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四章
目录
第一部
第一部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二部
第二部
第十四章
第三部
第三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四部
第四部
第四部
上一页下一页
包迪略脸色惨白,喃喃低语:“先生,请不要开!不要开!”阿姆斯勒听不懂他们的话,但大致知道他们的意思。他对米格尔说:“请告诉你的明友,我无权改变规定。有时我执行规定并不感到乐趣,但这是我的工作,我的职责。”
米格尔意识到他现在是无能为力,只得回到自己座位上等待。他坐在那儿考虑各种可能性。
“晚上好。”阿姆斯勒像刚才同昂德希尔说话时一样客气也打招呼。说话之间,他朝四周环顾,看见机舱一边是三口棺材,另一边是乘客,三个人坐着,米格尔站着。
“我有一切所需的文件。”
沃利有个怪癖:不能看死人。他刚才听帕拉西奥斯说过,自己也读了剪报,这些死人都已残缺不全。一想到要亲眼看尸体,他心里就充满恐惧。
“帕拉西奥斯先生,你的英语讲得很好。”
索科罗抬起头,泪流满面。她的心跳得很快。她放弃了平时流利的英语,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是……,一点点……”
“他们很惨。”他对海关检查员说,随后把在波哥大听到的故事说了一遍。昂德希尔不知道米格尔手上还有文件佐证这个故事。
他用西班牙语对索科罗说:“这位先生要把棺材打开。”
米格尔听到这话感到震惊。正是根据他自己和梅德林团伙收集的有关美国海关规定与习惯的情报,他们才选择奥帕洛卡作为出境机场。
“回波172,”步话机里那个男人刺耳声音又响了起来:“阿尔法268要求你停止目前任务,立即打电话四六七二四二四与他联系。不要,重复一遍,不要使用无线电。”
米格尔坐在客舱的座位上,朝舷窗外望去,他盼望能把美国的灯光及它们代表的一切赶快抛到身后,他看了一下手表:11点18分。飞机从蒂特婆罗起飞,已飞了两小时一刻钟多一点。
几分钟前,他到前面驾驶舱问:“在奥帕洛卡,你们办完事后起飞,要多长时间?”
“帕拉西奥斯先生,我奉命调离此地。因此,我现在给你们办出关手续。你们可以走了。”
“哦,你,先生,叫什么名字?”
昂德希尔当然介意,但知道说了也没用。他只是希望那四名古怪的乘客能使该位海关检查员满意,检查通过后让飞上天。不过,他不是为乘客担忧,而是为自己有可能被牵连进去而感到不安。
他警告大家海关可能会来人检查,他们必须准备表演各自排练过的角色。机上顿时紧张不安起来,但一切表明大家都准备好了。索科罗照着化妆盒里的镜子,将胡椒末放入下眼睑里。立即她的两眼就充满泪水。拉斐尔这次不一肯放胡椒末,米格尔没有和他争论。包迪略确证棺材里面的人质仍在昏睡之中,如果无人照管,一两个小时内也不会有什么动静。随后,他切断了三口棺材上的外部监测仪。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只有沃利·阿姆斯勒除外。他听惯了挂在九-九-藏-书-网自己皮带上的步话机。没有察觉到周围任何变化,他拿起了话机:“分局,我是回波172。”
为数不多的飞机中有一架马上就要起飞。这是一架贝尔喷气式飞机,从蒂特婆罗飞来,刚刚抵达这里,几分钟前交了一份前往哥伦比亚波哥大的飞行计划。阿姆斯勒现在出发前往一号停机库去看那架飞机。
这是米格尔最害怕的。他最后一次求助于理性来说服对方,“唉,关员先生。我求求你!已经够伤心悲痛的了。我们是美国的朋友。出于同情,就免了吧。”
飞机降落滑行到位,已经停了15分钟。梅德林团伙四名成员听从米格尔的吩咐都留在里尔喷气式飞机上。随后,引擎关闭,两名驾驶员离开了飞机,昂德希尔去交飞行计划,福克纳去照管加油。米格尔开始同其他三人进行严肃的谈话。
阿姆斯勒不动声色地听他讲述,然后说:“我们走吧,机长。”他以前遇到过像昂德希尔这样的人,因此不为其所动。阿姆斯勒对这位驾驶员的评价是:他是个兵痞,为了金钱,他什么地方都愿意飞,什么货物都愿意运。如果出了麻烦,他又会把自己说成是受雇主欺骗的无辜受害者。阿姆斯勒认为这些人都是逍遥法外的罪犯。
如果今晚碰到海关人员,看来这似乎不大可能,他们有编造好的故事可以利用。索科罗、拉斐尔和包迪略将扮演他们各自的角色,米格尔扮演自己的角色。包迪略可以很快地切断联接在棺材上的控制仪。不,问题不在那个编造的故事及其佐证的文件证书,而在于美国海关检查人员在处理尸体出境时应遵循的规定。
海关的傻瓜还在喋喋不休:“我建议将棺材从飞机上搬移到一个隐蔽的地方。你们的驾驶员可以安排一下,我可以从一号停车库找人来帮忙。”
米格尔现在使用了一个新的化名。他的哥伦比亚护照也用这个名字。护照是真的,照片也是他自己的,但名字及其他内容,包括几天前美国入境签证,都是巧妙地伪造的。他补充道;“我的朋友请我代表他们讲话,因为他们的英语不好。”
米格尔面对海关检查员,不知道这位先生为了不同的原因也在忧虑。
她浑身战栗,尖叫起来:“不!圣母啊,不!”
