事端,我打算借出兵朝鲜的机会,向各大名征兵,这样可以借机削减他们的实力。”丰臣秀吉说。
“皇叔有什么想法?”天皇问。
画完画,天皇请和仪http://www.99lib.net亲王吃了早点,喝了早茶,和仪亲王走后,天皇的师傅走了出来。
“输赢并不重要,关键是要尝试,这是父亲毕生的梦想,也是日本所有臣民的梦想。”宇喜多秀家说。
“陛下是知道的,统一之后的国家必由秀吉来主宰,北条氏政一死,无人能制衡他,陛下要留心目前的局面。”
战争之后的丰臣秀吉回到了京都,觐见了天皇。
“关白,你说吧,你说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小早川隆景说。
“陛下,臣送给你的茶叶好喝吗?”丰臣秀吉问。
天皇笑着问:“怎么?关白还有打算?不准备好好休息?”
“皇叔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天皇笑了笑。
接下来,众人开始嘘寒问暖,秀吉面色阴鸷,一言不发。德川家康做了一下手势,侍从便开始上酒,接着,三个体态丰腴的日本少妇伴着乐声开始跳舞,在轻柔的乐声中,众人盯着三个舞者,面带微笑,频频举杯。丰臣秀吉一言不发喝着酒,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秀吉一声咳嗽,乐声顿止,三位少妇退了出来。秀吉环顾四周,空气顿时凝结。稍饷,秀吉道:“各位,现今天下已定,不知各位有什么想法呀?”
“各大名中,也就是秀吉对我还算尊重。”天皇说。
“既然关白主意已定,我就不说什么了,只是此事还需准备充分。”前田利家说。
丰臣秀吉笑了笑说:“是啊,只是这一天来的太慢了,不过还好,我的计划并没有被打乱。”
“统一是好,但要看统一于谁。”和仪亲王说。
傍晚时分,丰臣秀吉在养子丰臣秀次和宇喜多秀家的陪同下来到德川家康家中,在屋外便听见里面笙歌阵阵。腰配倭刀,脚蹬木屐的丰臣秀吉缓缓走向德川家康府内的宴会厅,厅外用一张蔓帘遮掩,看不清屋内情况。门口侍卫双手摊在秀吉面前,示意他交出佩刀,丰臣秀吉冷冷地盯着他,那人仍然无动于衷,秀吉握紧了刀柄,毫不犹豫地掀开蔓帘。屋内正坐着德川家康、前田利家、毛利辉元、小早川隆景。众人见关白进来,都起身迎接,丰臣秀吉面无表情地坐了下来。
“统一好啊。”
丰臣秀吉突然抓住宇喜多秀家的衣领,盯着他问:“你认为这场战争会赢吗?”
“关白既然决心已下,朕自当全力支持,愿神保佑你。”天皇说道。
“好,
99lib•net
我正要会会他。”丰臣秀吉说。
“战争结束后,陛下可对德川家族予以封赏,提高他们的威信,借以打击秀吉。”亲王继续说。
“只怕他们未必肯听你的。”天皇说。
“国家就快统一了,陛下有何感想?”
秀吉不语,片刻,秀吉说:“百年的战乱终于平定,军队的战斗力达到了顶峰,诸位不想趁这么好的一个时机成万世不朽之功业吗?朝鲜在给我国的回书中措辞强硬,说‘事大明如父,拒绝我们假道’,我计划稍事准备后,进攻朝鲜,攻克朝鲜后,随即入侵大明,让骄傲的大明和愚蠢的朝鲜尝试我刀之锋利。”
德川家康微微一笑:“关东乃荒芜之地,经年历战,臣已无实力入朝作战,还望关白体谅。为了表示对关白的支持,臣将派五千将士听候关白调遣。”说完,深深低下了头。丰臣秀吉脸色大变,欲发作,良久,转而一笑曰:“五千将士已属不易,秀吉一定让这五千将士不辜负将军的一片心意。”
秀吉以最快的速度扯开信,扫了一遍,随即说道:“千利休,老杂毛,送茶叶是假,这封信才是真,千利休,这是你该管的事情吗?”
“日本是岛国,资源匮乏,若想有所图,必须向外发展。我计划是这样的:征兵五十万,三个月内打败朝鲜,接着从朝鲜渡过鸭绿江,进入辽东地区,然后入关,半年之内攻占顺天府,接着大军南下,渡过长江,占领应天府,然后,南下印度,最终建立一个由‘日本、朝鲜、大明、印度’在内的大帝国,这是臣毕生的梦想。实现这个梦想,将会使各大名分封到更多的土地,我想他们会支持,如果谁不支持,我必将讨伐之。”丰臣秀吉神采飞扬地说。
秀吉大怒,一巴掌打过去,随即一脚将秀次踢翻,吼道:“逆子,我杀了你。”
“如何制衡?”天皇问。
“哦?陛下对这个也感兴趣?”中年人继续问。
毛利辉元仍是一言不发。
天皇听丰臣秀吉这么说,便不再做声。
一所幽静、齐整的院落内,松柏相间,初秋的风吹动高大的树枝瑟瑟作响,一位二十岁的年轻人坐在大树下,正在临摹。一位中年人走了过来,年轻人仍沉浸其中,中年人咳嗽了两声。
“哦,皇叔。”年轻人抬头说道。
“你说,反对这场战争的人不少吧?”丰臣秀吉又一次抓住宇喜多秀家的衣领问。
99lib.net“喝着关白的茶就像品尝着今天的胜利一样甘甜,关白你说是吗?”
