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八章
目录
第一部
第一部
第八章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二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三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四部
第四部
第四部
上一页下一页
小组的最后一名成员为美国人,他执行此任务使用的化名为包迪略。米格尔对他毫不信任,无奈那人的知识和技术对此次任务的成功与否关系重大。
在新泽西州南哈肯萨克市一座租来的破落的房子里,那个假名叫米格尔的人正在骂娘,责怪胡利奥太粗心。真晦气,自己不得不与这些笨猪打交道。暗语手册里实际上有一句话可以用来回答刚才那个问题。他曾经一再提醒他们说,网络电话很容易让人偷听去。窃听网络电话的监听器在商店里随手可得。米格尔曾经听说一家使用监听器的电台曾夸口自己如何挫败了数起犯罪阴谋。
7点30分,一辆出租车来到斯隆家门口,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从车上走下一位提着手提箱的老头。他走进房子后就没有出来。那人的到来十分意外,情况变得复杂起来。车上的人马上将这一情况用网络电话通知设在20英里外的临时据点。
胡利奥在用暗语打电话。
发起和组织这一监视任务的阴谋分子为了使绑架者之间通讯方便,行动迅捷,己经花费了不计其数的钱财。他们是干这类事的行家,手中不仅有办法,而且财源充裕。
到达纽约之后,米格尔立即前往昆斯区的一个哥伦比亚人聚居地,那儿已由梅德林组织给他准备了安全落脚点。
他计划中进入美国的路线,是一条迂回却又安全的远路——从哥伦比亚的波哥大经由里约热内卢进入迈阿密。在里约时他将改变护照和身份,以巴西出版商的名义从迈阿密进关,前往纽约参加书展。
米格尔在执九-九-藏-书-网行当前这一任务中的一大优势是,尽管他是个哥伦比亚人,但他的外表及口音却活像个美国人。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他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读,主修英语。米格尔耐心地学着讲不带乡音的标准美语。在学习期间,他使用自己的真名:尤利西斯·罗德里格兹。
不久他与臭名昭著而影响巨大的奥丘阿家族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并有可能接受更重要的使命。不过尽管这样,他仍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成了一名全球闻名的不法分子和待雇的职业恐怖分子。由于他办事效率卓著,雇主不断求上门来。他津津乐道于他所过的那种生活所充蕴的艰巨、风险和行动,尤如其他人陶醉于春药一般。
胡利奥不再用暗语答话,像平常一样答道,“他带着一只手提箱。看来似乎要住下来。”
“到了一只蓝色包裹,由二号送达。包裹已存妥。我们无法确定这批订货的来源。”
胡利奥回答之后,又传来一个简短的问题,意为:“这蓝色的邮包有何特殊之处?”
米格尔放下网络电话,看了看表。快到早晨7点45分了。再过两小时他那个小组的七位成员将各就各位,准备行动。行动开始后的每一步骤都已经过精心策划,对可能发生的问题作了估计,采取了预防措施。行动一旦开始,也许需要采取一些应急措施,但是不会很多。
胡利奥不习惯使用暗语,他轻轻地骂了一声,然后查看起暗语手册来。刚才那句问话的含义是;“此人几岁?”他望了卡洛斯一眼,求助99lib•net道:“几岁?”
米格尔离开波哥大之前曾收到大量情报,但他没有把这些情报统统转告自己的部下。在他收到的那些情报中,有一份提及克劳福德·斯隆有位父亲,刚好与斯隆家新来者的情况相符。米格尔心中分析着:如果这位老人来到儿子家要住一阵子,这可是件头疼的事;不过他不会构成大的危害。这老头当天晚些时候肯定会被收拾掉,这完全不成间题。
剩下的四人中还有三名哥伦比亚人,其化名分别为拉斐尔、路易斯和卡洛斯。拉斐尔是个机械师,什么活都能干。路易斯入选则是因为驾车技术高超。他擅长于甩掉尾随者,特别善于从犯罪现场逃跑。卡洛斯年轻、机敏,前四周的监视任务就是由他负责的。此二人先前曾多次来到美国,能说流利的英语。但这一回他们之间似乎互不认识,各自持有使用化名的假护照。他们接到的指令是向为米格尔安排落脚点的特务报到,然后接受米格尔的指挥。
梅德林眼下正在美国进行地下活动,不过这样做不是为了自身,而是为名叫“森德罗·卢米诺索”的秘鲁恐怖组织。森德罗·卢米诺索目前在秘鲁正日渐得势。与此相反,秘鲁政府则越来越感到束手无策,软弱无能。森德罗的主要活动地盘以往仅限于安第斯山区,上瓦亚加山谷以及诸如阿亚库乔和科兹柯等地;而今,其爆炸小组和暗杀分队则在首都利马到处出没。
正在监视的胡利奥和小组唯一的女性索科罗均为哥伦比亚人。他们是梅德林的“冬眠特务”。两人多九*九*藏*书*网年前大摇大摆地作为移民被送往美国,给他们的唯一指令是站住脚跟,等待时机。届时他们将参预和毒品有关的活动及其它犯罪活动。现在他们的时机已经到来。
卡洛斯拿过书,看了一下那句问话,说,“告诉他,签条75号。”
他们是哥伦比亚梅德林团伙的同谋者,该组织的成员包括一批阴险毒辣、腰缠万贯的贩毒巨头。这批乌合之众运用极其野蛮残酷的方式杀害过许多人,其中包括哥伦比亚1989年总统候选人、参议员路易斯·卡洛斯·加伦。自1981年以来,已有220多位法官和其他法院工作人员遭谋杀,另外还有许多警察、记者和其他人士。
电话里传来了活动小组头目米格尔尖锐的声音:“签条号码是多少?”