“我叫佩得罗·帕拉西奥斯,我不是死者家属,但是他们家的好朋友。我到美国来是给他们帮忙的。”
但是比记忆和恐惧更为强烈的是他不可动摇的责任心。他对米格尔说:“很抱歉,根据规定必须开棺检查。”
米格尔很快转了一下脑筋,然后自信地说:“我曾在伯克利读过书,我非常热爱美国。如果是为了其他原因而不是目前的事件到美国来,我将十分高兴。”
事实上,他的回答与飞行计划都是谎话。里尔喷气式的目的地是在靠近秘鲁锡永的安第斯山脉中一个土机场,中途不停。昂德希尔这次飞行报九_九_藏_书_网酬很高。他得到的严格指示是在飞行表上填波哥大。填什么其实都无所谓。一只要飞机一上天,摆脱了美国空中交通控制,他要往哪飞就往哪飞,没有人可以阻拦。
“我过一会再看。你先说。”
昂德希尔抬起头,看见穿制服的检查员并不感到十分吃惊。“对。”
里尔喷气式55lr如海鸥般在黑夜中平稳降落。强大引擎的轰鸣顿时减弱。飞机对准了前方指明奥帕洛卡机场1—8跑道的两排灯光。机场远处大迈阿密的万家灯火在夜空中映出一个光环。
米格尔说话时,细心地观察海关检查员。但他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站在那儿等待、聆听。他的面部表情叫人难以捉摸。米格尔将手上的文件送上前去:“材料全在这里。关员先生,我请你——自己看吧。”
米格尔答道:“晚上好,关员先生。”他手里拿了一卷文件及四份护照。他将护照先递交过去。
因此,如果奥帕洛卡值班的海关人员来检查,文件齐全。但他是否会坚持一定要开棺检查?另一个问题是他读了这些材料后是否还想看棺材里的尸体?里尔喷气式平稳地降落到地面,向一号停机库滑行时,米格尔又一次感到紧张起来。
就在这一瞬间,一个新的声音响了起来,“回波172。我是分局。”
阿姆斯勒快速填写有关报表时,没有察觉到周围紧张气氛突然缓和下来,不仅乘客,两位驾驶员也如释重负。昂德希尔与米格尔互换眼色。正驾驶员刚才就看出他们要拔枪,他现在考虑是否应该要求他们在起飞之前把枪交给他。随后,打量了米格尔及其冷酷的双眼,他决定不去惹麻烦。已经误了点,有过混乱了。他们将马上结关起飞。
米格尔不再罗嗦。这样闹下去是没有意义的。决定性时刻已经到来。
这次阿姆斯勒接过文件一页一页地翻着。死亡证明书看不出什么问题,尸体转移许可证和哥伦比亚入境许可证也没有问题。他随后阅读剪报,看到“尸体被烧……残缺不可辨认”的字样时,他感到一阵恶心。接下来是照片。扫一眼就足够了。他立即把它们合起来。他想起自己本来准备请病假的。为什么不请?此时此刻,他觉得要呕吐。想到下一步的检查,他更是难受。
米格尔把头转向离自己只有几英尺远的包迪略。他正用外部监测仪继续监测三只棺材。包迪略向他点点头,表示一切正常。随后,米格尔开始考虑一个刚刚发现的潜在的问题。
米格尔立即说:“我们在这里用不着办理出关手续。”
阿姆斯勒看了看手中的护照,找到米格尔的一份,抬起头,瞧了一眼,把相片与站在眼前的人面孔相对照。
沃利·阿姆斯勒相信他所听到的一切。文件没有问题,其他材料都能佐证,他刚才看到的那种悲伤是没有人能装出来的。作为一个有家室的人,阿姆斯勒非常同情这些人,希望马上就
99lib.net
把他们送走。但是他不能。根据法律。必须开棺检查,而这是他苦恼的原因。
佛罗里达的奥帕洛卡与蒂特婆罗一样也是专供私人飞机使用的机场。因为有国外飞机入境,机场现在有一个海关办公室。这个临时的小办公室设在一辆拖车上,工作人员很少。和迈阿密、纽约、洛杉矶或旧金山等重要国际机场上的海关相比,奥帕洛卡海关是小得可怜,检查程序也不能像其他地方那样严格。通常只有两名海关官员上班,而且也只是在星期一至星期五上午11点到晚上七点及星期天上午10点到晚上6点这段时间有人。当初计划这次飞行就是设想在这么晚的时候海关已经不办公,工作人员都下班了。
阿姆勒斯找到里尔喷气式正驾驶员昂德希尔时,他正在看一张气象图。
昂德希尔补充道:“如果海关有人值班,一开机场无线电。他们就会听到我们与机场指挥塔的联络。他们也许会对我们感兴趣,也许不会。”
阿姆斯勒翻开其他护照,把上面的相片与其他三人相对照。随后,他对索科罗说:“夫人,你能听懂我们的谈话吗?”
