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田原城
目录
第一章 小田原城
上一页下一页
顿了顿,他继续说:“带他们去大明。”
“那隔着大海,怎么过去呢?”女孩继续问。
男子没有回答。小男孩一直跟在男子的后面,没有说话。
从清晨到现在,室外温度不断在上升,有不知名的虫开始鸣叫。
屋外那名老者从屏风后引了两个人出来,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大约八岁,女孩大约十二岁,两人默默地站在那里。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城门渐渐地打开了,四个穿白衣的男子抬着一个木板走了出来,木板之上放着一个人,用白布盖住,出城之后,那四个人将木板上的人放在了城门外,然后一些官员模样的人身着白衣走了出来。中军挥手那人犹豫了片刻,便策马向城门走去,大批的护卫立刻跟随,那人走到城门口,那几个官员模样之人立刻躬身以笑脸相迎,其中一人慌忙将白布掀开,挥手之人瞟了一眼便骑马向城里走去。
“坐船过去,先去朝鲜,再从朝鲜去大明。”男子答。
五日九九藏书网凌晨天刚微微亮,大批军队开始向小田原城云集,不断压缩包围圈,最后在距离小田原城五百米的地方停住了。骑兵和大批的火枪步兵对着前方虎视眈眈,空气似乎在凝结。
“大冢君,你来小田原城有十年了吧,十年来,你一直是我最信任的人,每次见到你,我都感到很亲切,现在到了分别的时候,我会想念你的。”抚琴之人说。
“主公。”男子说了这一句,就没有说了。
“先生,你的梦想快要实现了。”挥手之人身旁的一名随从说道。
“大冢君,拜托了。”抚琴之人说完,然后重重地低下了头。
“氏直是成年人,要为家族的荣誉负责。”抚琴之人说。
七月的相模湾,风平浪静,层层海浪相叠拍打着海岸,激起一层层白色的浪花,海鸥的尖叫声和海浪拍击海岸的潮水声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幅静谧的画面。
“听去过的人说,坐马车三天三夜也走不完呢。”男九*九*藏*书*网子答。
城中百姓跪在街道两旁,迎接城外军队的到来,丰臣秀吉骑着马面无表情地走在小田原城的大街上,两旁和身后是城外源源不断开进来的军队。
到了晌午,温度已经升高,城外军队开始松动,过了一会,城头上旗帜全部换成白旗,队伍便开始骚动。中军一人挥了一下手,队伍立刻安静了下来。
“大冢君,见到你真高兴,坐吧。”抚琴之人说。
“主公,他来了。”屋外的一名老者对屋内抚琴之人说。
“大明对我国实行海禁,如果有日本人渡海过去,会被抓起来。”男子说。
“大明?”男子惊讶地问道。
那抚琴之人仍是淡淡地笑着。然后,他拍了拍手。
相模湾附近的小田原城已有四百年历史,最初由小早川远平建立,后传于大森氏之手,经过数百年发展,小田原城凭借坚固的工事成为关东有名的不落城。
“大冢叔叔,我们到大明后,靠什么生活?”女孩接着问。
九*九*藏*书*网“大明对我国实行海禁,绕道朝鲜,你小时候在朝鲜生活过,对那里还有印象吧。”抚琴之人继续说道。
抚琴之人舒心地笑了笑。
“是的。”男子答。
“在大海的另一边,是个很大的地方。”男子答。
“大明在哪里?是个什么地方?”女孩问。
男子笑着摸了摸女孩的头说:“我可以开武馆,教大明人日本的刀法。”
挥手之人半晌没答话,最后笑了笑说:“我的梦想才刚刚开始。”
城内一所普通的院落内,一条曲折的石子路通向院子中央的一所木制房屋,房屋两旁种植一些细竹,竹子旁边还有一洼浅浅的池塘。悠扬的琴声不断在院落里飘荡,这曲声是《孔雀山》,描写了一位青年为了成为武士,离开心上人,前往京都学艺,学成后回乡,心上人却成了别人的妻子,那位青年便与情敌决斗,结果情敌倒在他的刀下,当他看见心上人那绝望眼神的时候,突然吐血而亡。这曲子本是哀伤之乐,但由屋内藏书网之人弹出,却有着某种欢快的感觉。这所木制房屋内陈设简单,屋后是屏风,屏风前的地板上跪着一名六旬男子在抚琴,琴旁燃烧着香料,男子旁边跪着一名中年女子,女子身着白色和服,挽着发髻,将脸深埋在两腿之上,屏风上挂着老子的画像,老子斜视着前方,目光显得安逸而平和,屏风下面放着一把武士刀。
一五九〇年,日本。
那男子在抚琴之人面前坐了下来。
“大冢叔叔,我们要去大明吗?”女孩问。
“啊?这么大呀!”女孩惊讶道。
傍晚时分,海边,落日残阳,几只海鸟在天空中翱叫,一位男子带着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海边风尘仆仆地赶着,夕阳在他们身后拖着长长的影子。
北条家族的主要人物和小田原城的部分居民被集中在一起,丰臣秀吉的手下在这里宣读告示:“今有北条家族北条氏政扰乱国家、刚愎自用,关白统帅天兵予以讨伐,现氏政、氏直自知罪孽深重,已自裁以谢天下,大道寺政繁、松田九-九-藏-书-网秀治背弃旧主,勒令自裁,挑起战争的猪俣邦宪处以磔刑,原属北条家族的关东封地归德川家康所有,小田原城归大久保氏所有,北条家族其他有功成员另有封赏,今关东已平,此乃天皇仁德之功也,关白将继续对陆奥蕃国进行征讨,国家统一指日可待也。”念完之后,众人一片欢呼。随后几百名北条家的“死硬”分子被捆绑押来,准备行刑。
“怎么不直接去大明,要从朝鲜绕道呢?朝鲜是个什么地方?”女孩仰着小脸,满脸疑惑。
“有多大?比小田原城大吗?”女孩继续问。
“主公,那大公子呢?”男子问。
“对,大明,到了大明,你们才会安全。”抚琴之人说。
“哦。”
小女孩做了一个吃惊的表情,问:“他们怎么对日本人这么不友好?”
那男子惶恐至极,连忙匍匐在地板上说:“主公你放心,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他们。”
琴声嘎然而止,抚琴之人抬起了头,屋外站着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抚琴之人看着他微笑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