米格尔本人在他自己的记忆里可是从未一分一毫地放松过警惕。这便是他为什么没有被抓住过的原因,尽管南、北美和一些欧洲国家的警察机构以及国际刑警组织都把他列为缉拿对象。
正是那种生活把他在一个半月之前带到了美国,暗中进行活动,为今天即将发生的那一行动进行准备。此行动很快就要成为全世界家喻户晓的新闻。
索科罗还另有一层关系。她经过几位秘鲁朋友的斡旋,已经成了森德罗·卢米诺家的追随者和兼职特工。由于索科罗的双重关系,她眼下代表森德罗·卢米诺索并负有监督之责任。
在此期间,他在伯克利独自活动开了。他发觉自己全无良心可言,能够毫不手软地迅速杀戮生灵,事后居然毫不后悔,心中也绝无不快之http://www•99lib•net感。
米格尔按一下电话的键钮,命令道:“不要对蓝色包裹采取行动。拟一份新帐单来。”“新帐单”的意思是:如果有新的变化。
杰克逊高地的“小哥伦比亚”始自六十九街,止于八十九街。此处系毒品中心,也是纽约最危险的犯罪高发地区。暴力是当地的家常便饭。谋杀事件层出不穷。身穿制服的警官不敢独自在那里出入,即使两人做伴也不敢在晚间以步当车。
现在,在雪佛莱车上监视的两个哥伦比亚歹徒正从一大堆快照中寻找着什么。这些照片均是有摄影专长的卡洛斯在过去四周中对每一个出入斯隆家房子的人拍摄的。可是刚刚进去的老人却并不在照片之中。
该地区的坏名声没有使米格尔感到不安。相反,他认为这里可以为他策划活动提供安全保障。他在此提取私下筹集的钱款,召见他要挂帅的那一小组。小组包括米格尔自己在内共有七人,是在波哥大事先挑选好的。
从伯克利毕业之后,米格尔回到哥伦比亚家中,开始投靠正在发展中的、疯狗一般的贩毒组织头头。他持有驾驶飞机的执照,几次将古柯浆从秘鲁空运到哥伦比亚,在那里进行加工。
“遵命,”胡利奥简短地答应道。
森德罗·卢米诺索和梅德林团伙之问的勾结有着两个主要原囚。其一,森德罗·卢米诺索经常雇用外国犯罪分子进行绑架。尽管这种情况在秘鲁时有发生,美国的新闻界却没有进行过广泛的报导。其二,森德罗控制着秘鲁上瓦亚加山谷的大部分地区,世界上60%的古柯生长在这里。古柯的叶九*九*藏*书*网子可制成古柯浆——这是可卡因的主要成分——然后从遥远的简易机场起飞运往哥伦比亚的贩毒组织。
对于贩毒者使用金钱收买官员的做法,有一句愤世嫉俗的话可以概括:要么是银子,要么是子弹。
行动不容半点耽搁。在美国以外的某些地方,其他与之相衔接的行动已经拉开了帷幕。
梅德林团伙虽然有着很不光彩的记录,却与罗马天主教会保持着密切联系。有好几位团伙头子拥有私人教堂。一名红衣主教称赞过梅德林的成员,另一名大主教默认自己受过毒品走私犯的不义之财。该团伙不仅通过谋杀实行控制,他们的大规模贿赂活动和腐败现象像癌症一样毒害着哥伦比亚政府、司法、警察和部队之中的许多人,从最高层开始,一直渗透到最低层。
车里的两人均显得有点紧张,因为他们知道这一天是行动的日子。长期的策划和精心的准备今天即将告终。
胡利奥是通讯专家。索科罗在待命期间被训练成为合格的护理助手。
尽管参与过无数肮脏的勾当,米格尔依然显得年轻——年龄约三十七八岁。他的外表并无惊人之处,五官端正,如此而已。路上打他身边走过的人都会以为他是个银行职员,或最多是个小店经理。
清晨,刚过6点30分不久。对住在拉奇蒙特的斯隆一家的监视重又开始。这一回改用了雪佛莱名人牌车。哥伦比亚人卡洛斯和胡利奥两人斜倚在前座——这是标准的侦察技术,因为这样车里的人不会引起过往车辆的注意。汽车停在斯隆家前头的一条僻巷里。监视是通过侧窗及后视镜进行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