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三章
目录
第一部
第一部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章
第二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三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四部
第四部
第四部
上一页下一页
帕特里奇感到,在他和斯隆相处的这些年里,再没有比此刻更为密切的时候了。他回答道,“等着吧,克劳夫。我乘下班飞机过来。”
所以,帕特里奇明白,在寻找杰西卡的工作中,他无论担任什么角色——克劳夫亲自要求他担当主要角色——他对杰西卡的爱会驭使他去行动并一直坚持到底,尽管他只能始终悄悄地爱,让它熊熊地燃烧在自己心头。
“到底有没有那么一点什么事你可以想起来,”帕特里奇追问着,“也许是极不起眼的事,你当时没有细想,或根本就没有在意,而可能会与发生的这一切有关呢?”
自离开越南这些年来,他逐渐习惯于把杰西卡看作过去的一部分,一个自己曾经爱过,可已不再与自己有关,并且自己再也够不到摸不着的人。帕特里奇意识到,在某种程度上,他这样考虑是为了自律,防止伤感,因为自怜是他十分厌恶的东西。
这时,帕特里奇想都未想,就知道自己尚未开始的假期已经终结了。
因此,45分钟后,他接到让他立即赶回纽约CBA电视台总部的电话时
九九藏书网
也就毫不奇怪了。不过令他吃惊的,这竟是克劳福德·斯隆的个人请求。
“当然可以。问吧。”
接着,帕特里奇转身朝马蹄办公室走过去,那位高级制作人又说:“喔,可能还没有人告诉你吧,今晚克劳夫旁观,由你主持新闻。”
“有。找着丽塔·艾布拉姆斯,无论她在哪里——可能在明尼苏达什么地方——把她喊来。同样还有明·范·坎。”
“你得着他了。”斯隆回答说,“他将乘下班协和离开英国。”
帕特里奇在欧洲工作时,发现了库珀,当时库珀在英国广播公司担任一名小小的图书管理员。库珀为帕特里奇做了一些富有创造性的研究工作,这给帕特里奇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在他的大力举荐下,库珀得到了CBA电视台伦敦站的雇用,拿的钱多,前途也更好。
“即使你到时他们还没有到的话,他们也会很快和你会合的。还需要谁吗?”
这些提问是必要的,可答复都是否定的。
11点50分,在克雷迪特港的公寓套房里,哈里·帕特里奇打开99lib•net了起居室的电视,把它调到CBA电视台的分台,纽约州布法罗市一家电视台。维维安出门去了,要到后半晌才能回来。帕特里奇想看看午间新闻,希望了解一下达拉斯—福特沃斯昨天发生的那起空难的最新消息。这样,11点55分,CBA电视台特别简讯打断正常节目时,帕特里奇正在收看。
加拿大航空公司的班机是一架波音727,机上统统是经济座,中途不着陆。乘客不太多,所以帕特里奇自个儿占着三个座位。他答应斯隆在去纽约的路上用心思考绑架一事,并打算开始制定自己和CBA电视台特别工作小组的行动方向。可他掌握的情况寥寥无几,很显然还需要了解更多的消息。所以过了一会儿后,他干脆放弃了这种努力,一边慢慢吸饮着伏特加补酒,一边任自己的思绪自由驰骋。
加拿大航空公司的班机准备在纽约着陆时,帕特里奇收起自己的思绪,回到了现实之中。他第一个走下飞机,穿过拉瓜迪亚的终点站大楼。他只有手提行李,这样在机场丝毫不用停留,直接乘出租九九藏书网车赶往CBA电视台新闻中心。
他看着荧屏,首先感到的是个人对杰西卡的关切。同时在他的各种情感中,还产生了对克劳福德·斯隆的同情和同志之谊。
“谢谢你,哈里。有没有你特别需要合作的人?”
他和所有人一样,也是感到了深深的震惊和恐怖。他曾想,这是千真万确的呢,还是仅仅是一些误传?可经验告诉他,CBA电视台对消息的真实性如果没有确切的把握,是不会播出这条快讯的。
临离开时,他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桌边上那两张翌日的莫扎特音乐会票。他心中怅然若失,这些票连同往日那些浪费掉的票子和请贴,只有表明一个电视新闻人员的生活是多么动荡不定。
帕特里奇听得出斯隆的声音简直难以自制。一阵寒暄后,斯隆说:“我太需要你了,哈里。莱斯和查克成立了个特别工作小组,它有两层任务:一是每天播出报导,二是深入调查。他们问我要谁负责。我告诉他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你。”
“库拍”斯隆似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按着想起来了。“他是我们站上的研究人九九藏书网员,是吗?”
特迪·库珀是一位英国人,25岁,毕业于被英国人势利地蔑称为“红房子”的现代大学。他是一名性格活泼的伦敦人,要是试演《我和我的女友》,说不定会大获成功。在帕特里奇看来,他还善于把普通的研究转化成侦查工作,并借助精明的推理紧紧加以追踪,在这方面,他近乎一个天才。
接下来,几乎是把联邦调查局特工哈夫洛克已经提过的问题重问了一遍。有没有出现过威胁?……任何奇特的敌视?……异乎寻常的经历?……有没有什么想法,那怕是最稀奇古怪的,可能是谁……?除了已播出的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知道的情况?
他们挂断电话后,帕特里奇重又继续自己的准备。斯隆未来电话前,他就开始向旅行箱里收拾东西了,而仅在一小时前,他才把箱子打开的。
他正在找地方放置条子和支票时,房间里的蜂鸣器响了,是楼下门厅里的楼内通话系统发来的通知,他要的出租车到了。
可现在杰西卡遇着危险了,他内心不由承认,自己还像以往任何时候一样爱着她,而且从来就没有不爱过
藏书网
。正视这一点,你还爱着她。是的,我还爱着。爱着的并不是一个虚无缥渺的记忆,面是一个活人,一个生命旺盛、实实在在的人。
“眼下的回答是没有。”斯隆说,“不过我会好好想想的。”
“对了。”
帕特里奇打点好行装后,匆匆给维维安留了个条子,向她道别。他知道她会为自己的突然离去而惆怅失望的,他自己也是一样。和条子一起,他还留下一张数目可观的支票。
他直接来到查克·英森的办公室,可发现里面无人。对面马蹄办公室里一位高级制作人喊道:“喂,哈里!查克在参加为克劳夫举办的记者招待会。整个会议都在录像,到时你可以看看。”
他给加拿大航空公司挂了个电话,预订了一张下午2点45分飞离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的班机票。这趟班机下午4点到达纽约拉瓜迪亚航空港。接着打电话约了一辆出租车。让20分钟后来接他。
“如果你能够的话,”帕特里奇说,“我想问你一些问题,这样我在过来的路上可以考虑考虑。”
帕特里奇飞快地转着脑子,说。“我还要特迪·库珀从伦敦过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