“陛下今天画得是什么?”中年人问,随即凑过去看了一眼。
听完这些话,秀吉显得异常激动,他放下酒杯,离开座位,走到大厅中央。“正因为我国是岛国,就更应该向外发展,诸位难道就偏安于几个岛屿吗?殊不知本岛之外,另有一片天地,那就是大陆,只有你走向那片陆地,你才能体会到人生的另一番境界,才会发现当初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秀吉誓将征服大陆作为毕生的追求,不实现这个理想,誓如此桌。”说完,抽出佩刀将身前的桌子劈为两半。众人震惊,唯独德川家康面不改色的饮酒。
一五九一年九月四日,丰臣秀吉在对九户城的男女老幼全部杀光的情况下,终于完成了日本的统一,结束了日本一百五十年的战国时代。
“哦?”
秀吉瞟了一眼德川,不语。众人又看向德川家康,家康说:“现今国内百余年的战乱平定,局面来之不易,诸位理应和衷共济,用心辅佐天皇陛下,以呈陛下之德。”众人连连称是。
秀吉的眼睛望向了德川。
“秀吉,匹夫也,他出身卑微,只有靠不断杀伐来掩饰内心的自卑,常言道,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大明地大物博,岂非秀吉能够撼动,我们的关白目前缺乏的正是这种自知之明。”
“所有臣民?”丰臣秀吉仿佛捕捉到了什么。
“怎么?德川君不打算出征吗?”秀吉问。
宇喜多秀家紧张的没有说话,眼睛却不自主的望向桌上的一个锦盒。
“陛下,乱才便于治,安定只会使皇室权利进一步旁落,陛下要三思啊!”和仪亲王说。
天皇半天不做声,然后抬头望了望初秋的天空。
“如果关白决意出征,我将作为预备队,随时听候关白差遣。”
回到家中,丰臣秀吉怒气难遏。
看到这种情形,丰臣秀次说道:“父亲,德川家康反对你出兵朝鲜,实际上就是鼓励你出兵,他们对你太了解了,你一旦战败,德川家康就会取而代之,这才是他不愿意出兵协助的原因。”
“来人,给关白换桌。”德川家康说。
“只怕战胜大明没那么容易,朕担心关白久战不下,最终无功而返,毁了关白一生的荣誉。”后阳成天皇说。
“皇叔最近在忙些什么?”后阳成天皇问。
“陛下此言差矣,他之所以维护陛下权威,是要借陛下的威九*九*藏*书*网信来帮助他统一,一旦国家统一,陛下就再也没有利用的价值了。”
“陛下,你不要糊涂,他尊重你,是因为他要借助你来对付其他大名,正所谓挟天子以令诸侯,就是这个道理。陛下,现在正是一个机会。”
丰臣秀吉离开皇宫回到家中。家人说:“大人,德川府上送来请帖,请你晚上去赴宴。”
两人一番交谈后,天皇的师傅说:“自平安时代中期以来,皇权旁落数百年之久,事实证明,国家大权掌握在皇室手中有利于国家的稳定,掌握在大名手中只会造成国家的混乱,陛下该考虑了。”
“秀吉不会满足于现状,下一步将会对大明用兵,正好可以借助外部力量削弱他。所以陛下要全力支持他,让这些自作聪明的大名们在这场战争中灰飞烟灭吧。哈!哈!哈!”说完这些,天皇的师傅笑了起来。
天皇师傅精神一抖说:“看来陛下还是胸怀大志,为什么北方游牧民族持续不断南侵中原,因为这是一种习惯,一种生存的习惯,同样,我们也要在骨子里树立起这种习惯。日本是个岛国,生存环境恶劣,远离大陆的权利中心,只有征服大陆,日本才有未来,不征服大陆,日本永远没有未来。九百年前,我们跟唐军大战白江口,结果以我们的失败而告终,那是我们第一次面对中土,从此,我们意识到大唐的强大,此后,日本不断学习大唐文化,正是这种学习,给日本带来了先进的治国理念和文化,也正是这种学习,使我们在面对大唐的时候,感到深深地压力和自卑,只有彻底征服他们,才能消除这种压力与自卑。想战胜他们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它需要长时间的积累,目前现实的是,我们先在大陆上打下一块地方,固守之,把它作为沟通大陆和本土的桥梁,这样,我们就具备角逐天下的资格,不像现在这样,隔着茫茫大海,谈论一切都无济于事。不管怎样,目前还是要树立陛下的权威,削弱各大名。”
后阳成天皇笑了笑。
一五九一年,日本京都。
天皇的师傅笑了笑,然后说道:“我知道他是谁。”
“德川家康。”亲王说。
“德川家康,德川家康。”秀吉念道。随即拔出佩刀,将身后的屏风砍断,接着,身子发抖,将佩刀刺向地板,勉强撑住身体,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国家内乱,皇室连生存都困难,我可不想即将统一的国家又陷入内战。”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