两人一起从停机库大楼走到停在棚盖下面的里尔55lr。里尔飞机的舱门开着,昂德希尔走在检查员阿姆斯勒前面,他爬上扶梯来到客舱,宣布道:“女士们,先生们,美国海关派专人对我们进行友好访问来了。”
米格尔曾研究过这些官方规定,把它们熟记在心。每一具尸体需要详细文件,包括死亡证明书,县级卫生部门开具的转移许可证,以及目的国入境许可证。死者的护照不需要,但最关键的是棺材必须打开,由海关检查人员看过,然后再盖上。
“不会超过半小时,”正驾驶员昂德希尔说,“我们只是加个油,交一份飞行计划。”他迟疑了一会又说道:“但如果海关决定检查,时间就要长了。”
拉斐尔坐在前面座位上,两眼望着越来越近的灯光。索科罗坐在他身边,似乎在打瞌睡。
海关官方的目的是搜查非法出口高技术设备。非官方的目的是搜查超过规定的美元外流,特别是毒品交易的巨额美元出境。第二个目的属非官方性质,因为根据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如果没有“可能的原因”,就不可以搜查金钱。不过,在其他名义下搜查出大批金钱,海关就有权处置。
米格尔让自己的声音哽咽起来。“前几天发生了一场可怕的事故。这位夫人的妹妹,她妹妹的儿子,还有他们家一位老先生来美国度假。他们到达费城,驾车行驶时……一辆卡车,失去控制,高速冲过收税栅……迎面压到他们的小车,车上的人全被压死。当时车辆很多……另有八辆汽车又冲撞上来,造成其他伤亡……在一场大火中,尸体……唉,我的天,这些尸体!”听米格尔说到尸体,索科罗失声痛哭,抽泣起来。拉斐尔用双手抱头,他的双肩在颤动;米格尔99lib.net心里想:这比眼泪更令人信服。包迪略脸色苍白,十分悲伤。
正驾驶员点点头。“一般情况是这样;他们不检查出境的飞机。但是近来我听说他们时常进行抽查,有时晚上也查。”他尽管想显得若无其事,但他语调仍流露出一丝担忧。
沃利怕看尸体始于孩提时代。他八岁时曾被迫去和躺在棺材里的祖母吻别。在他拼命挣扎、尖叫反抗之际,他的双唇贴在蜡一样的死人脸上。每当想起这个情景,他就不寒而栗。因此,沃利这辈子再也不想看死人一眼。成人以后,他了解到精神病学者有一个专门词来描述他的心理:“恐尸症”。沃利不在乎用什么词来形容,他只要能不跟尸体打交道就行。
考虑到这种信任及自身所在利益,昂德希尔现在决定采用交通事故受害者的说法。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希望能以此为托辞,使里尔喷气式免遭牵连。
“分局。十四,我是回波172完毕。”接到命令回话时,阿姆斯勒觉得很难再掩饰自己的愉悦。在搬移棺材之前的最后一刻他收到了体面的缓期执行令——指令明确,不能违抗。
海关检查员沃利·阿姆斯勒心想出外行动计划一定是华盛顿一个喜欢计划游戏的官僚凭空想出来的。不管计划者是谁,现在他,也许是她可能已经进入梦乡了。沃利也想上床睡觉,而不愿在这荒凉的奥帕洛卡机场上溜达。这机场白天就不在主要航线上,晚上更是孤独冷清。现在离午夜还有半个小时。他和另外两个值班的海关检查员要等到凌晨两点才能把出外行动计划抛在身后,回家休息。
阿姆斯勒接过护照,但没有低头看。他问:“你们上哪去?飞行目的是什么?”
阿姆斯勒点点头,转向米格尔:“请把情况说一下。”他示意三只棺材。
“晚上好,机长。我想你是计划飞往波哥大的吧?”
出外行动计划是对从美国出发飞往国外的飞机进行的抽查行动。检查所有飞机是不可能的,海关没有足够的工作人员。因此采取了突然袭击的方式:检查小组未经宣布抵一某一个机场,登上即将飞往国外的飞机,搜查几个小时。被查的大都是私人飞机。抽查经常在晚间进行。
阿姆斯勒看过飞行计划,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昂德希尔也介绍过他们这次旅行的动机。但是海关及移民局的一种检查方法是让人开口讲话。有的时候,说话者说话方式及其紧张的迹象能比实际的回答揭示更多的东西。
阿姆斯勒客气地说道:“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看一下你飞机及乘客。”
不一会儿,当阿姆斯勒快步走向一号停机库楼里的电话机时,他听见里尔喷气式关上舱门,引擎开始发动。位为能把那小小插曲抛在身后感到高兴,开始想象迈阿密国际机场会有什么事。是否会是他等待已久的重大机会?里尔喷气式55lr离开美国领空,朝秘鲁锡永方向爬高……向上,向上……穿过黑夜。www•99lib.net
米格尔说:“不,棺材不能移动。”他稍稍变换位置,置身于海关检查员、二名驾驶员和舱门之间。他的手指握紧了手枪。时间已到。现在动手!
米格尔深谋远虑,准备了所有必需文件。文件都是伪造的,但伪造得相当好。
丹尼斯·昂德希尔觉察到这几口棺材有不同平常、或许是非法的迹象。他的最好的猜测是棺材里装的不是尸体,而是走私出境的物品。如果是尸体的话,他们就是哥伦比亚与秘鲁黑帮相互争斗的受害者,趁美国有关当局还没有发现,现在偷运出境。在波哥大安排包机时,人们向他介绍了有关交通事故受害者及其悲伤的家人的情况,但他根本不相信。如果确是如此,为什么要那样阴谋策划高度保密?此外,昂德希尔确信里尔喷气式机上乘客中至少有两个人是带枪的。还有,他们为什么要尽力避免与美国海关打交道?昂德希尔并不拥有里尔喷气式,飞机属于哥伦比亚一位富有的投资者,在哥伦比亚注册。但是由昂德希尔管理这架飞机。他除了工资和其他补贴外,还有相当好的利润分成。他确信他的雇主知道非法或半非法的包机是赚钱的捷径,但老板让昂德希尔自行处理这种情况,并信任他能使自己的投资及一飞机免遭危害。
出外行动计划有时产生一些结果,偶尔也有耸人听闻的发现。但是这种事情发生时,阿姆斯勒从不在场。因此,他对这个行动计划不甚热心。然而,正是因为出外行动计划,他才和其他两位检查员被派到奥帕洛卡,尽管今晚出境飞机要比往常少,而且看来随后也不会多多少。
米格尔明确告诉大家由他出面讲话,其他人看他眼色行事,因此当昂德希尔上来通知海关检查员驾到时,大家并不感到很吃惊。
米格尔知道他不能同意这么干。棺材不得离开飞机。因此,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武力。他们历尽艰辛,来到这里,决不是耍败在一个海关的混蛋手里。他或者把这个家伙就地在飞机上干掉,或者把他抓起来送到秘鲁以后再处决。下来几秒钟就可决定。两名驾驶员也要置于枪口威胁之下。要不然,他们会担心后果不堪设想而不肯起飞。米格尔将手伸进内衣,摸到随身携带的马卡罗夫九毫米手枪,打开保险机。他朝拉斐尔递去一个眼色,看见这位巨人点了点头。索科罗将手伸进了她的提包。
阿尔法268是迈阿密分局第一把手的代码,“立即”,用他上司的说法就是“开路”!阿姆斯勒也认出所给的电话号码,这是迈阿密国际机场货运部的号码。
“关员先生,这是一次悲伤的旅行。曾经是一个幸福的家庭,现在陷于极度悲痛之中。”
刚才的信息很大可能意味着海关收到了情报人员关于某架飞机载有禁运品的密报——海关大多数重大侦破都是走这条路子的——阿姆斯勒需要去帮忙。使用电话而不是无线电是出于保密的需要。他必须马上去打电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